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选读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回复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史记·留侯世家》 写了:   留侯张良者,其先韩人也。大父开地,相韩昭侯、宣惠王、襄哀王。父平,相釐xī王、悼惠王。悼惠王二十三年,平卒。卒二十岁,秦灭韩。良年少,未宦事韩。韩破,良家僮三百人,弟死不葬,悉以家财求客刺秦王,为韩报仇,以大父、父五世相韩故。

  良尝学礼淮阳。东见仓海君。得力士,为铁椎重百二十斤。秦皇帝东游,良与客狙击秦皇帝博浪沙中,误中副车。秦皇帝大怒,大索天下,求贼甚急,为张良故也。良乃更名姓,亡匿下邳。
张良封地在“留”,所以后世常唤之“留侯”。
以上一段文字交待了张良的出身。原来他出身官宦之家,祖父和父亲曾经当过韩国五任君王的丞相。由于这样的因缘,所以当秦灭韩时,张良会想办法报仇。与铁锤客行刺秦王的故事,很多人听过,只是不知道故事的主人公是张良而已。
《史记·留侯世家》 写了:   良尝闲从容步游下邳圯yǐ上,有一老父,衣褐,至良所,直堕其履圯下,顾谓良曰:“孺子,下取履!”良鄂然,欲殴之。为其老,强忍,下取履。父曰:“履我!”良业为取履,因长跪履之。父以足受,笑而去。良殊大惊,随目之。父去里所,复还,曰:“孺子可教矣。后五日平明,与我会此。”良因怪之,跪曰:“诺。”五日平明,良往。父已先在,怒曰:“与老人期,后,何也?”去,曰:“后五日早会。”五日鸡鸣,良往。父又先在,复怒曰:“后,何也?”去,曰:“后五日复早来。”五日,良夜未半往。有顷,父亦来,喜曰:“当如是。”出一编书,曰:“读此则为王者师矣。后十年兴。十三年孺子见我济北,谷城山下黄石即我矣。” 遂去,无他言,不复见。旦日视其书,乃太公兵法也。良因异之,常习诵读之。
这也是个脍炙人口的故事——圯下取履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史记·留侯世家》 写了:
  居下邳,为任侠。项伯常杀人,从良匿。

  后十年,陈涉等起兵,良亦聚少年百余人。景驹自立为楚假王,在留。良欲往从之,道遇沛公。沛公将数千人,略地下邳西,遂属焉。沛公拜良为厩将。良数以太公兵法说沛公,沛公善之,常用其策。良为他人者,皆不省。良曰:“沛公殆天授。” 故遂从之,不去见景驹。
前一段文字交待了张良和项伯结交的原因,是个伏笔。牵出鸿门宴的一段因缘。

后一段文字则说明了张良选择刘邦的原因。
《史记·留侯世家》 写了:  及沛公之薛,见项梁。项梁立楚怀王。良乃说项梁曰:“君已立楚后,而韩诸公子横阳君成贤,可立为王,益树党。”项梁使良求韩成,立以为韩王。以良为韩申徒,与韩王将千余人西略韩地,得数城,秦辄复取之,往来为游兵颍川。

  沛公之从雒阳南出轘辕,良引兵从沛公,下韩十余城,击破杨熊军。沛公乃令韩王成留守阳翟zhái,与良俱南,攻下宛,西入武关。沛公欲以兵二万人击秦峣下军,良说曰:“秦兵尚强,未可轻。臣闻其将屠者子,贾竖易动以利。愿沛公且留壁,使人先行,为五万人具食,益为张旗帜诸山上,为疑兵,令郦食其持重宝啖秦将。”秦将果畔,欲连和俱西袭咸阳,沛公欲听之。良曰:“此独其将欲叛耳,恐士卒不从。不从必危,不如因其解击之。”沛公乃引兵击秦军,大破之。遂北至蓝田,再战,秦兵竟败。遂至咸阳,秦王子婴降沛公。
前一段文字讲述张良为项梁出策。

后一段则是为刘邦出策了。
战争本来就是残酷的,张良深谙其道,所以使计“利诱出身商贾的秦将”,待其准备叛秦后,却又挥军攻打秦军,一举击溃秦军。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7月19日因为搬家,所以告假。

7月26日,虽然依旧很忙,但是不好意思再告假。

讲以下一段文字:

  沛公入秦宫,宫室帷帐狗马重宝妇女以千数,意欲留居之。樊哙谏沛公出舍,沛公不听(1)。良曰:“夫秦为无道,故沛公得至此。夫为天下除残贼,宜缟素为资(2)。今始入秦,即安其乐,此所谓‘助桀为虐’。且‘忠言逆耳利于行,毒药苦口利于病’,愿沛公听樊哙言。”沛公乃还军霸上。

  项羽至鸿门下,欲击沛公,项伯乃夜驰入沛公军,私见张良,欲与俱去。良曰:“臣为韩王送沛公,今事有急,亡去不义。”乃具以语沛公。沛公大惊,曰:“为将奈何?”良曰:“沛公诚欲倍项羽邪?”沛公曰:“鲰zōu生教我距关无内诸侯(3),秦地可尽王,故听之。”良曰:“沛公自度能却项羽乎?”沛公默然良久,曰:“固不能也。今为奈何?”良乃固要项伯。项伯见沛公。沛公与饮为寿,结宾婚。令项伯具言沛公不敢倍项羽,所以距关者,备他盗也。及见项羽后解,语在《项羽》事中。

  汉元年正月,沛公为汉王,王巴蜀。汉王赐良金百溢,珠二斗,良具以献项伯。汉王亦因令良厚遗项伯,使请汉中地(4)。项王乃许之,遂得汉中地。汉王之国,良送至褒中,遣良归韩。良因说汉王曰:“王何不烧绝所过栈道,示天下无还心,以固项王意。”乃使良还。行,烧绝栈道。
  
  良至韩,韩王成以良从汉王故,项王不遣成之国,从与俱东。良说项王曰:“汉王烧绝栈道,无还心矣。”乃以齐王田荣反,书告项王。项王以此无西忧汉心,而发兵北击齐。

  项王竟不肯遣韩王,乃以为侯,又杀之彭城。良亡,闲行归汉王,汉王亦已还定三秦矣。复以良为成信侯,从东击楚。至彭城,汉败而还。至下邑,汉王下马踞鞍而问曰:“吾欲捐关以东等弃之,谁可与共功者?”良进曰:“九江王黥布,楚枭将,与项王有郄;彭越与齐王田荣反梁地:此两人可急使。而汉王之将独韩信可属大事,当一面。即欲捐之,捐之此三人,则楚可破也。”汉王乃遣随何说九江王布,而使人连彭越。及魏王豹反,使韩信将兵击之,因举燕、代、齐、赵。然卒破楚者,此三人力也。

  张良多病,未尝特将也,常为画策,时时从汉王。

  汉三年,项羽急围汉王荥阳,汉王恐忧,与郦食其谋桡楚权。食其曰:“昔汤伐桀,封其后于杞。武王伐纣,封其后于宋。今秦失德弃义,侵伐诸侯社稷,灭六国之后,使无立锥之地。陛下诚能复立六国后世,毕已受印,此其君臣百姓必皆戴陛下之德,莫不乡风慕义,愿为臣妾。德义已行,陛下南乡称霸,楚必敛衽而朝。”汉王曰:“善。趣刻印,先生因行佩之矣。”

食其未行,张良从外来谒。汉王方食,曰:“子房前!客有为我计桡楚权者。”其以郦生语告,曰:“于子房何如?”良曰:“谁为陛下画此计者?陛下事去矣。”汉王曰:“何哉?”张良对曰:“臣请藉前箸为大王筹之。”(5)曰:“昔者汤伐桀而封其后于杞者,度能制桀之死命也。今陛下能制项籍之死命乎?”曰:“未能也。”“其不可一也。武王伐纣封其后于宋者,度能得纣之头也。今陛下能得项籍之头乎?”曰:“未能也。”“其不可二也。武王入殷,表商容之闾(6),释箕子之拘(7),封比干之墓。今陛下能封圣人之墓,表贤者之闾,式智者之门乎?”曰:“未能也。”“其不可三也。发巨桥之粟,散鹿台之钱,以赐贫穷。今陛下能散府库以赐贫穷乎?”曰:“未能也。”“其不可四矣。殷事已毕,偃革为轩(8),倒置干戈,覆以虎皮,以示天下不复用兵。今陛下能偃武行文,不复用兵乎?”曰:“未能也。”“其不可五矣。休马华山之阳,示以无所为。今陛下能休马无所用乎?”曰:“未能也。”“其不可六矣。放牛桃林之阴(9),以示不复输积。今陛下能放牛不复输积乎?”曰:“未能也。”“其不可七矣。且天下游士离其亲戚,弃坟墓,去故旧,从陛下游者,徒欲日夜望咫尺之地。今复六国,立韩、魏、燕、赵、齐、楚之后,天下游士各归事其主,从其亲戚,反其故旧坟墓,陛下与谁取天下乎?其不可八矣。且夫楚唯无强,六国立者复桡náo而从之(10),陛下焉得而臣之?诚用客之谋,陛下事去矣。”汉王辍食吐哺,骂曰:“竖儒,几败而公事(11)!”令趣销印。


注释:

(1) 《集解》徐广曰:“一本哙谏曰:‘沛公欲有天下邪?将欲为富家翁邪?’沛公曰:‘吾欲有天下。’哙曰:‘今臣从入秦宫,所观宫室帷帐珠玉重宝钟鼓之饰,奇物不可胜极,入其后宫,美人妇女以千数,此皆秦所以亡天下也。愿沛公急还霸上,无留宫中。’沛公不听。”
(2) 《集解》晋灼曰:“资,藉也。欲沛公反秦奢泰,服俭素以为藉也。”
(3) 《集解》徐广曰:“吕静曰鲰,鱼也,音此垢反。”《索隐》吕静云“鲰,鱼也,谓小鱼也,音此垢反”。
(4) 《集解》如淳曰:“本但与巴蜀,故请汉中地。”
(5) 《集解》张晏曰:“求借所食之箸用指画也。或曰前世汤武箸明之事,以筹度今时之不若也。”
(6) 《索隐》按:崔浩云“表者,标榜其里门也”。商容,纣时贤人也。韩诗外传曰“商容执羽钥冯于马徒,欲以化纣而不能,遂去,伏于太行山。武王欲以为三公,固辞不受”。
(7) 《集解》徐广曰:“释,一作‘式’。拘,一作‘囚’。”
(8) 《集解》如淳曰:“革者,革车也;轩者,赤黻乘轩也。偃武备而治礼乐也。”《索隐》苏林云:“革者,兵车也;轩者,朱轩皮轩也。谓废兵车而用乘车也。”
(9) 《索隐》按:晋灼云“在弘农閺乡南谷中”。应劭十三州记“弘农有桃丘聚,古桃林也”。山海经云“夸父之山,北有桃林,广三百里”也。
(10) 《集解》汉书音义曰:“唯当使楚无强,强则六国弱从之。”《索隐》按:荀悦汉纪说此事云“独可使楚无强,若强,则六国屈桡而从之”。又韦昭云“今无强楚者,言六国立必复屈桡从楚”。是二说意同也。
(11) 《索隐》高祖骂郦生为竖儒,谓此儒生竖子耳。几音祈。几者,殆近也。而公,高祖自谓也。汉书作“乃公”,乃亦汝也。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史记·留侯世家》 写了:   沛公入秦宫,宫室帷帐狗马重宝妇女以千数,意欲留居之。樊哙谏沛公出舍,沛公不听。良曰:“夫秦为无道,故沛公得至此。夫为天下除残贼,宜缟素为资。今始入秦,即安其乐,此所谓‘助桀为虐’。且‘忠言逆耳利于行,毒药苦口利于病’,愿沛公听樊哙言。”沛公乃还军霸上。
刘邦进入咸阳城,欢乐不出。樊哙谏,不肯听;张良劝,他才听从,还军霸上。
这里重点写张良,细节上不若《高祖本纪》《项羽本纪》详细。
其实刘邦这时候还是利令智昏,听从一位谋士的话,派兵把守着函谷,阻止项羽入关,以图稳坐关中王。这一事件,是张良所不知道的。
  项羽至鸿门下,欲击沛公,项伯乃夜驰入沛公军,私见张良,欲与俱去。良曰:“臣为韩王送沛公,今事有急,亡去不义。”乃具以语沛公。沛公大惊,曰:“为将奈何?”良曰:“沛公诚欲倍项羽邪?”沛公曰:“鲰zōu生教我距关无内诸侯,秦地可尽王,故听之。”良曰:“沛公自度能却项羽乎?”沛公默然良久,曰:“固不能也。今为奈何?”良乃固要项伯。项伯见沛公。沛公与饮为寿,结宾婚。令项伯具言沛公不敢倍项羽,所以距关者,备他盗也。及见项羽后解,语在《项羽》事中。
项羽到了咸阳,准备挥师一举灭了刘邦的军队。
这时,项伯(项羽的叔父)漏夜赶赴刘邦军队里告知张良这件事。他的用意当然是要救他的恩人,劝他快点离开刘邦军队,免受灾害。
张良固然吃惊,但是却表示要向刘邦辞行。这个要求合情合理,拖住了项伯。
张良见刘邦的会话,这里也省略了。
张良固然要知道出兵守函谷关是谁的主意,造成项羽大动肝火,要挥师前来一战。
刘邦固然慌了,连忙解释是误听小人的话。“鲰生”应该是骂人的话,不是说献计的人姓鲰。字面上的意思是小鱼所生的人,其实就是骂人“小杂种”。

于是,张良“固要项伯”见沛公。
“要”就是邀请。
项伯是项羽的叔父,不肯能背叛项羽的。
他之所以见刘邦,又听信刘邦不会背叛项羽的承诺,当然是因为张良的缘故。
其后,项伯还特地安排了刘邦见项羽,造就了历史上重要的一次“鸿门宴”。鸿门宴的主角是项羽和刘邦,但是真正展开角力斗智的,却是张良和范增。结果是胜利的是张良,失败的是范增。楚汉相争从此拉开了序幕。
  汉元年正月,沛公为汉王,王巴蜀。汉王赐良金百溢,珠二斗,良具以献项伯。汉王亦因令良厚遗项伯,使请汉中地。项王乃许之,遂得汉中地。
唉,又是项伯!
项羽违背当初与诸侯的诺言,没有让刘邦王关中。但是,在两军争斗之中,这或许还是正确的谋略。后来项羽又听从范增的意见,把刘邦远送到巴蜀当汉王,巴蜀道远险狭,偏于一隅,如此的分派不失为一着好棋。
项伯又在扮演了一次“小丑”,穿针引线地协助刘邦收复失地。他是无心的,但由于他的憨厚无知,却使他背叛了堂侄儿,并断送了他的脑袋。项伯在项羽的失败中,要负起很大的责任。
这一回是,他为刘邦争取到了“汉中”,这个军事要地,让刘邦后来有机会反扑。
汉王之国,良送至褒中,遣良归韩。良因说汉王曰:“王何不烧绝所过栈道,示天下无还心,以固项王意。”乃使良还。行,烧绝栈道。
  
  良至韩,韩王成以良从汉王故,项王不遣成之国,从与俱东。良说项王曰:“汉王烧绝栈道,无还心矣。”乃以齐王田荣反,书告项王。项王以此无西忧汉心,而发兵北击齐。
火烧栈道,迷惑项羽,这是张良再次给刘邦谋划的高招!
  项王竟不肯遣韩王,乃以为侯,又杀之彭城。良亡,闲行归汉王,汉王亦已还定三秦矣。
项羽还是有远见的。他怕汉王与韩王结盟,所以不让韩王姬成回到韩国去当王,却把他带到彭城监视(其后杀害)。当然,项羽最重要的目的不是韩王,而是张良。他希望把张良留在身边。只可惜,张良身在楚营心在汉,在项羽身边,反而成功麻痹了项羽,让他误以为刘邦烧绝栈道,已经不足为患。
汉王因此而成功收复三秦(项羽分封18王时,把关中一分为三,监视刘邦。只可惜以秦旧将章邯雍王是一败笔,让刘邦轻易夺回关中)。
张良这时候逃离楚地,再次归汉。(张良可以离开,恐怕又是项伯的协助)
复以良为成信侯,从东击楚。至彭城,汉败而还。
这句轻描淡写的话,如果对照《项羽本纪》,其实是个惊天动地的大战。
彭城是项羽的老窝。
韩信在汉二年(205BC)指挥56万汉军攻入彭城,端了项羽的老窝。从这个形势看,汉可以一举歼灭项王。可是偏偏刘邦却在大好形势之下失败,被项羽以3万军队击溃,就连父母妻子,也成了俘虏。
《项羽本纪》 写了:春,汉王部五诸侯兵,凡五十六万人,东伐楚。项王闻之,即令诸将击齐,而自以精兵三万人南从鲁出胡陵。四月,汉皆已入彭城,收其货宝美人,日置酒高会。项王乃西从萧,晨击汉军而东,至彭城,日中,大破汉军。汉军皆走,相随入谷、泗水,杀汉卒十余万人。汉卒皆南走山,楚又追击至灵壁东睢水上。汉军却,为楚所挤,多杀,汉卒十余万人皆入睢水,睢水为之不流。围汉王三匝。于是大风从西北而起,折木发屋,扬沙石,窈冥昼晦,逢迎楚军。楚军大乱,坏散,而汉王乃得与数十骑遁去,欲过沛,收家室而西;楚亦使人追之沛,取汉王家:家皆亡,不与汉王相见。汉王道逢得孝惠、鲁元,乃载行。楚骑追汉王,汉王急,推堕孝惠、鲁元车下,滕公常下收载之。如是者三。曰:“虽急不可以驱,奈何弃之?”于是遂得脱。求太公、吕后不相遇。审食其从太公、吕后闲行,求汉王,反遇楚军。楚军遂与归,报项王,项王常置军中。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彭城大战,项羽获得大胜(3万胜56万),重新建立起威信。
如果说刘邦进城后,“日置酒高会”,“收羽美人货赂”,是他的本性,不足为奇(还弥补了进入咸阳城后不能尽乐的遗憾),韩信、张良也在军中的,却也疏于防范,让项羽有反扑的机会,这就叫人纳闷了。
唯一可以解释的是,在韩信、张良眼中,彭城之战是个重要坐标,楚汉相争应该可以告一段落。他们低估了项羽,胜利冲昏了他们的头脑。
《留侯世家》 写了: 至下邑,汉王下马踞鞍而问曰:“吾欲捐关以东等弃之,谁可与共功者?”良进曰:“九江王黥布,楚枭将,与项王有郄;彭越与齐王田荣反梁地:此两人可急使。而汉王之将独韩信可属大事,当一面。即欲捐之,捐之此三人,则楚可破也。”汉王乃遣随何说九江王布,而使人连彭越。及魏王豹反,使韩信将兵击之,因举燕、代、齐、赵。然卒破楚者,此三人力也。
可是,他们很快振作起来。
张良“下邑画策”是张良在彭城兵败后,给刘邦划定的战略构想。
当汉军逃到下邑时,刘邦即刻便“下马踞鞍而问”,可见心情何其急切。愿意把关东地区分割出来,与天下英雄共同完成统一霸业,可见刘邦此时心境上已经有了转变,知道和项羽的斗争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
张良的战略构想可以归纳为三点:
(1)游说黥布叛变。这是因为他看准黥布和项羽有隙,已经不和了。
(2)争取彭越的支持。彭越在项羽分封18王时没有份,就连他的梁地也让了出来,所以他和项羽是不和的。支持彭越在梁地造反,就会牵制项羽,乱其后方。
(3)放手让韩信开辟北方战场。韩信功利心强,早在出道时就对刘邦说:“以天下城邑封功臣,何所不服!”张良看穿这点,要刘邦给他更大的自由,在北方开辟战场,不要只留在身边调遣。
  张良多病,未尝特将也,常为画策,时时从汉王。
张良的多病,恐怕不是天生的。
行刺始皇帝,以致始皇帝全国大肆搜索刺客,张良肯定要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涯,逃亡、匿藏的生涯肯定不好受。
  汉三年,项羽急围汉王荥阳,汉王恐忧,与郦食其谋桡楚权。食其曰:“昔汤伐桀,封其后于杞。武王伐纣,封其后于宋。今秦失德弃义,侵伐诸侯社稷,灭六国之后,使无立锥之地。陛下诚能复立六国后世,毕已受印,此其君臣百姓必皆戴陛下之德,莫不乡风慕义,愿为臣妾。德义已行,陛下南乡称霸,楚必敛衽而朝。”汉王曰:“善。趣刻印,先生因行佩之矣。”

食其未行,张良从外来谒。汉王方食,曰:“子房前!客有为我计桡楚权者。”其以郦生语告,曰:“于子房何如?”良曰:“谁为陛下画此计者?陛下事去矣。”汉王曰:“何哉?”张良对曰:“臣请藉前箸为大王筹之。”曰:“昔者汤伐桀而封其后于杞者,度能制桀之死命也。今陛下能制项籍之死命乎?”曰:“未能也。”“其不可一也。武王伐纣封其后于宋者,度能得纣之头也。今陛下能得项籍之头乎?”曰:“未能也。”“其不可二也。武王入殷,表商容之闾,释箕子之拘,封比干之墓。今陛下能封圣人之墓,表贤者之闾,式智者之门乎?”曰:“未能也。”“其不可三也。发巨桥之粟,散鹿台之钱,以赐贫穷。今陛下能散府库以赐贫穷乎?”曰:“未能也。”“其不可四矣。殷事已毕,偃革为轩,倒置干戈,覆以虎皮,以示天下不复用兵。今陛下能偃武行文,不复用兵乎?”曰:“未能也。”“其不可五矣。休马华山之阳,示以无所为。今陛下能休马无所用乎?”曰:“未能也。”“其不可六矣。放牛桃林之阴,以示不复输积。今陛下能放牛不复输积乎?”曰:“未能也。”“其不可七矣。且天下游士离其亲戚,弃坟墓,去故旧,从陛下游者,徒欲日夜望咫尺之地。今复六国,立韩、魏、燕、赵、齐、楚之后,天下游士各归事其主,从其亲戚,反其故旧坟墓,陛下与谁取天下乎?其不可八矣。且夫楚唯无强,六国立者复桡náo而从之,陛下焉得而臣之?诚用客之谋,陛下事去矣。”汉王辍食吐哺,骂曰:“竖儒,几败而公事!”令趣销印。
这段记载非常详细,突显张良的远见远胜于他人。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整理上面的资料,觉得有必要复讲,结果今天的课只增添一小段新材料:
《留侯世家》 写了:  汉四年,韩信破齐而欲自立为齐王,汉王怒。张良说汉王,汉王使良授齐王信印,语在《淮阴》事中。
语在淮阴事中,即《淮阴侯列传》有较详细说明。
上次讲《高祖本纪》时曾经带过。

《淮阴侯列传》 写了: 汉四年,遂皆降,平齐。使人言汉王曰:“齐伪诈多变,反复之国也。南边楚,不为假王以镇之,其势不定。愿为假王便。”当是时,楚方急围汉王于荥阳,韩信使者至,发书,汉王大怒,骂曰:“吾困于此,旦暮望若来佐我,乃欲自立为王!”张良﹑陈平蹑汉王足,因附耳语曰:“汉方不利,宁能禁信之王乎?不如因而立,善遇之,使自为守。不然,变生。”汉王亦悟,因复骂曰:“大丈夫定诸侯,即为真王耳,何以假为!”乃遣张良往,立信为齐王,征其兵击楚。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今天的课:
《史记·留侯世家》 写了:   其秋,汉王追楚至阳夏南,战不利而壁固陵,诸侯期不至。良说汉王,汉王用其计,诸侯皆至。语在《项籍》事中。

  汉六年正月,封功臣。良未尝有战斗功,高帝曰:“运筹策帷帐中,决胜千里外,子房功也。自择齐三万户。”良曰:“始臣起下邳,与上会留,此天以臣授陛下。陛下用臣计,幸而时中,臣愿封留足矣,不敢当三万户。”乃封张良为留侯,与萧何等俱封。

  上已封大功臣二十余人,其余日夜争功不决,未得行封。上在雒阳南宫,从复道(1)望见诸将往往相与坐沙中语。上曰:“此何语?”留侯曰:“陛下不知乎?此谋反耳。”上曰:“天下属安定,何故反乎?”留侯曰:“陛下起布衣,以此属取天下,今陛下为天子,而所封皆萧、曹故人所亲爱,而所诛者皆生平所仇怨。今军吏计功,以天下不足遍封,此属畏陛下不能尽封,恐又见疑平生过失及诛,故即相聚谋反耳。”上乃忧曰:“为之奈何?”留侯曰:“上平生所憎,群臣所共知,谁最甚者?”上曰:“雍齿与我故(2),数尝窘辱我。我欲杀之,为其功多,故不忍。”留侯曰:“今急先封雍齿以示群臣,群臣见雍齿封,则人人自坚矣。”于是上乃置酒,封雍齿为什方侯(3),而急趣丞相、御史定功行封。群臣罢酒,皆喜曰:“雍齿尚为侯,我属无患矣。”

  刘敬说高帝曰:“都关中。”上疑之。左右大臣皆山东人,多劝上都雒阳:“雒阳东有成皋,西有殽黾,倍河,向伊雒,其固亦足恃。”留侯曰:“雒阳虽有此固,其中小,不过数百里,田地薄,四面受敌,此非用武之国也。夫关中左殽函(4),右陇蜀(5),沃野千里,南有巴蜀之饶,北有胡苑之利(6),阻三面而守,独以一面东制诸侯。诸侯安定,河渭漕挽天下,西给京师;诸侯有变,顺流而下,足以委输。此所谓金城千里,天府之国也(7),刘敬说是也。”于是高帝即日驾,西都关中(8 )。

  留侯从入关。留侯性多病,即道引不食谷(9),杜门不出岁余。

……(时间不足,这一段下周再讲。)

  留侯从上击代,出奇计马邑下(10),及立萧何相国(11),所与上从容言天下事甚众,非天下所以存亡,故不著。留侯乃称曰:“家世相韩,及韩灭,不爱万金之资,为韩报雠强秦,天下振动。今以三寸舌(12)为帝者师,封万户,位列侯,此布衣之极,于良足矣。愿弃人间事,欲从赤松子(13)游耳。”乃学辟谷,道引轻身(14)。会高帝崩,吕后德留侯,乃强食之,曰:“人生一世间,如白驹过隙,何至自苦如此乎!”留侯不得已,强听而食。
 
  后八年卒,谥为文成侯。子不疑代侯(15)。

  子房始所见下邳圯上老父与《太公书》者,后十三年从高帝过济北,果见谷城山下黄石,取而葆祠之(16)。留侯死,并葬黄石(冢)(17)。每上冢伏腊,祠黄石。

  留侯不疑,孝文帝五年坐不敬,国除。
注释:
(1) 《集解》如淳曰:“復音複。上下有道,故谓之复道。”韦昭曰:“阁道。”
(2)《集解》汉书音义曰:“未起时有故怨。”
(3) 《索隐》地理志县名,属广汉。什音十。正义括地志云:“雍齿城在益州什邡县南四十步。汉什邡县,汉初封雍齿为侯国。”
(4) 《正义》殽,二殽山也,在洛州永宁县西北二十八里。函谷关在陕州桃林县西南十二里。
(5) 《正义》陇山南连蜀之岷山,故云右陇蜀也。
(6) 《索隐》崔浩云:“苑马牧外接胡地,马生于胡,故云胡苑之利。”正义博物志云“北有胡苑之塞”。按:上郡、北地之北与胡接,可以牧养禽兽,又多致胡马,故谓胡苑之利也。
(7) 《索隐》按:此言“谓”者,皆是依凭古语。言秦有四塞之国,如金城也。故淮南子云“虽有金城,非粟不守”。又苏秦说秦惠王云“秦地势形便,所谓天府”。是所凭也。
(8 ) 《索隐》按:周礼“二曰询国迁”,乃为大事。高祖即日西迁者,盖谓其日即定计耳,非即日遂行也。
(9) 《集解》汉书音义曰:“服辟谷之药,而静居行气。”
(10) 《集解》徐广曰:“一云‘出奇计下马邑’。”
(11) 《集解》汉书音义曰:“何时未为相国,良劝高祖立之。”
(12) 《索隐》春秋纬云:“舌在口,长三寸,象斗玉衡。”
(13) 《索隐》列仙传:“神农时雨师也,能入火自烧,昆仑山上随风雨上下也。”
(14) 《集解》徐广曰:“一云‘乃学道引,欲轻举’也。”
(15) 《集解》徐广曰:“文成侯立十六年卒,子不疑代立。十年,坐与门大夫吉谋杀故楚内史,当死,赎为城旦,国除。”
(16) 《集解》徐广曰:“史记珍宝字皆作‘葆’。”
(17) 《正义》括地志云:“汉张良墓在徐州沛县东六十五里,与留城相近也。”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这个周末,老黄到槟城演讲(生命教育),没有上课。

下个周末,老黄到金宝参加汉学研讨会,也没有上课。

抱歉!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明天要当保姆,陪小照照,所以不能上课,非常抱歉!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2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又要请假了,今天下午要赴福隆港演讲,故告假。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