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儿时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有关Lala的名称,感谢众多朋友的协助,一直协助我们正名。
以下这个说法好像最能成立。
不过,我们真要说是花甲,恐怕没有多少人晓得。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小时候还有一个玩意儿,不知道耗费了我多少的青春。
这个玩意儿是不用花钱的,只要去找五颗小石子就可以。

图片

闲来无事,一个人就可以玩。
如果有同好者,可以两个人对玩。

游戏大致有两种。
一种是顺序完成一定的步骤,从一颗一颗拾石子,到两颗两颗,三二,四、五……先完成所有步骤者为胜。
另外一种是没有顺序的,只要把一颗石子抛上,拾完所有石子,就可以用手背“称”石子,只要石子不掉,就逐一把称到的石子数量加上去,一直到不想玩了,谁的点子多,谁就胜出。

简单由好玩的游戏,就是那样伴着我们长大。

对了,还有,石子玩久了,会磨得光滑,可以收藏。
欣慧
帖子: 130
注册时间: 17-05-06 周三 2:33 pm
来自: 关丹

婆婆会缝五个小豆袋给我玩,小豆袋是用batik布缝的。
moo yee ping
帖子: 57
注册时间: 20-01-12 周五 9:37 pm
来自: 彭亨劳勿

老黄 写了:小时候还有一个玩意儿,不知道耗费了我多少的青春。
这个玩意儿是不用花钱的,只要去找五颗小石子就可以。
看来我俩的青春也差不多一样啊~但我用的是七颗石头。堪称“石头之后”,有机会我们切磋一下~ 8)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欣慧 写了:婆婆会缝五个小豆袋给我玩,小豆袋是用batik布缝的。
香港人玩的的确是用个小袋子装着米粒的,叫抓子游戏。

图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_OzdD7 ... e=youtu.be

玩法和我说的第一种类型相似,是一整套的。
不过,抓三的时候,我们是规定先一后三的,抓四则是扔一颗石子上去,四颗放下再抓起。优管示范的那个是五。

香港人还会举办大赛: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sL5zuG ... e=youtu.be

不过,是特地为老人家而设的。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moo yee ping 写了: 看来我俩的青春也差不多一样啊~但我用的是七颗石头。堪称“石头之后”,有机会我们切磋一下~ 8)
我们玩过七颗石子的,不过,不喜欢。
《星洲日报》副刊报道过,是北马人的玩意儿。
【昔约今城】郑锦华·马六甲的那场童玩

七颗石子,我们得按序抓一颗、两颗、三颗,然后才有资格“称斤”。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还记得这个吗?
应该是第一代的电子游戏吧?

图片

如果没有记错,是我们中学时才有这个玩意儿。
当年有几分骨气,抗拒一些潮流——例如伙伴儿们都去看洋片(记得是John Trovolta 的Grease ),我就是不去,不要跟潮流。大家都追逐名牌,我偏偏不用,尤其是球鞋。也因此,没有迷上这个玩意儿。
隔壁的王天明,年纪小小,就是这方面的高手,记得当年在我们一众之中,他是无人能敌的。当然,那是因为当时他有个非常宠爱他的妈妈,会买这种游戏机给他,而且任他玩。

印象中,我的第一个游戏机还是妈妈特地买给我玩的,她怕我跟不上潮流。一个大概是30多块钱吧?第一个游戏是天上掉下什么香肠、热狗之类的,然后就是去接。呵呵,会上瘾的。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谢谢小周发来的照片,我第一次玩的电子游戏就是这个:

图片

后来,妈妈还可以和她洗衣服的客户交换,又带回来这个: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我和哥哥:

图片

住了20年的房子,很怀念: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小时候住的房子,类似这样的:

图片

板屋,鋅片。我们的住家,连铁门都没有,有的是木门,用栓的。

图片

不知道为什么,我常会梦到木门没有栓好。其实,小时候的那道门,只是做样子,栓不栓都没有分别,就是一块木版套上去,很容易在外头打开的。还好,小时候世道没有那么乱,还算是安全的,从来没有发生过宵小光顾的事件。

没有小时候的木屋的照片,是有点遗憾的。
我在那所房子住了20年。
犹记得的是,哥哥姐姐都不让同学造访,因为木屋实在陈旧,天花板随时会坍塌的。而且,我们只是租房,一间房,一家六口住。另外还有四个住户,分别租下其他的房间。真有当年72家房客的感觉。

屋子后面有个天井,下雨时在房间后窗可以欣赏雨景。妈妈就在天井那边占据其中一个角落洗衣,靠这个活儿养大我们四兄弟姐妹。
天井过去,是像现在的小贩中心那样的摆设,有四个灶,四张桌子,分别是各个住户拥有。
每一户人家都有一个碗柜。吃不完的饭菜,就往里面放。不要说冰箱,连风扇都没有。我的第一把风扇是中六时才有的。

家里的大门只有晚上才做个样子关闭,脚踏车都往屋子客厅摆。早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脚踏车推出去外面放,不然客厅就没有了空间。客厅有两张桌子,是我们和另外一个大户的。我们算是幸福的了,住的是大房,那大户人家有七口,住的是小房,我们房间的一半空间。

客厅的桌子,过年过节之前最热闹。比如端午节前一个月,我们就常坐在那边拣米。裹粽子用糯米,可是当年穷,杂货店也真好玩,卖的是糯米和粘米混合的,比较便宜。于是,我们这些小孩子就有了工作,要把粘米选出来,放进米缸,留下糯米给妈妈裹粽子。我们都训练出很快速的分拣米粒的功夫。还有一次拣米的热闹,就是冬至之前。

大人们都很体谅我们,这两张桌子是共用的。
我们小孩儿做游戏,都可以用。
例如我们用来玩棋、写作业,都可以。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