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观摩手记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回复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可是,在我这个“行家”看起来,这堂课却不行。
为什么?

看看教学构思:

图片

再看看分组讨论的一项活动(考查):

精美的幻灯片: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教学还真是按照本课学习成果迈进。
先是构词:

图片

然后造句:

图片
(注:不是同一组的讨论成果)

聪明的您,要测试您是内行人还是外行人么?
给您一个小提示:这是一个小时的课,三年级,实习生选择教的同音字共有四对(植和直,诚和乘,忘和望,汽和气)。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07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老黄 写了: 聪明的您,要测试您是内行人还是外行人么?
给您一个小提示:这是一个小时的课,三年级,实习生选择教的同音字共有四对(植和直,诚和乘,忘和望,汽和气)。
外行人来也~

四对同音字似乎都极普遍,除了“汽”和“气”,差异也很明显,不容易混淆。需要用一小时来教?教的重点又在哪里?训练的是学生哪方面的语文能力?
再说,让学生为四对同音字构词并造句,好像只是在表现学生的旧有经验,谈不上“教学”。

还有,用“望”构出“希望”和“失望”两个词,再以两个词造句。
句子里边的“望”还是单独存在的“望”吗?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谢谢宏爷的跟进。
其实好些人给我一些看法了,只是他们都像诗歌,比较含蓄,不公开说出来。
一个共识便是:一个小时只教4对同音字,而且当中有些(像“诚、乘”)的差异何其大,不太可能会引起混淆的,为什么要教呢?

过去我们的语文教学法有个项目是“语文技能教学”,实际上语文技能就是“听说读写”,语文技能的教学方向就该锁定提高学生的听说读写能力,而不是“语文知识教学”。

KSSR有了调整,把类似的“语文知识教学”划分出来,而建议教师每周教学按照35211进行。所谓35211是听说教学3节课,阅读教学5节课,书写教学2节课,另外2节课分别进行语文知识教学和趣味语文教学。
这是值得赞许的!

上述那堂课,实习生显然还是受旧观念的影响,所以设计出一个小时的“语文技能教学”课——同音字教学。

再看教学的构思,不难发现实习生没有搞清楚“课型”,所以不知道重点该锁定在哪儿。

学习成果是用同音字构词和造句。
为什么要造句?为什么要构词?我这样询问时,实习生答不上来。

“同音字”不过是个语文知识的小概念。不难教的。实习生在导入时,学生就自行揭示课题,说今天要学的是“同音字”,表示他们对这个概念跟本就不陌生。
为什么要学同音字?要突破汉字“音节少,字量多”的难点。汉字出现很多同音字,尤其是“音同形近”的,更加要注意区别其不同用法,以免用错字(造成别字)。
上述教学中,辨别“汽、气”,“植、直”,“忘、望”都还好,但是选择“诚、乘”的搭配就不那么理想了。

要如何考查学生对同音字的掌握?
最直接的当然就是用同音字构词。
教师在问学生某个字时,其实都该鼓励学生这么说:“失望的望”,而不是单单喊出“望”而已。因为读成wang的汉字有数十个那么多,说是“失望的望”,汉字和语素都锁定了。
学生说出“诚实的诚”,“城市的城”,以辨别这两个字的不同用法,这就表示他们掌握这两个字的不同用法了。
没有必要叫他们再择一造句。

但是,如果说叫学生辨别“里、理”,学生说出“里面的里”和“道理的理”,这很好。倘若学生说“心li的li”则就难辨识到底是哪个li了。
在这种情况下,才要求学生造句以区别“词义”就有必要。
例如:我们实在不懂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看他那副样子,心理好像不太平衡了。

如果是这样教学,莫说是一小时,即便只有半小时,教师也可以传达不少信息,考查学生对同音字的掌握。
4对同音字,当成新知识来教学,实在太奢侈。
难怪实习生常要被投诉“教学进度太慢”了。

学生造的句子:
图片

这不是他们原本就可以做到的么?
两个句子不都是很简单的?

这不是“词汇教学”课,而是“语文知识”课,实在没有必要旁生枝节,再让学生“造句”。

像这样的分析,听不懂华语的,可以看得出来么?
一堂热闹的课,反应热烈的课,学生积极参与的课,不一定就是cemerlang的课。

外行人和内行人的区别就在这里。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