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求学生涯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进入了warga emas的年龄,是比较容易回忆当年勇的。
当年与同学的合照,也最易引发感触。

图片

图片
上次由 老黄 在 07-09-17 周四 5:22 p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年辛苦写成的毕业论文,说起来,还真是“惨痛”的经验:

图片

图片
上次由 老黄 在 07-09-17 周四 5:25 p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图片

图片

没有马来文版的《三国演义》,也可以用马来文写出硕士论文。
那是1998年的事。
上次由 老黄 在 07-09-17 周四 5:28 pm,总共编辑 1 次。
海盗
帖子: 200
注册时间: 26-06-07 周二 1:17 pm
来自: 吉打〉〉〉〉〉慕莉华师范学院
联系:

老黄讲师,本人愚昧,看完了你述说的“当年勇”后还是疑问重重。
1。马大研究生课程(兼职)该如何提出申请?
2。什么时候公开申请?
3。兼职的课程时限是多久?
4。是否在申请前就应将开题报告准备好?(研究方向与范围)
5。导师是自己选,还是校方委派?
众人皆醉,我独醒。
举世皆浊,我独清。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海盗 写了:老黄讲师,本人愚昧,看完了你述说的“当年勇”后还是疑问重重。
1。马大研究生课程(兼职)该如何提出申请?
2。什么时候公开申请?
3。兼职的课程时限是多久?
4。是否在申请前就应将开题报告准备好?(研究方向与范围)
5。导师是自己选,还是校方委派?
这几个问题都不好回答。
因为不同的大学,不同的科系有不同的做法。

我只能就马大中文系的情况说:
(其实海盗是芙蓉毕业的,贵学院的华文组主任是我的大学同学,硕士班和我也是同门,我们都是钟玉莲教授的学生)

研究生是没有规定日期的。只要写得出proposal,也找到指导老师(指导老师也可能是校方委派,我在南大的博士生导师就是校方委派的),就可以向当局注册。由于学费是按年计算的,所以每年都要给学费。您要多少年毕业都不是问题,相信大学当局也希望您修他十年八年,因为您每年要交学费。不过,导师未必会认同您迟交论文的,如果他不愿意继续,您只好另投名师了。

这是1995年的事,现在有没有改变我不知道。
海盗
帖子: 200
注册时间: 26-06-07 周二 1:17 pm
来自: 吉打〉〉〉〉〉慕莉华师范学院
联系:

我也不希望修到十年八年,钱包大出血 :cry:
谢谢老黄的回答。感激不尽
众人皆醉,我独醒。
举世皆浊,我独清。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976年,预备班B1班,半年后宣告解散。

图片
上次由 老黄 在 07-09-17 周四 5:29 pm,总共编辑 2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中四,为了学好国语,我参加国语学会。
呵呵,SMDB当年的华裔生不到10%,参与的国语学会,其实就相当于参与马来学会。记得的是学会主办过东海岸三州旅游团。这是我第一次涉足东海岸三州。还记得当年的pantai cinta berahi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8年后,回到南京大学给留学生安排的宿舍——西苑。

图片

我在2002-2005之间就住在这栋楼,1303房。当时是没有空调的,夏天酷热不已。南京是中国四大火炉之一,夏天的气温高达40度。洗澡出来,在房里读书,不动的状态下也会留上一身汗。最后一年,我们要求学校给留学生安装冷气,学校竟然答应,来了个大整修。也从这个时候开始,留学生要按房间里头安装的电表买电。

这一趟回来,发现每间房还增添了浴室,原有的共用的浴室也改为房间了。这是更大的工程。

也因此,房门改变了,是豪华版的了: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不过,走廊还是熟悉的:

图片

电梯口也是:

图片

由于素食,当年大多数时候是自己做饭的。
还好,西苑供应厨房,还有煤气。
厨房依旧在,但是没有了煤气炉,相信没有人做饭了。
当年也就只有我们几个人做饭,最常的是我和一个中国女生(嫁给同楼的阿拉伯人Abdullah),我隔壁房的斯里兰卡人Fais(穆斯林),一位日本妹妹。

就是这个熟悉的小空间:

图片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