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教材问题的要害是体系陈旧

收集您与各方人士对有关教育课题的各种评论。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从这篇文章中,较为显见就是改与不改,变与不变。是否改就是好呢?教材频密的改如跟着政治形式,课业负担和编者意图,这听起来似乎有点主观地改吧?改出来的新教材真的好吗?费人力物力进行教材改编有意义吗?
至于四不变中讲读中心最为不符合教育体系。当老师们还注重讲读,学生只会更加地"吸收",无法独立思考,缺乏批判性思考。这样的教育体系好么?
语文教材在编写上的不变造成了语文课变的更加随意性和盲目性。而这种随意性也导致了教师在教学上无从下手,学生自然也就不能发挥自学的能力,这么一来,语文教学自然而然就处于一种低效率的学习状态之下。语文教材要如何进行改革?从哪方面进行改革?文章有提出,语文教材改革后最突出的特点,那就是它有“频繁多变”的一面,也有“经久不变”的一面。“频繁多变”的是它表面的形式;“经久不变”的是它的编写理念,这让我直接想到,这不就是马来西亚语文教材一直以来的状态吗?马来西亚语文教材虽然也有在改革翻新,也进而了解到学习的主体地位本应是学生,但事实上,语文教材的内涵改革是不是就符合了新一代学生的学习程度呢?到底什么样的语文教材才适合编写在语文教材中呢?我们要教给学生的又是个怎样的知识?
马来西亚课本的编排也同样面对“四不变”的问题。要提高学生的学习质量,需要有好的教材。马来西亚的编排也渐渐趋向人文主题,选择的文章也比以前的更优秀,然而小学课本还不算是一本好教材。
其一,即使收录了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我国教材还是会配合生字将作品进行修改,失去了原本的趣味性和思考的空间。对于原创文章,如三年级课本中的《回校日》,它无非是个例子,教学生写如何写记叙文,这样的文章,真的算是一篇好教材吗?

其二,虽然在阅读方面课本已经有改变,部分听和说的教材还是偏向二语教学,“如何有礼貌的邀请,有礼貌的拒绝”等活动,在母语教学时教导这些事情真的是有必要吗?课本的侧重点倾向阅读后,对其他部分的编排是否能再加以改善?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大马华文教育借靠模仿中国大陆语文的大纲,从而编写出符合国情的教材和大纲。为了编写符合大马国情的教材内容,往往仅是为了编写而编写,进而影响教材内容过于牵强和乏味,失去了原文原有的特性和美。
让我费解的是语文教材到底该怎么编,教学到底该怎么教。上述已有多位专家指出语文教材问题的要害,那方向是有了,但要怎么才能开拓出真正属于语文的教材呢?
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课程标准也不断改变,使我们醒悟到学生才是学习的主人,才能应付未来的社会。观念必须是由一个大转变那就是我“为教师设计”的教育,转变为“为学生设计”的教育,这样才能正真落实学生为学习的主人。如何让学生成为学习的主人呢?虽说这观点普遍上都得到大众教师的认可,但是我回到沙巴,甚至到自己的母校,都可发现教师在课堂中的教学总是代替了学生的主体活动,教师的分析代替了学生的思维,学生似乎只是接受知识的容器。也许是教师还无法意思到自己角色的转变吧?教师不应该以传统式的方式进行教学,更应该要从以往的知识的传授者转变为学生学习的促进者。教师不应该把自己看得就是传授知识的重要人物,而应该与学生建立一种平等的师生关系,让学生感受到学习是一种平等的交流,不分你我一同学习。

至于要起到自主学习,还得需要有好的教材。虽说选择的文章也比以前的更优秀,但是还是会考量到生字来修改作品,失去原有的味道,所以是感到可悲的。
有一堂課給我的印象特別深刻,那是在高一時上過的一堂課—-莫泊桑《項鍊》。當時讀了課文後,覺得整個故事的起承轉合很巧妙,結尾更是令我百感交集。若不是當年因為要償還那條假鑽石項鍊,她也不會一輩子都在忙碌與悲憤中度過。讀完了課文後,老師讓我們分組演繹課文內容,整堂課就在掌聲及笑聲中結束。當時的我也覺得整堂課蠻有趣的,能夠閱讀短篇小說的當兒又能觀看大家的演繹,非常好玩。但總感覺缺少了點什麼,當時還真的說不上。但是每每想起《項鍊》,我的記憶就是課後的那一場表演,然後就沒有了。
「四不變」造成語文課難以全面而深入地落實「立德樹人」的特有功能,說的就是這種現象嗎?或許這堂課可以更深入地探討人物分析甚至於鑑賞作品,而非只是留在片面的演繹。有了演繹,更應該要有後續,這樣才能達到這堂課的目的吧?“频繁多变”的是它的“外貌”,“经久不变”的是它的“内涵”。在贊成的聲音裡此刻好像多了一聲嘆息。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让我感触最深的是“阅读本位”的体制,而我是这个体制下的产品。一直以来大家都认为阅读最重要,要想“写”得好,必先“读”得好,真正学会了“读”,“写”是不成问题的。从小被灌输如此理念的我,一直都这样认为,唯有进了师范学院后,才发现自己在写作方面真的是谬以千里。

阅读是写作的基础,写作是阅读的升华,二者相辅相成,互相促进。以前的我一直读一直读,有想过提笔就写,但越长大越觉得想把要表达的东西写出来并不容易,后来就干脆不写了,再后来只为了写而写。经过这些年的回想,本身正切地感受到阅读作为输入,写作作为输出可引领我们走向思维深处。唯有静下心来,好好反思,把所读的或所参与的反复思考后用文字记录下来,如此我们所接触的才不会随风飘逝,真正地留在我们的生命里。而记录的同时也是思绪起伏,让我们把思维显现化的一个重要过程。唯有在读的时候走得进来,在写的时候走得出去,那份东西才是真正属于我们的。
“语文课到底包含哪些内容,要训练学生的到底有哪些项目,这些项目的先后次序是该怎么样,反复和交叉又该怎么样,学生每个学期必须达到什么程度,学生毕业的时候必须掌握什么本领,诸如此类,现在都还不明确。因而,对教学的要求也不明确。任教的老师只能各自以意为之。” 叶老这番话我非常赞同。虽然说现已是21世纪教学法,但在学校里仍有老师还是不会善用教材,用着传统方式来教学。最近,我发现到有一间学校的老师在教低年级学生写话的教材和方式是给学生图片然后要学生根据图片中的人物做的什么事情用完整的句子写出来。校方所用的练习本的写话教材亦是如此。这个不是训练学生写句子的能力吗?这和我们学的写话的概念完全不同。教师本身不清楚该训练学生掌握的技能和本领,一味地用传统的方式来教学,再加上陈旧的教材,学生所学到的岂不是和以往的一样吗?我们国家的课本也是有“四不变”的问题,虽然有纳入好的文章,但都被改得面目全非,原因是要根据学生该年级要学的生字程度。我觉得要提升学生的能力,不是要迁就他们的程度,而是要让他们能接触到好的教材,这样才不会导致程度的要求越来越低。
看了這篇文章,印象最深的就是胡喬木對於新教材提出的觀點,「跟過去差不多」。這意味著什麼呢?意味著所教材的編訂沒有隨著時代的推前進步,沒有開發,「換湯不換藥」。語文教學教材是一個很重要的教學資源。現今大多數的教師都是圍繞著教材來編訂教學內容。可想而知,如果語文教材依然沒有進步,學生所學的還是以前人所學的知識內容,這將影響學生的學習。試想想,我們現今的語文教材是否面對著相同的問題?從KBSR到KSSR直到如今的KSSR Semakan,一共修訂了2次課本。個人認為,這幾年的修改工作確實有改進。雖然當中依然存在諸多弊病,但對於文章的選入以及單元的分配,我認為是有所改變的。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几位专家的评断和教师们反映的不同是我所没有想到的,这或多或少显示教师们缺乏对于好的教材的理论基础以及敏感度,而在专家这方面我觉得他们也缺少了对实际教学情况的了解,教材体系是应该改变没错,但根本上的怎么个改变法还是跟思想内容有关吧!举个例子,马来西亚的课程有在改变,但所产生的课文还是有“陈旧”的影子,为什么呢?那是因为编者对教材的理解还是陈旧的吧~只有让大家都理解母语教学应是如何的,又该搭配什么样的教材,从思想上改变,才能减少这些换汤不换药的情况。至于体系,我想语文的特点还是更具人文性的,强行将其体系化会让语文变得支离破碎,毕竟这不是科学不能分割成生物、物理、化学。也许当时候中国的文化背景需要这样的个体系,但随着时间改变,即使是教育三公的说法也会变成“陈旧”的,还是需要与时俱进的~~
『“阅读本位”的体制,虽然重点突出,但有很大的局限。只重阅读,忽视写作,把语文课本变成“阅读课本”,不符合读写训练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的基本原则。』

我对这段话思考了蛮久,想起实习时的写作课。我的看法(不清楚有没有偏差),课本里的写作课都是配合着课文(阅读课)的内容而设计的,既如果课文是关于写长屋的说明文,写作的内容就是说明学校的作文,只模仿阅读课的写作形式。重点在于长屋的说明文也不是一篇好的说明文(掺杂着记叙成分),所以到最后写作的题目是需要改变的,不然会演变成阅读课做不好,写作也写不好。两头不到岸的感觉。对于这段话有点身同感受。

我比较不能宏观地思考,就联系自己的经历,不懂有没有错。
"语文教材体系陈旧已经延续了上百年"这句话听起来是蛮可怕的。虽然教材也会与时并进,不断地修改,我国的教育也从"KBSR"时代走进"KSSR"时代了,这看似一个很好的改变,可据我观察我正在上小学的表妹,学校的教师还是摆脱不了"应试教育"的教学法。从大人的观念来说,考试期间课本就是"圣经"并会要求你"读课本"。这一点还跟我在小学时的经历大有相似啊。
"教师凭自己的直觉感受,只看到了它的“外貌”变来变去;而专家靠自己的理性评断,却看透了它的“内涵”始终如一。"我挺认同这一句的。以上面的例子为说,大部分比较资深的教师只看得见教材在改,却看不太透教改过后的要求,只把课标当成一个"checklist"一样教,甚至连教案每年都重复使用,还可以互相交换教案来教,不会以学生"学什么"为主。
我觉得教师对于教改和教材的编写与课程标准要求还不够理解才会造成这种现象。
回复

回到 “教育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