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的生活

让大家一起分享学佛的喜悦。

版主: 微沁閱星樓主

回复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四、禅即是人生

  (一)人生是经验的,不是理论的:禅重实证

  (二)人生是从感性而到理性的:禅重修行

  人从小便受教育,就是训练着要从感性到理性的一种转变。人如果不受教育,就不知廉耻、道德、伦理为何物。透过教育来辨别、分析、了解是非曲直,使人性的优点发扬出来。禅法也是一种教育,它不光是用口头讲的,更加重视实际的修行。

  (三)人生即是禅,日用而不知,故需修行

  刚才许多人在鼓掌,我要说:“鼓掌是好事,请你们回去体验,才有真受用。”人生的全体无不是禅法,但须在体验中见到它。所谓体验,便是时时刻刻去看诸位自己的心牛。

  (四)禅在人生全体中,唯证乃知,故离文字

  在全生命之中,能够用语言文字表达出来的项目,实在不多。请问诸位,当一部传记电影看完之后,你是否真正看到主人翁的生平了?就算他生下来,你就瞪着眼睛看他,直到他死亡为止,你说你看到了,也仅是外表。所以,真实的人生是无法用文字来传达的。

  (五)禅是现实的人生,没有玄理的秘密

  例如:

  坦然及怀让两人参问慧安国师:“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慧安国师云:“何不问自己意?”

  僧问大梅法常:“如何是西来意?”大梅云:“西来无意。”

  僧问大梅法常:“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云:“蒲花、柳絮、竹针、麻线。”

  僧问赵州从谂:“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庭前柏树子。”

  僧问赵州从论:“学人迷昧,乞师指示。”师云:“吃粥也未?”僧云:“吃粥也。”师云:“洗钵去。”其僧忽然省悟。

  你们听过“僧多粥少”的口头禅比喻没有?好像和尚专门吃粥。因为人多时,饭不够吃,只能够加水变粥。多一个人,加一个人的水,多两个人,加两个人的水,米的份量是不变的。当禅师说:“去把吃粥的钵洗一洗。”这出家人究竟有修行,所以他领悟了。

  僧问赵州从谂:“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师云:“老僧在青州,作得一领布衫,重七斤。”

  万法归一的“一”是指什么?这是无法给答案的问题。赵州禅师便这样看到什么就是什么地回答了他。

  韩愈的学生李翱问药山惟俨:“如何是道?”师云:“云在青天水在瓶。”

  有人问云门文偃:“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谈?”师云:“胡饼。”又问:“如何是佛?”师云:“干屎橛。”

  僧问慈明楚圆:“如何是佛?”师有因人因时而异的答句:“人老病生。”“石打不入。”“莲花捧足。”“水出高源。”又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三日风五日雨。”又问:“如何是禅?”师云:“鼻孔入地。”又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云:“一亩之地,三蛇九鼠。”

  僧问药山惟俨:“达摩未到此土,此土还有祖师意否?”师云:“有。”僧曰:“既有祖师意,又来做什么?”师云:“只为有,所以来。”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五、人生需要禅法

  (一)禅法的训练能够使人不执着,故可为人生带来开阔豁达的胸襟

  禅法叫你不要悔恼过去,不要忧虑未来,不要恐惧,不要自满,不要自卑,只要把握现在。如果年轻女孩想嫁人,老是担心嫁不出去,结果愁也愁老了。你本来还可以嫁出去的,结果皱纹加深了,雀斑变多了,反而更让你嫁不出去。

  很多人自卑,为什么?就怕人家看不起,人家看不起你,有什么关系呢?你是你,他是他。你越是怕人看不起,就越会有人看不起你。这种坦然的态度,会使你青春常驻,身心愉快。用禅法的训练可以达到这种目的。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二)禅法的训练能够使人重实际,故可为人生带来步步踏实,积极进取的信念

  所谓实际,是亲自来体验它,不是空洞的理想,不唱高调,不喊口号。禅者的态度是自己去做,不论人家跟随或不跟随,如果允许你,仍然做下去。

  (三)禅法的训练必须有正确的方法,必须有明师的指导

  今天早上我在农禅寺讲经的时候说:“参加禅七,就好像学生注册以后,到学校接受新生入学训练。是不是已经上课了?还没有。现代人打禅七就是叫你先学会禅修的观念及方法,才慢慢地修行。皈依三宝只是向学校注册,还没有接受新生训练,接受新生训练后才能入学去好好修行。你们若参加过禅七,并且已有老师指导修行的观念及方法,表示你已可以上路了。”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六、结论——说一个故事

  在宋朝有位大慧宗杲禅师,门下一位弟子叫开善道谦,在他没有开悟以前,就跟着大慧宗杲住在浙江的径山。有一次,大慧宗杲派道谦送一封信到湖南的长沙,那时候交通不便,一切都得靠步行,从浙江到湖南,好不简单。道谦因此而发牢骚,但又不敢抗命,他说:“我已经修行二十年了,到现在还没找到一点名堂,如今又叫我上路奔走,我的修行大概要荒废了。”他这顿牢骚被另一位道友宗元禅师听见了,劝慰他说:“师兄,你不要难过,我陪你一起去,在路上有个伴。”走了几天之后,道谦还在难过。宗元禅师便告诉他:“我给你一个建议,你从现在开始,试着把过去从书本、经典里所学的,从许多位禅师那儿听到的以及你在二十年之中,打坐用功所经过的痛苦、快乐,这些东西全部放下来,不管它。在路上时,有什么事情发生,我全部代替你做。”道谦一听,煞是欢喜:心想有这么好的事,连忙回答:“好!”宗元禅师又说:“可是有五件事我不能替你,非得你亲自来做不可。那便是:穿衣、吃饭、解大便、解小便、驮个死尸路上行。”道谦一听,如此简单,不觉手舞足蹈起来:“我前面的事通通不想了,过去所学的、所知道的通通不管它了,现在我就这个样子到长沙去。”宗元禅师看到这情形便说:“好了,师兄!你现在可以一个人上路了,我要回径山了。”

  半年后,道谦自湖南回到了径山,大慧禅师一见他,便欢喜地对他说:“恭喜你,这回可换了个人了!”

  (1984年9月2日讲于台北市国父纪念馆演讲室,初稿曾于《菩提树》杂志第三八五期刊出)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附录 -- 述梦

今天凌晨四时,做了一个让我沉醉的梦。直到早上起来打坐及做早课的时候,人还在梦里。这个梦境,时间很短,但特别清晰深刻。当我清晨四点钟起来的时候,头脑还很清楚,再一阖眼,梦境便出现了,等醒过来时,也只有四点多钟。

  一开始我带了许多人,翻一座很大的山。山上长满了野草、树木和荆棘,也有田地,并且有农人在耕种。最后我们经一片耕地时,路变得很窄,很容易踩到农作物,必须小心翼翼地走,甚至得用两只手帮忙拨开。

  后来走上一条像天桥的石阶路,上去一段后要转弯,转过弯再一直往上走。走到尽头时,看到一位少女哭吵着往下走。她说:“我要去布施!我要去布施!”她妈妈在后面追,说:“你穷得像个鬼,拿什么去布施?”她说:“我拿生命也要布施,不能因为穷就不布施了。”她妈妈把她抓回来,抓回来以后这个少女又从另外一条路跑掉了。

  这个时候出现一座像村庄一样的民房,我就进到其中一间民房休息,里面出来一位五、六十岁的老人,问我是做什么的。我说:“我也不知道,我带了一批人上山来,他们还没有到,我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等他们。”他就告诉我说:“后山有一个地方,你要不要去,等一会儿我们大家要去。”我说:“什么地方啊?”他说:“我现在打个电话问问看。”电话打通以后,他要我听,我完全不知道对方是谁,于是就问:“你们那里是什么地方啊?”电话里传来苍老的声音,但我听不懂。后来他用很生硬的台湾话说:“我们这个地方属于Samanta-bhadra(梵文普贤)。”我听了以为是萨满教,我过去研究比较宗教学,知道萨满教(Shamans)是一种巫术信仰的宗教。所以心中不以为然,而电话中的老人又接着说:“我们这里跟其它的地方不一样。今天是萨满(Samanta- bhadra)祖师示寂纪念日,很难得,他会开示。我们很忙,你要来就赶快来!”把电话放下以后,老人问我:“你走不走?我们全家都要走了。”我说:“那我也去。”在他们还没有出发前,我赶紧踏出了门。

  本来跟着我的那群人这时也跟着来了。走了一段路,看到一个很大的放生池,池是透明的。就像水族馆里的鱼箱一样,又大又清楚。见了池中的鱼互相残杀,大鱼追小鱼,小鱼有的是被吃掉了,有的是互相撞挤死了。好多跟着我去的人就问我: “师父,您看看,我们很多人放生的鱼,它们不是被吃掉了,就是撞死了,我们还要放生不要放生呢?”我就想,这些鱼好愚痴、可怜!人把它们放了生,它们自己还要互相残杀。但我还是坚定的说:“它们虽然相吃相撞,我们还是要放生。”大家听了我的话,就很满意的再继续往前走。

  跟着我走的人,有出家人,有在家人,有男的也有女的。有的人当我把鞋子走掉了时,还捡回来让我穿上。一路上一直沿着山势的道路往上走,非常幽静清爽而幽香扑鼻,走进一个山门的入口处时,跟着我的在家人都不见了,只剩下出家人。

  这时,一个穿着跟我差不多的和尚,他的样子既不像中国人,也不像日本人,走到了我的身边,和我并肩地走着。


.../待续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进门以后,两边都是既像珊瑚又像紫玉雕砌非常高的屏风墙。中间地上铺的是很平整、光滑,像玉又像石板的建材。两边的屏风墙上,还有着看起来像天然的符咒体的字,似藏文又似梵文。我心里第一个印象是,这好像日本日莲宗的日莲上人把“南無妙法莲华经”七字弄成画符一样的写法。

  奇怪,我怎么跑到日莲宗的地方来了?就跟我的出家弟子讲:“这大概是日莲宗的分院吧?”接着便问跟我一起进去的那个和尚:“你是不是日莲宗的人?”他说:“不,我是禅宗。”他说的是中国话,说完就不再跟我讲话了。

  又走了一段路,一直往上走,屏风越来越高,越来越大,越来越巍峨庄严,路也越来越宽,最后在一个转弯处,来了一个四、五十岁的出家人招呼我们。他说:“现在向左转,萨满祖师已经在讲开示了,要快点进去!”

  我向左一转,场面忽变得很伟大,并不是人多,而是非常空旷。左边的一片完全是空旷的,而且清净、明朗,一看心里就觉得自己好像已进入解脱之门。

  再看中间,有一座直上云霄的宝鼎,高大无比。好像是整块青绿色的翡翠雕成,宝鼎的顶上是圆形的宝盖,还有一个顶尖。宝盖下的前面,有一个非常大的方块字幕。首先看到四个金色大字,浮面上立体的是金光,底面是玛瑙似的红光,两种颜色都是透明的。这四个字是“是苦当归”。

  我往宝鼎的方向走过去,走到快到宝鼎的底下时,看到“是苦当归”的两边都有一行小字,右边的一行是:“知一切苦,一切是空。”左边的是:“空则不苦,苦则不空。”

  这两行小字,我看完以后就不见了,只剩下四个大字。这个时候,那位自称是禅宗的和尚说:“你向右看看,那个地方是寂灭境界,进去以后就是寂灭境了。”我看到一个从没见过的大山门,非常巍峨、庄严,往上看好像没有顶一般,两边一直延伸下去,好像没有边际。通向山门是一阶阶乳白色的玉阶梯,看来就在眼前,又像离我很远。从远处看到的山门,不是人工及油漆的,而是由青山绿水自然形成的。山门上方嵌着“入寂灭境”四字巨额,门是关着的。

  后来,在宝鼎的字幕下又看到几个字:“普贤菩萨示寂开示”。我心想,普贤菩萨既已示寂了,怎么今天还在开示?一边怀疑,一边走过宝鼎下面。走过以后,往上有一道非常难爬的阶梯。其它几位出家人很容易的就走上去了,我不知怎么搞的却走错了路,被一根柱子挡住,只好从柱子旁边绕过,差一点掉下去!里边出来了一位出家人,说:“你走错了,太危险了!应该从那边走过来。”我之所以走这条旁路,是因为看来比较近一些,于是我就退回来,再从正路进去。

  进去以后,看到好多出家人从里面出来,手上都捧了钵。那个为我指路的出家人对我说:“已经过了堂,你来迟了!既然来了,进来吧!”我就跟他进去。那里有许多出家人但没有人理我,一行一行地各人走各人的。他们穿的衣服都一样,浅灰色的海青,深灰色的袈裟,看起来非常清高而朴实。虽然有那么多出家人,却一点声音都没有,无论是胖瘦高矮、年老年少每个人面上都带着微笑,法喜充满的样子。


.../明天续完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我在门口看到刚才自称禅宗的和尚已经先进去了,他身上搭着衣。接待我的一位出家人对我说:“太虚大师老早来过了,比你来得早,他也没有搭衣。(当时我身上也没有衣,只穿长衫)但是他很自然,没有觉得身上没搭衣就不应该进来!你是不是觉得没搭衣就不好进来呢?”我说:“我不但没搭衣,也没有钵,我怎能过堂?”“我给你一个钵。”于是他请另外一位出家人找了一个钵给我,我拿到钵以后,看看后面,发现还有一位出家弟子跟着我。我把我的钵交给弟子,这个弟子把钵翻过来覆过去,怎么拿都不对劲!接待我的出家人就责怪我说:“怎么不先通知一下,临时带了一个人来,而且也没训练好,连钵都不会拿,叫他回去!”那个弟子很难过,把钵还给我,自己回去了。

  我一个人拿了钵进去。进门以后,我想找正在说法的祖师,可是什么人也没看到,那是一个无人境界,连自己有没有都不知道?手上的钵当然也没有了。

  空旷中突然间出现了一张图,似乎空中有声音说:“你说,那是什么?”在我原先的知识里头,从没有“凫乙”这两个字连用的经验,但是我说出了这两个字来。我说:“凫乙两模糊。”然后第二幅图出现,我又说:“凫不见乙。”第三幅图又出现,我说:“凫向于乙。”第四幅图我说:“凫乙相见。”第五幅图我说:“凫乙相应。”第六幅图我说:“凫乙交融。”第七幅图我说:“凫乙冥合。”第八幅图我说:“凫乙相忘。”第九幅图我说:“凫乙双亡。”最后第十幅图出现,我说:“双亡亦亡。”第十幅后边好像还有,可是不给我看了,图一消失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再抬头,什么也没看到,那是太古以前的一片空旷而却充实的境界,可是周身清凉异常,非常寂静。我心想:这是寂灭境吗?不!寂灭境不在这边,当在那边;寂灭境不是从这里进来的,应当从那里进去才对!现在这个地方只是引入寂灭境的开始。回头一看,又回到人间了,我又看到芸芸众生。梦就到此为止。

  在我进去听开示的时候,根本没有谁讲话,只给我几个图看。图之中并没有凫(野鸭)与乙(玄鸟)的形象,只是非常抽像的图案线条。我说不出来那是什么?但是嘴巴却说出来了,说完以后图也没有了。这个梦做得很奇怪,因此做完以后身心老是停留在梦里,感觉很清凉。接着打坐及早课时,就是现在也好像还在做梦(此时已是当日晨十时),境界仍在。但是梦就是梦没有意义!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

  (1983年11月8日晨于纽约禅中心,圣严师父梦后口述,弟子果然笔录)


(全书完)
upatissa
帖子: 298
注册时间: 01-09-06 周五 3:32 pm

关于法师的介绍。。。明末佛教研究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Vund2QB-rE
回复

回到 “佛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