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活_2007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8月18日至26日是学校假期。

不过,20日至22日我得回学院上课,假期师训班。
给KDC 2007年入学的其中两班同学上课,谈“说话教学”。
除了备课外,一直就是忙着一些文书工作。
至22日傍晚五时才离开立卑回关丹去。

23日下午举家去吉隆坡度假。
孩子长大了,会投诉假期在家里太闷,讲师爸爸整天往外跑,律师妈妈终日忙工作……
所以,为了弥补孩子的缺憾,就让他们自己决定要去哪里玩。
老大建议去KLCC,老二老三没有异议。
傍晚到吉隆坡,先去哥哥姐姐家串门拜访。毕竟家人甚少聚在一起,趁此机会小聚。
晚上到SS2妻姨住处过夜。

24日无法带孩子们去玩,因为得到布城开会工作。
一个白天就是这样忙碌中过去……

晚上回到住处,对孩子深感歉意,所以还是带他们去附近的1 Utama逛逛。
遇到了培贤,是他引领到可以让孩子玩的地方。可惜已经晚上9点半了,没有让孩子们再买门票去玩儿。

25日,终于可以去KLCC。
孩子们在petroscience玩了一个下午。
不过,他们并不会看那些炼油的展览,只是玩一些科技游戏。
晚上回到关丹。

26日,因为得见OUM的学生,所以没有给古文班的学生上课。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8月27日凌晨四点半,驱车回立卑上班。
虽然学生去了学校观摩,不必上课,但7个小时内几乎没有休息过地瞎忙着一些琐碎的文书工作。
2点半启程赴金马仑。
想在kerchau用午餐,竟然错过了。到了话望生才填肚子。
5点半抵达丹那拉打,入住酒店后马上倒下睡着了……

这一趟是应马来西亚教育部课程发展司的邀请来参加一个华文教学规划的会议。出席的除了师范学院讲师外,还有各州华文科督学,华校督学,联邦督学等教育部专司华文教育的同道。
这样的会议很有意思,感谢课程发展司的安排。
通过大家的汇报,我们会看清华文教育所面对的问题和挑战。
虽然不能解决什么实质的问题,但这样的交流有助大家把份内工作做得更好。

我在1988-1991在金马仑教学,所以故地重游是很有感触,也有很多追忆的。今午感谢晓慧、筱莉、依婷、梦萍的招待,更难忘晓慧的丈夫请喝的50年代陈年普洱,好久没有喝到那么棒的青饼了。

明天下午下山回家。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从金马仑下山回来后,第二天就得到佛教会去协助工作。
这是因为佛教会于8月30日至9月2日一连举行四天的大型法会——报恩法会。

唉,其实有好多工作都还没有完成呢!
图片

上图所言堪于告慰,因为感觉自己好像很伟大,竟然在百忙中接受担任OUM(马来西亚开放大学)的委任,督导学生写行动研究的开题报告。
事缘OUM去年在IPTAA开办了华文班,虽然学生只有七人,但还是算一班。过去是张秀玲老师指导她们的,但是张老师于四月中旬已经离开学院,所以也放弃再教学。
OUM的协调员迟迟找不到人指导,老黄只好“伟大”一番。
不过,真的是好苦。
不是指导辛苦,而是时间很不够用……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8月30日从金马仑回关丹后,知道是没有办法去处理自己尚未完成的事务的。佛教会有大法会,不过去,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不过,最终还是在9月2日(星期天)下午开溜了。
没有参加晚上的放焰口。

本来当天下午便要回立卑,因为要忙着把ISO的所有文件处理好。
可是,因为疲倦,所以先睡了个午觉。
醒来时,准备开车,又不忍心孩子们的周末就这样过去。
所以又载他们去海边玩儿了。
晚饭后才开车。
带了枕头、床褥直奔办公室。
12点抵达,工作到凌晨6点半,才打开床褥在办公室睡觉。

第二天依旧上班工作。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9月3日和4日,都在忙碌之中度过。
4日下午,突然发现如果不去看KPLI学生实习,恐怕要赶不及,所以临时决定到关丹去。虽然希望下午离开,但是还是忙文书工作到晚上9点半。回到关丹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家人都熟睡矣!

9月5日去看学生教BCSK(国小华语),还好,学生的表现令人满意。

6日凌晨四点半,又如往常般驱车回立卑。
然后,又是搞文书又文书。
6日与7日是ISO稽查的日子,所以全体讲师都在学院。

7日中午终于可以回家了。
但是8日又要去吉隆坡,9日得上佛学班(因为前两周缺课了,不好意思再负学生),于是只好决定去了又回来。
详情看链接。

http://www.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3886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9月9日凌晨三点回到家里。

一路上家人都睡着了。豪坤担心老黄一个人开车辛苦,给打了电话闲聊,谈花红。感恩!不过他劝老黄买风油涂眼睛却是下下策。老黄倒是听他之前的建议,在车上准备花生或瓜子,累了就让手忙碌一番。一路上,老黄啃完一大包瓜子。

原本回到家想备课的,但是实在太累了。
哄小照照睡觉,他没睡,我便先睡着了。
还好,第二天早上七点钟生理闹钟把自己吵醒。

刷洗过后便要备课了。
本来是想给大家看多一篇宋濂的文章的,因为他的传记文章写得不错。那天在星洲的专栏批评了《元史》,恐怕有些人要误会宋濂不具史观。可是,宋濂的文章要在网上搜索,偏偏最近关丹花园的宽频大有问题,常常掉线,所以只好作罢。
结果是给准备了刘基的《卖柑者言》。
李采妮
帖子: 75
注册时间: 10-11-06 周五 10:53 pm
来自: 雪州
联系:

黄讲师
看到您每一天都在与时间赛跑
生活过得既紧张又充实
我的内心就万分的惭愧
真的真的很佩服您
我要以您为榜样
老黄,万岁!!!
头像
微沁
帖子: 1021
注册时间: 09-11-05 周三 9:58 pm
来自: MPTAA

老黄,
加油----
微微沁出的芳香
PC/MT1 2001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9月9日,智、慧去上慈济佛学班。
只有观儿随我去佛教会上课。
我的《成佛之道》班,只剩下三名学生,一家三口。呵呵,老黄讲佛学竟然讲到没有人听,功力越来越强了。

来听《卖柑者言》的还真不少。对古文感兴趣的人,比对佛学感兴趣的要多。

午饭时,一位家长竟然不知道他孩子已经没有上我的课。而他的孩子竟然还以为我没有再上古文班,所以也没有到佛教会来了。

观儿一个人出来是很乖的,就在办公室等我。
如果智慧观一起出现,那才叫好玩。

忙了一些日常会务后,回家吃了午饭便“不省人事”了。

醒来后已近傍晚六点。带孩子去海边玩儿。
负责收拾东西的观儿竟然忘了带最重要的毛巾,于是我们临时改变行程,不去戏水了,改去TC攀爬岩石兼听海潮。
在那边遇上几位中国大学生,是出国游学的。
他们看到奔奔跳跳的智慧观,便给他们照了几个相。
后来又很好奇的问老黄的年龄。
知道老黄已经过了不惑之年,很是惊讶!
老黄也突然叹息。是的,晚婚也不好,不知道还可以陪孩子多少年。只希望可以照顾他们至他们可以独立生活吧!
寄语法情诸友,结婚要趁早,生孩子更莫要太晚。

10日凌晨赶回学院。
下午又赶赴吉隆坡参加一个会议。
这个会议本来找了同事代替的,因为老黄实在有太多事务要处理。可是上司看重我,坚持要我去,所以只好赶一趟了。
现在就是在吉隆坡开会期间,明天收工回立卑。
慧子
帖子: 15
注册时间: 25-02-06 周六 12:40 am
来自: 关丹
联系:

讲师
千万别太超劳了
人的体力是有限的
要多多地休息才会有健康的体魄哦!
熬夜一天需要长时间才可补回... ...

或许应该提出一个问题吧!
”能者是否一定要多劳“
那岂不是成为弱者更好?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