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活_2010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1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2月19日(星期五)

在关丹家里休息。


2月20日(星期六)

提早回来关丹,就是因为今天要上课。
12.30-2.30pm:给Sem2的同学上课。好些同学翘课,说是过年。结了婚的女人大概没有多少自由,回夫家后就只好留到丈夫同意回来为止。
2.45-4.45pm:给sem3的同学上课。

晚上,明义邀约了一班老师过来拜年。
奇怪,这个MPTAA的毕业生邀约的却全都是MPTeruntum的,有陆凤、慧莹、文妮、美娇、素芬、素珊、秀芳等,都是90年代初期的学生。
让他们陪我们一家吃火锅,然后喝茶聊天。


2月21日(星期日)

早上照常上课。
不同的是,带同茶具,边喝茶边讨论。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1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2月22日(星期一)

昨晚11时开始,爆竹声开始此起彼落,热闹不已。
没有想到的是,这种热闹延续到凌晨近两点。
当然,那么热闹是不睡觉了。
所以4点半开车,到立卑后是很疲倦的,一直找机会睡觉。


2月23日(星期二)

这两天主要忙的事务还是三月份假期师训班的事情。
一位同道开玩笑说我很喜欢当局派假期师训班来。呵呵,还真是!
我们只有2人,却要应付9班。要找的外援非常多,要考虑的也很多。所以不只是编排时间表那么简单,还要打电话,安排时间……



2月24-25日(星期三、星期四)

都在外视察学员教学。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1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2月26日(星期五)

穆圣诞辰,公假。
在家休息。


2月27日(星期六)

上午和傍晚,两度到佛教会去,商量一些事务。
有些麻烦事儿得急着处理。
下午抽空完成了一篇文章,谈元宵挂灯笼。
由于发现一些资料可说明挂灯笼庆元宵与佛教有关,所以写下这篇应景的文章。
元宵话灯笼
晚上,楣霖本来要过来拜访,但是临时有事到甘孟去了。



2月28日(星期日)

早上楣霖到访。
过后匆匆赶到佛教会去,给佛学班老师一个课程,商讨如何进行PBL。
像似有成果。

图片

晚上,佛教会庆元宵。
喜欢蓝色的背景:

图片

图片

更多报道点击以下主题:
彭亨佛教会闹元宵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1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3月1日(星期一)

有史以来第一次申请特假(Cuti Rehat Khas),以元宵节为理由。
所以今早不必赶回立卑。
可是因为一些突发的事件,整天的时间还是报销了。
开会、面谈、跟进、汇报……
不过,不后悔,从过程中学习良多。



3月2日(星期二)

五点半才出门,当然要客串当飞车手了……
早上又是一年一度的学生会就任典礼,一个个穿上大衣,西装笔挺地签署工作协议,宛然就是中选的议员般。
过后,听学生事务处主任致辞,我忍不住告诉旁边的新讲师:怎么感觉学生会的委任像是巡查员的委任?
这是因为主任的谈话内容不外就是勉励学生会要帮忙院方监督其它学员,要大家奉公守法,要大家守纪律,衣著得体,态度端正……

还好,过后当家的拿督致辞才挽回局面。
姜是老的辣,他说他是1975年学生会改组后的第一届大专学生会领袖。
他不讳言1975年之前的大专学生会扮演压力集团的角色,频频像校方施压,寻求公正。
可是1975年,时任教育部长的马哈蒂尔大帝来个大改制,让学生会成为校方的臂膀,与校方配合扮演带动学生做各方面学习的桥梁。
他也宣布,为了让学生会感觉受到院方的重视,此后的官方场合,学生会主席将受邀和其他贵宾一起成为座上宾。
他勉励学生会敢于作多方面的尝试,要有前瞻性,多办一些有建设性的活动……

今天为了假期师训班的事情,忙了一个大白天。
萦怀
帖子: 15
注册时间: 24-08-08 周日 9:39 pm
来自: 吉隆坡

老黄 写道:前两年,我一个人撑整个学院华文组的事务,好些人很好奇问我:“你是怎样撑下去的?”
我说:“因为我没有把它当成是一个问题。”
不是问题,所以就没有问题。
做下去,一切也就水到渠成。

也许有人在和我闲聊的时候,听过一些牢骚。那时顺应话题时该说的话。
也许有人见我在官方的场合(譬如在教育部副部长面前)批判过这种“一人执行任务”的现象,那是因为我一定要反对这种制度。
个人的态度和制度的健全是两回事。
我可以欢喜执行我的任务,但是,我一定要批判不健全的制度。
我批判不健全的制度,但是我不会疏忽我的工作,因为那是我的责任。
我依然欢喜去承担,我依然在官方场合批判。

即使放到日常生活也是如此。
欢喜做,甘愿受,是我从静思语变化过来的名言。

所以对于我的忙碌,我也是乐意承担,不当是一回事。
做就是了!做的过程中去圆成自己的智慧,不要乡愿,不要无知,不要主客观意愿不分,不要漫无目的……

我是自觉的活着,欢喜的活着。
……我活!
没有什么使命的追逐,所以就没有压力。
真正踏入教学的旅途,我发现这条路一点儿都不简单。记得我最后一次的教学周记是这样写的:我会继续保持实习时的态度,不让自己懒散下来。
当我正进行时,身边的老师都很纳闷,问我为什么还准备那么多,是否有老师来视察?我听了苦笑,并回答:“即使没有见师来视察,这不是我应该做的吗?”
最近,在学校遇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心里很生气、很失望、很愤怒。但是蔡督学告诉我:“我的遭遇比你的CASE更“大条”呢!
看了黄讲师的日子,更觉得自己是大巫见小巫。所以,重新调整心态,再重新出发。 :wink: :wink: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1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3月3日(星期三)

KDC2008年时间表不懂如何安排,KDC2009的名单来了……
可够忙了。
正忙得不可开交,接到宝丽的手机短信,问我为何还不到学校看他教学。我说不去了。不久小飞象又发短信来,说今天不看他,恐怕这辈子……呵呵,不是,他威胁我下一堂课他当书法老师。
于是,我只好暂时撇下工作,到中华去。

一天下来都还没吃过东西。
所以看完课,我匆匆溜了,交待他们下午回学院见我。
中华小学就在我住的住宅区对面,所以回去吃午饭。

过后回到学院继续忙文书的工作。
5点,到操场去看学员进行体育项目练习。看着没有多少位同道来,我也跟着开溜了。回去办公室工作。
欣豫发短信来,说他们去吃晚饭,问我要不要一起。
我说不要,我还有leng fan吃。
他们竟然误会我有靓饭吃,说他们吃饱后,靓哥靓妹才来见我。

评课至9点多。
回到住处,赶紧把冷饭弄热吃。
看着还有一些菜,就洗了丢进锅里熬汤。
12时许,觉得汤的味道不足,就加些花生米进去,开大火炖它。

回房工作,但是今晚电脑耍脾气,电池无法充电。
只好关机睡觉。
真还睡着了。外面……

第二天早上醒来,Dr Lam守在外面,告诉我昨晚闯的大祸。
还好,他两点多起来解手,及时关了煤气,不然……
看看锅里的东西,您就知道有多严重。里面的可不是黑豆汤,是花生米、番茄、马铃薯。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1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3月4日(星期四)

早上继续忙文书工作。
下午开假期师训班的会议,院长亲自主持,因为他说他要了解我们是如何执行的。不过开会过程他没有积极参与,只是旁听。
会议从2点半开到5点。


3月5日(星期五)

到双溪兰视察。
下午评课后才离开。

太太今晚去吉隆坡上绘本教学的课程,所以我要身兼保姆,照顾小照照。
智慧观长大了,不必怎么样照顾。
知道会迎来一个超忙碌的周末……

洗肾中心有些事务得处理,我们开会又开会的,虽然才从立卑回来,还是先开会后才回家。
过后何居士又再次召见,又过去讨论……

午夜,写完走近古人129


3月6日(星期六)

早上一早起来备课,因为今天得给OUM学生上课。
本来是准备和智慧观照去享受吃早餐的乐趣的,但是忙完工作,又得出去了。
到NKF的洗肾中心去见DR Ramli,商量洗肾中心的事情。他是肾脏专科医生,也是我们的洗肾中心的顾问。他很棒!先表扬我们的中心的贡献,并表示我们的中心很重要,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会全力支持。

过后,赶回家去,送照照去保姆家,送智慧去补习马来文。
然后赶去OUM上课。
早饭就在车上解决,红绿灯前……

4.45pm上完课,去接智慧,然后带同阿观去吃些东西。刚才吃的不知道是早餐还是午餐,总之肚子很饿。

6.00pm:回家接见青年组的领导,商量一些事务。

过后,躺在沙发睡着了。约一小时,孩子们说肚子饿,要出外吃晚饭了。

回来,再次备课,明天的古文班和佛学班
凌晨三点多,眼睛太疲倦了,就上床睡觉。



3月7日(星期日)

6点钟醒来,继续和司马迁打交道。
备课也会打瞌睡,老了!
过后安排智慧观去佛学班上课,照照去保姆家。
10点钟去吃早餐。
10点半上课。时而真常唯心,时而司马迁,不亦乐乎!

12点半上完课,安排智慧观回家(感谢伟伦载送),因为下午1点钟开会。
开完理事会会议,已经是下午4时。
召见青年组领导和母会领导讨论事项,然后又和洗肾中心职员讨论……
7点钟才离开佛教会。

同样的,回到家躺在沙发就是睡着了。同样的情节,半小时后孩子们叫我起来,说要吃晚餐去了……



3月8日(星期一)

昨晚告诉自己一定要提早休息,但还是拖到一点多。
早上差点爬不起来,也是5点半出门,飞车~~

在学院,不想再出门,对着电脑屏幕直打瞌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1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3月9日(星期二)

到中华小学去视察学员教学。


3月10日(星期三)

再去中华小学,单单看宏爷表演。
评课过后,赶回学院去开会。


3月11日(星期四)

李总寅老师来上班了。
我们马上召开华文组会议,分配工作,也让李老师熟悉学院的工作。
四月份开始的假期师训班07届的,将寻求他的协助去视察。
最近则将带同他去观摩PISMP的同许实习。
他是资深华文老师,不会有问题的。

下午是学院的运动会,不过却不若以往热闹。
我们也开小差。


3月12日(星期五)

代表系主任去开会,审核PGSR和KDPM-KDC的学员的出席率和作业是否达标,以便参与3月份的考试。
Hj Fauzi已经渐渐熟悉考试局的工作,许多事项都上轨道,赢得大家的支持。
同学们也请注意,如果你们请假而没有跟着程序,分分钟会接到警告信,影响你们的考试成绩。

过后,赶到文达去看两位同学教学。
明天要到关丹监考,本来中午就可以离开学院,但是还是选择超时工作。

晚上和“死”打交道,写好走近古人130


3月13日(星期六)

上午到ST Thomas中学去监考,师范学院入学考试,8.00am-12.00 noon。
我负责的考场共有30名考生,6位缺席,包括那位唯一的华裔生。

今晚备课,明天要上古文班和佛学班。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1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一个星期的假期,转眼间便过去了。不禁要问自己,我真有假期么?

3月14日(星期日)

早上,照旧上佛学班,谈真常唯心,谈司马迁撰史。很痛快,当然也要费时准备。不过这种付出是值得的,自己可以随着备课而增长知识,提高水平。

过后几天,也真不知道自己忙些什么。只知道经常开会讨论事项,要处理好会务。

我知道自己擅于搞活动。犹记得当初要赴宁读博时,佩玲打电话来祝贺,还不忘说:“老师那么擅于办活动,回到大学上课,一定可以好好发挥的。”我说:“这一回的大学生活不一样,我要专注研究。”
果然,后来的三年是深居简出,除了看书还是看书。

在那段时间,不断告诉自己,要持续下去。佛教的行政工作,很多人担当得来,但是科研工作,却没有多少人愿意尝试,即使想做的也因为缺乏正规训练而做不来。所以,我该把自己余下的时间做好该做的一些事物。
可是,事与愿违,许多事情就是会身不由己。
多年前我就告诉过PISMP的同学,为了给他们办活动,我要重出江湖。参加活动就是那么简单,顶多一周时间,过后就没事了。可是我要担当下来的责任,又何止一周?
于是,我果真再担起佛教会总务的职务。

一个那么大的组织,总务又怎么能够闲着?
没事时,当然不必太用力,会务也可以照常推动。
可是,一有事情,譬如人事的问题,那可要忙了。
而这种忙,是很可怕的那种,你要付出很多时间。付出之后,换来的又不是踏实的,往往还要很空虚。不要以为你和人“谈”过后,问题就会解决,问题没有那么简单的。就是这样,像滚雪球的,越滚越大,越来越要付出更大力气。

我是很不愿意这样子的。这是可怕的轮回。
尤其是我这几年都当“周末爸爸”,平时都在立卑度过,转眼间学智都已经发育为成人了,自己还是很难腾出更多时间陪他们。
可是,可以那么潇洒么?
会长是个大企业家,忙着他那庞大的事务之余,常常还要抽空和我们开会讨论会务。所以当他说:“你们不可以那样自私的,学佛学佛,就是要付出。”我们都要惭愧,都不敢言退。

于是只好让自己在热锅里熬……


3月17-19日(星期三至星期五)

这三天在立卑度过,陪假期师训班的学生。
除了上课要忙,其他时间也是。仿佛没有空下来的时间,就连做饭奉养自己也不行,只能在外面打游击。


3月20日(星期六)

昨晚回到家里,实在很累,所以没有在电脑前工作就睡觉了。
早上本来要提早起来工作,但却爬不起床。近八点才醒来工作。
赶着备课,写文章——宁武子愚不可及
结果是早餐午餐都赶不及吃,就去上课了。
12.30-4.45pm。
过后到佛教会去接学慧和学观,他们去参加管家琪的写作营。
回到家里,马上又出去了,不过,是轻松的,去影院看电影。
昨天太座打电话来问要不要陪孩子看电影,3D的动画。我说不要。但是后来又过意不去,答应了。就像学慧所说:“爸爸还没有陪我们看过电影。”
可是,才开场不久,我便睡着了。
还好醒来时正好看上最美的画面,主角乘龙飞上天,空中自在遨游!


3月21日(星期日)

学院的一些事务还没有处理好,所以请了假,没有去上古文班……
很愧疚!

但是中午到佛教会去处理会务,一直到傍晚7点多才回家。
林金星讲师来访,聊了一会儿。好久没见面了。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261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感谢一些朋友看了我上周的报告后,给予的鼓励和劝慰。

要放下佛教的工作不是那么容易的。
本来,我到中国去留学三年,制造了一个很好的引退机缘,回来后可以采取避开的态度。可是后来我又担当起来。担当之后,就不容易放下了。

中国佛教会关注“回小向大”的课题。
基于慈悲和包容的胸怀,我们是相信一个人的学习是可以回小向大的,也就是说先学小乘,完成自我的解脱,然后才契入大乘,行广度众生的工作。可是,我们在实践之中,发现事实恐怕不是那么样。

如果一开始就以自我的解脱为目标,一旦成就了,他度众生的心愿也不会那么悲切。随缘度化的工作当然会做,倘若众生不领情,他也会轻易舍弃。因缘不具足嘛,争个什么?
菩萨行持则不同,它一开始就以对众生的悲悯为起点,自己解脱不解脱倒不是问题。所以对于众生,他始终是不弃不舍的。

我受菩萨道的思想“毒害”很深!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