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丹独中风雨录

收集您与各方人士对有关教育课题的各种评论。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98708

虽为教长也无权决定增设独中
慕尤丁辩称受法令与协议所限
2012年5月22日

关丹华社发动五千人集会要求设立独中2天之后,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今日表示,碍于教育法令、政策及历史协议已经阐明了独中的数量,他不能就增设独中一事回应华社。

他表示,除非更改政策及修改教育法令,否则他身为教育部长,也只能根据现有的政策和法令来执行工作,不能决定增设独中。

他今日为新山胶合木材展示厅主持开幕后指出,虽然关丹人要求设立独中非新鲜事,但受限于现有的政策及法令,他无法做出改变。

慕尤丁说,前人早已达成协议维持现有的独中数量,同时教育法令也没有阐明增建独中的条文,只可以根据当年的协议,维持现有的独中数量。

“现阶段,我们受这些决定限制(政策、法令和历史),如果没有更改政策和修改法令,我身为教育部部长不能作出任何决定。”

根据慕尤丁,他曾经告诉马华当中的问题与阻碍,而马华也了解问题的原因。

不过他强调尊重华社要求申办独中的意愿。

“不要紧,这是华社的意愿(申办独中),但现阶段的决定是如此。”
上次由 老黄 在 17-08-12 周五 9:08 a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98770

教育法令其实允许设立独中
杜乾焕抨慕尤丁睁眼说瞎话
2012年5月23日

针对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以“无权决定”论调,否定关丹独中倡议的做法,林连玉基金今天炮轰慕尤丁“睁眼说瞎话”,所提供的理由牵强附会。

“国内的私立英校如雨后春笋般成立,慕尤丁却说教育法令没有阐明增建华文独中的条令,难道这些私立英校都是违法存在和操作的?”

“慕尤丁无视摆在眼前的事实,睁眼说瞎话,简直是自掴嘴巴!”

林连玉基金主席杜乾焕在今天文告指出,实际上,1996年教育法令第73条、74条和75条清楚指出,民间可以设立私立小学和私立中学,只要私立学校的教育符合国民课程纲要及提供几个必修科即可。

“这几个必须科目是国语、马来西亚研究、英语、为伊斯兰学生提供伊斯兰教育、为非伊斯兰学生提供道德教育。”

杜乾焕因此质问,“慕尤丁身为民选立法议员,却故意曲解法律,误导民众对教育法令的了解,用意何在?”

“他刻意刁难申请复办独中的华教人士,否决公民接受母语教育的基本人权,与当今教育民主化与多元化的趋势背道而驰。”

杜乾焕认为,慕尤丁以必须修改教育法令和历史为藉口拒绝复办独中,与目前教育部在推动的教育改革的求变精神相矛盾。

“教育改革必须革新现有的政策、法律、措施以落实更具前瞻性的教育制度。慕尤丁在教育改革与转型期间拒绝改变,受困于单元语文教育的意识形态桎梧,拒绝探索多元的管道求进步。”

“这种僵化与教条的思维,无法带领我国迈向更优质和具世界水平的教育,林连玉基金予以严厉批判。”

杜乾焕也要求马华公会澄清,慕尤丁所指的“维持现有独中数量是先贤早前就已制定的协议”所指何事?

“难道说,在1960年代独中改制过程中,曾经有人代表华社答应巫统为独中‘绝育’,从此断绝了复办独中的希望?”

杜乾焕补充,林连玉基金高度赞扬出席520和平集会的公正党副主席兼关丹区国会议员傅芝雅及她支持复办关丹独中的立场。

“然而民联必须拿出更大的诚意,把复办独中和制订教育平等法纳入橙皮书,证明民联支持各族母语教育的立场与政策是一贯的,而不只是口头承诺。”

“我们深信惟有在两线制的良性竞争和公民社会力量的不懈争取下,我国的民主与人权状况才能有显著的进步,各族的母语教育权利才会获得保障。”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http://www.limfang.com/2012/05/blog-post_23.html

什么理由不能复办独中?

副首相兼教育部部长慕尤丁,必须吞回政府并没有边缘化华教的言论,因为华教斗争还处在披荆斩刺的困境,单凭应时即景,偶尔为之的拨款就以为大恩大德的旧有思维已经是陈腐的抚慰手段,华社已对这种镇痛剂不再寄以厚望。

在一样的天空下,从华小到独中,华社过去出资兴办,展现一股力量和坚忍的精神,为族群的母语教育扎根。对巫统而言,也许是偏激的行为,因为他们认为各族群应偏重在马来文,以融入大马社会。

但国际形势并不是一家之言所能主宰。华文教育孜孜不倦开枝散叶,自70年代开始,就凭着多元语文的优势,吸引台湾、香港以至中国的企业家,因本地的语文环境前来投资设厂。华文的经济价值对国家的贡献,都是华社数十年的心血所灌溉。

即使首相纳吉的儿子也取一个中文名叫季平,到北京修读华文。如果纳吉有此先见之明,那么,他没有理由对他的家乡要复办一间独中,用诸多理由搪塞。或许,巫统会有过度的疑虑,以为应华社办华小和独中,是对这种诉求的屈服,但当今确实有数以万计的马来人学生进入华小就读,巫统折腾华教,也在折腾马来人。

彭州原本来有8所华文中学,全在1960年代初期改制成为国民型中学,所剩下的5所独中也在1964年至1968年之间陆续停办。这是教育政策朝令夕改或政治因素考量的扼杀。

这种情求读无门的困扰,州内一心向着华文教育的逾千名华小毕业生,逼着到其他拥有独中的州属,继续接受母语教育。彭州董联会分别在1992年、1999年和2010年,3度发起复办独中运动,但政府置若罔闻,没有正面回应。

即使是华总总会长方天兴在2010年7月针对复办独中事宜会见首相纳吉,虽获得纳吉建议以吉隆坡中华独中分校的形式复办独中。然而,分校申请书呈上教育部之后,迄今申请仍无下文。

政府的冷漠,已经使华教组织忍无可忍,520申办关丹独中和平大集会就红红火火吸引超过200个社团代表出席支持及5000人参加。向政府发出明确的信息,通过两项议案,即:1.全力支持开办关丹独中;2.俯顺民意,批准关丹独中的申办。

政府应实事求是看待华社对母语教育的殷切需求,过去的边缘化和压制,已经不应从政治、族群意识作为政治筹码来挥霍。我国先后承认中国和台湾高等学府文凭,以让独中及学生开拓了升学和出路,但却压制本国的独中发展,实是匪夷所思。

华文教育对大马这个多元种族国家,在过去不断遭受保守主义动辄就压制,申办建设新华小或独中复办,都受到百般阻挠或抗争之下才有战果。这块心头恨早己积压在华社心中。毕竟,开辟更多教育管道让各族适得其所,华社已替国家社稷栽培了无数人才,让教育多元化,国家也能维持长久在全球的竞争力。

首相林林总总的转型计划,应考虑转型的实质效应,譬如,在当今教育与国际接轨的时候,我国承认中国820间大专院校,如果没有培植独中生前往深造,也就变成内容苍白的废纸,对华社只是望梅止渴,毫无欣慰可言,转型就变成原地踏步,团团转。

因此,纳吉的转型决心,是否会拍板让关丹复办独中,见微知著。"批准一间独中那么难吗?",如果政府做不到,还能做些什么?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3-5-2012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孰是孰非?

《星洲日报》头版头条新闻:
《星洲日报》 写了:教部批文曝光‧關丹中華沒強制考政府試

2012-08-17 08:06

(彭亨‧關丹16日訊)教育部發給關丹中華獨中的批文白紙黑字說明,這間學校的學生會參與政府考試,同時也會報考其它考試,只是沒有特別註明是董教總獨中工委會屬下的統一考試。

批文在考試欄目中,只寫學生會參加“中學課程綱要的政府考試"(Pelajarakan menduduki peperiksaan awam KBSM),沒有使用“強制學生報考政府考試"的字眼。

批文的另外一個段落則說明,教育部知道這間學校的學生,同時也報考其它考試。(Jabatan memahami pelajar juga menduduki peperiksaan yang lain.)消息人士指出,由於政府還沒有承認統考文憑,所以批文不能注明統考文憑,而只能注明理解學生也報考其它考試。

星洲日報探悉,關丹復辦獨中工委會已把批文交給律師去研究,同時也準備在近日公開批文內容,交待整個申辦過程。

消息人士強調,教育部是根據申辦關丹獨中工委會呈上的文件發出批文。

董總昨天發表文告指出,董總已於今年8月13日致函副首相兼教育部長丹斯里慕尤丁,要求儘速公佈關丹中華獨立中學批文的全部內容。

董總在信函中指出,華社非常關注關丹中華中學獲准成立一事,除了要求公佈批文全部內容,也要求慕尤丁提供有關批文副本予董總,以讓華社瞭解。

關丹復辦獨中工委會及吉隆坡中華獨立中學原本計劃在本月7日,召開聯合新聞發佈會交待一切,包括公佈批文內容,不料卻因發生關丹復辦獨中工委會召集人黃道堅“辭呈風波"而展延公佈批文。

(星洲日報/獨家報導:李運生)

《中国报》新闻:
《中国报》 写了: 鄒壽漢:關丹獨中申請書 課程與國中無異
16/08/2012

(甲洞16日訊)董總署理主席鄒壽漢指出,按照董總手上擁有的關丹中華獨中申請書,雖然其申請表格是“BPS-1” (私營學校)編號,惟內容闡明的核心課程卻與中學新課程綱要(KBSM)無異,而華文更只列為附加科目。

 他說,董總于6月23日向吉隆坡中華中學校長方成取得關丹中華獨中的申請書,在仔細檢閱下,發現核心課程為國語、英語、數學、科學、道德教育、歷史及公民教育,而華文只列在附加科目的組別里。

 “這是標準的國民中學課程,如果華文不是必修科,那怎么考統考?”
上次由 老黄 在 17-08-12 周五 9:47 a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06557
申请书证明关丹新校并非独中
邹寿汉揭华文只列为附加科目


李伟伦
2012年8月17日

关丹复办独中风波延烧,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揭露,根据董总所获的关丹中华中学之申请书,内容注明该校完全采用国民中学的课程,足见关丹中华中学不是独中,而是一所不折不扣的国中。

邹寿汉表示,虽然董总迄今还未取得关丹中华中学的批文,但已经从吉隆坡中华独中的校长方成取得申请书,得以窥见关丹中华中学的模式。

关丹中华中学是以隆中华名义申请,在批文发出后,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声称,关丹新校完全是根据隆中华模式开办。他曾多番强调,教育部是完全依据隆中华的申请批准,没有任何附带条件。

邹寿汉昨晚召开记者会说,尽管隆中华是采用申请独中或私立学校的“BPS-1”表格,但表格内注明新校的课程将采用“KBSM”的国民中学课程。

他声称,申请书中注明新校的“核心课程”(core subjects)是马来文、英文、数学、科学、道德教育、历史及公民教育;至于华文并不在内,只属于“附加科目”。

他续称,申请书中甚至注明,新学校将会以马来文教学。

“这是完完全全,标标准准的国民中学,简称‘SMK’的课程。假如华文科不在核心课程内,学生如何考统考?”

“跟隆中华的双轨制不同,这并非独中,而是国中,说的白一点,那是一所‘私营化国中’。”

根据邹寿汉,华社申办关丹独中已久,可分为三个时期,第一次是在20余年前,第二次是在2010年以某所独中的分校模式申请,第三次则是这次以隆中华独中名义申请。

他指出,前两次的申请都是由董总所发起或参与,只有第三次是董总完全不知情,也未受到知会。

“一直到我们取得申请书后,才获悉内情,感觉非常非常地失望。”

他承认,一些独中如坤成与循人的校名,同样没有“独中”字眼,但课程等方面却是独中的模式,唯独关丹中华中学“连变形独中都不是,而是一所完完全全的国中。”

他促请有关方面尽快公开批文,一旦证实关丹新校并非独中,就不应该由华社来承担3000万令吉的建校费用。

他也预告,董总将会在近期内公开该份申请书,以让关心此事者,对关丹新校有更清楚的轮廓。

根据媒体报道,华总会长方天兴已证实自己受推荐出任关丹中华中学董事长,而他将在开斋节后的两周内公开关丹中华独中的批文内容。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http://opinions.sinchew-i.com/node/25116?tid=17

图片

“本报独家公开了关丹中华独中的批文,如今所有人都可以一窥全豹。”

这是很关键的一句话。
可是,今天我翻遍《星洲日报》没有看到所谓的批文。头版头条处理的新闻是“消息人士”说……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奇怪,《星洲日报》既然已经公开了批文,为什么还要刊登这篇莫名其妙的文告?
《星洲日报》 写了: http://www.sinchew-i.com/node/319762?tid=1
章瑛吁魏家祥公佈關丹獨中批文
2012-08-17 14:29

(吉隆坡17日訊)民主行動黨華教局主任章瑛吁請馬華副教長魏家祥,即刻公佈關丹中華獨中的批文,以解除全國華社的疑慮。

她表示,根據魏家祥早前的說法,有關批文是按照申請批准,倘若它並非甚麼官方機密文件,那麼,魏家祥根本沒有需要“遮遮掩掩”,還人民一個知情權。

她說,整個事件目前的演變和關鍵是,董總署理主席鄒壽漢揭發他們手上擁有的申請書,內容闡明的核心課程與中學新課程綱要無異,而華文更只列為附加科目;換言之,這並不符合設立獨中的原則。

也是行動黨大山腳區國會議員的章瑛今天發表文告指出,事已至此,魏家祥有義務也有這個責任,公開釐清全國關心此課題人民的心中疑問,即到底這是一間新的獨中,亦或是“變形獨中”或是一間國中。(星洲日報)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346436

謝清發:隆中華的俠義精神
20/08/2012

在董總質疑關丹中華中學並非“真正華文獨中”聲中,吉隆坡中華獨中基于批文跟申請書“有出入”,已交回教育部要求“糾正及調整”,包括董事會主權、學校名堂、統一考試等;這反映面對馬華領袖傲慢聲討及華總領導逞強領功,兩面夾攻下“孤軍作戰”的董總,終于證明遲遲沒有公佈的批文,並不是什么”好東西”。

 這回BTC(閩南話沒讀書之意)的華團領導人可要糟糕了!因為他曾經多次重申“已看過批文,保證沒有問題!”他麾下的兩個博士級秘書長,免不了會被人指指點點,因為人們會認為是他們倆向該領導提供“錯誤的資訊”,而導致領導面臨騎虎難下且顏面盡失的窘境。

 一些聲言看過批文,也認為沒有問題的評論人,應該為他們的冒失舉動,包括胡言亂語批評董總領導人的不當之舉作出道歉。畢竟沒有經過調查就沒有發言權,這顯示他們沒有達到嚴謹撰文的要求。

 這起事件證明了“很多人都這么認為,好多人都這么說”就是對的道理,而被刻意遭到邊緣化的組織及領導所說的,則是錯誤言論。人們從中可以看到政治人物“死不認錯”及繼續“誤導蒙騙”華社醜陋行徑,也看清楚“銅臭”商賈與政客朋比為奸協助實行單元主義教育政策。

 當然人們會欣賞隆中華在申辦關丹獨中過程中,淋漓盡致發揮的俠義精神。在獲得首相納吉的祝福,並從柔佛寬柔獨中開辦分校的經驗中得到啟示后,董總基于關丹華社對于1964年停辦的“關丹中華獨中”懷有的“情意結”,而邀請隆中華以開辦“分校”的名義,協助申辦“關丹中華獨中分校”。董總因而被譽為“媒人”,可是卻有高官指示收到批文的校方,勿讓媒人過目批文;顯然神秘兮兮的批文有問題,令人遺憾的是,仍然有人“不惜寧做民族罪人”,也要接受有問題的批文。

 隆中華適時的“該出手時就出手”,同意以開設分校之策略欲玉成斯舉,終于在727獲得教育部發給批文。如今校方發覺批文有異,為免獲批准的是一所“不倫不類”的學校,當機立斷認為“該放手時就放手”,而交回教育部要求糾正及調整。

 此舉被董總形容為“正確的行動”,顯示隆中華董事會仍然堅持不懈地開辦華文獨中,而其副董事長兼校友會主席林耀仁雖然學歷不高,但是卻不隨波逐流,其見識與膽識令人讚賞和敬佩不已。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http://opinions.sinchew-i.com/node/25177?tid=17

鄭丁賢‧獨中要有包容力和想像力
2012-08-23 09:02

擺在眼前的問題是:華人社會還要不要建關丹中華獨中?

或者,大家寧可在“私營國中"和“華文獨中"的字眼上,繼續爭執,糾纏不清。

如果大家認為一是一,二是二,黑白分明,批文就是一切,不能妥協,沒有發揮空間;那麼,可以把批文退回去,告訴政府:“這不是我們要的,你不修改的話,就拉倒,我們不建了。"

很干脆,不需要拖泥帶水;國陣政府不改,就等換了民聯政府來改。

問題是:如果國陣政府依然執政,怎麼辦?或者,民聯政府上台了,不修改法令,也無新批文;那又怎麼辦?

是不是從此不建了?60間就是60間,一間都不能少,一間也不能多?

在大馬現有的制度和政治環境之下,現實是如此:
――法令限制下,要教育部發出白紙黑字,規定或批准任何學校報考“獨中統一考試",老實說,不太可能;除非政府已經承認統考文憑。

――批文中出現KBSM/KSSM,那是教育法令下,開辦私立學校的條件。政府官員必須按照法令辦事,否則就是於法無據,官員不能承擔這種責任。

――政治上,有關的部長來自巫統,有馬來民族主義包袱,也面對馬來人社會壓力,不會完全妥協。

這麼說,關丹中華獨中建校無望,或者只能辦所謂的“私營國中"?

不是的。

我們當然不要“私營國中",其實,也沒有人傻到費盡千辛萬苦,把獨中搞成國中,讓自己受千夫所指。

但是,真心為華文教育,真的想做一些事,不能意氣用事,也不能一板一眼;法令是死的,方法是活的。

寬柔獨中的古來分校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寬柔董事部知道法令有限制,於是用擴建學校的名義,申請在古來建立校舍。有關當局也知道董事部的苦衷,既然沒有抵觸法令,就允許從新山飛到古來“擴建"。

今天堂皇的古來分校,當然不只是擴建那麼簡單。這說明,只要各方有默契,大家不要互相為難,學校就建了起來,哪還有批文問題!

80年代時期,要建立華小簡直是天方夜譚,但是,有人靈機一動,想到遷校的方式。既然偏遠地區華小已經辦不下去,把它們遷到城市地區,倒也解決了不少問題。

當然,這些不是最好的辦法,但是,它們畢竟是可行的方式;它們不能符合華社100%的意願,但是,在大馬這個多元環境,有甚麼事可以符合所有人的100%期望呢!

如果建議中的關丹獨中,無須一板一眼的跟著批文走,董事部有主權,媒介語以華語為主,學生可以考統考,大家還需要反對嗎?

方成校長說,批文必須和申請文件一起閱讀,相信出自他長期辦校的經驗和智慧;加上隆中華董事部,工委會成員,都是有責任感和使命感的人士,為何大家不給他們一個機會?

在馬來西亞,要完成任何的建設,需要包容,諒解,更不能少了想像力;我相信,只有如此,關丹中華獨中才能建起來。

(星洲日報/馬荷加尼‧作者:鄭丁賢‧《星洲日報》副總編輯)
回复

回到 “教育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