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活_2008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回复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这个主题积累了太多帖子,查找资料时很不方便,所以还是按年份切割。
以下是2007年5月19日开帖时写的一段开场白:
朋友常常亲切且关心地对我说:“拜托,请对自己好一点!”
我也知道应该如此,可是许多事情却不是自己控制得来的,所以总感觉无法对自己好一点。

说如是我活,也许正反映着如是我死。
因为我活着的方式,不知道算不算一种慢性自杀?

不管这么多了,就那么记下自己走过的痕迹,也许激励一些人,也许警惕另一些人。
-----------------------------------------------------------------------


真快,2008年转眼就过了15天。

1月3日开学,不过,学院在12月31日召开教职员会议。
开了会,又回到家里和孩子相聚。
1月3日凌晨才驱车回立卑。

3-4两天,基本上就是在文件、会议之中度过。

这个学期IPTAA华文组有四班。三班KPLI(大学毕业生教育课程),一班PISMP(大学教育本科班)。
华文组只剩我和语文系主任凌秀松讲师,工作量较繁重不在话下。

即使KPLI还没有来报到(1月14日报到),PISMP的两门课——识字、写字和阅读教学,以及散文(每周7个小时的课),已经是非常吃重。是同学们要求我给他们上文学课的,但是真的上了,他们却倍感吃力,特别是女生。希望他们早日进入状况吧!
最欣慰的是kuanghong一早就进入状况,给他们讲〈左传〉,他就开始和晋文公打交道,特别是对其年龄特别感兴趣,着实下了一番功夫。
教学法重在实践,谈理论,他们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由于是初次在学院教这两门课,尚在摸索之中,备课也要多花时间。

KPLI的课,还好,学院体谅我们的工作量,同意合班上课。
即便如此,我每周也得上10个小时的课,华小组5个小时,国小组5个小时。华小组的还好,课程都熟悉,国小组的课程是去年才起用的,有点儿陌生。

下来的日子,会很忙碌。
每周17个小时的课,如果再被叫出外公干,真不敢想象要如何补课。
希望会有新讲师加入阵容,分担事务吧!
上次由 老黄 在 15-04-12 周日 8:52 pm,总共编辑 2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7小时的课,的确是很大的压力。

下周,星期四、五将到PutraJaya开会,课无法上了。
星期三据说会是假期。我希望那天能够补课。
星期四晚上本来定了要开华文学会大会的,看来要面对一些问题了。

昨晚,按例准备古文教学。
凌晨四点钟睡觉。
调好闹钟七点起床,因为答应了要到附近的Taman Gelora接领一笔捐献给彭亨佛教会洗肾中心的捐款(一万元)。
可是早上却怕不起来。
醒来时,已经是近八点。
匆匆刷洗后就飞车前往目的地。
还好,大伙儿还在,没有解散。只是,老黄狼狈不已。

过后,又到佛教会接待参访团,然后上古文班……

在接待参访团时,邀请继兴法师给予开示。
法师甚有口才,也善于演说技巧,令在座的叹服。
其中有一句让老黄深思:

为什么有些人忙碌不已?为什么有些人清闲得很?
最重要的是个人对时间的管理。

早前也听过心光博士讲过这样的问题。
他说有些人不善于管理自己的时间,所以搞到自己很忙碌,许多事都无法按时完成。

看来,我是这样的人。惭愧!
潘强华
帖子: 1163
注册时间: 17-12-05 周六 9:00 pm
来自: 太平

足够的睡眠是最重要!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潘强华 写了:足够的睡眠是最重要!
惭愧,昨晚我和庄子谈天,至凌晨四点钟。
洗了个热水澡后,就开车来立卑。
上课到4点半,5点半才回去睡觉。
一躺下去,就不想再起来。
但是华文学会八点半开大会。
没吃饭就跑来了。

刚刚开完会。

潘医生,我帮您说:
定时定量吃饭是很重要的!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图片

这是我的办公桌。
旁边有个茶盘,我喜欢在工作之余泡茶享受。
可是近日来,一壶茶却冲不到几次水……

因为有一周的时间在外公干,所以原本的17节课,增加一倍,因为得补回去。结果是早上上课,下午上课,晚上上课。
可怜的茶盘。

星期三补完课,已经是晚上10时许。这才有空收拾要去开会的东西。
第二天凌晨五点开车去布城。
答应了师范司课程组的官员要早到以“霸占”会议室,所以出发得比较早。
八点钟抵达。

两天的会议忙是不在话下。
不过间中也完成了给星洲日报的“走近古人”第31篇。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 ... &start=345
(360楼)

今天下午四点多钟,大伙都完成工作,拿了战利品高高兴兴回家。
可怜我还要善后,到七点许才离开布城。
去八打灵拿了书,回焦赖哥哥处拿了行李便驱车回立卑。

赶明儿还要上课。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话说上个周末补课,所以匆匆赶回学院去上课。

每周17节课(若在小学则是34节)是小儿科,糟糕的是还有很多事务要处理。例如批改试卷、出题、给各学院提供资料、帮学员买书订书、处理文件工作……

星期六的早上,就优先处理LPBS学员将要实习的名单,以及建议视察的讲师。
之后,上了三个小时的课。下午两点钟,驱车回关丹了。走在半路才想起,下午有一堂课,忘记了……

由于前一天没有休息好,所以沿路都在啃瓜子以提神,可是瓜子磕多了,喉咙奇干,很不舒服。可是眼皮一直要阖上,不磕不行!
回到家,马上上床睡觉了。

醒来用了晚餐后,陪孩子散步和到附近游乐场玩耍去。
回到家里,便开始准备古文班的材料。
又是一个美丽的夜晚!

星期天早上,按例上佛学班和古文班。
过后,处理佛教会的会务,其中也接见了教育组正副主任。
下午三点多回到家里,当然又是蒙头大睡了,真好命!

晚上先到佛教会的副会长家,因为继兴法师明天回槟城,大家给他送行。当然,间中也讨论了一些会务。
回到家里,继续做一件“见不得光”的事。快到期了,所以今天得赶完。

待会儿四点半要回立卑。
下午要赶下吉隆坡开会……
hueyling
帖子: 550
注册时间: 31-08-06 周四 12:24 pm

老黄 写了: 之后,上了三个小时的课。下午两点钟,驱车回关丹了。走在半路才想起,下午有一堂课,忘记了……
……
健忘是不是过劳症的一种症状?
如此超乎尋常工作的压力,会不会有健康的隐忧?
头像
微沁
帖子: 1021
注册时间: 09-11-05 周三 9:58 pm
来自: MPTAA

讲师:

请你多休息。

其实你的努力,大家都看得到。想帮忙,却爱莫能助。
我建议您不妨把一些比较轻松的责任份下去。您每个星期的休假日,就是让你好好休息的,可是偏偏那又是您最忙的时候。不如你拿出两三天,专门搞定你这个古文选读。把您准备要讲的东西,草拟出来。让光宏和政毅他们帮你做powerpoint,我想他们不会拒绝这个向古人学习的机会。这样你不就有多一点的时间休息?

再加上你经常出差,许多文书堆积如山,还有一大堆的claim要处理,不如就请一个信得过的私人助理,专门帮你解决这些恼人的繁文缛节。让你有更多的时间去处理更重要的事。

您呐!任重道远,可千万不能倒下哟!所以还是那一句:请你多休息!
微微沁出的芳香
PC/MT1 2001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hueyling 写了: 健忘是不是过劳症的一种症状?
如此超乎尋常工作的压力,会不会有健康的隐忧?
楼上的,您有所不知,生了孩子之后,是会健忘的,我生了第四胎后,更是如此。

今天中午收拾好行李,便驱车回来立卑,准备八点钟上课。
也是走到半途,才想起忘记带东西——心爱的朱砂壶落了。
落在哪里?

刚才下楼时,会冲了一泡茶,然后双手都提着书本,手指还腾得出抓壶。
在电梯里遇到一位老师,还说我真雅。(那么狼狈还叫雅?)
过后,到了停车场,是了,我把它放在一辆白色的车子的引擎盖上。
没错!那怎么办?

还好,想起素敏还在那边开会,碰碰运气。
结果,茶壶竟然让她找到了!
呵呵,失而复得,真开心!
潘强华
帖子: 1163
注册时间: 17-12-05 周六 9:00 pm
来自: 太平

老黄 写了:[]

楼上的,您有所不知,生了孩子之后,是会健忘的,我生了第四胎后,更是如此。

师母生了孩子确实会健忘,但是您又没有生孩子? :roll: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