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选读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欣 怡
帖子: 42
注册时间: 09-12-05 周五 10:48 pm
来自: Kuantan

很 好 很 好。 读 了 听 了 明 白。 读 了 翻 译 的 更 明 白。 白 话 文 嘛。。。。 给 点 意 见, 我 要 选 择 菩 提 组 还 是 般 若 组。
唉。。。 还 要 看 朋 友 方 面。
忍, 忍 耐, 耐 心。
信 愿 行
做 好 事 不 能 少 我 一 人,
做 坏 事 不 能 多 我 一 人。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转贴:《文汇读书周报》2006-02-17
http://dszb.whdszb.com/whsw/t20060217_829144.htm

题目:正史·野史·信史
作者:吴中杰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著有《文艺学导论》《中国现代文学思潮史》《吴中杰评点鲁迅杂文》《复旦往事》《海上学人》等著作多种。)

复旦百年校庆之前数月,有位研究生接受了某种校史的写作任务,前来采访,要我谈谈“文化革命”期间的复旦往事。凡我所说,他皆感惊异,有如听《天方夜谭》,后来我谈到“炮打张春桥”事件,他忽然问道:“张春桥是谁?”这回轮到我惊讶了。时间才过去三十多年,这样一个主宰上海人的命运,而且在全国翻云覆雨,窜至高位的人物,却已被上海的学生所遗忘了。这使我直觉地想起了鲁迅所说的那句话:“退一万步说罢,我希望有人好好地做一部民国的建国史给少年看,因为我觉得民国的来源,实在已经失传了,虽然还只有十四年!”鲁迅所说的事虽然与现在有些不同,但可见民族健忘症却是渊源有自。

不过转而一想,觉得这也并不奇怪。我们的忌讳实在太多,有许多史事都是避而不谈,不能直书,所以许多人对于实际的历史情况就渐渐地不甚了然起来,同时也丧失了历史研究的兴趣。这种现象是好是坏?说法不一。有人说我们应该向前看,过去的事情何必再提。这种说法,看似姿态很高,但却忘记了一条古训:“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现实是由历史发展而来,而历史却具有惰性,如不认真加以总结、清算,有些事情难免就会重演。正如一位哲人所说:如果你把历史从门口赶了出去,他就会从窗子再飞进来。我们这个民族,重复性的灾难太多,就是因为不善于总结历史经验之故。马克思、恩格斯曾说:“我们仅仅知道一门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德意志意识形态》)可见历史科学的重要性。

其实,历代统治者也并非真的不重视历史,史官的设立,私家修史的严禁,就是明证。只是他们并不希望史官如实地纪录历史,而是要求他们依照统治者的利益来编写历史。司马迁违背了这个要求,敢于按照历史事实,对于本朝帝王提出比较客观的评价,没有为尊者讳,却是写出了刘邦的流氓性,他的《史记》就被称为“谤书”。后代许多史官虽然大抵是隔代修史,不涉及本朝之事,但仍多所避讳和粉饰,影响了历史的真实性。这是正史难以避免的缺点。

这种情况,外国似乎也并不两样。就近世而论,前苏联在斯大林掌权时期,对史书的编写就抓得很紧。苏联人民委员会和联共(布)中央在1934年5月16日联合发布了一个《关于苏联各学校讲授本国历史的决定》,并指定了各类新历史教科书的编写组人员;接着,斯大林、日丹诺夫、基洛夫还联名发表了《对“苏联历史教科书”纲要的意见》和《对“近代史”教科书纲要的意见》,新的历史教科书当然只能按照他们的意见来编写了。特别是斯大林亲自主持编写的那本《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更是以当权者的意志来写史的范本。在我读大学时,这本书是作为政治课的教材使用的,我读了之后,信以为真,以为联共历史就是这样发展过来的。直到苏共二十大之后,问题逐渐揭露出来,特别是在前苏联解体之后,陆续读到一些相关的野史杂记,这才知道历史事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由此,我也领悟到“以论带史”说的渊源和流行的原因。如果不是“以论带史”,而是“由史出论”,那么斯大林就不能这样随心所欲地编造历史,用以打击别人而垫高自己的历史地位了。

其实,有识之士一向注重历史真相的探寻,而对于官修的正史心存怀疑的。鲁迅早就说过:“历史上都写着中国的灵魂,指示着将来的命运,只因为涂饰太厚,废话太多,所以很不容易察出底细来。正如通过密叶投射在莓苔上的月光,只看见点点的碎影。但如看野史和杂记,可更容易了然了,因为他们究竟不必太摆史官的架子。”鲁迅所批评的是中国古代的所谓“正史”,显然并不包括那些为了明显的政治目的而编造的史书。《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之类,是连“点点的碎影”也看不到,所有的,只是连篇累牍的谎言。

野史杂记的作者不如写“正史”的史官那样专业,史料也不如后者掌握得多,但是在思想上却比较自由,顾忌也比较少,因此也就比较能写出历史的真实面貌来,虽然所记往往只是所见所闻的一鳞半爪,并不全面,但却比较真实。鲁迅的许多史识,就是从野史杂记中得出的。如在《立斋闲录》、《安龙逸史》里看见明代皇帝的暴虐,从《扬州十日记》《嘉定屠城记略》里,看到清兵入关后的凶残。有许多东西,是在正史里得不到的。

但野史杂记,也并非完全可靠,并非每本都有阅读价值。有的作者受正统观念的束缚,往往也是“非礼勿言”,虽然他阅历丰富,但许多事情却避而不写,没有比正史提供更多的材料;有些人自己纠缠在某些历史事件中,写起回忆文章来,每每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毫无自我批评精神,自然也很难写出历史的真相来;还有些人仅凭道听途说来写作,也就易于以讹传讹,离真实还有一段距离。这样,在“正史”与“野史”这对名目之外,还应该区别出“信史”与“伪史”之不同。

伪史虽然能假某种权势之力,而风行一时,但终究不能久长,到一定时候就会暴露出它的虚假性来。我们所要的是信史,即真实纪录历史事变并从中引出教训的史书。只有这种信史,才于我们的民族国家有益。而且,历史书籍本身,也是要经受历史的检验的。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欣 怡 写了:很好很好。读了听了明白。读了翻译的更明白。白话文嘛……给点意见,我要选择菩提组还是般若组。
唉……还要看朋友方面。


呵呵,既然两难,就维持现状好了。
展廷、昱进,不妨在这里说说你们的上课心得,与大家分享一下。
要批评也行的。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这个星期天给大家谈谈孟子——

孟子概况

孟子,名轲,字子舆,邹国(故城在今山东邹县)人。约生于周安王十七年(公元前385年),卒于周赧王十一年(公元前304年),终年82岁。孟子幼年丧父,受到贤母严格的教育,曾三迁于学宫旁,习俎豆之事。后受业于子思门人,是孔子的四传弟子。他一生曾先后周游齐、梁、宋、滕、鲁、魏等国,一度任齐宣王客卿,但因他的思想与当时诸侯攻伐称霸的行为不一致,得不到诸侯的重用,于是和他的学生万章等一起致力于著书立说,最终成为儒家学派中唯一可以与孔子并称的儒学大师。(司马迁《史记·孟子荀卿列传》:“天下方务于合纵连衡,以攻伐为贤,而孟轲乃述唐、尧、三代之德,是以所如者不合。退而与万章之徒序《诗》、《书》,述仲尼之意,作《孟子》七篇。”)

孟子对孔子非常仰慕,他称孔子为“古圣人”,自认为是孔子的忠实信徒,他说:“乃所愿,则学孔子也。”他从学于孔子的孙子子思的弟子,对孔子推崇备至,认为“自生民以来,未有盛于孔子也。”(《公孙丑上》)

孟子是孔子学说的继承者,《孟子》一书的末尾有这样的话:“由孔子而来至于今,百有餘岁,去圣人之世若此其未远也,近圣人之居若此其甚也,然而无有乎尔,则亦无有乎尔。”(《尽心下》)孟子对孔子学说有继承也有发展。孟子继承并发展了孔子“仁”、“礼”的思想,把孔子的以“仁”为核心的伦理学说发展为仁政、王道的政治理论,从而使以仁、义、礼、智、信为主要内容的儒家学说成为自汉以后封建历代王朝所推崇的正统的政治伦理思想,成为维护封建人伦秩序和巩固封建统治的思想工具。后人把孔子和孟子的思想合称“孔孟之道”,说明孟子的思想与孔子是一脉相承的。孟子丰富了儒家学说、扩大了儒家学派的影响。他也因此成为仅次于孔子的“亚圣”。


孟子的主张可以概括为如下几个方面:
他提出了“民贵君轻”的主张。他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尽心下》)又说:“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离娄上》)认为民心向背是国家政权安危的关键。
 
孟子生活在诸侯混战最激烈的战国中期。


《孟子》的作者
历来对先秦传世文献的作者和成书年代的看法,可谓纷如聚讼,《孟子》也不例外。关于《孟子》的作者,迄今尚无定论。概括起来,有以下三种说法:
一、以孟轲所著为主,也有弟子参加;
二、孟轲一人所著;
三、孟轲死后,由他的弟子万章、公孙丑之徒根据他生前的言论撰集而成。

第一种说法源自司马迁
司马迁在《史记·孟子荀卿列传》中说:“孟轲乃述唐、虞、三代之德,是以所如者不合。退而与万章之徒序《诗》《书》,述仲尼之意,作《孟子》七篇。”
魏源、周广业、杨伯峻也都赞同此说。杨伯峻说:“《孟子》的著作,虽然有‘万章之徒’参加,但主要作者还是孟子自己,而且是在孟子生前便基本上完成了的。” (杨伯峻《孟子译注·导言》,中华书局,1960年。)

第二种说法首见于赵岐的《孟子题辞》
赵岐断言:“此书,孟子之所作也,故总谓之《孟子》。”赵岐对孟轲著书的目的作了说明:“孟子亦自知遭苍姬之讫录,值炎刘之未奋。进不得佐兴唐虞雍熙之和,退不能信三代之馀风,耻没世而无闻焉。是故垂宪言以诒后人。仲尼有云:我欲托之空言,不如载之行事之深切著明也。于是退而论集所与高第弟子公孙丑、万章之徒难疑答问,又自撰其法度之言,著书七篇。”朱熹和阎若璩分别从文风的一致性、缺少容貌描写两个角度证明《孟子》出自孟轲一人之手。

第三种说法的首倡者是韩愈
韩愈在《答张籍书》中断言:“孟轲之书,非轲自著,轲既没,其徒万章、公孙丑相与记轲所言耳。”苏辙、晁公武、崔述也都持此观点。

我们认为司马迁的说法更为可信。

取自重庆文理学院精品课程授课教案
http://61.128.252.26/jingpin/kejian.htm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要看的是这个——

《孟子·梁惠王上》

(一)孟子见梁惠王。王曰,「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孟子对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王曰:『何以利吾国?』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万乘之国弑其君者,必千乘之家;千乘之国,弑其君者,必百乘之家。万取千焉,千取百焉,不为不多矣;苟为后义而先利,不夺不餍。未有仁而遗其亲者也,未有义而后其君者也。王亦曰仁义而已矣,何必曰利?」

(二)梁惠王曰:「寡人之于国也,尽心焉耳矣!河内凶,则移其民于河东,移其粟于河内;河东凶亦然。察邻国之政,无如寡人之用心者;邻国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何也?」孟子对曰:「王好战,请以战喻。填然鼓之,兵刃既接,弃甲曳兵而走,或百步而后止,或五十步而后止;以五十步笑百步,则何如?」曰:「不可。直不百步耳,是亦走也!」曰:「王如知此,则无望民之多于邻国也。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池,鱼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谷与鱼不可胜食,材木不可胜用,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也;养生丧死无憾,王道之始也。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以;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于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涂有饿莩而不知发;人死,则曰:『非我也,岁也。』是何异于刺人而杀之,曰:『非我也,兵也!』王无罪岁,斯天下之民至焉。」

(三)梁惠王曰:「普国,天下莫强焉,叟之所知也。及寡人之身,东败于齐,长子死焉;西丧地于秦七百里;南辱于楚:寡人耻之,愿比死者一洒之,如之何则可?」孟子对曰:「地方百里而可以王。王如施仁政于民,省刑罚,薄税敛,深耕易耨;壮者以暇日修其孝悌忠信,入以事其父兄,出以事其长上,可使制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矣!彼夺其民时,使不得耕耨以养其父母,父母冻饿,兄弟妻子离散。彼陷溺其民,王往而征之,夫谁与王敌!故曰:『仁者无敌。』王请勿疑。」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展廷,您的问题与古文无关,请转贴到佛学分享去,谢谢。

这个星期天的古文选读,觉得还是以这篇较好——

《齐桓晋文之事》(取自《孟子•梁惠王上》)

  齐宣王问曰:“齐桓、晋文之事,可得闻乎?”
  孟子对曰:“仲尼之徒,无道桓、文之事者,是以后世无传焉,臣未之闻也。无以,则王乎 ?”
  曰:“德何如,则可以王矣?”
  曰:“保民而王,莫之能御也。”
  曰:“若寡人者,可以保民乎哉?”
  曰:“可。”  
  曰:“何由知吾可也?”
  曰:“臣闻之胡龁曰:‘王坐于堂上,有牵牛而过堂下者。王见之,曰:“牛何之?”对曰:“将以衅钟 。”王曰:“舍之!吾不忍其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对曰:“然则废衅钟与?”曰:“何可废也?以羊易之。”’不识有诸?”   
  曰:“有之。”
  曰:“是心足以王矣。百姓皆以王为爱也,臣固知王之不忍也 。”
  王曰:“然,诚有百姓者。齐国虽褊小,吾何爱一牛?即不忍其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故以羊易之也。”
  曰:“王无异于百姓之以王为爱也。以小易大,彼恶知之?王若隐其无罪而就死地 ,则牛羊何择焉?”
  王笑曰:“是诚何心哉!我非爱其财而易之以羊也,宜乎百姓之谓我爱也。”
  曰:“无伤也,是乃仁术也!见牛未见羊也。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

  王说,曰:“《诗》云:‘他人有心,予忖度之。’夫子之谓也。夫我乃行之,反而求之,不得吾心;夫子言之,于我心有戚戚焉。此心之所以合于王者,何也?”
  曰:“有复 于王者曰:‘吾力足以举百钧,而不足以举一羽;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则王许之乎?”   
  曰:“否。”
  “今恩足以及禽兽,而功不至于百姓者,独何与?然则一羽之不举,为不用力焉;舆薪之不见,为不用明焉;百姓之不见保,为不用恩焉。故王之不王,不为也,非不能也。”
  曰:“不为者与不能者之形,何以异?”
  曰:“挟太山以超北海,语人曰:‘我不能。’是诚不能也。为长者折枝,语人曰:‘我不能。’是不为也,非不能也。故王之不王,非挟太山以超北海之类也;王之不王,是折技之类也。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运于掌。诗云:‘刑 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言举斯心,加诸彼而已。故推恩足以保四海,不推恩无以保妻子;古之人所以大过人者无他焉,善推其所为而已矣。今恩足以及禽兽,而功不至于百姓者,独何与?权,然后知轻重;度,然后知长短;物皆然,心为甚。王请度之!抑王兴甲兵,危士臣,构怨于诸侯,然后快于心与?”


  王曰:“否,吾何快于是,将以求吾所大欲也。”
  曰:“王之所大欲,可得闻与?”
  王笑而不言。
  曰:“为肥甘不足于口与?轻暖不足于体与?抑为采色不足视于目与?声音不足听于耳与?便嬖 不足使令于前与?王之诸臣皆足以供之,而王岂为是哉?”
  曰:“否,吾不为是也。”
  曰:“然则王之所大欲可知已:欲辟土地,朝秦楚 ,莅中国而抚四夷也。以若所为,求若所欲,犹缘木而求鱼也。”
  王曰:“若是其甚与?”
  曰:“殆有甚焉。缘木求鱼,虽不得鱼,无后灾;以若所为,求若所欲,尽心力而为之,后必有灾。”
  曰:“可得闻与?”
  曰:“邹人与楚人战,则王以为孰胜?”
  曰:“楚人胜。”
曰:“然则小固不可以敌大,寡固不可以敌众,弱固不可以敌强。海内之地,方千里者九,齐集有其一;以一服八,何以异于邹敌楚哉!盖亦反其本矣 。今王发政施仁,使天下仕者皆欲立于王之朝,耕者皆欲耕于王之野,商贾皆欲藏于王之市,行旅皆欲出于王之涂,天下之欲疾其君者,皆欲赴愬于王:其若是,孰能御之?”


王曰:“吾惛 ,不能进于是矣。愿夫子辅吾志,明以教我;我虽不敏,请尝试之。”
  曰:“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 ,无不为已。及陷于罪,然后从而刑之,是罔民也 。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为也?是故明君制民之产,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然后驱而之善,故民之从之也轻。今也制民之产,仰不足以事父母,俯不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苦,凶年不免于死亡。此惟救死而恐不赡 ,奚暇治礼义哉!
  “王欲行之,则盍反其本矣!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八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 ,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参考译文]
  齐宣王问(孟子)说:“齐桓公、晋文公(称霸)的事,(我)可以听听吗?”
  孟子回答说:“孔子的学生中没有称道齐桓公、晋文公的事情的,因此后世失传了。我没有听说过这事。(如果)一定要说,那么还是说说行王道的事吧!”
  (齐宣王)说:“要有什么样的道德,才可以行王道以统一天下呢?”
  (孟子)说:“安抚老百姓而称王天下,便没有什么人能抵御他了。”
  (齐宣王)说:“像我这样的人,能够安抚老百姓吗?”
  (孟子)说:“可以。”
  (齐宣王)说:“根据什么知道我可以做到呢?”
  (孟子)说:“我听胡龁说:‘您坐在大殿上,有个人牵牛从殿下走过。您看见这个人,问道:“牛(牵)到哪里去?”(那人)回答说:“准备用它来祭钟。”大王您说:“放了它!我不忍看它那副恐惧发抖的样子,就这样没有罪过而走向受刑的地方。”(那人问)道:“那么,废弃祭钟的仪式吗?”你说:“哪能废呢?用羊来换它吧。”’不知道有没有这件事?”
  (齐宣王)说:“有这事。”
  (孟子)说:“这样的心就足以行王道以统一天下了。老百姓都以为大王是吝啬。我确实知道您是出于一种不忍的同情心。”
  (齐宣王)说:“是的,的确有这样(误解我)的百姓。齐国虽然土地狭小,我怎么至于吝惜一条牛?就是不忍看它那副恐惧发抖的样子,毫无罪过而走向受死的地方,所以用羊去换它。”
  (孟子)说:“你不要对百姓说您吝啬而感到奇怪。以小换大,他们怎么知道其中的意思呢?您如果不忍看它无罪而走向死地,那么,牛和羊又有什么区别呢?”
  齐宣王笑着说:“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想法呢?我(的确)不是吝惜钱财而以羊换掉牛的,(这么看来)老百姓说我吝啬是理所应当的了。”
(孟子)说:“没有关系,您这样做正体现了仁爱之道,(原因在于您)看到了牛而没看到羊。有道德的人对于飞禽走兽,看见它活着,便不忍心看它死;听到它(哀鸣)的声音,便不忍心吃它的肉。所以君子远离厨房。”


  齐宣王高兴了,说:“《诗经》说:‘别人有什么心思,我能揣测到。’说的就是先生您这样的人啊。我这样做了,回头再去想它,却想不出是为什么。先生您说的这些,对于我的心真有豁然开朗的作用啊!这种心之所以符合王道的原因,是什么呢?”
  (孟子)说:“(假如)有人报告大王说:‘我的力气足以举起三千斤,却不能够举起一根羽毛;(我的)眼力足以看清鸟兽秋天新生细毛的末稍,却看不到整车的柴草。’那么,大王您相信吗?”
  (齐宣王)说:“不相信。”
  “如今您的恩德足以推及禽兽,而老百姓却得不到您的功德,却是为什么呢?这样看来,举不起一根羽毛,是不用力气的缘故;看不见整车的柴草,是不用目力的缘故;老百姓没有受到爱护,是不肯布施恩德的缘故。所以,大王您不能以王道统一天下,是不肯干,而不是不能干。”
  (齐宣王)说:“不肯干与不能干在表现上怎样区别?”
(孟子)说:“(用胳膊)挟着泰山去跳过渤海,告诉别人说:‘我做不到。’这确实是做不到。为长辈按摩一下肢体,告诉别人说:‘我做不到。’这是不肯做,而不是不能做。大王所以不能统一天下,不属于(用胳膊)挟泰山去跳过渤海这一类的事;大王不能统一天下,属于对长辈按摩肢体一类的事。尊敬自己的老人,进而推广到尊敬别人家的老人;爱护自己的孩子,进而推广到爱护别人家的孩子。(照此理去做)要统一天下如同在手掌上转动东西那么容易了。《诗经》说:‘(做国君的)给自己的妻子和儿女作好榜样,推广到兄弟,进而治理好一家一国。’说的就是把这样的心推广到他人身上罢了。所以,推广恩德足以使天下安定,不推广恩德连妻子儿女都安抚不了。古代圣人大大超过别人的原因,没别的,善于推广他们的好行为罢了。如今(您的)恩德足以推广到禽兽身上,老百姓却得不到您的好处,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称一称,才能知道轻重;量一量,才能知道长短,事物都是如此,人心更是这样。大王,您请思量一下吧!还是您发动战争,使将士冒生命的危险,与各诸侯国结怨,这样心里才痛快么?”


  齐宣王说:“不是的,我怎么会这样做才痛快呢?我是打算用这办法求得我最想要的东西罢了。”
  (孟子)说:“您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我)可以听听吗?”
  齐宣王只是笑却不说话。
  (孟子)说:“是因为肥美的食物不够吃呢?又轻又暖的衣服不够穿呢?还是因为各种色彩不够看呢?美妙的音乐不够听呢?左右受宠爱的人不够用呢?(这些)您的大臣们都能充分地供给,难道大王真是为了这些吗?”
  (齐宣王)说:“不是,我不是为了这些。”
  (孟子)说:“那么,大王所最想得到的东西便可知道了:是想开拓疆土,使秦国、楚国来朝见,统治整个中原地区,安抚四方的少数民族。(但是)以这样的做法,去谋求这样的理想,就像爬到树上去抓鱼一样。”
  齐宣王说:“像(你说的)这么严重吗?”
  (孟子)说:“恐怕比这还严重。爬到树上去抓鱼,虽然抓不到鱼,却没有什么后祸;假使用这样的做法,去谋求这样的理想,又尽心尽力地去干,结果必然有灾祸。”
  (齐宣王)说:“(这是什么道理)可以让我听听吗?”
  (孟子)说:“(如果)邹国和楚国打仗,那您认为谁胜呢?”
  (齐宣王)说:“楚国会胜。”
(孟子)说:“那么,小国本来不可以与大国为敌,人少的国家本来不可以与人多的国家为敌,弱国本来不可以与强国为敌。天下的土地,纵横各一千多里的(国家)有九个,齐国的土地总算起来也只有其中的一份。以九分之一(的力量)去使九分之八(的力量)降服,这与邹国和楚国打仗有什么不同呢?还是回到根本上来吧。(如果)您现在发布政令施行仁政,使得天下当官的都想到您的朝廷来做官,种田的都想到您的田野来耕作,做生意的都要(把货物)存放在大王的集市上,旅行的人都想在大王的道路上出入,各国那些憎恨他们君主的人都想跑来向您申诉。如果像这样,谁还能抵挡您呢?”


  齐宣王说:“我昏乱糊涂,不能做到这一步。希望先生您帮助我(实现)我的志愿。明白地教导我,我虽然不明事理,请(让我)试着这么做做看。”
(孟子)说:“没有长久可以维持生活的产业而常有善心的,只有有志之士才能做到,至于老百姓,没有固定的产业,因而就没有长久不变的心。如果没有长久不变的善心,(就会)不服从约束、犯上作乱,没有不做的了。等到(他们)犯了罪,随后用刑法去处罚他们,这样做是陷害人民。哪有仁爱的君主掌权,却可以做这种陷害百姓的事呢?所以贤明的君主制定老百姓的产业,一定使他们上能赡养父母,下能养活妻子儿女;年成好时能丰衣足食,年成不好也不致于饿死。然后督促他们做好事。所以老百姓跟随国君走就容易了。如今,规定人民的产业,上不能赡养父母,下不能养活妻子儿女,好年景也总是生活在困苦之中,坏年景免不了要饿死。这样,只把自己从死亡中救出来,还来不及,哪里还顾得上讲求礼义呢?大王真想施行仁政,为什么不回到根本上来呢?(给每家)五亩地的住宅,种上桑树,(那么)五十岁的人就可以穿上丝织的衣服了;鸡、狗、猪这些家畜,不要失去(喂养繁殖的)时节,七十岁的人就可以有肉吃了;一百亩的田地,不要(因劳役)耽误了农时,八口人的家庭就可以不挨饿了;重视学校的教育,反复地用孝顺父母,尊重兄长的道理叮咛他们,头发斑白的老人便不会再背着、顶着东西在路上走了。老年人穿丝衣服吃上肉,老百姓不挨饿受冻,这样如果还不能统一天下,那是没有的(事情)。”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二、思想内容
本文记录了孟子和齐宣王之间关于仁政的对答,孟子因势利导,始终抓住齐宣王的心理,将自己关于仁政的思想成功地传达出来。其中表现出孟子高超的论辩技巧。

三、重点提示
  1、孟子的仁政思想:
  2、孟子善辩的特点:善于抓住对方心理因势利导;分析透彻,语言富有气势;善于运用举例、比喻等多种手法。
  3、长于比喻。随手拈来却精当生动。
  
[难点分析]
  1.简析孟子的仁政思想的主要内容。
孟子仁政的核心是反对用武力征服天下的“霸道”,推行“保民而王”的“王道”。他认为,统治者应减轻剥削,“制民之产”,使人民拥有一定的产业,在此基础上再进行教化,引导民众遵从“礼义”,这样才可以国治民安,实现王道。孟子还具体地规划了他理想中的“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的王国图景。孟子的仁政理想是建立在性善论的基础上的,他希望统治者能够“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希望国君能推恩于民,这些都是儒家亲亲仁民主张的反映。但这中理论有其天真之处,在当时是不可能被诸侯所采用的。

  2.简析譬喻在《齐桓晋文之事》中的作用。
在《齐桓晋文之事》一文中,孟子对齐宣王阐述了自己关于王道的主张。在此过程中,孟子没有进行抽象的说教,而是采用形象生动的故事,循循善诱,多处以生动的故事为喻。文章第一段开门见山提出“保民而王”的主张,之后通过“以羊易牛”一事的分析,说明“王之不忍”,有推行仁政之心。第二段以“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等浅显的比喻指出齐宣王没有施行仁政,并非不能,而是不为。第三段,孟子以“缘木求鱼”、“邹人与楚人战”来说明以武力称霸的愿望是徒劳的,诱导齐宣王实施仁政。在整个论辩的过程中,孟子引譬论证,层层深入,阐明自己的政治主张,很具有说服力,表现出了高超的论辩技巧。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呵呵,决定只讲篇章,不谈孟子的思想与概况了。齐桓晋文之事,的确是好篇章,既可以反映孟子的思想核心,又可以表现其文章特色。
且试一试,看咱的中学生可以领会多少。

备好课了,睡觉去也!
上次由 老黄 在 11-02-09 周三 8:15 a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帖子: 166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0:22 pm
来自: N.Sembilan - Selangor

讲师,你备的课还真的有重点难点!那些文言文很难哦!!我都看不懂,不过还好有白话文。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