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求学生涯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头像
帖子: 166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0:22 pm
来自: N.Sembilan - Selangor

哈哈,我也有這樣的感覺!不過,按一按就變小了!!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8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大学本科

还没有谈大学生涯之前,先说说考完stpm之后的一段生活。这段时间给我印象极为深刻。在太平佛教会的周日佛学班,这个时候我已是极受瞩目的人。然而,让我感到高兴的是这个时候我交了三个好朋友,她们都是女的。一位比我小一年,会作曲,《无尽灯》便是她谱的曲;一位我们都笑她是不是人间烟火的,有点儿高傲,但傲得很高雅;一位曾经在SPM考试中以全科特优而得到ASEAN奖学金赴新加坡深造的。她们都是才女,同时思想非常成熟,非常特出。我向她们学习良多,不管是知识或对生活的态度与观点。成绩放榜后,我们三人分别赴台湾、新加坡、吉隆坡三地念中文系。
在马大的学习,更是令我成长不少。现在接触一些刚上大学的同学,感觉他们现在的大学生活和我们那个年代真有天渊之别。我们把大学当成是社会的一个缩影,在其中享受人际关系,做非常广泛的接触。考试对我们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在众多同道当中,我特别要感谢的是把我“拉”入马大佛学会,并建议我接任佛学会主席的李秀珍。下图是她毕业时我和她的一张合影,这是1984/85,1985/86,1986/87年度三届的佛学会主席。
图片
上次由 老黄 在 07-09-17 周四 4:37 pm,总共编辑 2 次。
头像
帖子: 166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0:22 pm
来自: N.Sembilan - Selangor

讲师,为何你的样子那么老啊?当时你几岁?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8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佩珊 写道:讲师,为何你的样子那么老啊?当时你几岁?
那是1986年照的,时年23。
佩珊说的也是,俺是越活越年轻,21岁协办大专佛青生活营,没有人知道我的年龄,还以为是哪个大专毕业生在协助继程法师办活动呢!

继续大学本科故事。
1984年进入马大学习时,是和两位工程系的同学同行的。当时已经决定不住宿舍,在bangsar租房,是在FIT就读的老同学帮忙安排住处的。因此,在生活习惯上,不会感到太陌生。除了日常课业的学习,我们都清楚一点——大学生活不应该只是这样,我们得让自己的大学生涯活起来。于是我们都积极参与各项学生活动。当然这期间碰钉子也不少。譬如参加PUSPITA(马大校外寄宿生协会),申请多个小组活动都失败,参加国际经济协会,在面试时竟然被一位白皮肤的印度人奚落得差点从经济楼跳下来 :nangis: (感谢当时一位姓古的学姐,她是这个协会的活跃成员,曾经向那印度朋友说过几句话,希望他给我机会,但是他却不买人情账,好样的!)后来,我好好的自我检讨,发现问题还是出在自己。自己的见识有限,英语又不好,所以在面试时,大多时候都无法清楚表达自己想表达的。我并不因此气馁,我坚持要让自己的大学生涯丰富起来。我不放弃任何可以让自己学习和突破自己的机会。像中文系本身的活动,我一定积极参与,哪怕是自己从来没有参加过的,也不畏缩。嘿嘿,下图是一次聚会中扮皇帝戏凤的造型,帅不?
图片
上次由 老黄 在 07-09-17 周四 4:39 pm,总共编辑 2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8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一番寻寻觅觅之后,最终我还是回到佛学会来。
第三宿舍,是我的一个开始。我答应每个周五晚上到第三宿舍去弘法,嘿嘿,弘法哦!虽然只有三五个人,但我却坚持不懈。帮我做安排的是高中时期的学姐黄莉明。她本来就住第三宿舍,知道那边有几位同学有意学佛,而且是用华语为媒介,偏偏当时佛学会可以提供华语讲说佛理的人不多,于是我只好当廖化。我的弘法活动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难忘当时的忠实听众——文忠、春兰、玉珍……
学姐后来搬到17区住,有时候依然回到第三宿舍参加佛学会的活动,我用摩托去载她。后来,我才发现这个举动要让很多学兄羡慕,原来学姐被一些中文系的学兄称为“系花”,不过她很酷,不太爱理睬追慕者。我却有幸当她的“司机”。其实,我和学姐是认识多年的啦,在大学里头,多蒙她指导。
在佛学会活动后,我对马大佛学会认识更多了,所以年底我便向继程法师建议办以华语为媒介的“大专佛青生活营”。1985年的大专假期,这个活动如期举行。由于我在活动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所以第二年佛学会的执委更加器重我。有个傍晚,主席李秀珍和副主席邱德明来找我,竟然是游说我竞选新一届的佛学会主席。廖化竟然也敢答应了下来,而且顺利中选。呵呵,在佛学会,我有个最难熬的项目是要讲英语,主持会议用英语,演讲用英语,瞧瞧这两张照片的不同。最初演讲得写稿,照着读。还好,自己很有上进心,后来可以去掉稿说英语了。

图片

图片
上次由 老黄 在 07-09-17 周四 4:41 p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8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眼睛犀利的读者从上面的照片中应该看出一个特色,照片背景是马大的东姑礼堂,而一尊佛像肃立其中。在座的还有两位大人物——达摩难陀长老和马大校长UNGKU AZIZ。这是我们当届佛学会的一项成就——在东姑礼堂办马大佛学会成立25周年纪念庆典。PAK UNGKU是我们敬重的校长,记得他前来主持开幕时下车后的第一句话是问我们:“The Buddhist Association is following Mahayana or Theravada schools?”在一旁的心光反应比较快,告诉他:“Neither one, we are buddhist.”
图片

领导马大佛学会的这一年,我获益良多。在我们的努力耕耘下,这一年的马大佛学会风头很健,被校方誉为最活跃的学生组织。我们的活动每周有好几项,的确把我们累坏了。不过大家都是很开心的,主要便是因为它不让我们的大学生活留白。
当然,这是得付出代价的。我在本科第一年时,因为参与的学会活动不多,所以还有较多时间读书。那一年考试,由于除夕和年初三都要应考,我便留在吉隆坡过年,自己一个人呆在哥哥家里,读书、睡觉、看电视。这可怪可怜的,这时候的蕉赖几乎成了空城,我的农历新年是在吃ROTI CANAI和BURGER中度过的。还好,过后成绩放榜时,我竟然以8科A(全部10科)的成绩高居文学院榜首,得了300元的书券奖。这以后,我也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但是第二年,我的成绩,嘿嘿,不提也罢, :oops: 我并不引此为憾,因为在大学里学习,追逐的不是优异的成绩,我虽然只考获二等文凭(second class upper),但在佛学会中,我体验到了许多他人可能穷其一生也体验不到的社交经验。
上次由 老黄 在 07-09-17 周四 4:43 pm,总共编辑 1 次。
淑清
帖子: 410
注册时间: 30-07-05 周六 7:57 pm

讲师,你这么写,实在好。待写完,就是你的“我的前半生”了。哈哈~加油噢!
平凡中见不平凡
头像
帖子: 166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0:22 pm
来自: N.Sembilan - Selangor

讲师你那皇帝照还真有点像小白脸哦!不过,比那张uncle照好看多了!

你真的能弘法哦?都讲些什么东东啊?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8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第二位也姓黄,也是佛教徒,太平佛教会的元老之一,不过不是俺老黄。等潘医生来揭盅。
潘强华
帖子: 1163
注册时间: 17-12-05 周六 9:00 pm
来自: 太平

图片
左边第三位是老黄,第四位是我;看!我比老黄高,对不?他看起来很斯文,当时,我们很流行这一句话---斯文败类!

图片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