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大赏花

法情常客的部落格

版主: 容淑维*虎宝宝*好小子容淑维*虎宝宝*好小子容淑维*虎宝宝*好小子

vivien
帖子: 1253
注册时间: 07-08-05 周日 1:51 pm
联系:

目前为止,上课是我觉得最轻松、开心的事(可能还没有功课的关系)。重新当回学生的感觉还真好,我赚得了很多的“时间”来学习。想要在马大里学习什么,我心里已有了一个底,我三年的时间得来不容易,我会比别人更珍惜。不过我也不想自己过得太匆忙,只想踩着轻松的步伐在马大中文系的花圃溜达,细细品尝其滋味…… :wink:
上次由 vivien 在 15-05-09 周五 10:50 pm,总共编辑 1 次。
vivien
帖子: 1253
注册时间: 07-08-05 周日 1:51 pm
联系:

参加第六届国际《红楼梦》学术研讨会

这一次是我第一次参加红学的研讨会。学姐说全班同学都要去,可是有接近一半的同学成功逃回家去了。我们只需要付50令吉的报名费,我觉得物超所值。有同学说,就算在研讨会里睡了一整天,可是只要醒了去吃那五星级酒店的食物已经很值得了。我们共吃了七餐。不过,我相信就算讨论会的时间安排再紧凑,应该没有人从头睡到尾,或多或少都有所收获的。

除了每次午餐后的那一场研讨会,我眼睛撑得比较辛苦之外,其他的我都还蛮乐在其中的。坐在我旁边的同学说她不知道那些主讲人在讲些什么。的确,有些讨论的课题是比较严肃及深奥。不过由于在师训时经常往图书馆转,我对《红楼梦》不是了如指掌,但还不算陌生,所以我还能听得懂。学者们给的红学粮食,我是吞了,至于消化嘛,我觉得还需要时间。

我在师训的有段日子非常喜欢读红楼梦。吸引我的除了故事的情节,就是曹雪芹对诸多人物的生动描写。每一个人物都有他们各自的特性。《红楼梦》里有名字的人物有七百多位,若加上那些没有名字的共有九百多位,可里头的每一个人物都是有情有泪的,就像出现在你面前、活生生的一个人。

出席了这一次的研讨会,才发现到红学家及学者们对《红楼梦》研究的范围和课题是极为广泛及深入的。这一次的研讨会共有两个主题演讲,及七场的讨论会。每一场讨论会都有四位学者报告他们的论文,所以共有接近三十篇的论文。

这一次讨论比较多的是关于翻译的问题。外国的学者都很想翻译《红楼梦》好让能与他们当地的人民分享。可是《红楼梦》蕴藏了深渊的中华文化,若要保存其精华又要让非受华文教育者读得懂,其实并非一件容易的事。崔溶澈教授(韩国高利大学)有提到一个例子。他把《红楼梦》翻译去韩语的时候,有一部分要翻译弹琴的情节。韩国也有琴,叫“玄琴”(kamunko),有六弦,而中国的琴是七弦琴。“玄琴”音调比较钝重,与《红楼梦》充满女性韵味的琴是有点距离。所以在韩文翻译上,就采取七弦琴的译法。对一般读者比较陌生,但还是讲究正确意义的。洪涛教授(香港城市大学语文学部)讨论到“金莲”这两个字在英语要如何翻译?“金莲”我们知道是小脚,翻译成“dainty feet”固然让英文教育者一目了然,但是“金莲”不译成“golden lotus”的话,就意味着淡化掉了历史(女性缠足史)。孙彦庄博士(马大中文系高级讲师)也在她的论文提到另外一个例子:金陵钗词有一句: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从意象符形来看,“凡鸟”是“凤”的繁体字拆字,隐指王熙凤。把“凡鸟”翻译成“phoenix”的确比翻译成“bird”到位。然而从译文读者的角度来看,也难以联想到这是王熙凤,只因为译者把读者的名字音译,成了Wang Xi Feng。

还有其他精彩的论点这里没有一一道出。那本厚厚的研讨会论文集就收着,可以慢慢阅读、慢慢消化。



28/7/08
xiao yew
帖子: 711
注册时间: 24-02-07 周六 4:10 pm
来自: 柔佛-不低的城市
联系:

您好哦,真高兴看到您的帖子!
我顶您哦!
对了,也可把法情介绍给您的大学同学呀!
让他们也在此可以分享嘛!
好了,在忙着,到此咯!
美丽的晴天
帖子: 165
注册时间: 01-04-07 周日 3:42 pm
来自: Perlis

好像真的收获很多叻!
可惜没得去!
显扬
帖子: 248
注册时间: 30-07-08 周三 8:27 pm
来自: 雨城

我身边有许多同道得出一个结论:读PKPG课程,3年半薪、补习外快、家庭等各方面损失惨重,因此一个两个左算右算,最终放弃深造,继续过他们上班、下班、补习、卖保险、载孩子学这学那的日子。我思想比较单纯——非读不可·,一圆自己的大学梦!因此我多年前也进了马大当老学生。奉劝DG29和DG32的同道,年龄越大,损失越惨重。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想得太多,别人已经大学毕业,薪水跳三级,我们还在原地站,钱不够用,唯有继续当金钱的奴隶!放下教职,不用面对繁重的教务,充电的感觉实在太好了!
vivien
帖子: 1253
注册时间: 07-08-05 周日 1:51 pm
联系:

回家

这星期马大放假一星期,是新生们的第一个假期。有些是离家读书后第一次回家的日子,大家都显得格外的兴奋。

我不是第一次以游子的身份回家,可是却感染了同学们的喜悦,兴奋过度,做了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oops:

大家都说学校假期,马大也跟着假期,很多人回家要提早买票。我一个月前就去买票了。与同学相见时,他们总会问:“你买票了吗?你什么时候回家?”我总顺口地回答:“星期五晚上,不过没那么早,晚上十二点的巴士。”我并不觉得我的回答有什么不妥,直到回家的那天晚上。

星期五晚上,我十点半出门,坐在车上时,阿龙叫我检查车票看是要在哪里等车。我拿出车票,发现到车票上印的时间,大叫了一声:“妈呀,我的票是晚上十点半的!”我祈祷巴士不要那么准时。我曾经在那里等过两个小时的巴士。

抵达目的地时,已经接近十一点半了,巴士当然不见踪影。问过了所有的柜台,这三天的车票都卖完了。可是,我还是想回家。我当时候真是被自己气呆了!后来问到了隔天一早有去关丹的车票。我想着能从关丹转车回家。虽然也预测到关丹可能也没有车票了,但是已想不到其他办法,姑且硬着头皮一试了。

隔天九点多搭了巴士前往关丹,抵达关丹时大约是两点半。我问了所有的柜台,的确是没有直通我乡的巴士了。我本想搭德士过去一个最靠近关丹的小镇-甘马挽(Kemaman,Terengganu),再从那里转车。可是德士费太贵了,从德士司机口中我才得知能到旧的关丹车站搭巴士去甘马挽。果然,那里有去甘马挽的巴士。停停走走,坐了好久的车才到达目的地。在甘马挽车站的柜台,也得知直通瓜登或我家乡的车票已经卖完了。我想要是等不到市镇的巴士我就只好通知家人来载我。幸好,赶上了最后一辆去龙运的巴士。虽然巴士还是停停走走载着乘客,但是知道它一定会走到我家乡,心也安了。

从关丹到龙运只需要两个小时的车程,兜兜转转之下,我却晚上八点才踏进家门。我告诉我的家人:“我好像第一次从马大搭车回家的小朋友。”

17/8/08
*虎宝宝
帖子: 1399
注册时间: 05-08-06 周六 8:42 pm
来自: 雨城

vivian加油!

很高兴看到你的帖子
祝你在马大里
每一天都开开心心

:D
图片
图片
豪坤
Site Admin
帖子: 2793
注册时间: 28-07-05 周四 3:23 pm
来自: 饭桶
联系:

哈,你什么时候学会摆高架子,欺负年龄比你小的同学!

放假的感觉真好,你也患上我的病症,买错车票上错车 :cry:
上次由 豪坤 在 18-08-08 周一 6:51 am,总共编辑 1 次。
锅纸鱼
帖子: 74
注册时间: 18-01-08 周五 3:21 pm
来自: 平安顺利的城镇—安顺
联系:

马大:
好怀念,
曾经到哪儿追求女孩,
和哪儿佛学会的缘分也蛮深的,
帮忙子午线的发表会编曲,
观赏演出,
去佛曲音乐营里分享,
认识一班摇篮手的音乐爱好者,还同台演出
到现在一些马大的朋友,
还能够偶尔嘘寒问暖,
那段时期加入个中西乐团,
每个星期到华乐室里jam session。。。
也忘记了,到宿舍里的mamak晚餐和宵夜,
那美国炒饭和拉茶的味道,
一切一切.......

马大是个好地方,
虽然我是博大生,
还是中立的说,
vivian在马大,加油!
一颗心不再徘徊 转角处坦然面对失败
无奈就要离开 实践愿望不可以等待

别让生命留下感慨 虽然跌倒也不算大碍
勤快驱逐懈怠
奉献他人 成就自己的一份情怀
碧蕊
帖子: 1357
注册时间: 26-10-06 周四 2:45 pm
来自: 珊瑚海角
联系:

vivien 写道:大家都说学校假期,马大也跟着假期,很多人回家要提早买票。我一个月前就去买票了。与同学相见时,他们总会问:“你买票了吗?你什么时候回家?”我总顺口地回答:“星期五晚上,不过没那么早,晚上十二点的巴士。”我并不觉得我的回答有什么不妥,直到回家的那天晚上。

星期五晚上,我十点半出门,坐在车上时,阿龙叫我检查车票看是要在哪里等车。我拿出车票,发现到车票上印的时间,大叫了一声:“妈呀,我的票是晚上十点半的!”我祈祷巴士不要那么准时。我曾经在那里等过两个小时的巴士。

抵达目的地时,已经接近十一点半了,巴士当然不见踪影。问过了所有的柜台,这三天的车票都卖完了。
真的不可思议! :lol: :lol:
对自己选择的志愿,要甘愿地承担起来,以进取的态度去对待自己的生活。
图片
回复

回到 “四海五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