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教学生涯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回复
虞美人
帖子: 190
注册时间: 31-08-06 周四 9:12 pm
来自: 半岛东北方

老黄 写了: 宏爷:如果可以考到90分的,为什么不要尽力?

宏爷的看法很不错。
是的,是应该尽力考到90分。可是,如果尽力了却考不到90分,不必太气馁。因为考到90分的人,只代表他回答试卷的技巧达到90分的水准,未必代表他有90分的思维、90分的水平、90分的能力。

很多时候,文凭未必代表水平,学历也未必代表能力。
在指望中要喜乐,在患难中要忍耐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4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再回忆当年……

除了正课以外,MPT的华文学会一直都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那时候,华文学会是学院里的一个课外活动,所以学员参加是可以得到分数的。
至于讲师,顾问是凌、涂二位讲师,不过凌讲师常强调,即使不是华文学会的顾问讲师,也一样可以协助华文学会的活动。我认同这一点,所以几乎所有活动(除了周常的活动)我都参加。

最主要的一项活动就是上金马仑主办儿童写作营了。

图片

由于我不是“顾问”,所以只是配角。
从最初的“看场地”,我就参与其中。我和老凌各驾一辆车上山,载着六七名学员吧?很抱歉,我只记得杜新和、简瑞芳同行。也是那一次上山,老黄得了个“飞车手”雅号。其实很冤的!我在金马仑教过四年书,开车上下山也有三年时光,这段路我是熟悉的,开车上下山当然比一般人要熟练。
那一次的看场地,印象还很深刻的是我因为下山后马上要赶赴MPTAA参加两院的讲师羽毛球对垒赛,所以直奔semambu。来不及吃晚饭,新和不知道哪里找来一把香蕉,说是有效。其实,香蕉吃下去的感觉是饱,但肚子里却依然很虚的,打球时可浑身乏力。我身兼单双打,力气可应付不来。

假期间上金马仑办营,一切是学员带动活动,凌讲师策划。
我们分两头进行,一在冷力,凌讲师督导,新和当营长;一在碧兰璋,老黄坐镇,莉珍当营长。
给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同学们给学校留下的那幅壁画。

办活动,最重要的就是可以促进师生的感情,培养团队精神。

一些同学可能是办活动的人才,但是却是“一对一是天才,十对十就是庸才”,一切工作只是往自己身上扛,这是失败的。
像这样的活动,则是靠团队。不但是我们的同学要合作,要分配好各自的工作,还得和主方学校老师合作。
还好,这一切,我们都合格!
杨遥遥
帖子: 2364
注册时间: 12-09-08 周五 8:58 pm
来自: 天堂之州

老黄 写了:再回忆当年……

其中。我和老凌各驾一辆车上山,载着六七名学员吧?很抱歉,我只记得杜新和、简瑞芳同行。也是那一次上山,老黄得了个“飞车手”雅号。
在Sepang赛车场上,的确是雅号;
在普通公路上,还是乖乖遵守交通规则哦!
图片
老黄 写了:再回忆当年……

其中。我和老凌各驾一辆车上山,载着六七名学员吧?很抱歉,我只记得杜新和、简瑞芳同行。也是那一次上山,老黄得了个“飞车手”雅号。其实很冤的!我在金马仑教过四年书,开车上下山也有三年时光,这段路我是熟悉的,开车上下山当然比一般人要熟练。
图片
能为学生付出爱心就是老师的福气!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4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除了出外办活动,学院内部的活动也是重点之一。

华文学会一般都会在传统节庆时办活动,尤其是农历新年和中秋节更为器重。
农历新年还好,可以提早庆祝,称为“迎春晚会”,即使到了农历正月十五,还可以闹元宵。
但是中秋节就那么一天。
华文学会如果在这天办活动,肯定要引起一些学员的埋怨,特别是那些情正浓时的青年男女。

他们不会去想讲师坚持要办活动的目的是什么。
更不会体谅筹委会的辛苦。

有一年(大概是1993),华文学会已经成立了中秋晚会的筹委会,但是到了接近节庆时,突然传来“不办了”的消息。
我不是顾问老师,没有参与会议,不知道详情。
但是后来听说主要是因为大会选出的筹委会主席坚持不办。
同学们责问他当时答应的,他还反说:“是么?也许那时候没有考虑清楚,说溜了嘴!”
呵呵,“说溜了嘴”这句话后来成为很多同学的口头禅。

最后,还是由一群常办活动的同学挑起责任,坚持办下去。
于是,我们重新召开会议,重新选筹委,重新安排活动。
我们办了一届“中秋雅集”。
这个名字是取自马大中文系的常年活动的。

图片

这群同学和我合作办过几个活动,所以他们找上了我帮忙。
我给他们的建议是,我们不必再办舞台表演,各班呈献节目。我们的“雅集”就以“雅”为目的。我们即席而坐,大家聚在一起喝茶、吃月饼、聊天,随兴的表演节目就好。节目尽量与传统的有关,例如吟诗、唱词、提灯笼游街、唱美声、华乐演奏等。

终于,这一年的中秋节,我们轻松愉快地度过。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4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中秋雅集”后来我们还继续办下去。
有一年,我们挥师林明主办,而且还请来了好些嘉宾。

图片

对于这些嘉宾,我们是感觉到惭愧的,因为冷落了他们。
其中张老更是因为太累了,而偷偷跑到食堂去休息。
节目太多不是好事。

图片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4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除了校内活动,我们有时候也会走出校园:

福隆港(Fraser Hill之旅)

图片

白叶山之行:

图片

呵呵,乘坐的吉普车,还真惊险: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4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远赴沙巴爬神山:
(这些恐怕都是年轻的回忆了)

图片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4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995年,我得到教育部的奖学金,将到马大去修硕士学位,也意味着我将暂时告别德伦敦。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告别,竟然成为了永久的……

走得很匆忙。那时候还赶着完成几个实习生的视察工作。唯一没有完成的该是兰花她们那一组的。

年底,我到马大去报到了。

1997年底,我的两年假期期满,硕士论文也提交了,我就到奖学金局(Bahagian Biasiswa)去销假。他们告诉我到BPG去报到。
我去了BPG,那边的官员也二话不说,便叫我回关丹德伦敦师训学院去。
我问:“德伦敦师训学院已经没有华文班,回去做什么?”
对方说:“这你不必担心,你先回去,我们过后会派学生到那边去的。”

于是,我只好回去报到。

1998年开学时,日子很难过,真有物是人非的感觉。
昔日的热闹已经不复再。
没有华文组学员了。
涂讲师也在我离开后,跟着到Seri Kota师训学院去了。
凌讲师教完最后一批学员后,成了“英文组”的讲师。不久也宣告离去,到中学去执教。
所以,学院的华文组只有主任一人,那就是我。

大大小小的会议要出席,但是却不必上课。
这种日子很难过。

所以,我想到一个出走的方法。
我去见院长,申请到学校去执教,名义上是去体会小学教学的经验。
院长也欣然答应,批准我离开半年。

于是,我向教育部申请到两所学校去执教。一是八打灵的育才华小,另外一所是关丹士满慕华小。
为什么如此安排?
原因是我在1996年1月1日结婚了。婚后和太太住在八打灵旧区。完成学业后,太太怀了黄学智(1998年5月13日诞生),我只身先回到关丹,她尚得在巴生继续工作。所以,有机会我当然要回八打灵陪伴爱妻。

为什么又要回关丹呢?这则是因为我在念书的那两年,恰逢彭亨佛教会会长何振森居士肾病发作最紧要关头,佛教会又在筹备着建万佛殿和洗肾中心,两大工程得有人协助处理,所以我并没有卸下总务的工作,依然往返吉隆坡关丹两地。1998年中,有好几项大型募捐活动进行,所以我选择回关丹协助佛教会的工作。

我在小学执教半年的经验如何?下回再说。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4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老黄 写了: 我在小学执教半年的经验如何?下回再说。
小学执教经验以后再说,穿插一个Berita Terkini。

《黑到脚趾的故事》

直到2010年2月26日,我,一个在教育部已经服务22年的大学资格教员,却依然是在DG41。
为什么如此?
有些人会说:他没有考获PTK啊!

没错,公务员新薪金制是在2004年推行,我当时在南京留学。所以没有报考PTK(当时也不允许我们报考)。
2005年8月回国,赶得及报考,但是我报考的是“讲师”的试卷。这张试卷不只是给师范学院的讲师,也包括科技学校的。所以有很多道题不会作答。
结果这一年的成绩是3和2。

坦白说,我是不会为这种考试而读书的。我是绝对可以参与出题的人选。我相信那些给SPM/STPM出题的老师,如果自己去考,也有可能要fail的。因为我们太熟悉了,所以不屑去读。

根据当局的标准,成绩是按照分数给的。我不相信我会错得那么离谱。但是我没有去检查成绩。心想,考不到就算了,下次再来。

2006年,我重考同样的试卷。这一年开始,时间更是在赛跑之中度过。我有很多任务要去做,更加不可能去备考。BPG的MS Lim,I4P的何大姐就曾经好意劝过我要读书,先考到成绩。但是我没有听忠言。结果成绩出来还是3和2。我还是认命,没有去查询成绩。

我认命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与我同年毕业的同学,好些都在2004年自动升级到DG44。我是1988年5月开始以大学资格教师(PPPS)投身服务的,可是很惊讶就是我的薪金竟然比迟我三年毕业的教师同个等级。原来我的Tarikh Perlantikan出错了(被定在1989年8月),还有是在1998年完成硕士课程后回去服务薪金移动少了一级。这两者影响都很大。自1999年开始,我发现这个错误后,就一直和直属首相署的SPP交涉。那边的官员见到我都很熟悉了,口头上也说我是对的,薪金应该得到调整。如果真的可以追回这笔薪金,少说都可以买辆perdana。

可是,2008年初,我收到一封令我失望的信,要我出示1988年为何没有向当局提出申请晋级的证据。老天!我们是不可以和SPP直接交涉的,一切通过校方。当年学校的两位书记告诉我的话,我还记得:“Don't worry, even if you apply late, they will back dated according to your date when you started service.” 我在1989年才收到正式的委任信,当时就曾经去函询问。我引用了书记的话,但是校长召见我,说这样写不好,要我改写成“客气的询问”。我照做了。结果当年就被拒绝调整。1999年,教师职工会的会讯刊登一封公函,是SPP发出的,清楚说明我们的委任日期是根据大学毕业的日期,而不是根据SPP的开会日期。同事詹耀辉看到了,告诉我机会来了,叫我再上诉……于是我的上诉结果等了10年才知道是NO。要我找证据?校长何书镇、副校长罗江都记得我的情况,学校书记也已经退休,怎么做?

所以我叫NUTP帮我争取。骆燕萍老师的确帮我做了一些事,但是后来她来了一封信,承认她失败,并且建议我采取法律行动。

看来perdana坐不成了。

好,就争取眼前的吧!
师范学院升格为大专,全体讲师都有好处,可以升级。
我却因为PTK而卡住。
2007年,我抱病在亚庇参加考试(因为那时候在那边公干),反而过关了。这次考的是P&P的试卷。
学院也火速帮我递交升级的申请。
一直到2009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原来我的申请书不知道去了哪里。马来文叫kes tercicir。
谁的错?
拜神不够虔诚吧!
于是当局(BSM)要学院重新呈上我的申请,那是2009年5月14日的事。

学院之前已经知道我的情况,所以特别允许我在2009年参与DG44的PTK,以便过后可以让我再跳到DG48。

Tercicir不是我的错,但是我却要被惩罚。
我上去BSM好几回,当局都耍官腔,说要根据程序做事。我说我的时特殊个案,岂可等待?他们说要耐心,要根据程序。

只好等!
2010年2月24日,学院告诉我,得再次报考PTK,因为2009年的无效。还有,即使今年报考,如果在考试时我还没有收到DG44的升级信件,我还不能进入考场,得等明年。

说实在,我对学院升级所带给讲师的福利,已经是不抱希望的了。DG48可能是5年或10年后的事吧!因为今年开始,其它学院有资格进入DG48的已经涌入我们学院填补空缺,您说当局真的会特别记得保留一个位给我么?

如果我没有争取,我不会发牢骚的。
SPP跑了不下10回,BSM也跑了近10回。
BPG更不用说,就连副教育总监我也见了几回。
政治力量?当然也试过了。

我经常要写信,我的信都是基于三大理由提出申请:
一、服务年资(22年,1988年开始以PPPS服务)
二、学历(博士,马来亚大学曾经给我聘书,是DS51高级讲师的职位)
三、工作表现(两度APC,一次最佳课外活动领导奖,还有一个AMP皇室勋章)

可是,一切还是要按章行事,要我慢慢等,然后再慢慢传来一则又一则不利的消息。什么重考啦,什么没有空缺啦,什么没有钱啦,什么……cukup banyak banyak。

好啦,我也得自求多福。
想找个替代方法升级。
2008年,我在副院长的建议下,申请卓越讲师的职位。这一年是不必通过联邦视学团的评估的,BPG自己可以敲定人选。等啊等,过后才被告知我的申请表格不见了,叫我再次申请。

好,沉住气,2009年再度申请。
又是等啊等。结果?联邦视学团说我的表格根本没有交到他们那边。见鬼了,我们的CC亲手交上去,有人签证,我还有副本的,却也离奇失踪。结果?叫我再申请。

打开2010年的表格,却没有DG48的职位了……

算了!只好阿Q一下,我是最资深的DG41教员。
我将会在近期收到升级的信,那是2008年1月1日进入DG44的信,然后再次报考PTK,耐心等5年才有资格申请DG48。
感恩!
杨遥遥
帖子: 2364
注册时间: 12-09-08 周五 8:58 pm
来自: 天堂之州

老黄 写了:如果我没有争取,我不会发牢骚的。
SPP跑了不下10回,BSM也跑了近10回。
BPG更不用说,就连副教育总监我也见了几回。
政治力量?当然也试过了。
建议您把事件详情投到“星洲日报”,标题是“致某某部长”或“致某某总监”,相信会有回响。

我相信有志者事竟成,加油!
能为学生付出爱心就是老师的福气!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