我的教学生涯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静菊缘
帖子: 89
注册时间: 07-04-07 周六 6:51 pm

何时再继续讲古?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金马仑是我第一次工作的地点。
在那边,我度过愉快而又充实的三年半,使我的职业生涯有个美好的起步。
金马仑留下了许多的回忆。
所以真要写回忆,还真难下手。

先谈住所。

去丹那拉打走马上任,我是没有什么需操心的,因为有陈耀德。
原来他和一班佛友共同租了一所房子,四房二厅。其他住户包括牙医助理余其燊、银行职员蔡宝琳、教师郭志美、许梅花。
房子是板屋,是碧兰璋一家酒店的老板的,她也是学佛的。
陈耀德上了金马仑后,就到三宝万佛寺去活动,并在那边组织了佛学班。
由于志同道合,所以他们便租了所房子同住,并取名“妙华小筑”。
我上山的时候,刚好还有个空房,于是便住下了。

图片

可是,半年后,我们竟然被“请”出房子,为啥?
且待下回分解。
上次由 老黄 在 07-09-17 周四 1:30 p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妙华小筑的成员:

图片

郭志美、老黄、蔡秀清
蔡宝琳、许美花、陈耀德、何超群
上次由 老黄 在 07-09-17 周四 1:31 p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老顽童周伯通在桃花岛给郭靖讲故事,郭靖没有问“后来怎样”,他就没有兴致讲下去了。
老黄比老顽童厉害,没有人追问,也会自己讲下去,因为老黄曾经得过公务员最高荣誉——ASS(Anugerah Syiok Sendiri)。

当年住的木屋,月租250元。
我们都非常喜欢。
可是好景不长,最后被屋主下令一个月搬出。

事情是这样的:
老黄在大学时期,就活跃于佛教事业。
毕业后,想到金马仑教书,陈耀德是最高兴的,因为我可以过去那边推动佛教活动。
此前,他已在金马仑三宝万佛寺成立了成人佛学班,每个周日下午上课。学校方面,也在酝酿着佛学会的成立。
陈老师其实在佛教组织上不太有经验。他之所以那么顺利,是因为有“贵人”撑腰。他的义父是修密宗的,而高原上也有一位地方闻人好修密。因此,陈耀德来了,他当然高兴,因为他认为陈老师可以帮助他带动学佛风气。

可是,一年后,老黄也上来了。
老黄有很强的佛教工作背景。其中最重要的是帮助继程法师推动了不少活动,被视为继程法师手下大将。偏偏继程法师在早年曾经撰写过一篇《看清修密者的心态》,得罪不少修密的朋友。
老黄来了,当然要有避忌。

这些,老黄此前是不知情的。

谈回陈老师他们创设的佛学班。
因为经验的缺乏,他们只是谈谈一些佛学知识。
后来庙里来了一位中年男子,参与了他们。时间上与老黄上山的时间稍晚一点。不过,他三两下就俘虏了佛学班所有成员的心。何故?
因为他说他是癌患病人,骨癌,正在接受治疗。他给大家看他刚动过手术的膝盖,让他们更加相信。
然后,他说他是《星槟日报》的记者(当年有这么一份报纸的)。
他又说他可以帮助他们注册佛学会。他还说他当过马佛青总秘书。
最重要的是他会说佛法,生活佛法。

结果,佛学班诸人都奉他为偶像了!

但是,他吹牛吹过了头。
老黄在80年代初期就参与马佛青的活动,从陈颖春当总会长时期,便与陈总会长、梁国兴总秘书等人相熟,老黄就没有听过张某人的名字。
不过,见大家兴致正高,老黄只存疑,不敢大力否定这个人,毕竟打压“癌患病人”是很不人道的。所以,我们依然和他保持来往。

但是,我们酝酿着的注册佛学会计划,问题浮上了水面。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有一天,我们学校突然来了一位大人物。
学校里的同事都紧张起来。
什么人物?据说是彭亨州教育局长。
(不过,老黄现在见过世面,相信不是局长本人,或许是代表。)

他上山来做什么?
没有人知道,只知道他来过教员办公室,跟大家打过招呼。
然后,他就在校长室里头商量些什么。

当天放学前,我们被叫进校长室。
校长问我和陈老师是否知道来者的目的?
我们是初出茅庐的后生小辈,当然不知道。
岂知校长竟然说来人是冲着陈、黄两位老师来的。
因为有人写匿名信到州教育局,说这两位老师向伊斯兰教徒传播佛教。
这是很严重的罪名,因为宪法规定这是不可以的。

校长说,他不相信有这回事,所以被问起时,当下就否认。
州教育的人说:“如果校长认为这两人有问题,他可以在24小时内就把这两人调走。”
校长保我们,并且去查过,知道匿名信是谁发的,因为邮局备有记录。
然后,他问我们怎么有人会如此告密诬赖我们?

呵呵,“派系斗争”斗到工作上来了。
当年的我们不禁流了一身冷汗。

感谢何书镇校长和罗江副校长对我们的信任(虽然那时我还是新人)。
这两人的处事作风,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彭亨州教育界的人都知道,这两人后来先后当过文冬县的教育局长。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工作上被告了一状。
还好在校长的英明领导下,过了一关。

紧跟着下来的是我们因为要用木屋地址申请注册佛教会,也被告了一状。
本来,屋主是同意的。
后来却又改了口,而且一道通令下来,要我们一个月后搬迁,原因是他们要保留木屋给他们的职员住宿。

天!
就这样我们的身份突然“高级”起来,因为我们在无奈之下,租了一栋豪华的Appartment,租金起了一倍。不过,这个地方也是很棒的,在BRIJ COURT四楼的角落间,风水很好,经常享受习习凉风。

还有,张某人后来也成功说服三宝万佛寺主持,把我们请出寺庙。罪名是——我们要霸占寺庙的产业。
可笑的是,当年的监院和陈老师谈起时,竟然还以“体会你们上来这里舟车劳累”,建议我们利用丹那拉打的九皇爷庙上佛学班。

可见,因为想在金马仑成立佛学会,我们几个人面对多大的考验。工作上的,住宿的,乃至进行佛教活动的地点,都经受考验。
就这样,这个计划宣告胎死腹中。
而张某人后来出家,企图控制寺庙,然后被揭发,请走……这是后话,这里不提了。

这以后,我们在金马仑便安分守己,好好教书。
vivien
帖子: 1253
注册时间: 07-08-05 周日 1:51 pm
联系:

图片

精彩!后来怎样呢??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呵呵,谢谢vivi的捧场。
更谢谢83年版的周伯通。83射雕在大陆被视为经典影片。这个周伯通也的确可爱。

事隔十余年,回想还真有余悸。
差点就被buang到偏远地区去了。不过,如果当年真的遇上这样的遭遇,我也不会皱眉头的,毕竟那时还年轻,志在四方。

说了住,再说行。

上下金马仑,有公车,从丹那拉打(高原)到打巴(平原)车资不过是RM3。车子是有人就停车的,所以时间难预算,大概就是一个半到两个小时吧。
最怕的就是车子坏,取消班次。因为这么一来,我们就得乘搭下一班车。结果,往往要面对人挤人的窘境,说不定还得站到终点站。
巴士末班是在傍晚六点,如果超过了那段时间,我们就得在打巴过夜,不然就在Shell油站寻求顺风车了。

另外一个选择是搭的士。RM6,多一倍的车资。要满4人才开车。

我和耀德在上下金马仑的班车中,都训练到一项特殊技能,就是上车后车子还没有开就可以睡觉了。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衣食住行,谈了两项。
今天谈在金马仑教学期间的衣食。

金马仑是在高原,气温较低,所以平时都得多披上一件寒衣。
我的寒衣就只有两件。
有一件是在八打灵十七区的pasar malam买的,而且是那种旧衣服再循环的,才花马币十元。不过,很多人嘲笑说是被单剪下来缝成的。

呵呵,我对穿的,实在不讲究。
现在用的裤带,是30年前教补习时候学生给买的。
好些衣服也是10年保穿的。
唯一遗憾的是,裤子就不行。在不该胖的地方发胖了。

至于食,我们几位同事合租房子,当然也就共餐。
轮流煮食。
金马仑是个旅游区,所以在外头您想吃到便宜的食物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们都很少在外头解决三餐。大多数时候都是自己煮。
反正厨房器材齐备,买菜也很方便。

不过,常常做饭也要谋杀不少脑细胞的。
要有创意,同屋的才不会抗议。
所以我曾经煮过豆腐全餐,也就是豆腐汤,炸豆腐,葱油豆腐,炒豆腐干……呵呵,难忘那一餐。
玉珍
帖子: 731
注册时间: 06-04-07 周五 6:50 pm
来自: 老家在彭亨,现定居吉隆坡甲洞

老黄 写了:衣食住行,谈了两项。
今天谈在金马仑教学期间的衣食。

金马仑是在高原,气温较低,所以平时都得多披上一件寒衣。
我的寒衣就只有两件。
有一件是在八打灵十七区的pasar malam买的,而且是那种旧衣服再循环的,才花马币十元。不过,很多人嘲笑说是被单剪下来缝成的。

呵呵,我对穿的,实在不讲究。
现在用的裤带,是30年前教补习时候学生给买的。
好些衣服也是10年保穿的。
唯一遗憾的是,裤子就不行。在不该胖的地方发胖了。
我在想像老黄穿着被单寒衣的样子,如果有照片放上来,那该多好啊!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