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求学生涯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回复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7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幼儿园:

呵呵,用我的母语说,就是“乜鸡来羯?”用太平人习惯的闽南话则是“hamid来的?”
那时候,幼儿园教育还不普及,加上家境清寒,更不知道幼儿园为何物。
认识字是小学一年级开始的。

小学:
我是太平华联第二小学的学生(1970-1975)。
华联是太平的名校(早期),改制后,中学分为“华联国中”和“华联独中”,小学则分为一、二、三校。其中一、二校共用校园,一直到今天还是。
由于我们住的地方是多户人家的,所以小孩儿特别多。上华小的都是到华联三校去,或许是因为离开家里最近吧!但是父亲却把我送到二校。记得第一天上课,我是坐校车上学的,车子先到三校,我拿了书包也准备跟大家一同下车,但司机叔叔阻止我,他说我是另一所学校的。于是我又回到座位,越坐越怕,一个人!到了二校,父亲在校门口等我,我才放心。在没有伴的情况下,我就在那所学校完成我的六年小学教育。
一年级,我读的是二组。那是因为我的注册号码是69号(学好70069)。
后来年终考试考了个第二,所以从二年级开始,便是一组的学生,一直到六年级,也是一组的学生。每年成绩都在10名内。
小时了了!!
头像
帖子: 166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0:22 pm
来自: N.Sembilan - Selangor

講師,什么是“學好”?還是你打錯了是“學號”?

哈哈,講師你自贊“小時了了”。還好,現在沒有“大未必佳”。
小學時期沒有特別的故事嗎?為何那麼快就說到六年級了?讀書六年也沒有找到伴嗎?你小時候很酷嗎?
淑清
帖子: 410
注册时间: 30-07-05 周六 7:57 pm

是‘呆若木鸡’也说不定~ :love2:
平凡中见不平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7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佩珊 写道:講師,什么是“學好”?還是你打錯了是“學號”?
哈哈,講師你自贊“小時了了”。還好,現在沒有“大未必佳”。
小學時期沒有特別的故事嗎?為何那麼快就說到六年級了?讀書六年也沒有找到伴嗎?你小時候很酷嗎?
让您抓到一个错字了,呵呵。
小学的特别故事,有一些还记得的。

玩伴:
小学时主要的玩伴姓蔡,他的父母亲都在我们学校教书。他的成绩很好,年年第一。我们一同玩耍,一同补习。可是,一上中学,他便有意与我疏远了,去他家找他,他也不理我。也许是因为不同校之故吧?
另有一位好朋友姓张,名国林,现在是股市的专家,经常见他上报或上电视。印象中,他常到我家来玩儿,我也到过他家去。我们曾经一起玩过用卡片折成纸人的足球游戏。
至于女同学,我最记得的是一位台湾女孩——彭慧玲。当时她因为父母亲在太平工作,所以便在我们学校上课,直到五年级。最难忘的是她临走之前,班上同学为她饯行,在她家开派对(呵呵,应该是她宴请我们),我们带了很多礼物。后来她逐一开礼物给我们看,我和同学合买的礼物是个有玻璃框着的摆设物,可是不晓得为何竟然打破了。她打开时,自然是玻璃碎片掉出,她妈妈在旁问怎么回事,她说:“没事,本来是这样的,很美!”这是我小小心灵第一次接触到那么“成熟”的女孩,多懂得体谅别人呀!

乐事:
小学时的我,个子矮小,很静的。也不晓得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当了班上同学的“代理”,帮他们买零食。呵呵,那是一种腌过的芒果条,也许可以克服打瞌睡吧,所以班上很多同学要,特别是女生。最初三五个同学托我买,就用报纸打包的,一条大概是五分钱吧?后来,越来越多同学要,妈妈教我索性多买,再按店里零售的价格打包,要一毛的给两条,要两毛的给四条。这一来,可有的赚外快了,高兴不已。
一年级时,记得我回到家后,常常要向爸爸报告学校所学,最有印象的就是唱歌给他听,还是表情唱呢!“我是一个大苹果,个个孩子都爱我,又香又甜又好吃……”记得还有一首很血腥的儿歌:“我是一个兵,怎么样拿枪,怎么样开枪,砰,打死一个,砰,打死两个,砰砰砰,杀不尽,数不清,就是兵。”到现在还很纳闷怎么当年老师会教我们唱这首歌。

威风史:
学校每年都选班级模范生、全级模范生和全校模范生。
我四、五年级都中选班级模范生。由于是一组的学生,所以也自然当选为全级模范生。我不知道老师遴选的标准是什么,学业成绩我不是最优秀,小学时候体育也不行。但是我是很乖的学生,很听老师话的。
当选模范生是很威的,小小年纪便要拍车头照 :wink: ,然后像大人物的照片一样,挂在课室前面。这两张照片我应该还有保存,因为妈妈特别喜欢。下图是四年级时候照的——
图片
六年级我落选了,后来老师说是因为对手是家教协会主席的儿子。 :oops:
此外,我还记得我小学时有两个特长,一是书法临帖得很好,另一是数学很好。说起我们那时的数学,可不是今天这种二年级学二位数加减法,三年级学三位数加减法的。记得我们五年级便学会比例(nisbah)了。四到六年级,我们的班主任都是同一位老师。按理她应该很清楚我们的能力的。但是她偏偏做错一个选择,不选我代表学校参加当时举行的一项奥林匹克数学比赛。我是很失望的。结果一次测验中,老师让我们交换试卷批改,然后向她汇报成绩。结果有三个人考到100分,报上名字时,老师也甚满意,认为都是她选为代表的学生,可是她偏偏先入为主,把其中一位同学报我的名字时,错听成她的爱将。我记得她在同学澄清后,反复念我的名字的样子。 :twisted:

痛史:
最惨痛的事,莫过于升上中学时,没有被派到华联国中去。
先交代太平中学的情况。当时我们是五年级参加检定考试,成绩在16分(忘了怎么算,只记得A的分数比B少,所以分数越少就表示成绩越好)以下的,都可以上华联。也就是说当年华联收的都是三所华小之中挑选出的“优秀生”,所以华联国中是名校!偏偏老天爷和我过不去,我那一年开始,竟然不再根据这种方式分配学校,而是根据我们的住家地址,就近派送我们到附近的学校。可怜我竟然被派到从来没有听过名字的Sek Men Puteri去。也不知道是不是怕从此要当puteri,还是不敢到公主学校去,总之,那时候知道没有被派到华联后,哭个半死,仿佛就是世界末日般,茶饭不思。还好,那时候电视不普及,否则说不定还会上吊了。母亲最急了,骑了脚车到处去找人帮忙,找蔡老师的次数最多。最后,她只能安慰我,好好入赘去当公主吧!
如果当年真的是公平分配学校,也许我们不会哭得那么伤心。偏偏我家对面的萧姓同学,公主学校对面的郑同学,都到华联去。而华联二校六年一组就只有我、潘强华(现在是儿科专科医生)、蔡绣丝(现在是电脑专家)这三名名次分别是8、7、4的“倒霉人”被派到公主学校去。
唉,成了公主后的际遇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上次由 老黄 在 30-12-05 周五 1:22 am,总共编辑 2 次。
wangni
帖子: 527
注册时间: 08-09-05 周四 11:26 pm
来自: 柔佛
联系:

哇!好精彩哦! 讲师,亏您还能记得一清二楚哦! 哈哈!
头像
帖子: 166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0:22 pm
来自: N.Sembilan - Selangor

哈哈,講師你還真記仇哦!什么東西你都記得!你應該有寫日記的習慣吧?
講師,你的朋友全都很厲害哦!全都賺大錢,除了你!哈哈!
中學的故事應該會更精彩吧?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7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佩珊 写道: 講師,你的朋友全都很厲害哦!全都賺大錢,除了你!哈哈!
给您勾起了伤心事, :nangis: :nangis:
都说小时了了啦!

今天说中学

1976年,到公主学校报到。
说来真是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塞翁失马。
我们在这所学校,却把马来文给学好了。
预备班其实还是很重要的,那时刚从讲华语的环境转来讲国语的环境,的确需要适应期。预备班,叫我最深刻的就是用国语和英语唱歌。我还记得的有stop and look, before you cross te street. Use your eyes before you use your feet. Look right look left and to the right, it will save you to the other side.(呵呵,现在用来教孩子,傍晚带他们去散步时,父子经常沿街唱)。 :lol:
Bengawan Solo,还有很多印尼民谣,马来民谣,也是那个时候学的。
我确是个小时了了的家伙。预备班考个全级第一,总分是570/600。真辉煌。可是初中一可就排在十名以外了。 :ketuk:

是了,预备班得奖后与同学合拍的照片,说明当时我的身高只有不到五尺。我的医生同学最喜欢这张照片,因为相片中的他比我高;而今我却高过他一个头。我的身高是后天造成的,中一开始,我几乎每天都和邻居小孩儿一同去跑步锻炼。不只是跑,还经常十步一跳跃。日久有功,到中三时,我身高已超过五尺半。中学开始,在体育方面开始产生浓厚的兴趣,爱打羽毛球、足球,组队与人比赛。
中一,是所谓的叛逆年华。但是我的叛逆,不过是和同学去看电影。那时候交了两个朋友,一个姓王(现在是绘测师,也是赚大钱的),一个姓柯(生意人,十多年前便开pajero)。我们几乎是每个周末去看电影,骑脚车去。那时候的戏票不过是四角钱(风扇)或六毛半(冷气),我们买了票,进入里面却是去坐一号位的,有时还享受坐楼上的。什么电影都看,好像看过一部“官人我要”,内容忘了,也许当年实在太小。 :ketuk:
那一年,也学会了喝啤酒, :twisted:

中二,班上同学发起了成立“功课讨论小组”,各自负责自己较擅长的科目。我被分配到的是华语,同组的有医生朋友和一位陈姓女同学。心理学上说女性成长是比男性早的,确然,这个时候的这名女同学,比我们成熟稳重多了。所以许多时候我们都听她的。她告诉我们她所懂的,都是从太平佛教会学来的。后来有一次,她叫我们去那边开会,我们去了。然后就出现了一位蔡老师(当时是太平佛教会的座办,周日佛学班主任,周六补习班负责人),非常热情地邀请我们教补习班。就这样,我与佛教会结了不解之缘,改变了我的人生。这是后话,待我回忆学佛生涯时再谈。就因为去佛教会的因缘,使我摆脱了叛逆期,没有再把时间放在电影院,也没有再喝酒。

我们的功课讨论小组,最成功的是数学组。负责同学经常找一些难度很高的题目给我们,而我们在讨论后经常都可以解答。说来是很自豪的,我们那届同学的数学水平是很高的,我们不只是做遍一切参考书的习题,还可以指正他们的错误。水平肯定超越中学生水平。所以,我们考SRP时(现在是PMR),定下的要求是满分过关。我们离开考场便知道自己是否全答对,大多数都是100分过关。当时的水平,错一题可能成绩就是A2了。如今,嘿嘿,莫说错10多题还可以考个A,就连课程水平也远不如当年。这难怪当时我们班上同学后来出了五位工程师,我则差点儿当了数学老师。

在公主学校,我们度过了快乐的中学生涯。SRP成绩是以极优异的成绩过关的。然后,又来一次大考验了。升上理科班的我们,竟然被派送到对面的一所原本全是马来同胞就读的中学就读——sek men Dr Burhanuddin。这所学校的成绩向来是超低的,叫我们去那边读理科,岂不是送死?当时,我们的确是这样想的,所以便酝酿搞抗议了。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今天彭亨州苏丹华诞,放假,明天要回立卑,也许不讲古了)
头像
帖子: 166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0:22 pm
来自: N.Sembilan - Selangor

哈哈,講師我難以想象你斯斯文文的樣子,竟然愛運動哦!我還以為你是書蟲!
以前看戲還真便宜,才幾十仙!都是黑白電影嗎?
講師,你還會喝酒哦?為什么只有友情,沒有愛情呢?
中學時期,好像風平浪靜哦?沒什么打擊嗎?中學生應該很多問題,不是嗎?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7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佩珊 写道:哈哈,講師我難以想象你斯斯文文的樣子,竟然愛運動哦!我還以為你是書蟲!
以前看戲還真便宜,才幾十仙!都是黑白電影嗎?
講師,你還會喝酒哦?為什么只有友情,沒有愛情呢?
中學時期,好像風平浪靜哦?沒什么打擊嗎?中學生應該很多問題,不是嗎?
我的运动主要就是靠长期跑步锻炼出来的体魄与耐力,所以打羽毛球或踢足球都是靠速度与体力取胜。最难忘的一次是中六时学校的羽毛球赛,我在决赛中与一位中五的同学杀个天昏地暗,连“蜻蜓牌”的羽买球鞋也接连破了两双。后来接触多了,知道自己对这两项运动所掌握的技术是少之又少的。现在只会欣赏,特别对足球的热爱依然不减。

呵呵,以前不叫仙,太平人叫puat。不是黑白电影啦,七彩的。跟现在没有差别,那是七十年代末的事,别把老黄想得太老。那时候流行的应该是狄龙、姜大卫、尔冬升,文艺片也过了双林(林青霞、林凤娇)双秦(秦汉、秦祥林)的时代了。难忘胡慧中捧着吉他,对口唱齐豫的“橄榄树”的样子。

爱情?您没有听说过初中女生开始看琼瑶、玄小佛时,男生还在追看《老夫子》、《龙虎门》的漫画么?何况初中时的女生可不甩我们,我们每年长假到邦咯岛旅游,都是十来个光棍去的。那时的女生宁可跟别校的男生去。

初中是在快乐中度过的,没有什么打击,也不懂啥情爱的。猫猫之意倒是有的。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7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高中

Form4时,因为读理科,公主学校(中二时改名为斯里高达中学了sri kota)只有文科班,所以我们肯定要离校。这时又萌生回到“华联”怀抱的念头。可惜,我们还是失望了,因为全班都被派到隔壁的Sek men Dr Burhanuddin去 :hati pecah: 。布校是所道地的马来学校,全校就只有中四、中五的理科班有华人学生。我们去的人数只凑足三班,是学校的少数民族。 :sakit:

到那边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填表格申请转校。校长气得召见我们,坦白地告诉我们是他要我们过来以提高这所学校的会考成绩的。他说这所学校也有很好的老师,有足够的设备,只要我们在那边,成绩一定会好的。他也直率地说我们有权申请转校,但是他不会sokong,没有一个人走得成的。我们听了很气, :marah: 但是事实正如他所言。于是,我们只好乖乖留下。后来,这位校长的办事能力和作风给予我们很深的印象,实在是高人一个, :good: 例如:
一、我们学长团的委任仪式是很隆重的,由拉律县的总警长前来颁发证书,我们则穿着会kikkok作响的皮鞋 :polis:
二、他不晓得耍了什么手段,竟然把我们过去在公主学校时经常踢球玩儿的一个操场给弄过来,还围了篱笆,说是属于布校的,要在那边建一个礼堂。他还请来当时霹雳州的教育总监,敦拉萨的公子过来主持奠基礼。那是我们第一次参加这么盛大的仪式,全校总动员去看大人物放一块砖头 :ketawa: 。这位风靡全校、体格高大的公子就是现任副首相。
三、他在学校倡导讲英语,主办了许多用英语为媒介的活动,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请来神父与总警长同台谈学生道德问题,他自己担任主持。给我印象深刻是因为当时我被选为司仪,第一次在台上说英语, :ketuk:
这位名牌校长叫Ahmad bin Jaafar,现在好像是江沙国会议员了。

到了布校,由于环境转变更大,我们的学习情况也有很大的不同。我前后担任过马来文学会的财政(到过东海岸三州旅行,与马来同胞接触更多了)、羽毛球学会主席兼校队队长、国际象棋校队代表等,活跃异常(中学不知华文学会为何物, :ketuk: )。在上课方面,化学、生物老师都是名师,给我们帮助很大,数学嘛,我们因为一向来都是这方面的好手,所以会欺负老师。有时体育节过后不回班,踢球玩儿。因为即使回班,也是我们自己做习题,有时还要教老师的 :mrgreen: 。华文课嘛,老师是临危奉命的,他本来是数学老师,上课经常对着我们笑。我们也很作怪,三节课竟然要了一节来搞我们自己的活动,其中在班上办了辩论比赛。我们出题,我们辩论,我们当评判 :twisted:

由于“共患难”,加上这时候的我们成熟多了,所以和女同学的关系也改善了,假期都是一同出外旅游,或邦咯、或太平山、或朗交怡。其中有一位地理老师和我们很要好,单身汉,和我们好像兄弟般的,到处玩儿。有一回他和几位同学来我家,聊到午夜两三点钟,过后还去吃鸡饭。这是我第一次试过三更半夜吃鸡饭的, :lol: 他还说过一句名言:我们这班同学不会产生男女感情的,因为彼此太熟悉了。不幸被他言中。

成绩方面,中规中矩,SPM我是以两科数学考获A,其他都是C3的成绩过关。大学先修班,又是分派到理科班去,但此刻我对理科的兴趣已锐减,要转系了,结果如何,下回分解。 :?: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