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铁生《务虚笔记》【售罄】

异度空间买卖市场,欢迎进行变卖、典当、拍卖等活动。

版主: 周碧香kuanghong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07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图片
《务虚笔记》
史铁生 著
木馬文化出版
定價:350元

售價:RM 30
上次由 kuanghong 在 15-03-10 周一 11:27 p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07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內容簡介:

  《務虛筆記》是由二十二個段落合成的長篇小說。

  故事發生於五十年代中國社會,敘述文化大革命等嬗變帶給殘疾人C、畫家Z、女教師O、詩人L、醫生F、女導演N等一代人的影響。

  本書是史鐵生首部長篇小說,也是史鐵生半自傳式的作品。


本書特色:

  史鐵生雙腿癱瘓半輩子,身體上的殘缺成為他寫作的動力、也是不得不寫的宿命。史鐵生寫作的最大出發點,可以《務虛筆記》第二章章名〈殘疾與愛情〉來解釋 ──書寫人外在的內在的、生理的心理的殘疾,文字中,充滿對人的「愛」的渴求。他在本書〈殘疾與愛情〉中的一段描寫:「他轉動輪椅的手柄,輪椅前進、後退、轉圈、旋轉180度360度720度......像是舞蹈,像是誰新近發明的一種遊戲,沒有背景,沒有土地甚至也沒有藍天,他坐在那兒輕捷地移動,靈巧地旋轉,彷彿這遊戲他已經玩得嫻熟。」字裡行間觸撫生命的殘缺,讀者藉由閱讀,也撫慰了心的創痛、生活的苦。

  「愛讀」書系將在今年8月推出他的小說代表作《我與地壇》。這是繼殘雪之後,「愛讀」書系介紹給台灣讀者的另一位大陸知名小說家。

*本書榮獲2004年 開卷年度十大好書 中文創作類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 ... 0010251069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07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史铁生:《务虚笔记》
于焉之

从来没有一个人象他那样,把充满灵气和哲理的语言完美的结合起来,用一种超俗的眼光,鸟瞰着缤纷四扬的尘世;又象一个百年智者,说出对生命存在的价值的探讨和思考,抽象地回答了许多困扰我们千年的问题。总是那么一针见血,告诉我们有关人生的秘密。有时甚至觉得他在剥蚀我们的灵魂,直到最里面最软弱的心灵。是的,他只是一个凡人,一个叫做史铁生的凡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喜欢上了他的语言,在最失落的时候,看他象老朋友似的向我们铺开一个又一个的情节,感受里面的忧和伤,而忘了自己的那份悲和痛。

一直在想,绝处逢生大概就是这样子吧。在他一再绝望和压抑的时候,用他那独特的人生思考拯救了他自身,也感动了成千上万象我这样的人。从《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到《命若琴弦》,从《我与地坛》到《务虚笔记》。

《务虚笔记》是他迄今唯一一部长篇小说,与其说它是小说,不如说是他对生活更理性思考,沉默中更深度探讨提炼出来的文字。幻想与现实,谣言与真相,幸福与绝望,爱情和欲望,永远与瞬间,都在他大片大片的诉说中,浮在了书面上,文字在这里不再仅仅是文字,而是一把叩开心灵门窗的闪光的钥匙。

小说里并没有大量的对话和故事情节,即使是说话也是在表达一件事情,一个真相抑或有关某人的流言。作者用一种很奇特的第一人称,“我”是所有人,“我”是写作者,交谈者,倾听者,旁观者。“我”感受着每一个人的成长和忧伤。甚至我们可以肯定里面的场景是虚设的,题目就告诉了你是“务虚笔记”,但不妨碍我们去怀疑对语言的真实性。史铁生在书中就说过:“真实并不在我的心灵之外,在我的心灵之外并没有一种叫作真实的东西原原本本地呆在那儿。真实,有时候是一个传说甚至一个谣言,有时候是一种猜测,有时候是一片梦想,它们在心灵里鬼斧神工地雕铸我的印象。”角色里有他,有你也有我。

“我是我的印象的一那分,而我的全部印象才是‘我’”,这句贯穿全文的充满哲理的话,带我们进入了这本书。里面的纷纷纠缠把我们击得七零八落,情节不再是最重要的东西,作者对人生和一切事物有着无穷无尽的探索和思考,把缠了我们好久好久的问题的答案摆在了纸上,读罢惊觉,我们也做了一个有关成长的梦,很长很长。

轮椅的牵拌让他与社会有了一部分的脱轨,然而这本应该毁了他的一切却让他的内部世界更加的丰富,也就有了那无穷无尽的探索和思考,神奇而缥缈的文字就这样写了出来,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文字,而是一颗真诚坦然的心。

我们在尘世间,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和物:爱情、苦难、孤独、成长、幻想、寻找——必须面对,逃也逃不开,而似乎这一切,在书中有了答案,里面有你的迷茫和彷徨,有你的思考和深思。

我们始终是活在围城里面的人。

我常有那样的体验:一个场景,一些人物或者些许稍纵即逝的感觉,当你在无意中撞见时,总有那么说不出来的熟悉,但也明白那是不可能遇见的,于是总也在那似曾相识的梦里寻找那份熟悉,是前世零星的记忆呢?还是对某一个人的心理感应呢?我一直不明白,就象史铁生带我们走过那一个又一个陌生而熟悉的梦,读罢恍若隔世。

也许我们在梦中,会活得更好。

http://www.konggu.net/htm/article/3687.htm

图片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07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一年前开始认识史铁生先生,颇有惊为天人之感,自此便一直留意先生的文章。
先生感情饱满的文笔背后对人生的思考尤其深刻,读着很是感动。在此欲向诸君推荐这么一号人物 - 史铁生

手上现有2本《务虚笔记》,有意购买者请速速回帖!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07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与史铁生先生的邂逅始于这篇感人至深的文章:


史铁生《秋天的怀念》

双腿瘫痪以后,我的脾气变得暴怒无常。望着望着天上北归的雁阵,我会突然把面前的玻璃砸碎,听着听着李谷一甜美的歌声,我会猛地把手边的东西摔向四周的墙壁。这时母亲就悄悄躲出去,在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听着我的动静。当一切恢复沉寂,她又悄悄地进来,眼边红红的,看着我。

  “听说北海的花儿都开了,我推着你走走。”她总是这么说,母亲喜欢花。可自从我腿瘫痪后,她侍弄的那些花都死了。

  “不,我不去!”我狠命地捶打这两条可怕的腿,喊着:“我活着有什么劲!”

母亲扑过来抓住我的手,忍住哭声说:“咱娘儿俩在一起,好好活,好好活……

可我一直都不知道,她的病已经到了那步田地。后来妹妹告诉我,她常常肝痛得整宿整宿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那天我又独自坐在屋里,看着窗外的树叶“唰唰啦啦”地飘落。

母亲进来了,挡住窗前:“北海的菊花开了,我推你去看看吧。”她憔悴的脸上现出央求般的神色。

  “什么时候?

  “你要是愿意,就明天?”她说,我的回答已经让她喜出望外了。

  “好吧,就明天。”我说。

她高兴得一会儿坐下,一会儿站起:“那就赶紧准备准备。

  “唉呀,烦不烦?几步路,有什么好准备的!

她也笑了,坐在我身边,絮絮叨叨地说着:“看完菊花,咱们就去‘仿膳’,你小时候最爱吃那儿的豌豆黄儿。还记得那回我带你去北海吗?你偏说那树花是毛毛虫,跑着,一脚踩扁一个……”她忽然不说了,对于“跑”和“踩”一类字眼,她比我还敏感。她又悄悄地出去了。

她出去了,就再也没有回来。邻居们把她抬上车时,她还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我没有想到她已病成那样,看着三轮车远去,也绝没想到那竟是诀别。

邻居的小伙子背着我去看她的时候,她正艰难地呼吸着,像她那一生艰苦的生活。别人告诉我,她昏迷前最后一句话是:“我那个有病的儿子和那个未成年的女儿……

又是秋天,妹妹推我去北海看菊花。黄色的花淡雅,白色的花高洁,紫红色的花热烈而深沉,泼泼洒洒,秋风中花开得正烂漫。我懂得母亲没有说完的话,妹妹也懂,我们在一块儿,要好好活……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07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史铁生简介

史铁生(1951- ),北京人,中国当代著名作家、思想家。

1958年入北京市东城区王大人小学读书,1967年毕业于清华附中初中部。而后,于1969年到陕北延安地区“插队”。三年后因双腿瘫痪回到北京,在北新桥街道工厂工作,后因病情加重回家疗养。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

史铁生是当代中国最令人敬佩的作家之一。他的写作与他的生命完全同构在了一起,在自己的“写作之夜”,史铁生用残缺的身体,说出了最为健全而丰满的思想。他体验到的是生命的苦难,表达出的却是存在的明朗和欢乐,他睿智的言辞,照亮的反而是我们日益幽暗的内心。他的《病隙碎笔》作为二OO二年度中国文学最为重要的收获,一如既往地思考着生与死、残缺与爱情、苦难与信仰、写作与艺术等重大问题,并解答了“我”如何在场、如何活出意义来这些普遍性的精神难题。当多数作家在消费主义时代里放弃面对人的基本状况时,史铁生却居住在自己的内心,仍旧苦苦追索人之为人的价值和光辉,仍旧坚定地向存在的荒凉地带进发,坚定地与未明事物作斗争,这种勇气和执着,深深地唤起了我们对自身所处境遇的警醒和关怀


感想

寥寥几百字把自己对母亲的爱与自己少不更事的追悔全方位挥撒地淋漓尽致。他不愧是中国当代散文八大家之一。他没有对病痛屈服,病痛反而使他写出了这样字字珠玑的文章。我被他深深的折服了。
  ——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02年度杰出成就奖得主史铁生授奖词


史铁生初期有的小说,如《午餐半小时》等,带有暴露“阴暗面”文学的特征。发表于1983年的《我的遥远的清平湾》,既是史铁生,也是当时小说创作的重要作品。它在多个层面上被阐释:或说它拓展了“知青文学”的视野,或称它在文学“寻根”上的意义。在“寻根”问题上,作者表达了这样的见解,“‘根’和‘寻根’又是绝不相同的两回事。一个仅仅是,我们从何处来以及为什么要来。另一个还为了:我们往何处去,并且怎么去”。关于后者,他认为“这是看出了生活的荒诞,去为精神找一个可靠的根据”(《礼拜日·代后记》,华夏出版社1983年版)。

史铁生肉体残疾的切身体验,使他的部分小说写到伤残者的生活困境和精神困境。但他超越了伤残者对命运的哀怜和自叹,由此上升为对普遍性生存,特别是精神“伤残”现象的关切。和另外的小说家不同,他并无对民族、地域的感性生活特征的执著,他把写作当作个人精神历程的叙述和探索。“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计”(史铁生《我与地坛》)。这种对于“ 残疾人”(在史铁生看来,所有的人都是残疾的,有缺陷的)的生存的持续关注,使他的小说有着浓重的哲理意味。他的叙述由于有着亲历的体验而贯穿一种温情、然而宿命的感伤;但又有对于荒诞和宿命的抗争。《命若琴弦》就是一个抗争荒诞以获取生存意义的寓言故事。

著有长篇小说《务虚笔记》,短篇小说《命若琴弦》,散文《我与地坛》等。

《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奶奶的星星》分别获1983年、1984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老屋小记》获首届鲁迅文学奖。

http://baike.baidu.com/view/39292.htm

图片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07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关于<务虚笔记>》

我在做一件异常艰苦的事,那就是试图赞美《务虚笔记》这本书,并且试图说明我为什么喜爱它。

  这本《务虚笔记》是上海文艺出版社96年的版本,606 页,不久前我在特价书店淘来。早闻知此书负有盛名,缘悭一面,直到暑假开始才开始静心阅读。需要说明的是,之前我没有读过史铁生的任何文章,因此开卷后那种震撼是可想而知的。

  这仅仅是一本小说吗?不,这是哲学,这是对人生、对生命不倦思索的结果,这是一个心智极高的作家全部情感和智慧的结晶。

  一开始,我读得极慢,每天不过三五十页,每一页每一行每一字都读了再读,务求理解作家文字背后的深层含义,努力记住那些看似平实却耐人寻味的句子,读了一段,就掩卷而思,竭力消化阅读带来的体验,使之在我体内流畅地运行,化作内在的积累。稍有滞涩处,立即返回重读梳理;稍有遗忘,则立时翻阅前面求得印证。这样读来,仅前半本书三百多页我就花了十天功夫。

  这本书的后半部分我却不得不一天通宵达旦读完。湘黔游在即,我不能边游边读,使两者都不得尽兴;而且我不能撂下这本读了一半的书,就去玩。这是一本不读完就难以释手的书。

  一打开这本书,作家史铁生就向你展示了那个写作之夜,混沌未开似的寂静,一个睿智者的自言自语,关于死亡和结束,也是关于生存和开始。死亡和生存,结束和开始是辩证的,是不分彼此的:我们叫作开始的往往就是结束/ 而宣告结束也就是着手开始。/ 终点是我们出发的地方。

  接着作家就他的出身年月和甫有意识的时日之差别,阐释了过去、将来和现在对于我而言的意义:我站在今天设想过去又幻想未来,过去和未来在今天随意交叉,因而过去和未来都刮着今天的风。

  而接踵而来的问题是我们真实地占有现在吗,现在有多久这一系列问题,作家自问自答:一切被意识到的生活一旦被意识到就已成为过去。/ 现在是趋于0 的,现在若不与过去和未来连接便是死灰,便是虚空。/ 未来的真实在于它是未来,在于它的不曾到来,在于它仅仅是一片梦想。

  作家从时间的维度印证了真实的虚妄,那么,真实到底是什么?一个唯心的观点:真实并不在我的心灵之外,真实在心灵里雕铸我的印象,顺便雕铸了我,由此得出悖论:

  我是我的印象的一部分/ 而我的全部印象才是我

  我在阐述这个写作之夜作家的思辩的时候,很多地方不得不引用作家的原话,我很难用自己的话来抽象概括这些原本已经很抽象的哲思,这很像禅宗说的“不立文字”,能够准确说明事物的是事物本身,而能够确切表达作家思想的是书本身。我只能鹦鹉学舌,我无能为力。

  这个写作之夜是个大而寥廓的苍穹,接着小说所要发生的一切都被它笼盖着,俗世男女分分合合所要演变的一切都逃离不开它的荫庇。作家就是站在这样视角俯瞰着,小说就是这样拉开帷幕。

  我不想赘述这本书的任何情节,我不想唠唠叨叨说某男某女之间发生了什么故事,因为作家想说的这不是这个,所以作家索性连名字都没有给他们,他们由一个个符号替代:残疾人C 、画家Z 、女教师O 、诗人L 、医生F 、女导演N 、政治家WR……这些就是小说的主人公。

  情节呢,通常小说最吸引人的情节,在这里也是不重要的,它可以被一再重复。相同的情节,相同的遭遇被几个人,画家Z 、诗人L 、政治家WR一再重复地演绎着,而女主人公也在女教师O 、女导演N 、女孩T 之间变幻不定,这些对于作者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每个人的感悟,每个人受到的影响都不一样,每个人的心魂起点与去向都不同,这才有了他们不同的人生道路,所谓性格决定命运。

  也许,由此可以看出作家并不是要表现一个或几个人物的完整的形象和历史,也不为记录一个或几个偶然发生的悲喜故事,他要表现的是对生命的一种印象,表现这种印象的真实。这正是所谓“务虚”。

  “存在的核心是一种虚空,就象我之所以了解我自己是因为我通过与别人的心灵沟通以后对自己的体察,这种沟通并不是一个实在的接触,而是依靠我的一个设想、一个回忆、一个诉说,这些内容都属於无形的,是虚空的。”——史铁生

  可以这么比喻,如果说这本小说是一个舞台,小说里的主人公进进出出在舞台上展现人生,然而他们不是主角。就像模特不是主角,主角是设计服装的设计师。这个舞台的主角是一种形而上的理念,是一种玄之又玄的哲思。所有的演出都是为了印证,印证这个写作之夜,或者其它。

  所以,我无法说明这本书讲了什么故事,我说了一点,必然遗漏其它,我捕捉到了这个,不觉疏忽了那个。整个小说是浑然的整体,我无法抽出其中的一丝一线来说这就是它。

  我是我的印象的一部分/ 而我的全部印象才是我

  可是我还是要说我非常非常爱这本书。在这个园子里头的许多人说我是理性的,也许理性的人会和我一样爱上这本书。书中俯拾皆是的问题引发着我的思考:

爱情是什么?那不泯的欲望都是从哪儿来呀,要到哪儿去?欢乐的肌肤相依一向都是走在怎样的路途上?那牵魂摄魄的所在,都是什么呀?

  灵魂是什么?灵魂在哪儿?我在我的身体里吗?可是找遍我身体的每一部分都找不到我,找遍我的大脑的每一个沟回也都找不到我。

  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吗?那你为什么苦苦地抛弃这一个,又苦苦地追求那一个?价值,可不是吗?否则你根据的是什么?你的爱与不爱,根据的是什么东西?或者,源于什么?……

  这些问题,有的,作家回答了,在书中;有的,则没有答案。当我走进这本书,我跟随着他苦苦思索着。当我走出,我发现,我站在一个新的高度。


http://blog.66wz.com/?uid-200131-action ... emid-65366
*小周
帖子: 2822
注册时间: 24-07-09 周五 11:44 am
来自: 农林园

kuanghong 写了:手上现有2本《务虚笔记》,有意购买者请速速回帖!
一年多了,书本还在吗?
我想要1本。谢谢光宏。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07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小周 写了: 一年多了,书本还在吗?
我想要1本。谢谢光宏。
书本今天已寄出,请留意查收。
CD 143499855 MY
*小周
帖子: 2822
注册时间: 24-07-09 周五 11:44 am
来自: 农林园

光宏,收到《务虚笔记》了!
(1)《评儿童读经》RM 30 x 5 = RM 150
(2)《希望教室:教孩子一生最受用的36种能力》RM 20 x 5 本 = RM 100
(3)全球儿童文学典藏书系(第一辑,25册)RM 280
(4)《大声读给孩子听》RM 19 x 5 = RM 95
(5)《中国孩子的好榜样》系列(全31册)= RM 217
(6)《小学语文教材七人谈》RM 20 x 5 本 = RM 100
(1) 《朗读手册》RM 21 x 5 本 = RM105
(2) 《小学语文教材七人谈》RM 20 x 5 本 = RM 100
(3) 《作业的革命》RM 16 x 5 本 = RM 80
(4) 全球儿童文学典藏书系(第二辑) 【全25册】 1套 = RM 270
(5) 《夏洛的网》RM 12 x2 = RM 24
(6) 《吹小号的天鹅》RM 12 x 2 = RM 24
(7) 《精灵鼠小弟》RM 11 x 2 = RM 22
(8) 《好绘本如何好》1本
呵呵,要算印度账了:

《务虚笔记》RM30 + 邮费RM2.50 + 一大箱书的邮费RM24.00 + 《小学语文教材七人谈》RM 20 x 5 本 = RM 100 = RM 156.50

《小学语文教材七人谈》我只订5本,您给我10本(寄来5本,托黄碧云讲师转交的5本)。

希望明天可以把书债汇入您的户头。

再次谢谢光宏! :lol:
回复

回到 “跳蚤便利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