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教学生涯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回复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提起这一班“老学生”,才省起其实我们一直都保持联系。
2005年我从大陆留学回来,还没有上班,就被他们请去参加同学聚会。

图片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36


2006年也有一次的聚会,在关丹。

图片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1158
上次由 老黄 在 07-09-17 周四 3:05 p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老黄 写了: 第一批学生,……

第二批同学……
当年,每一届的同学毕业,都会搞一个欢送会。
欢送会都是由学弟学妹们主办。
当然,要用什么形式,还是要听听毕业生的意见。
最常见的一个方式是——

图片

什么形式?大家不妨猜一猜。
xiao yew
帖子: 711
注册时间: 24-02-07 周六 4:10 pm
来自: 柔佛-不低的城市
联系:

老黄讲师,是不是谢师宴呢?
我应该没猜错吧!
诚邀您到此处逛一逛!
http://steveang82.blogspot.com/
谢谢!
虞美人
帖子: 190
注册时间: 31-08-06 周四 9:12 pm
来自: 半岛东北方

老黄 写了:
老黄 写了: 第一批学生,……

第二批同学……
当年,每一届的同学毕业,都会搞一个欢送会。
欢送会都是由学弟学妹们主办。
当然,要用什么形式,还是要听听毕业生的意见。
最常见的一个方式是——

图片

什么形式?大家不妨猜一猜。
大展歌喉--唱卡拉OK咯。

给这张美照来点注释:(1992年的Teluk Chempedak某酒家)
从左至右:聂婉燕、简大姐瑞芳、俺、木木的小黄
在指望中要喜乐,在患难中要忍耐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steveang82 写了:老黄讲师,是不是谢师宴呢?
我应该没猜错吧!
从德伦敦到阿富珊,我们都没有办过谢师宴。
我们只办叙别会。
虞美人 写了: 大展歌喉--唱卡拉OK咯。
虞美人自己来揭示谜底了。
没错,那时候最流行的就是去K歌。

瞧,帅哥和美女唱得多投入。

图片
虞美人
帖子: 190
注册时间: 31-08-06 周四 9:12 pm
来自: 半岛东北方

当年的小黄,是个很成功的老师。
虽然他年龄和我们相若,但却很有智慧、学问,所以是我们敬重的对象。
与此同时他又可以和我们打成一片,不管什么帮派山头,都能融入,堪称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头号人物。
最重要的是,他很了解我们这些年轻小毛头的需求,而且教学法灵活多变,对不同个体展示不同武艺,害我们拜倒他石榴裤下,敬佩不已。
玩乐归玩乐、吃喝归吃喝、飙歌归飙歌,做起学问时他是一丝不苟的,想要偷懒当漏网之鱼,甭想。

记得我在光华实习时,偷懒抄教案,以为走捷径瞒天过海。谁知小黄杀到,结结实实地把我训了一顿。他没有因为平时的交情而殉私。所以我很服他!

我常都在想,我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成就,总之没有误人子弟就是),小黄对我影响至深。他说过的话、他的行为作风、他对学生的态度、对教学的认真和执着,无一不牵引着我。最令我难以忘记的是,他改变了我对考试的态度。直到今天,他当年对我说的那番话,还一直成为我反复对学生说的金玉良言。
在指望中要喜乐,在患难中要忍耐
xiao yew
帖子: 711
注册时间: 24-02-07 周六 4:10 pm
来自: 柔佛-不低的城市
联系:

虞美人 写了:
我常都在想,我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成就,总之没有误人子弟就是),小黄对我影响至深。他说过的话、他的行为作风、他对学生的态度、对教学的认真和执着,无一不牵引着我。最令我难以忘记的是,他改变了我对考试的态度。直到今天,他当年对我说的那番话,还一直成为我反复对学生说的金玉良言。
有哪些金玉良言呢?可否与我们分享呢?
开始对这个人物的故事有点兴趣了,
可否请虞美人加以介绍呢?
诚邀您到此处逛一逛!
http://steveang82.blogspot.com/
谢谢!
可爱猫猫
帖子: 154
注册时间: 27-12-06 周三 4:54 pm
来自: kuantan
联系:

是啊!我也好好奇啊!
http://cinderellascynnie.blogspot.com/

你走过的每一段路途,
见过的每一个人物,
听到的每一个故事,
都是智慧珠宝的一部分...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虞美人 写了:当年的小黄,是个很成功的老师。
虽然他年龄和我们相若,但却很有智慧、学问,所以是我们敬重的对象。
与此同时他又可以和我们打成一片,不管什么帮派山头,都能融入,堪称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头号人物。
……
图片
上次由 老黄 在 07-09-17 周四 3:07 pm,总共编辑 1 次。
虞美人
帖子: 190
注册时间: 31-08-06 周四 9:12 pm
来自: 半岛东北方

steveang82 写了:
虞美人 写了:
我常都在想,我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成就,总之没有误人子弟就是),小黄对我影响至深。他说过的话、他的行为作风、他对学生的态度、对教学的认真和执着,无一不牵引着我。最令我难以忘记的是,他改变了我对考试的态度。直到今天,他当年对我说的那番话,还一直成为我反复对学生说的金玉良言。
有哪些金玉良言呢?可否与我们分享呢?
开始对这个人物的故事有点兴趣了,
可否请虞美人加以介绍呢?
说来话长,但幸好近来没有闲事挂心头,可以在此想当年一下......

话说我当年年方21,踏入师范时有点年少气盛,又有点少不更事。常常自以为有几分墨水,很多人很多事都不放在眼里。比如说,上课时如认为那讲师“没料到”,就开始在后头做古怪,小则窃窃私语,大则高谈阔论。那时又有点极端、偏激,对那种讲师眼中的循规蹈矩、唯唯诺诺派不很认同,常搞动作唱反调。也曾经试过蒙讲师看得起,选为pestarama代表。却因为不满而故意缺席步操练习,进行训练时也故意马马虎虎懒懒散散,希望被淘汰。

至于和华文讲师的相处也不见得融洽,我总是认为他们偏心,特别钟爱某“点头派”,我就是华文学会中的“叛逆派”。当然在一众讲师眼中,我可能是属于较不听话、难以调教的冥顽不灵份子。对于课业或呈堂,虽然很努力做得很好,但常没被赞赏与肯定。当时有位华文讲师对同学说:“这个瓜才气是有几分的,但太傲气了,要挫挫她锋芒。”在这种情况下,我的信心和表现越来越走下坡。在SEM2的考试,虽及格但表现一般。

一直到小黄来了学院,事情有了转变。
他到达学院第二周,某文学课轮到我呈堂。我花了很多心思准备。恰巧当天他有重要会议,没准时进班。我三番四次到办公室去请他,他都不曾露出厌烦神色。(若别的讲师,肯定说我们没大没小,烦死人。)
后来他终于进课室来了,距离放学尚剩下30分钟。我以为他肯定会像其他讲师般,“哦喔喔嗯哈啊”的就算听过我呈堂,然后拍拍屁股走入。谁知他老僧入定地在那儿坐了首30分钟,没有离开之意,还提笔疾书作记录,时而瞪大眼时而眯小眼。我看这年轻老师好像蛮欣赏我的“秀”,就讲下去。待我发挥完表演欲之后,已是三时多。他离开前说“谢谢”“很好”,没有认为我们耽误了他吃饭时间的意思。(其他讲师会说:Its time already.....)
在接下来的课中,他给予我们很好的评述与说明,讲解拳拳到肉。他没有自视过高,他也没有听了其他讲师对我负面的评语而对我另眼相看。
他用生活感化了我。我们几个瓜爱看电影,他常奉陪到底。月底我们凄风苦雨没什么钱开饭,他下厨煮饭给我们吃。当然他最爱讲大道理,也常点出我个性上的缺点。
学期终的考试来临,我因之前放任功课太多,读得很苦。有天去找小黄诉苦,他问我:“你读书的目的是什么?”我答:“求学问。”他骂:“骗人啦。我读书的目的是为考试喔。”我很服他的坦白。他说考试只是一个工具,用于鉴定你过关否,不能鉴定你有多少墨水多少斤两。既然考试只是工具,那就要采取策略性步骤和有效率方法去达到目标。考试的成绩好坏不等同学问的掌握。简单地说:文凭不代表水平。
因为他的这一番话,我后来考得蛮好的,挤入3.67以上行列,实习还cemerlang呢。当年从他手中捧走cemerlang的,听说只有二人。

这16年来的教学生涯,我遇过一个人人嗤之以鼻,每个老师都摇头的问题孩子。家长老师对他束手无策。规劝打骂体罚皆无效,功课不交制造问题,总之令人头痛。在我遇上他后,我采用了小黄的策略:打入他的生活,摸清他的喜好,让自己和他有共同喜好共同话题,再加以感化和改造。结果我是成功的,我捕捉到他生命中的闪光点,训练他成为演讲高手。今天的他长大成人,也薄有成就。

当年小黄的那套是很管用的,所以我一直都认为他影响我至深。更重要的是,他对我有知遇之恩。这一切可能小黄都没放在心上,也可能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但我还是铭记肺腑的。
在指望中要喜乐,在患难中要忍耐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