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SR 2009_IPGKTAA

IPG Kampus Tengku Ampuan Afzan, Pahang

版主: 微沁黄毛小子苏政毅Yvonneksy周碧香

萧月美
帖子: 16
注册时间: 16-12-09 周三 2:56 pm
来自: selangor

黄讲师,
请问可有三月的上课时间表?因为想要做些准备。
蓝思
帖子: 2
注册时间: 03-03-10 周三 2:46 pm
来自: Pahang

千年女妖 写了:呜呼......这回是真的要“赶着”报到了。 :cry:

:( 我们只好先苦后甜咯~~~ :lol:
郑金英
帖子: 6
注册时间: 24-12-09 周四 11:04 pm
来自: 彭亨直凉
联系:

蓝思 写了:
千年女妖 写了:呜呼......这回是真的要“赶着”报到了。 :cry:

:( 我们只好先苦后甜咯~~~ :lol:
是的,相信到时我们每个都会变成熊猫眼!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郑金英 写了: 是的,相信到时我们每个都会变成熊猫眼!
不会啦,那么多小时的音乐课。
千年女妖
帖子: 16
注册时间: 02-07-10 周五 10:07 pm
来自: 岛屿与沙滩

六指琴功乃女妖的致命伤啊!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千年女妖 写了:六指琴功乃女妖的致命伤啊!
恐怕不是您的致命伤而已。
我忘记你们的课程其实是采用PISMP的,而PISMP的要求之一是要有PPISMP的基础。在PPISMP的一年半,课程已经为音乐系的学生打了很多基础。你们突然飞上去PISMP的课程,肯定要叫苦连天。

可怜!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07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Malaysia Boleh!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那天上课,有位同学突然冒出这样的感慨:“我其实陷入一种矛盾之中,不知道自己是人家的老师、学生、妻子,还是母亲。我尽心做好学校的工作,却发现兼顾不了家里的事务;顾得了家务,却又顾不了孩子的教育……”

由于击中很多人的心灵深处,一时看到的是凄凄惨惨的画面,很多人都红了眼。

我当时也只能说:“是学生时,当好学生;是老师时,当好老师;是人家的妻子时,做好妻子份内的事务;当人家妈妈时,也要做好妈妈的任务。”
话虽如此,但却不易为。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但是,除了这样以外,还有什么方法?

生活本来就是如此。岂能只能扮演一个角色?
所以我常勉励在求学中的学生(不是这群在职训练的教师),一定要好好把握学习机会,做好份内的事务。不要在求学时期就增加太多旁骛,如果又要身兼人妻人夫,矛盾一定加大,压力也就更大。

尽量把各个角色做好,这是唯一可做的。
我不能苟同为此而做出妥协。例如知道某位老师的家庭任务太大,就放松学校的事务。这不符合服务条例。要知道我们是受薪的。
同样的,我也不能苟同因为是老师了,所以在学业上稍微可以放松。
所以,无论我兼职OUM的讲师,还是教导KDPM,PGSR课程,我还是不会放松的。

我是“传而习之”的,绝对不是“传不习乎”。
我知道我要讲的是什么,也知道该传授些什么给你们。
只是,我的“这样教”,恐怕和你们的“那样教”略有矛盾。

例如先前你们报告儿童文学篇章的阅读心得,我就否定了你们采用“套”的方法。
所谓套,就是先列出儿童文学的相关理论,然后从作品中去寻找“论据”印证,以说明这篇作品的优秀之处。
但是,作者创作时根本不会这样思考,不是应试,更不会寻求达标。我们这样做,讲亵渎了文学作品,也无法真正理解作品的特点。

过后,你们好像有点无所适从,越评越短。
我的摇头,叫你们更加紧张。
想要做好,却又不知如何做得好。

我知道你们很努力,也知道你们敬重老黄,愿意给予配合,但就是“抓不到球”。
还好,那天我叫其中一组尝试一个方法,用问题来带出作品的特色,并且给予一天的准备时间。
感恩!这一组做足了准备功夫,击出漂亮的一拳,显现出了功夫!
这是对儿童故事《无法道歉》的赏析:

图片

有了成功的例子,相信你们的信心会回来。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补充一些《无法道歉》的情节概要:

故事的结尾是:军军在给花盆松土时又找到了被弟弟“种萝卜”埋进去的收音机,这时他“想起了那一张愤怒而悲伤的脸”,想起那个胆小的乡下孩子阿根最后的抗议:“你……你会后悔的!”“意识到自己扮演了一个蛮不讲理的角色……”,于是整整一个暑假,军军走街串巷寻找少年小贩的下落,想向阿根赔礼道歉。但阿根在暑假没结束就跟爸爸离开上海,一起回浙江乡下去了。

作品在收尾时对军军作了如下描写:
我感到无限失望。抚摸着那个收音机,想到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被我伤害了的人在怨恨我,而我无法向他道歉,这是多么令人难受啊!
“鸡肫皮,甲鱼壳!”远处,又响起了苍老而颤抖的吆喝,余音在新村上空久久回荡。我迈着沉重的脚步,慢慢地向家里走去……

故事的结局,就像故事中的奶奶说的那样:“世界上就有这样的事,你看上去是这样,它实际上却是那样。”这对于入世不深、真实生活中的“军军”们来说,在感受艺术的同时,也在感悟着人生。
千年女妖
帖子: 16
注册时间: 02-07-10 周五 10:07 pm
来自: 岛屿与沙滩

老黄 写了:
千年女妖 写了:六指琴功乃女妖的致命伤啊!
恐怕不是您的致命伤而已。
我忘记你们的课程其实是采用PISMP的,而PISMP的要求之一是要有PPISMP的基础。在PPISMP的一年半,课程已经为音乐系的学生打了很多基础。你们突然飞上去PISMP的课程,肯定要叫苦连天。

可怜!
时不予我,唯有将断了的牙齿和血吞。
回复

回到 “东姑安潘阿富珊师范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