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佛教的因缘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9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在我领导般若佛法研修组期间,曾经办过好几次的“学术营”,请过多为本地学者来助阵,印象中包括郑良树教授、陈志明教授、林水豪副教授、何国忠副教授、林挺辉博士、许友彬硕士、李业霖先生等。唉,都不是佛教专业的人士,可见大马佛教当时在这方面真是缺乏这方面的人才。
最多人参加的一次是在吉隆坡紫云洞观音寺办的聚会。那是1988年的事吧?
我负责最后一次的则是1990年在WAT CHETAWAN办的聚会。当时我们穿插了一项辩论会,课题是“佛教学术化不影响佛教发展”(大概如此),参加辩论的包括现任佛青会长吴德福和他现在的夫人李励章(二人好像是自此才擦出火花的,当年的德福可腼腆了),黄俊达,黄俊梅,许振伟等。担任评判的是我、林挺辉、陈耀德与潘秀凤。辩论场面有图为证——
图片
上次由 老黄 在 13-03-06 周一 9:37 p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9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从天堂到地狱

从太平佛教会周日佛学班到青年团,又从太平佛教会青年团到马大佛学会,由于我都是站在最前线参与行政工作,因此积累下的经验是非常多且宝贵的。
除了这些经验,我协助策划以及带动的全国性佛教活动(如全国大专佛青生活营、大专佛学研修班、般若佛法研修班等),也让我亲身体会到办活动的窍门。
这些活动的时间,刚好配合上马来西亚汉传佛教走上年轻化的时候,因此,我和继程法师也顺理成章的成为“先锋”。继程法师这个时期非常活跃,主动参与华社的多项活动(口述、笔耕都有),经常在报章亮相,孑然就是我国汉传佛教的主要“代言人”了。
我当然也沾光不少。因为许多活动我都会主动参与,而且往往是挑起主要的工作。因此,这段时间学佛的青年,大多都会认识黄先炳这个人。所以,我把这段时间称为“天堂”的日子。

好景无常,少年得意的我马上接受了一次考验。
这与我的私生活有关。
我在进入大学第三年便开始拍拖,甫毕业(1988)便告结婚。
虽然有不少社交经验,但是在思想上却还是没有做好结婚的准备的。所以结婚后,与两个住在一块儿的好友相聚时,经常便要骂女人,怨婚姻(好像自己很清高似的。这二人一个是光棍,另一个与我同年同月同日举行注册结婚),这是后来离婚的一个关键。1989年,协办第三届大专佛学研修班后,继程法师把我叫到办公室,第一次以非常不屑的口气(由于此前合作愉快,他很尊重我)对我说话,询问我婚姻的状况。我一一告诉他。但是他并没有耐心听我说,反而是一边说话,一边练字,不断重复写着“一棋子错满盘尽墨”八个字。当时,我感到非常难堪,也非常生气。后来我不再和法师谈下去,只告诉他我会处理我自己的事,不必他费心。然而,事情演变下去,我还是走上了分居的路……
我的事件,最大的“受益人”是那时候的三剑客之一。他看了引以为警惕,不敢再骂女人,也正视他的婚姻。果然,后来他上演的是“王子与公主结婚后”的故事,可作为佛化家庭之典范。而我,正式走入地狱……

分居后的我,接过不少匿名信,谴责我这个伪君子。一时,我成了众叛亲离的人(亲倒没有离,反之家人成了我最大的精神支柱。父亲经常写信来,就连中学便已辍学的大姐也提笔写信安慰我)。因此,1990-1992年期间,我在佛教界仿如人间蒸发一般消失了。这时候的我,真的是断除了一切外缘,除了专心投入于教学外,就是自修看佛书。印老的著作主要是在这段时期看过的。说起来,这种生活比“地狱”好多了。习惯了这种“离群”的生活后,我希望可以走得更远,因此我向教育部申请到沙巴去。有一位朋友很紧张,知道后去找继程法师,希望他开口劝我不要走。法师说:“你们放心,以他的个性,丢到哪个角落他都可以生存的。”还是老师了解我。不过,后来却是阴差阳错的去了关丹,与KK的MP GAYA无缘。
豪坤
Site Admin
帖子: 2790
注册时间: 28-07-05 周四 3:23 pm
来自: 饭桶
联系:

人不风流枉少年,我也同样走着错的棋子 :oops: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9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再战江湖
1991年底,我到了关丹。
中四时曾经报名参加第七届全彭青少年佛学生活营,主办单位是彭亨佛教会。虽然我最终拿不到父母的permit没有来参加,但是却知道彭亨佛教会是东海岸一个重要的佛教团体。来了关丹,我还是选择“自了汉”的生活方式,专注在教学工作以及阅读佛书。
不过,因缘的变化,很快又促使我“再战江湖”。
首先是大学的老同学、现在的同事涂胜喜促成的因缘。他在1992年的某一天下午(忘了具体时间),把我叫上他的车,说是到关丹海边一个度假村去。那边正举行着一个佛学营,他说他是顾问,要去看看那些学生搞得怎么样。于是,我去了,还被邀请上过台颁奖。
图片
上图是开幕式吧(?),敲磬的是前来主持课程的继欢法师,中间的是筹委会主席林陆和。

在MP Teruntum,同学们对佛学会的执著与热诚,深深感动着我,逐渐地把我引出山,再和他们一起搞活动了。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9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与彭亨佛教会的因缘

印象中,给MP Teruntum同学办的第一项佛学活动是“静坐班”。
那是92年的3月份吧!
由于同学强烈要求,我便拨电给在太平的继程法师,要求让我“再教静坐”。(自1986年开始受继程法师指示,我便开始指导他人学习静坐的入门方法。后来继程法师将静坐的指导组织化,成立了慧灯静修会,规定只有“助教”或“班首”才可以指导他人学习。这时候正好是我“隐退”的时候,所以没有参与。继程法师曾多次邀请我加入的,我始终没有理会。这一回是自投罗网了。)师父允许后,我们便在彭亨佛教会举行一次为期三天两夜的“初级静坐班”。这是我第一次到彭亨佛教会。
图片
嘿嘿,当年的彭亨佛教会,整个范围还不到一个依吉,空间非常狭小。但是,它却给我一个非常好的印象。我们霸占了大殿,许多活动便无法进行。而当时的办公室就在大殿旁,几个工作人员进出、搬东西,动作都是非常轻的,真有“宁动千江水,莫扰道人心”的作风。这三天,我很欢喜,学员也欢喜。
图片

岂知,课程后不久,我接到了一通电话。一位陌生男子打来的。他说他叫何振森,是彭亨佛教会会长。他还直接了当地说彭亨佛教会原任总务调职了,目前这个空缺悬空着,他希望我接任。我听得心跳加速,面红耳赤,还好是电话,没有出洋相。我反问他对我认识不深,怎么可以那么冒昧?而且我在佛教界已是千夫指的“狗熊”,哪里可以出任要职?他打个哈哈,说他做事不会那么随便的,他早已和太平的佛友联系过,知道我胜任此一任务的。结果,我的弱点暴露了——不会拒绝人家的好意。

就这样,我到了关丹不久后,便当上了一个已有二十多年历史的佛教团体的“总务”。然后便开展了在关丹忙碌的生活——
图片
上图是第一个任务——承办马来西亚华人文化节的“佛教展览会”,点子是我出,学生帮我设计展览物。

图片
青年组办“认识佛教讲座会”,请来继程法师、圆鸣法师、张碧芳律师主讲,我担任全场主持。犹记得会后继程法师和张律师都盛赞我,给我这后生小辈莫大鼓舞。

图片
图片
与MP Teruntum佛学班联合承办“第13届全国师训学员佛学生活营”。这个活动值得一书,因为是我们把它的形式给改掉,而且这个方式还沿用至今。继禅法师来主讲课程主题,我负责指导静坐——
图片

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活动,使我和彭亨佛教会结下了不解之缘。
上次由 老黄 在 26-10-07 周五 9:39 pm,总共编辑 2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9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为了“庆祝”我的“回归”佛教怀抱,我用了这种方式——
图片
图片
tsgtang
帖子: 25
注册时间: 26-12-05 周一 11:43 am
来自: 关丹

敬佩讲师对‘学人’的毅力和坚持。
看破,放下,自在,随缘,念佛。
头像
微沁
帖子: 1021
注册时间: 09-11-05 周三 9:58 pm
来自: MPTAA

记得你曾经告诉过我“一步一脚印”,
没有过去的历炼,也不会有今天的你!加油!
微微沁出的芳香
PC/MT1 2001
国祥
帖子: 257
注册时间: 21-11-05 周一 8:11 pm
来自: 稻米之乡-吉打州 ~ 华玲BALING
联系:

感恩讲师的故事分享...看见您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我真的很羡慕,心中非常感动.谢谢你的教导!我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了...

阿弥陀佛~国祥合十
~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
阿弥陀佛!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9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老黄 写道:与MP Teruntum佛学班联合承办“第13届全国师训学员佛学生活营”。这个活动值得一书,因为是我们把它的形式给改掉,而且这个方式还沿用至今。继禅法师来主讲课程主题,我负责指导静坐。
之前的师训学员佛学生活营,有好几届在太平进行。
是马佛青的活动。

由于我和继程法师合作推动“大专佛青生活营”,对办佛学营有更深刻的实践经验。因此,我们看到师训生活营的形式时,都不禁摇头。继程法师也曾经告诉我:“我看你要进去帮忙调整一下。”

我没有马上行动,而是静待因缘。
该交待一下为什么我们会摇头。
其一,课程并非密集的学佛,当中有不少康乐活动,画瓷砖是当时最流行的。体育项目也在其中。
其二,筹委老是在开会。他们不是营员中的一分子,是“工作人员”,真的就只是为大家服务。而且紧张得很,所以要常常开会。
其三,课程的安排不太协调,动静参杂,很混乱。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