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的生活

让大家一起分享学佛的喜悦。

版主: 微沁閱星樓主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三、不矛盾也不统一?

   今天讲的题目是矛盾与统一。诸位到这儿来听开示,我们之间是矛盾,还是统一呢?现在有百多位听众,认为和我圣严之间是矛盾的请举手,有三个人。认为是统一的请举手。没有!不是矛盾就是统一,大概你们多半是守的孔老夫子的中庸之道吧!不矛盾也不统一,是矛盾又是统一。像我一开始讲到颜色的问题,像红色又不是红色,像黄色又不是黄色;由五种原色变化成各种不同的混合色,便是矛盾中的统一,统一中的矛盾。

   人一定是矛盾的,就算你们和我之间根本没有斗争的情形发生,我们仍然是矛盾的,想法、看法、感觉不一样就是矛盾。有你、有我,就是矛盾。只是矛盾的程度不一,有比较的矛盾,有绝对的矛盾。我们的目标,是使人间从绝对的矛盾到比较的矛盾,然后渐渐统一,不过这不容易。矛盾是正常的现象,统一是超脱境界。以我们自己的内心来讲,心念的活动,前念与后念也会矛盾;因为普通所见的都是矛盾,所以认为矛盾是正常的现象,反而以统一为不正常。比如男人和女人结婚是正常的事,其实为什么要结婚?因为有男女两性之异,就是矛盾。二个不同的人结婚,目的就是希望和谐、统一;但是,一个矛盾的身心,加上另一个矛盾的身心,并不等于统一,倒是因为矛盾的东西加矛盾的东西,又制造出另一个,乃至无数个矛盾的东西。

   有一位居士问我:中国佛教会的出家大德们,为什么要跟中华佛教居士会对立?我说:“居士和出家人,是两个不同的团体,当然是对立的了。”他说:“都是佛教徒,居士会的居士们都是出家人的信徒,怎么还会对立呢?”我告诉他:“丈夫和太太都是一家人对不对?但是太太就是太太的立场,丈夫就是丈夫的立场,这是对立的,不能说太太不叫太太,丈夫不叫丈夫。”他又问:“佛法是讲平等,讲和合吗?”“佛法是讲和合、平等的,但立场不一样就没办法统一的。不要说中国佛教会和居士会不能统一,我和我的徒弟也是不能统一的。怎么统一呢?我不能把我的徒弟变成我,我的徒弟想变成我,也不可能,徒弟就是徒弟,我就是我,不能统一的。除非两者都修行到了绝对的无我境界,否则是不容易统一的。”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四、内心世界的统一

   因此,我们如果自觉训练不够的话,便要继续训练,尚未训练的要开始训练了。诸位来学打坐是为什么呢?我想诸位是要学训练自己的方法。训练自己有两方面:一是训练体态、体能和体力;二是训练心念、心力和心向。我希望新来学打坐的人能继续不断地学下去;可是,愿意接受训练,又能继续不断持之以恒的人不多。所以,人间到处见到矛盾,很少见到已经统一了自己,又能和他人统一了的人。所谓和他人统一,意思是说,不是我去统一人,我们自己不可能用压力,统一其它的任何人,他人也不可能来把你统一。你想统一人,人家也想统一你,彼此的立场是矛盾的。要求统一,唯有自己从内心做工夫,那就是修行。从修行中使内心世界的矛盾渐渐统一了,你便不会再受外境的干扰,这便叫“六根清净”,而得自由自在。

   所谓使内心世界统一,即是不向自己身心之外求统一,不是要征服自然,也不想克服外在的魔障和魔境,而是先把自己内心的冲突、矛盾平息了、统一了再说。身外的不必克服,也无从克服起。自己和自己的矛盾尚未统一,怎么奢望克服自己和他人之间的矛盾?平常有所谓身不由己,是指身体累就是累,痛就是痛,不听心的指挥。又有所谓心不由己,是指自己的心在前念和后念之间也是矛盾的。没有修行的人,尚不能看清自心的矛盾,如果真正开始用功后,便会发现你自己不能支配自己的心,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心。前念不能指挥后念,现在这一念,不能料想下一念是什么,也很可能你的后一念会反对前一念,这还是微小的矛盾;通常为大家所知道的,则有理想与现实矛盾,感情与理智的矛盾……等等。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五、把螃蟹串起来

   如果我们的心,能有几分钟的统一,便会在几分钟之间享受到无限的自由和幸福。所谓统一,便是没有其它念头,在同一情况下保持念头不变,比如念佛,一直念 下去,心里没有其它东西。可是通常所见到的是矛盾,往往会发现念头很多,成串成串的念头,像一串串的葡萄,乌压压的一片,满园都是葡萄,反正都是葡萄,你就可能认为没有念头,也没有问题了。愚人自以为很稳定,那是因为满园、满架都是葡萄的缘故。如果葡萄园中,东一串、西一串,看得清清楚楚,那已是正在用功修行者的境界了。我在美国训练弟子,就曾用这个方法,要他们于五分钟内,什么部不想,不用方法,仅数妄念,妄念出来,赶快记下来,有的人五分钟记录有五十六个妄念。用功久的人便发觉妄念很少,当察觉有妄念,那个妄念就已经过去了,不再以妄念引生妄念。

   我通常教的修行方法是数息观。数息的方法本身就是妄念,就是矛盾而非统一。用不同的数目来数连续不断的呼吸,呼吸是连续不断的,数目是有次第的,本身就矛盾,但因为把它们编号之后,便将混乱的矛盾变成规则的矛盾和有轨道的矛盾。诸位看过市场里一串串的螃蟹吗?每一只螃蟹都会七手八脚地爬,若把它们一只只地绑起来成为一串,虽然还有个别的矛盾,每只螃蟹串起来后像一只大娱蚣,娱蚣本身是统一的,但它们还有很多脚在动。到了这程度便是统一之中尚行矛盾,这已是修行的第一步了。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六、修行无假期

   再进一步,一连串的下去,虽不用心数它,也能清清楚楚连续不断地数下去,有这程度时,虽坐一小时,便会觉得只有二、三分钟那样,同样的时间,对有了这种情况的人而言,感觉上却很短暂。虽然还有矛盾,但很平滑地在移动,像溜滑梯一样,一下子溜下去了。如果滑梯不够平滑,或在上面钉了几个钉子,滑起来就不舒服,时间的感觉也就长起来了。打坐若到了这种状态,几乎会晓得身心统一好处是什么了,不过还没有完全统一而已。到什么时候才是统一中的统一?就是把前念与后念连贯起来,前念没有,后念也没有,不感觉曾有前念的发生,也不感觉有后念可以接下去,不想妄念,也没有正念的想法,虽然仍在呼吸,却不感觉有呼吸可数。

   前念没有,后念没有,佛学上的名称为“前后际断”,这是工夫的话。际是边际、界线,有隔阂之意,前边没有,后边没有,连中间也没有;如有中间,一定尚有 前后。例如,因为我有身体,所以有我的前面和后面。念头也一样,现在有这一念,是从前边来的,念头滑过去,会成为下一念,这是前后际存在;如果前后际断,时间不存在,空间也没有了,那便是无我。失去了自我中心,方是实际上的存在,才是矛盾的统一。

   修行要不断、不断地努力,渐渐使心得到统一。不但在定中统一,在日常生活中也能统一。这是大悟彻底的人,一悟永悟不再有烦恼,就是烦恼现前也不会受影响。这是不容易的事,普通人做不到。从烦恼中解脱,从矛盾中得到永恒的统一,那是成了佛的佛。凡夫只能暂时得到统一,虽然不能保持永久,但当以绝对的统一为目标。


  (1983年4月10日农禅寺)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5)老鼠入牛角
   “老鼠入牛角”这句话,是宋朝的大慧宗杲禅师所讲的(编者注:宗杲,是中国禅宗看话禅的倡导者,字昙晦,号妙喜,谥号‘普觉’。后人集其著述讲说,汇编为《大慧普觉禅师语录》三十卷、《大慧普觉禅师普说》五卷、《大慧普觉禅师宗门武库》一卷、《大慧普觉禅师书》二卷,以及《法语》三卷等。“老鼠入牛角”,《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21:“当时时退步,向自己脚跟下仔细推穷。我能知他人好恶长短底,是凡是圣,是有是无,推穷来推穷去,到无可推穷处,如老鼠入牛角,蓦地偷心绝,则便是当人四楞塌地,归家稳坐处。”《五灯全书》卷64云:“喻如老鼠入牛角,要钻也钻不入,要齩也齩不动,只得隐忍而退。”)

   记得有一次,我从台湾带了一些士林的土产“有意落花生”回美国的禅中心,预备给美国朋友尝尝。先把花生放在我房间的壁橱里;结果老美还没吃到,却给老鼠捷足先登,吃得一地的花生、花生衣。我觉得好奇怪,我的房间从来没有老鼠来过,老鼠从哪儿来的呢?后来在壁橱里的地板上发现有个小洞,老鼠想必是从那个洞进来的,我拿了一些石灰,想把这个洞堵起来,可是心想,如果把洞堵起来,老鼠不就被堵死了吗?继之又想,不对,老鼠一定另外还有通向屋外的路,否则它是绝对到不了我房间的。狡兔有三窟,堵起一个洞口,它仍然有活路。于是,我就把洞口堵住了。

  还有一次,我走在街上,看见一只老鼠也在街上走,它走着、走着,走进阴沟洞里去了,我就守在阴沟洞旁看它什么时候出来,嘿!它再也不出来了。那条阴沟很长,不知道它已经跑到那里去了。

  总之,老鼠有它的活路可走,不会走入死路。而在禅宗的语录、公案里,开示禅的训练方法中,也有拿老鼠作譬喻的,例如“老鼠啃棺材”。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一、好好啃棺材

   老鼠啃棺材做什么?也许老鼠以为棺材里头藏了很多好吃的东西,所以它兀自不停地啃,遇到有人或猫走近,它就躲起来;过后,它又跑出来,继续啃棺材,啃到最后,终于啃出一个洞。棺木都很厚实,老鼠就有那股恒心及傻劲,把它啃出个洞来,也许里头没有东西好吃,可是至少可以作它的窝,人家要抓它,它可以往棺材里躲。我们修行就要有“老鼠啃棺材”那种精神。

还有,如果老鼠老是在那里啃啃啃,不休息;人来了,也不跑,它大概不是累死,就是被打死。老鼠很机灵的,所以,人来的时候,它就溜掉,累的时候,也会去 休息。但是,在没有把棺材啃穿一个洞之前,它是不会罢休的。老鼠这种精神就好比愚公移山,一个修行人应该效法这种精神,找到一个方法,就要持之以恒地在那上面用功,用功累了,休息休息;被打扰了,没关系,休息一会儿再来。如此,日积月累工夫自然纯熟。

   同样的,我们做任何一件事,都可用上这个方法,就是要有信心、决心、恒心,不畏艰难险阻,不怕失败挫折,勇往直前,最后一定会成功。就像老鼠啃棺材到最 后,啃穿一个洞,棺材里面是空的,什么也没有,那你足不是白白的辛苦了一场?不,你的时间没有白费,经过这样的磨炼之后,毅力及耐力培养起来了,以后,遇到事情不灰心,也不退缩。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二、追、赶、跑、跳、碰

   另一种修行方法称为“老鼠出洞”,或称“猫捉老鼠”,或称“猫看老鼠”。这个修行方法专门用来对治我们的妄想心,也就是随时、随地留心它、注意它,就像猫捉老鼠,方法是猫,妄想是老鼠,我们有修行才知道我们的心是多么饥渴,就像饿得发慌的老鼠,时时想到洞外去找东西吃,若有一只尽责的猫,守在洞口,老鼠自然不敢出洞。

   “老鼠出洞”的方法怎么用?可画个卡通图作说明,我先画个老鼠洞,洞里有好多饿得发慌的老鼠;在洞的外面,再画一只毛茸茸的大猫蹲在那儿,虎视眈眈地瞪着洞口,双方按兵不动,比赛看谁的耐力强。猫坐镇在洞口,等老鼠出来,预备大快朵颐一番;老鼠也在等猫走开,伺机溜出来,找东西果腹。猫饿,老鼠也饿,双方就僵在那儿。最后是谁胜利呢?你们想想看:猫聚精会神地注视着洞口,瞪着瞪着,时间一久,它又饿又累,不知不觉眼皮阖上了,睡着了。洞内的老鼠看到猫睡着了,可乐坏了,还不趁着这大好时机溜出来!就有一只老鼠轻手轻脚地溜出来,唯恐惊动了猫。猫也非弱者,它很机警,耳朵更是灵敏,它虽在酣睡中,知道老鼠跑出来了,霍地跃起欲攫住老鼠,老鼠拔腿就跑,猫追赶老鼠去了。猫离开洞,于是,一群老鼠叽叽吱吱,欢天喜地地跑出来。猫呢?正辛苦地追那第一只老鼠,老鼠看到另外一个洞,钻进去了,猫没追到老鼠,垂头丧气,再回头看原来那个洞,咦?怎么老鼠通通跑出来了?由于它忙着追老鼠,东奔西逐,追来追去,结果,一只老鼠也没抓到,猫空忙了一场。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三、随缘了妄想

   这种情况,就像修行调伏妄想一般,他在用功,晓得妄想要窜出来了,他努力地看住它,不准它出来,时间久了,用功累了,打起瞌睡……“咦?刚才好像打了个瞌睡。”这一想就是一个妄念。“刚才究竟是在打瞌睡呢?还是在想些什么?”那接着又是一个妄想。就这样,妄想连续出现,这个时候怎么办?

猫要怎么样才能看住老鼠?这有方法的,猫守在洞口,等老鼠出来,猫的心情要放松,不要急躁,心想你出来也好,你不出来也好;你出来,我就逮住你,你跑掉了,我不追,放你一条生路,洞里还有其它的老鼠,我要防着它们,再有一只老鼠出来,或许我就逮住了。我们修行要抱着这种态度,才有成功的希望。这就好比“百鸟在树,不如一鸟在手”,你把手中的一只鸟放掉,去抓树上的一百只鸟,结果,那一百只鸟飞了,这下子连一只也没有了。修行就是这样,既不能追逐妄念, 也不贪多、贪进步;不可得陇望蜀,有一点进步,还希望进步得更多,结果,连原来的那一点进步也失掉。修行一定要扎实牢靠,以这样的态度来修行,妄想心就会减少。不能紧紧张张的,要自然轻松,否则,神经一绷紧,就容易累,累了就想睡觉,还能做什么?修行用功的时候,通常发生的情况,便是紧张、疲累、昏沉和散乱。

  现在讲“老鼠入牛角”,这是一个修行的方法。可以分作两个层面来讲:第一层面,不要钻牛角尖;因为钻牛角尖对一般人来说是条死路。第二层面,要钻牛角尖;这是修行方法,是禅师要求禅众修禅的一条活路。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四、钻入牛角尖?

  为什么钻牛角尖对一般人来说是一条死路?以人的生命来说,你、我、他也都在钻牛角尖,人有生、老、病、死,生命的终结就是死,谁能不死?可是人很愚痴,虽明知难逃一死,却又挣脱不开名枷利锁的束缚,不管年轻的、年老的,都憧憬着有个光耀的前途。

   先说年轻的,他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奋斗,终于挤进了权贵群中,最后所得的是在灵堂中悬挂的挽额及联幛,最多再加上祭文、吊辞、墓碑与墓志铭,这种身后的哀荣,便是他辛苦了一辈子的终结,可惜他却无法亲眼在生前看到。虽然如此,人都非走这一条路不可,这一条路不能说不好,只是在钻牛角尖。因为前途本身就是牛角尖,那么,如何才不钻牛角尖呢?依据佛法是要我们脚踏实地、刻苦耐劳,如此可消业,且能使更多的人因为我们的努力而得到幸福,这是行菩萨道,而不是为了求名、求利、求前途。我们应该有崇高的生活目标,为众生谋福利,为众生解除痛苦,不想到个人的未来,不计荣辱,得失随它。能有这样的不执着心,你所造福于人的就多了,你的生活也必然愉悦自在了。所以,对一个修行人来讲,他的生活态度是自然平常,顺逆不拒,他不钻牛角尖,他走的是平坦的阳关大道。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五、打得凡情死

   第二层面,是要钻牛角尖,那就是禅的修行方法。我所主持的禅七,有要求禅众“大死一番”的话。所谓“大死一番”,就是死“偷心”。偷心是禅宗的专有名词,怎么偷?很简单,就是闽南语“漏气”的意思。偷心就是漏气、泄气,修行人不能泄气,要一鼓作气。譬如两军对阵,第一次鼓打下去,士兵们就要冲锋陷阵,勇往直前,不能稍有停歇,不能回头,不要考虑到死亡的危险及败退时的狼狈境况。唯有置生死于度外,这一仗打下来才有胜利及生还的希望;如果是没有斗志的懦夫,大概在他还没冲到敌人的阵地之前,就被自己的人踩死了。所以,置之死地而后生,是兵家所言无上法宝,而这“大死一番”的禅的修行,就是采用这种方法。不可假借理由,原谅自己,或追求靠山,逃避苦难。我所编辑的《禅门修证指要》一书中,收有一篇戒显禅师的〈禅门锻炼说〉,乃模仿《孙子》十三篇而写;《孙子》十三篇是练兵的兵法,〈禅门锻炼说〉则是练禅的禅法。修行禅法就是“老鼠入牛角”,这在兵家叫“破釜沉舟”、“背水一战”,让士兵濒临绝路,不战一定死,作战还有活的希望;就是出绝招,以激励士气,唤起战斗意志。大慧宗杲禅师最善于用奇招来训练禅众,故在某一次禅期中,有五十三人参加修行,他使十三人开悟。

   所谓“老鼠入牛角”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教人断绝一切的妄想,不希望成佛,没有佛可成;不希望开悟,没有悟可开。正答、反答都是错,不答更是错。有消息是挨打,无消息也挨打,直将凡情思虑,逼向银山铁壁。四年前,在美国的禅七期中,我曾对一位叫Ernese Heau的禅众用这种方法训练过,那是他第一次参加我所主持的禅七。修行到第四天,他的心已相当调顺,但尚无法引起疑情,他来见我,我就落井下石,狠狠地诃斥他不会用功,我即跟他说:“从此以后,若无消息不要再来见我。从此以后,什么事也不要你做,好好的把你的疑情挖掘出来,抓住它!”本来他自以为修行修得很好,反而突然让我泼了这么桶冷水,顿时陷入一种无援的状态,他在修行之中所依赖的是,遇到什么问题,找师父替他解决,这下子师父不管他了,他好难过, 他想:“师父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叫我离开禅七?我究竟是回去呢?还是继续打坐?”一位护七人员告诉他:“师父的意思很明白,他是要你好好用功,如果你没有进步的话,就不要再见他了,因为要你好好用功,所以什么事都不要你做。”他听了还是很懊丧,他自忖道:“往后要是一点进步都没有,怎么办?师父还是不睬 我,那我以后就没有师父了。”但等他一坐下去,他就下了决心:“反正没有师父了,什么师父!一点也不慈悲,我从此以后根本不要师父,我靠我自己,要发狠心用功。”当他发狠用功之后,到了第六天,发生了非常好的情况。

  这就是用的“老鼠入牛角”的方法,我把老鼠往牛角里面赶,赶到牛角尖里头,不仅让他没有前路可走,连后路也给堵住,使他无所凭靠和依赖,濒临绝地,逼他自己从死路中寻出一条活路。

   还有,你们知道阿难尊者怎么开悟的吗?阿难尊者在佛陀座下,没有证阿罗汉果,因此,当佛陀要涅槃时,阿难就问佛陀:“世尊,我还没有解脱,你老人家去 了,我怎么办?”佛陀说:“我要涅槃了,要度的都已经度了,没有度的,也已经种了得度的因缘。”佛陀把这个责任交给迦叶尊者,迦叶尊者对阿难很严厉,当佛陀涅槃后,要召集五百个大阿罗汉,来结集佛法的三藏,由于阿难能把佛陀一生四十九年所说的法,都记在脑子里,结集圣典时自然少不了他,可是阿难那时没解脱,大迦叶就说:“宁缺勿滥,阿难不是罗汉,不准他进来。”并以五罪诃责阿难。阿难在门口哭哭啼啼的,等着进去,有人为阿难向大迦叶讲情,阿难也已当众忏悔,大迦叶仍毫不通融,他看到阿难进来,将他一把推出门外说:“你没有资格进来,这里是阿罗汉集会的地方。”阿难遭此打击,心想:“佛不在了,迦叶尊者也不管我了,我没有人可以靠了,我自己修行,我不找人了。”阿难便在这样被逼向死角的情形下,退出大众,一心禅思。当夜,卧未至枕,四果现前,开了大悟,得到解脱。迦叶尊者就是用“老鼠入牛角”的方法,使阿难开悟;如果迦叶尊者不这么逼他,而是和颜悦色地慢慢教他要怎么修,那阿难就会想:“佛陀涅槃也没关系,大迦叶还在,他会帮我的忙。”如果这样,阿难就不会那么容易证得阿罗汉果了。
回复

回到 “佛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