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活_2009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1月30日(星期一)

在家里还是得处理好学院的一些事务。
拖欠三篇文章,还在苦恼什么时候可以写。


12月1-3日(星期二至星期四)

这几天陪PISMP的同学一同准备将于4日至7日举行的儿童阅读营。

图片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 ... c&start=30

12月2日那天是我和宏爷的生日,太座说这几年的生日我都不在关丹,所以给我庆祝一番。特别请参加集训的同学到紫竹林用个晚餐。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2月4日(星期五)

今天着实被摆了一道。
昨天下午接到电话,说副院长训示我们回去开会,处理MQA的最后文件。
今早5点半乖乖出发。
其实今天儿童阅读营开始,想和同学们并肩作战的,无奈,当不了魔法太师公!

路上下大雨,而且越走远,雨就越大。
于是决定不抄平时走的小路,直接顺着东海岸大道走,出加叻收费站,进入文冬市区,在那边吃早餐。
9点10分到学院。

En Nordin在催了,而且是通过系主任KJ催我过去电脑室“开会”。
却原来只是3个人:除了我以外,还有泰米尔文组的古纳先生,数理系的主任拉兹玛女士。
“主持”会议的是年轻讲师阿末沙林。

其实根本就不是“开会”!
阿末先生说:“我们要修正COPPA,我们过去两天在IPIK开会,发现华文组的Dr Wong做得最好,已经90%完成。我们现在以他的为蓝本,吁请另外两组做出修订。”
然后从第一章到第九章,逐一讨论要修正的地方。
基本上就是根据我上个星期忙了四天做出的文件来修订。

请问看官:他们叫我回来做什么?
表扬大会?

让我赶四个小时车程过来,开一个小时的“会”,然后宣布解散!再请我开四个小时的车回去。
这就是我同事了近20年的高级讲师Nordin的工作!
您说我是不是该骂王XX?

我直接去向副院长投诉!
还好,他很明理,连声道歉,说他得到错误的消息,以为是最后的修订工作,所以叫我来!

过后,副院长说下周一有三班华文班进来上假期师训班,叫我担当起协调主任的任务。我说我们建议黄碧云担当,老二说不行,她太新手,怕会出乱子。
这也是了不起的工程。
下周一报到,今天通知有三班进来,却没有名单,没有课程结构。
只好自己决定该怎么处理。

下午的时间就是耗在联络讲师上面。找人教课,还好,侠义心肠的人很多,都很乐意,包括本来说不的张秀玲、黄筱韵老师,已经教了12小时的温顺达,从马六甲赶过来的辜进祥,加叻的姐妹花……
感恩!
当然,还要安排其它科目的,一一都要打电话。

就这样,七点钟才离开学院,赶回关丹。
11点抵达,直接到佛教会去探班,听大家作检讨,也说了些废话……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2月5-7日(星期六至星期一)

阅读营进行着。
我只是抽空过去看看,听听同学们的反思。
活动进行时,就该让同学们尽量自我发挥了。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 ... c&start=45

7日当天是闭幕。
闭幕前召集了家长一同过来分享孩子们的成果,也交流让孩子阅读的心得。
这是比较热闹的。

图片

4点钟,赶过去雪邦,准备开会。
下楼时巧遇去年毕业的洪庆。他来上香拜佛。
在高速大道的休息站,又再次巧遇他。
他想我“停下”歇一会儿,可我却总是太匆匆……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2月7-10日(星期一至星期四)

这四天是在雪邦的Empress酒店度过。
与丹绒马林教育大学(UPSI)的好几名教授一同探讨如何建立品格的测量工具。

图片

8号早上,副教育总监过来开幕:

图片

与大学教授开会就是不同待遇。
可以自个儿一间房,晚上不必开会……
上次由 老黄 在 12-12-09 周六 1:09 a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2月8日那天,异常忙碌。
其实,出席会议,当然是该全心投入的,可是一些事务却干扰着我。

首先就是那位诺丁先生。
我真的想学周星驰在《审死官》中嘲讽朝廷命官那样高呼:“官哦!”只不过,诺先生也不是官,是高级讲师。

他得在9日到吉隆坡IPIK(特殊教育师范学院)开会,要带同所有PISMP课程的申请文件。可是,他一直都没有交待清楚,上星期五把我“骗”回学院不打紧,过后他交待我们检查文件后发电邮给阿末先生,以便他们再次打印的。可是,今天他却更改说辞,要我们打印好所有文件给他。

7号早上9点40分,他叫学院接线生打电话给我,说9点钟要见我。我不理他。8号他发飙了。可怜我们的KJ活受罪,得在学院赶好一切工作给他。华文组的则通过黄碧云讲师协助打印。这一天,我的电话响个不停。

据说,他们当天忙到晚上11时许才收工。诺先生早就到吉隆坡去。副院长明理,翌晨叫学院司机专车送文件过去。

事情并没有因此结束。9日早上,诺先生就打电话来投诉,说他讲的是对的,说我的文件不全,说很多错误……结果,我决定10号开完会过去帮他收尾,完成任务。


第二件扰人的事就是假期师训班的事。
牢骚已经在另外一个帖子发了。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6969

同时处理几个事件,还真神了!
上次由 老黄 在 16-12-09 周三 8:04 a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与大学教授共事,还真好玩。
时而还有激烈的争论,不过过后却又互相妥协。

认识一位之前在怡保师范学院授课二十余载的林讲师。
他说我没有到大学去是错误的。
往事了,不提也罢。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2月10-11日(星期四和星期五)

10号在雪邦的会议结束,就赶过去吉隆坡特殊教育师范学院。
到那边后,也没有接到什么指示,从庆平处抄录了一些材料后,自己就慢慢去摸索。
我知道诺丁先生是不会说些什么的。
他就是会指出我们明显的错误。

不过,这一回的错误也太明显。
还好他没有发现,我一打开文件,心跳便差点停顿。
看看华文组的COPPA首页赫然出现这样的文字:

图片

诺丁先生指出的则是内页的装订错误,把COPPA放到SRR去了。
我不怪前天KJ和碧云的辛劳,她们临危授命赶出来的东西,错误在所难免,更何况她二人都没有上过PISMP的课,对课程也不熟悉。
只不过,这样的错误,诺丁先生可以修改再打印的。
但是他却不做这些工作。
连出来开这种会议也没有带电脑,您还能期望他做些什么?

二话不说,直接开工,检查所有文件,错误不少。于是决定重新打印和装订。同学们都说最近的树木大砍伐,都是PISMP闯的祸。可不是,我来了之后,就要丢弃这样多的纸张:

图片

默默耕耘,一直忙到凌晨5点钟,总算大功告成。
小睡了3个小时,便到八打灵17区去复印有关文件。
这是因为我们得装订成4册,全国27所学院的15个课程都在准备这些文件,相信IPIK的印刷室一定手忙脚乱,所以我宁愿自掏腰包在外头复印好文件,进去才装钉。

果然,守候到11点多,还要自己协助动手,才可以装钉成册。

印度大兄是高手,只修订了其中的三五页,不像我那么大动作。IPIK有不少相熟的讲师,看到我来都很高兴,说:“Dr Wong datang, kerja boleh selesai.”就连负责的Tn Syed也说:你早就该来了!

其实,如果学院让我来掌管整个PISMP课程,这些工作早就备妥。而且不必那么互相指责,搞到整个学院大乱。

诺丁先生看到我来后,也松了一口气,11号早上他就离开,把工作全部留给我收尾,他说要回去学院上课挣钱。

虽然只有三小时睡眠,工作还是要完成。
递交了文件后(三组的),留下写完走近古人119
两点钟驱车回关丹。
路上让ken的五百年和滴露滴露伴我回程。
上次由 老黄 在 16-12-09 周三 8:02 a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kenlim1982
帖子: 724
注册时间: 28-12-08 周日 10:52 pm
来自: 玻璃市加央

老黄 写了: 两点钟驱车回关丹。
路上让ken的五百年和滴露滴露伴我回程。
讲师,开车听这歌,很危险的说~我每次听了会昏昏欲睡的~
有些人活着,他却已经死了;有些人死了,他却还活着。。。
我的人活着,心却已经死了;我的心死了,人却还活着。。。-_-lll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5805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0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2月12日(星期六)

17号将飞古晋,出席世界居士佛教论坛。
由于会上得发表论文,所以希望可以充分利用这几天把论文写好。

可是早上却忙着维修车子,然后忙其他一些琐务,结果工作还没有完成。


12月13日(星期日)

古文班暂停,为的就是快点赶好论文。
下午要到佛教会开会,三个月一次,当然必须出席,也很多事项得讨论,包括协调一些会务。
下午的时间报销了……
晚上却又放心不下明天的课,所以整个晚上又把时间耗在备课上。


12月14日(星期一)

早上8点赴立卑。
从11.30am开始上课,直到晚上10点才结束。
间中联系了BPG,被告知KDC新班还是会到来,不过要等到22号才报到。
这是因为这个星期他们要再次召临教面试和考试。

22号?是的,下周22号!
时间第四度更改。
还真考验我的应变能力。

傍晚也召见PGSR的学生,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呵呵,是提醒他们来到这里不可心存侥幸,以为大学课程不过是镀金。
这个学期没有华文课,所以我还不认识他们,但是丑话也总得说在前头。
27位学生,只有3位是过去的学生——婉燕、伊莉、慧霓。
当然,没忘记向他们促销法情。



12月15日(星期二)

早上8点开始上课,至下午1时半结束。
过后,又是忙着KDC新班的事务……

4点半,特别去见新生,给他们一些忠告,一方面勉励他们,另一方面当然也和PGSR的情况一样,要提醒他们认真学习。

晚上继续上课,给KT班讲死水。
发现一位很会朗诵的学员!

课前学员竟然给我唱生日歌,都过了那么久,还真没有感觉。 :lol: :lol:
不过还是感恩!

这不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上次由 老黄 在 19-12-09 周六 12:24 am,总共编辑 2 次。
头像
靓思淑仪
帖子: 405
注册时间: 19-12-07 周三 2:00 am
来自: 山城

看您这么忙,
都不好意思
图片

找您帮一个忙。。。 :oops:
别人笑我太疯颠, 我笑他人看不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麦子 名兜 字仲肥,可以叫我麦子或麦仲肥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