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N3104儿童文学

大专师生交流处。

版主: kuanghongkuanghongkuanghong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PISMP课程的BCN3104儿童文学的课程范围如下:
(2007年入学为准)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84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推荐阅读篇章:

1)蒋风《东亚儿童文学百年回眸》:
http://www.mediafire.com/?cp3d6spnn2l03i3

2)年红《期望高飞的翅膀——略谈马华儿童文学发展》:
http://www.mediafire.com/?zcy5g9k96sj84u7

3)爱薇《瑞典的儿童文学家》:
http://www.mediafire.com/?o66ksdb6zl0otq8

4)朱自强《儿童本位:小学语文教材的基石》
http://www.mediafire.com/?xre51uent4oi2b7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上次由 老黄 在 27-01-12 周五 3:03 p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朱自强《儿童文学与小学语文教育》

原载:朱自强《儿童文学论》,青岛:中国海洋大学出版社,2005

http://www.mediafire.com/?drd537u8plca8ud
http://www.mediafire.com/?yq8k5qnn4lia4av
http://www.mediafire.com/?3uvkl3ae5wc3mjm
http://www.mediafire.com/?8u88sv5apioouh2
http://www.mediafire.com/?se5r1neuno6p15v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推荐阅读:

郝月梅《儿童文学与小学语文教育》,刊《山东教育学院学报》,2003
http://www.mediafire.com/?64caae69ro1jldc

朱自强《儿童文学与儿童观》,刊《中国教师》,2009
http://www.mediafire.com/?7pgibt4viy7izdv

王泉根《儿童观的转变与20世纪中国儿童文学的三次转型》,刊《娄底师专学报》,2003
http://www.mediafire.com/download.php?xviexz3e95n5xcl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儿歌赏析:

(1)宝宝有个鼓
[马]年红

宝宝有个鼓,上面画只虎,
虎爪乱乱舞,抓破那只鼓。
用布补一补,这儿补补那儿补
补上了布,不见了虎。

(2)比尾巴
(中)程宏明

谁的尾巴长?
谁的尾巴短?
谁的尾巴好像一把伞?

猴子的尾巴长。
兔子的尾巴短。
松鼠的尾巴好像一把伞。

谁的尾巴弯?
谁的尾巴扁?
谁的尾巴好像大花扇?

公鸡的尾巴弯,
鸭子的尾巴扁,
孔雀的尾巴好像大花扇。


(3)小枕头
(中)金波

小枕头,胖又胖,
好听的故事里面藏。
小枕头,圆溜溜,
好听的歌儿往外流。
小枕头,你真好,
你听呀听呀睡着了。


(4)我给小鸡起名字
(中)任溶溶

一、二、三、四、五、六、七,
妈妈买了七只鸡,
我给小鸡起名字:
小一,
。。。小二,
。。。。。。小三,
。。。。。。。。。小四,
。。。。。。。。。。。。小五,
。。。。。。。。。。。。。。。小六,
。。。。。。。。。。。。。。。。。。小七。

小鸡一下都走散,
一只东来一只西。
于是再也认不出:
谁是
小七,
。。。小六,
。。。。。。小五,
。。。。。。。。。小四,
。。。。。。。。。。。。小三,
。。。。。。。。。。。。。。。小二,
。。。。。。。。。。。。。。。。。。小一。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童诗欣赏:

(1)荡秋千
(马)梁志庆

摇动树木,
摇动房屋,
荡起青青的草地,
妈,你看我是空中飞人呀!

摇呀摇,荡呀荡,
妈妈摇动我这个宝宝
她的催眠曲,
也随着摇篮摆动。

摇动摇篮的手
推高秋千上的我。
当我荡下来时,
我就看见
妈妈的一双大手!


(2)爸爸的老师
(中)任溶溶

  谁不知道我的爸爸,
  他是大数学家,
  再难的题也能解答,
  嗨,他的学问真大。

  我这有学问的爸爸,
  今天
  一副严肃样子。
  他有什么要紧事情?
  原来去看老师!

  我的爸爸还有老师?
  你说多么新鲜,
  这老师是怎么个人,
  我倒真想见见。

  我一个劲求我爸爸,
  带我去看看他。
  我的爸爸眼睛一眨,
  对我说道:“唔,好吧!”
  可是爸爸临走以前,
  把我反复叮咛,
  要我注意这个那个,
  当然,我什么都答应。

  我一路想这位老师,
  该是怎么个人。
  他一定是胡子很长,
  满肚子的学问。
  他当然是比爸爸强,
  是位老数学家。
  他要不是老数学家,
  怎能教我爸爸?

  可是结果你倒猜猜:
  爸爸给谁鞠躬?
  就算你猜三天三夜,
  一准没法猜中。
  鞠躬的人如果是我,
  那还不算稀奇,
  因为爸爸这位老师,
  就是我的老师!

  不过我念三年级了,
  她呢,
  还在教一年级。
  她是我爸爸的老师,
  你说多有意思!

  这位老师看着爸爸,
  就像看个娃娃:
  “你这些年在数学上
  成绩确实很大……”

  你想爸爸怎么回答:
  “我得感谢老师,
  是老师您教会了我,
  懂得二二得四……”

  我才知道我的爸爸,
  虽然学问很大,
  却有位一年级的老师,
  曾经教导过他。
       1962年9月11日《人民日报》


(3)七彩的虹
(台)杨唤

接到了太阳国王的大扫除的命令,
小雨点们就都坐上飞跑着的乌云,
赛跑着离开了天上的宫廷。

他们给稻田和小河加足了水,
他们给肮脏的山谷洗过了澡,
就又来洗净了清道夫永远也扫不完的城市,
也洗净了闷热的飞满了尘土的天空。

太阳国王为了奖赏他们真能干,
就送给他们一条美丽的长彩带,
那就是挂在明亮的雨后的天空中的
红、橙、黄、绿、蓝、靛、紫的七彩的虹。


(4)我是雪
(美)库斯金

我比你 更柔软 更寒冷 更洁白
我能做一些 你做不到的事情。
我能叫任何东西 任何东西
美丽起来:
仓库 铁轨 水泥 旧栅栏
我能叫任何东西 任何东西
美丽起来。
不管碰到什么 不管在哪里,
甚至堆满垃圾的地方
在我落过以后 也显得格外可爱
我是雪。


(5)对星星的诺言
【智利】加布里埃拉•密斯特拉(Gabriela Mistral,1889-1957)

星星睁着眼睛,
挂在黑丝绒上亮晶晶:
你们从上往下望,
看我可纯真?

星星睁着眼睛,
嵌在宁谧的天空闪闪亮,
你们在高处,
说我可善良?

星星睁着眼睛,
睫毛眨不止,
你们为什么有这么多颜色,
有蓝,有红,还有紫?

好奇的小眼睛,
彻夜睁着不睡眠,
玫瑰色的黎明
为什么要抹掉你们?
  
星星的小眼睛,
洒下泪滴或露珠。
你们在上面抖个不停,
是不是因为寒冷?
  
星星的小眼睛,
我向你们保证:
你们瞅着我,
我永远,永远纯真 。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童话选读:

(1)小虎的梦境
【马】年红

小虎最喜欢做梦了。
他刚合上了双眼,睡着了,便看见一片绿色的大树林,一棵棵的大树,也不知道有多少岁数了,有的还长满长长的胡子般的藤。一棵棵的大树,真像是一根根的大柱,顶着一个全绿的盖,只让阳光一点儿一点儿地透过来。

“这就是王宫吗?”小虎问妈妈。
“这就是王宫啦!”小虎的妈妈慈祥地笑着,朝四面看了看,然后说:“你就是这王宫的小主人。”
“太高兴啦,我有这么大的一个王宫!”

小虎在一棵棵的大树之间跑来跑去,开心地吼了几声,还在茅草堆里打了几个滚。
小虎就在这个绿的世界中诞生,也在这个绿的世界中成长。
“我能永远在这王宫里生活吗?”小虎心里这样儿想,嘴里便这样儿地问。
“你能不在这里生活吗?”小虎的妈妈反问了一句,然后说:“你是属于这个世界的,而这个世界也该属于你!”

“这王宫会倒塌吗?”小虎就爱胡思乱想,嘴里就难免要胡乱地问。
“瞧!这一棵棵的大树,风吹都吹它不动,连整个天都叫它给顶起了,谁有本事儿把它给弄倒呢?”小虎的妈妈指着四周的大树,一脸正经地对小虎说:“你的祖先,已经在这儿住了几百年,几千年,王宫什么时候塌下来了?那一根根的大柱,倒是一年比一年壮大,一年比一年坚实,倒塌不了的!”
小虎最敬爱妈妈了,因为妈妈有学问,懂的事情多,又从没叫小虎给饿过。妈妈有本事儿,妈妈说王宫不会倒塌,就当然不会倒塌啦!

小虎口渴的时候,小虎的妈妈就带他到一条小河边去喝水。那河水,又甘又凉,有时候小虎乐极了,便会“扑通“地跳进水里去游泳。小虎的妈妈就伏在河边笑。
“太凉快啦!”小虎高兴地大喊:“妈妈,这水是从哪儿来的?”
“你没看见上头有个瀑布?“小虎的妈妈指着不远的地方,那绿色的山岩上泻下来的泉水,说:“这是活水,自然又清洁又甘甜啦!”

“妈妈,这水一直往下流,不会流干吗?”小虎又在胡思乱想了,所以嘴里就这么地问。
“瞧!这上头儿泻下来的水,老是那么急,那么雄浑,你的祖先,已经看那流水流了几百年,泉水什么时候干过?倒是这一条河,越来越大,水位越来越高啦!”
小虎一路来都深信妈妈的话。所以,他相信王宫不会倒塌,他相信泉水不会干涸;他相信自己能够永远永远地生活在这个绿色的世界里,和他的祖先一样,永远永远感到满足和快乐。……

但是,妈妈的话,并不完全正确!

自从那一天,绿色的大树林里出现了一大群用两只脚走路的动物之后,小虎的生活就开始变了样儿!
那群用两只脚走路的动物带来了古里古怪的巨兽;在“轰隆隆”的响声中,小虎看见王宫的大柱子一根接着一根的倒了下去。王宫的顶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白天,还有一个叫小虎睁不开眼睛的火球!

小虎的妈妈十分生气,她冲向那些巨兽,想要阻止那群用两只脚走路的动物继续前进。起初,小虎深信妈妈的吼声和那口尖利的牙,可以吓走那些巨兽和那群用两只脚走路的动物。
可是,只听得肉跳心惊的一声“碰”!小虎的妈妈倒下了;而那些巨兽依然“轰隆隆”地一直往前走,往前走。

小虎吓得躲进了一个小岩洞里,好久好久都不敢出来。他想妈妈了!但是,从这一天起,小虎再也没见过妈妈!
没几个月光景,小虎的王宫不见了。四周尽是光秃秃的山石,还有一些七零八落的残枝。偶尔,不远的地方会升起浓浓的烽烟。

小虎被饿得只剩下了皮和骨。他已没力气跑呀跳地四处乱闯,没有在茅草里打滚,更不曾到小河里去游水。
夜里,他偷偷地出外觅食。他提心吊胆,总是害怕会遇上那些古里古怪的巨兽,和那群用两只脚走路的动物。

走呀走地,他竟来到了小河边。他口渴得很,想喝一喝那又甘又凉的河水。可是当他走近河的时候,才发觉到河已干涸了!

小虎精疲力尽,挣扎着回到小岩洞,他想起了妈妈,也想起来过去。他实在渴望回到过去,回到那片绿色的大树林里,在那些不知已有多少岁数的大树下,看看妈妈慈祥的笑脸,听听妈妈柔和的声音。
“你就是这王宫的小主人。”

这一切,都只能在小虎的梦境中才有!所以,小虎最喜欢做梦了。
于是,他又合上了双眼。……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怪老头儿
孙幼军

我叫赵新新,也叫铁头,念五年级。你们要是读过《铁头飞侠传》,准认识我。不过,那本书读不读都没关系。如果你肚子疼,你就是把那本书从头到尾念三遍,肚子照样儿疼。我现在讲的故事就不同啦,说不定你听了我的肚子疼是怎么治好的,也能学会治肚子疼。

那天下午我又肚子疼了,疼得直“哎哟”。吴老师说:

“赵新新你回家吧,让李明送送你!”

就凭大侠铁头,肚子疼还得让人家送?我自己上了无轨电车。

电车里很挤。一个很瘦、很矮的老爷爷站在我身旁,使劲儿摇晃。他要扶上头的扶手,伸伸胳膊,够不着。他要扶椅背,椅背上已经有好几只手了。看老爷爷又咳嗽又喘,我对椅子上坐的大哥哥说:

“大哥哥,你让老爷爷坐坐,好吗?老爷爷年纪大……”

那个大哥哥斜了我一眼说:

“凭什么?我也买票了,瞧见了没有?五毛!想坐也成,让你爷爷给我五毛!——我原本坐着,要是站着,就得付出力气,付出劳动。付出劳动就应该给报酬,对不对?”

我兜儿里正好有五毛钱,是打算给飞侠——就是我那只大猫买虾皮的。我一咬牙,把五毛钱掏出来,给了那个大哥哥。

老爷爷坐下了,喘着气,嗓子眼儿还吱儿吱儿直响。老爷爷扭过头来说:

“其实应该你坐,你肚子疼。”

上了车,我肚子疼好多了,既没“哎哟”,也没弯腰,他怎么知道我肚子疼?我觉得挺奇怪:

“您怎么知道我肚子疼?”

“那你怎么知道我年纪大?”
两回事嘛!短发谢了顶,满嘴巴的胡茬子花白,脸跟核桃皮似的,怎么会看不出年纪大?

可是我没说话。也没准儿老头儿不乐意人家说他年纪大。

到站了,我下了车。车立刻开走了。我向坐在车里的老爷爷招招手说:

“再见!”

瘦老爷爷在车窗里朝我点点头,好像也说了句“再见”。

我走了几步,一抬头,看见那个瘦老爷爷站在前头等我。我吓了一大跳:车明明开走了嘛!我口吃地说:

“您……您是怎么下来的?”

“一迈腿就下来了。”瘦老爷爷说,“你于嘛老是大惊小怪?你下车的时候不迈腿呀?不迈腿下得来吗?”

跟他说不清楚。我只好说:

“老爷爷有事吗?”

他说:“我不叫‘老爷爷’,我叫怪老头儿。你叫我‘怪老头儿’就成了。”

我说:“那多没礼貌啊!”

他说:“这跟礼貌没关系。好比你叫赵新新,我叫你赵新新,有什么不礼貌的?”

知道我肚子疼,还“一迈腿”就下来了,还知道我叫赵新新!真够怪的了,“怪老头儿”这名字对他挺合适。

“是这么着,”怪老头儿说,“除了脑袋长得大了点儿,小脖儿细了点儿,你这孩子还算不错!你跟我到家去,我满足你一个愿望。比方说,你想不想要一个带磁铁的新文具盒?再比方说,你至少应该要一包虾皮吧?不然,你回去拿什么给飞侠拌饭吃?”

他什么都知道,真是奇怪极了!不过,这回我听明白他的话了。我说:

“帮您找个座儿,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什么都不要!”

怪老头儿说:“不一定是要什么东西。我是说‘满足你一个愿望’。什么愿望都可以,比方说,你想不想长出一对翅膀来,满天飞?”

这一句话可把我吸引住了。真能长出一对翅膀来,该有多美!我一定飞得高高的,让城里那些大楼看上去像积木一样……

可是我的肚子又疼起来了,疼得我直想蹲下。正飞在半天空,肚子这么一疼,那还不一下子掉下来,把我摔成肉饼?眼下要说有愿望,那就是让我的肚子别再疼。

“我给你治好肚子怎么样?”怪老头儿说,“你这肚子是怎么一回事?”

“大夫说,因为不讲卫生,肚子里有蛔虫。我吃了好些药,那种粉红色的,像个小窝头,甜的。还有白药片儿,还有黄药面儿……总共吃了好几斤,虫子就是不愿意出来,老在肚子里闹腾。后来肚子再怎么疼,我妈也不让吃药了,怕……”

“伸出舌头来让我瞧瞧!”

我就伸出舌头来。

“说‘啊’!”

我就说:“啊——”

“没错儿,”怪老头儿说,“肚子里有虫子,还不少呢。跟我来吧!”

我跟着怪老头儿走,一边说:“您可别给我吃药了,我妈说,再吃,该把我毒死了!”

怪老头儿说:“给人家吃药算什么本事呀?我用特别疗法!”

原来怪装头儿住的地方离我们家挺近。他指着那边一座小平房说:“这就是我家!”

我看了一眼,忽然有点儿糊涂。小平房在路旁一块空地上,靠着两棵大扬树。昨天下午放学,我还在这儿爬树来着,这儿根本就没有这座房子!

“怎么不走啊?”怪老头儿转过脸来问我。

“这地方……这地方没房子!我天天上学从这儿过……”

“没房子,这是什么呀?”怪老头儿说。

“我是说,原先没有!”

“原先什么都没有。”他指指前头,“原先有那座大楼吗?原先有这条马路吗?”

跟这个老爷爷就是说不清楚。

怪老头儿说:“我今天早晨才搬来的,不行啊?”
“当然行。可是……连房子一起搬来的?”

“不搬不成啊。要在那地方修马路。我这个老头儿最听话,让我拆迁,我把房子叠巴叠巴就搬来了。”

“把房子叠起来?”

怪老头儿一边咳嗽一边说:“都把我气咳嗽了!跟你们小孩子说话真费劲。你们老师教你们,多累得慌啊,要叫我,才不给你们当老师呢!跟我进屋,我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怪老头儿走到小房子前头,从上衣兜儿里掏出一把钥匙,把门上的大铁锁打开,走进去。我也随后跟进去。

他关好门,走到一个紫红色的大方桌前,伸出一条胳膊说:

“好好瞧着!”

说着,往桌面上“啪”地一拍。

这一拍,桌子忽然垮下去,成了扁扁的一片,贴在地上。他弯下腰,跟揭一张纸似地把那片紫红色的东西揭起来,然后像叠一份旧报纸一样把桌子叠成小块儿,揣进衣袋里。

我看傻了。他可满不在乎,又把那叠起来的纸掏出来,抖开,往地上一撂。还是那张方桌子,摆在原来的地方!

我愣了好半天,这才走上去,用手按按那张桌子,又用指头弹弹桌面。桌子纹丝不动,桌面当当响。

“多好的红木!”老头儿得意地说,“现在你到哪儿买这么好的八仙桌去!”

那么说,“把房子叠巴叠巴”,就是把房子也这么“啪”地一拍,拍成扁片片,叠起来……

“我常把房子叠起来揣在怀里。”怪老头儿说,“这么着,出门儿放心。”

真是这样一回事!

怪老头儿搬过一个小板凳,踩上去,把挂在房梁上的一个鸟笼子摘下来。那里头有两只漂亮的小鸟,正嘀溜嘀溜地唱着歌。

“你敢不敢吃鸟儿?”怪老头儿问我。

“吃鸟儿是野蛮的,”我说,“鸟儿对人类有益处。”

“有什么益处?”

“它们吃害虫!”

“关在笼子里,它们怎么吃害虫?我还得天天喂它们,怪麻烦的。你吃下去,让它们在你肚子里消灭害虫多好!”

“活吃啊?”

“多明白呀!煮熟了吃,它们还能捉害虫吗?”

怪老头儿打开鸟笼上的小门,抓出一只鸟儿就往我嘴上送。我急了,想逃,可是怪老头儿放下鸟笼,一把揪住我的领子,硬把小鸟塞进我嘴里。我一喊,小鸟儿就下去了。

“你们小孩子就是这样子——治病啊,打针哪什么的,都不乐意,都得硬逼着才干!给你们当爸爸妈妈,多麻烦。要叫我,才不给你们当爸爸妈妈哪!”

怪老头儿一边说,一边把第二只小鸟也弄到我肚子里去了。我吓坏了,呆呆地站在地上,觉得两只小鸟在我肚子里飞。接下来我的肚子疼得厉害,“哎哟哎哟’叫起来。

怪老头儿说:“没事儿,都这样儿!好比打针,扎的时候特别疼,扎完了,病就好了。你要是老怕疼,肚子就好不了。”

疼了一会儿,果然不疼了。

“我怎么说来着?一点儿也不疼了吧?”怪老头儿摇头晃脑地说。

“可是……它们怎么出来?”

“你说小鸟儿啊?必定是虫儿还没吃光。吃光了,你彻底好了,它们自己就飞出来啦!”

“我是说,它们从哪儿出来。”

“这就看它们高兴了。也许还从嘴里飞出来,也许是在你上厕所的时候。再不就是,它们啄个洞飞出来——没关系,很小的小洞!”

我喊起来:“那可不成!多小也不成!”

怪老头儿说:“这种可能性不大。它们心地善良,不好意思把人家肚皮咬个窟窿。不过,要是肚子里的虫儿吃光了,它们又一时不想出来——你知道,外头污染太厉害,它们不乐意出来让烟熏,有些坏小子还总拿气枪打它们——那可就麻烦点儿了。也没准儿它们饿极了,乱啄一气。”

“那可怎么办?”

“没事儿!两天以后还不出来,你每天吃点儿虫子。最好是活虫子。”

“吃活虫子?”

“再不,小米也成。生小米,用清水泡泡,像吞药似地吞下去。一天三次,每次1000粒儿。”

我妈妈的粮柜里倒是有半口袋小米。不管怎么说,肚子不疼了,麻烦点儿就麻烦点儿吧!

我谢过老爷爷,回家了。


************


第二天上午上课的时候,两只小鸟忽然嘀溜嘀溜地唱起歌儿来。我吓坏了,赶紧朝四周看。还好,同学们都把头扭向窗户,盯着窗外那棵老槐树。吴老师也停下来,朝窗外看。她侧耳听了一会儿,轻轻地说:

“多好听啊……我一下子想起小时候来了。那时候咱们这儿有好多树,有好多鸟儿唱歌……”

只有我的同桌李明没往外看。他偷偷向我挤挤眼睛,小声说:

“你可骗不了我!”

他把手伸到我书桌里摸索了一阵子,接着,又挨个儿翻我的衣袋。

“真怪!”最后,他使劲地挠了挠头。

(选自《怪老头儿》,1998年10月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夜晚,在森林里
(中)张秋生

啄木鸟先生是最循规蹈矩的。他白天干活,晚上睡觉,日子过得太太平平。
  一天傍晚,啄木鸟干完活回家,他吃了一肚子害虫,心里挺痛快。他飞过猫头鹰大叔的家。猫头鹰刚睡醒,准备上夜班。猫头鹰大叔请啄木鸟进去坐坐。
  啄木鸟累了,他很高兴在猫头鹰家小坐片刻。猫头鹰大叔的儿子送来两杯饮料,一杯给爸爸,一杯给啄木鸟先生。
  啄木鸟接过茶杯,打开盖子喝了一口,有点苦味,但很香,很甜。他正口渴,一仰脖子就咕嘟咕嘟喝下去了。
  猫头鹰大叔接过茶杯,打开盖子刚想喝,突然皱了一个眉头说,“怎么是桔子汁?”
  小猫头鹰这才知道搞错了。啄木鸟喝下的是一杯浓咖啡,这是猫头鹰大叔上班前的提神饮料;而送给啄木鸟先生喝的桔子汁,却到了猫头鹰大叔的手中。
  这一晚上,啄木鸟先生再也睡不着觉了。
  他数了近旁的树叶,再数天上的星星,眼睛依然合不拢。
  夜晚,浓密的树林是很美丽的。在月光下,一棵棵大树变成了一团团黝黑的影子。啄木鸟先生第一次欣赏到这大森林的夜景。
  远处,在一片籁籁作响的树丛里亮着两团光,好像两盏灯一样。还没等啄木鸟看出名堂,这两盏灯猛地朝树下栽去。
  “吱!”一只偷了附近田野里的玉米,正准备往家搬的田鼠,被一双铁爪擒获了。原来,这是一只猫头鹰。两团亮光,是他的一对锐利的大眼睛。
  啄木鸟屏息静气地看着。不一会儿,猫头鹰已经抓了三只田鼠。三个隐藏在森林里的小偷被消灭了。
  天快亮了,月亮已经西沉。
  啄木鸟再也忍不住了,他来到猫头鹰跟前。
  “猫头鹰大叔,真对不起,打扰你一下!”
  “你好,啄木鸟先生,这么早就起来了?”
  “不,我一晚上没睡,第一次看到森林的夜晚,也看到了你的辛勤劳动,我真高兴。有件事,我得请你原谅——”
  “什么事?”猫头鹰感到奇怪。
  “我曾经对别人说,猫头鹰一家真懒惰,大白天在树上打瞌睡。现在看来我错了,我不了解你!”
  “没关系,你了解了森林的夜晚也就了解了我;几时白天,我也要来看你捉虫,我们需要彼此了解……”
  “是的,我们需要了解,尽管我们生活在一个森林里。”啄木鸟若有所思地说。
回复

回到 “法情大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