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活_2012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9月29日(星期六)

给OUM的学生上课。
9-10am:30人的课,语文教学概述。里头的不少材料已经“过时”,所以会补充说明。例如里头谈到语文教学只谈双基,语文知识与语文技能,完全没有提到语文素养。

10.15-12.15pm:3人的课,小学语文教学法。自己编写的module,只需要问她们是否看得懂。欣慰的是她们都看懂,而且赞我采用的形式很科学,写得很有条理,结构完整。

过后,回家把走近古人255写好:
别再当孔乙己了

晚上忙于备课,准备讲《论语》。



9月30日(星期日)

中秋节。

早上备课的时间不长,因为有其他事务忙着。
先是到Vistana去看小照照表演,幼儿园毕业:

图片

图片

被磨成循规蹈矩的孩子了,没有当年在台上自由发挥,让我们笑出眼泪的小不点形象。

跟着,载何居士去佛教会。
到了佛教会就一直忙着,没有办法备课。
刚好美娇询问有没有上课,告诉她没有,却又后悔了。

1-2.30pm:和几位同道谈鲁迅小说《药》。

晚上请何居士夫妇过来家里吃火锅,庆祝中秋节。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0月1日(星期一)

回学院。
同事申请CRK,中秋节。
我没有申请,因为还有很多课要补上。

早上回到学院,却没有机会上课,因为校方安排了学生活动。学生在礼堂聚会,聆听州教育局局长演讲。

10.30-12.30pm:DPLI的同学回来上课。谈影视文学。这个题目不好谈,很容易变成介绍儿童电影。儿童电影之中,又有儿童文学成分的,以及没有儿童文学成分的。介绍影片是很精彩,看了小鞋子片段、鲁冰花等,但是对于儿童影视文学,却依然惘然。

2.30-4.30pm:与PISMP的同学讨论儿童散文《三棵银杏树》。这组同学下功夫在查找资料,把银杏树的种种形态给找出来了。所以在讲述上,做到了理解的水平。但是,对与文章本身的特点,包括最基本的“状物写景”也没有突显出来,就有点不足。何况此文富有理趣,把叶老的文笔说清楚,就是文章的特色了。太过拘谨与主题思想,想要把文章看出一个微言大义来,这是吃力不讨好的。

晚上,与同学们欢庆中秋。由于校方的参与,节目在9点才开始,至凌晨12点出才结束。

图片

咱们提灯笼游校园,也观赏各班级同学呈献的节目。大家都尽心尽力,表演得很好,留下美好的回忆。


10月2日(星期二)

上午的上课时间又被剥夺了。
这次是马来文系的展览,叫学生去当工委,豁免上课。
可是,我们还是得补课的啊!

8-10pm:与PISMP同学讨论小说《下次记得叫我来》。这一组对于“人物形象”的理解不足,所以在分析人物形象时,是谈了人物塑造的手法。其实,这篇小说的人物形象并不鲜明,更加像是叙事作品。与《无法道歉》非常类似。但是由于题材贴近学生生活,所以他们显得特别投入,把爸爸是州手,自己是跨州体育选手都搬出来谈了。
过后,还谈了《小野马》。我还是要抛问题让他们去思考。这部小说与《下次》又有什么不同。



10月3日(星期三)

四个小时的课又报销了。
学员被请到礼堂去,参与“优异成绩”颁发仪式。
我对这些不感兴趣,所以连礼堂都不去了。

11.30-12.30pm:继续听PPISMP Sem 3的同学报告《伤逝》,好像有渐行渐远的感觉。可是一个小时的课,我还没有机会“插口”分析。

下午动身赴隆,到Vistana酒店去,出席BPK给校长们办的KSSR三年级课标说明会。



10月4日(星期四)

上午10.30-12.30pm,给校长们谈了阅读教学。

图片

过后,接到一些“订单”,推销成功。
一些校长请我到他们学校去演讲。其中最为鼓舞的是一名校长说他刚才听我演说很“享受”(2小时哦!)。

校长们啊,只有得到你们的支持,阅读教学才可以落实。我殷切的盼望更多校长如是想。



10月5日(星期五)

早上去负责两场面试。
过后,驱车回太平。
侄儿回家乡做生意,我这叔叔也替他忙,回去看看。

潘医生来叙旧。
上次由 老黄 在 12-10-12 周五 1:22 a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0月6日(星期六)

凌晨五点半又爬起来,20分钟后出门。
赶到安邦马华大厦去。

受邀请参加“教育发展大蓝图”的讨论会。

图片

嘿嘿,面对着电脑,我写好走近古人256:
成功还得靠群众

整个会议流程是这样的:

9.30-10.00am:拉曼大学副校长尤方达教授谈蓝图的整体概念。
10.00-11.00am:开幕。筹委会主席拿督魏家祥致辞,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致辞。
看看媒体记者的反应:

图片

显得尤方达教授谈的内容并不重要。
我国一切还是靠政治人物左右。
台上致辞,台下紧张;台上说完回归座位,一窝蜂而上。

图片

11.15-1.30pm:分组讨论。我在小学组。主办方给我们发言时间是5分钟。不过开始的教总主席王超群先生用了约20分钟,下来的都不遵守了。呵呵。

图片
5名專家團及尤绰韜(右3),共同探討大藍圖對華小的衝擊。左起為蔡維衍、劉榮禧、王超群。右起為黃先炳及彭忠良。(圖:星洲日報)

研讨会在下午4点结束。

回关丹。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我在“研讨会”中的发言: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p=1196236#1196236
上次由 老黄 在 25-10-12 周四 7:35 pm,总共编辑 1 次。
Muimui
帖子: 39
注册时间: 19-12-09 周六 7:53 am
来自: Negeri Sembilan

讲师的知名度越来越高!许多校长都对您非常有兴趣!至于您的生活可真是能者多劳!身为教师的我们也要加油啊!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Muimui 写了:讲师的知名度越来越高!许多校长都对您非常有兴趣!至于您的生活可真是能者多劳!身为教师的我们也要加油啊!
校长对我有兴趣?
呵呵,那我岂不是成了稀有动物。

要提升教学素质,我们必须得到校长们的支持,同意教育的改革。
如果校长不支持,阻力会很大。

所以,最近我频频接受挑战,给校长们分析课题。
先是BPK安排的近百名校长课程,然后是校长职工会的五百多名校长。
我已尽力了,效果如何则不得知,还待各位给予反馈。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0月7日(星期日)

早上到佛教会去开会,洗肾中心的会议。
原以为可以上课,但是后来时间迁就不到,取消了《论语》课。

下午回家继续忙未完成的学院工作。


10月8日(星期一)

凌晨开车回学院。
8.00-9.00am:DPLI的Tutorial。
9.00-10.00;10.30-12.30pm:与DPLI同学谈儿童文艺。听他们报告,给予评点。

4.00-6.00pm:本来是2.30pm,PISMP的课,却突然接到通知说他们要考UAK,无法上课。天!还有很多课要补。又后来,听说他们明天也要考试,要求晚上补课取消。班长打电话来时,有同学在旁边说“我们要读书”。我没答应。后来几位同学还真过来提出要求,被我骂了。最后,把补课时间提前,即这段时间上。谈的是儿童戏剧文学。



10月9日(星期二)

10.30-12.30pm:继续与PISMP的同学讨论儿童影视文学。负责报告的同学相当会驾驭电脑,展示了不少儿童影片。可是,一个问题始终还没有解决:影视是文学,抑或剧本才是文学。

4.30-6.30pm:看DPLI同学作模拟教学。看来下个学期还得慢慢磨,对教学的概念还是模糊哦。

8.00-10.00pm:与PISMP同学讨论“科学文艺”。负责报告的同学呈现了几张幻灯片后,倒是吸引了我的目光。那是关于“儿童科学文艺”的定义的。之前,给DPLI的同学讨论,我们都是采用指定教材上的资料,看来似乎没有什么争议点。今晚同学们引用了朱自强老师的观点,却发现与此前讨论的完全不一样。同学们是引用了,但是不甚了然,不同的定义有着很大的思考空间,同学们并没有发现。

说来也惭愧。我一直没有留心儿童科学文艺,或者更贴切地说,没有留意朱自强老师对科学文艺的诠释。

今晚看到同学们摘录几个句子,觉得朱老师的看法很特别,我倒是翻起他的书本(《儿童文学概论》)来。越看越有兴致!真棒的观点。

首先是朱老师对儿童科学文艺的分类,他划分为“科幻小说”和“科学美文”。这与传统的分法(科学诗、科学童话、科学故事……)有很大的不同。为什么?朱老师强调:
科学文艺,不论是科幻小说还是科学美文,作品中文学与科学都不是表现与被表现、反映与被反映、手段与目的、形式与内容的关系,而应该是互融、互动,互为方法的关系。科学与文学在交互作用之后,产生了与科学无关的作品所不具有的艺术新质。(页293)
我看了这段文字,还真冒了冷汗。以前的理解,《小蝌蚪找妈妈》就是科学文艺,《小壁虎借尾巴》更是优秀的科学文艺。只要用文学的手段来表现科学知识,我们就认为是科学文艺了。可是,朱老师说:
……科学童话、科学诗、科学寓言、科学谜语等……类型的作品,……里面具有的只是知识甚至任何人观察即可得的常识,而没有“科学”。在我看来,童话、诗、寓言、谜语这些文学体裁难以应对真正的科学,如果一定要说那里面表现的是科学,也一定是被矮小化、庸俗化的科学。(页291)
这可真如醍醐灌顶啊!也因此,朱老师强调:
科学文艺中的科学应该具有高度。与艺术形象融为一体的科学思想,崭新的科学发现,是提升科学文艺高度的原动力,因此科学文艺必须由真正懂得科学精神的人来创造。
有没有例子?
看看这个:
诺贝尔奖获得者、美国分子生物学家埃里克·维绍斯写给儿童读者的《不久就有两个我吗?》一文,在介绍了“克隆”技术之后,这样说:“尽管如此,当你想到将会得到一个酷似你的人,你的心里一定会直犯嘀咕。像我这样的研究人员有权利进行这样的实验吗?这个问题不容易回答。也许,我可以说,我们会发现很有价值的东西,可以帮助我们治愈疾病。但是我也知道,我们这样做,是在玩一种危险的游戏。如果我们克隆被我们认为特别尊贵的遗传物质,并让其他的遗传物质淘汰的话,我们可能会犯严重的错误。大自然比我们更有远见,所以我们必须保持它的多样性,基因的多样性,这种多样性导致不同的种族、气质、文化和社会,因为正是我们大家都如此的不一样,才使得人类在这个星球上存活了这么久。”(页290)
今晚一个新的谛悟浮现。
我乐得很!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0月10日(星期三)

学院今天举办东海岸区教师行动研究研讨会,四所学院(哥打巴鲁、瓜登、Besut和IPGKTAA)各派10位学员呈报他们的行动研究。
PISMP和DPLI的同学全都被指定参加。PPISMP的同学豁免,所以我在8.00-10.00及2.30-4.30pm给Sem 1的同学上课。

早上有个开幕式,我们都参加了。
主持开幕的是IAB的讲师。她代表院长过来。
她说她被指定跟大家简单汇报“教育发展蓝图”。

图片

说完后,还有一些时间公开讨论。
没想到的是一位甫升级为DG52的卓越讲师竟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蓝图再三强调国民团结,为什么我们还要有不同源流的小学存在?”
我只能用“少年得志”来形容他。想当年他进入学院时,什么都不懂,我还给他不少提点,因为那时我已经是资深讲师。岂知,现在他爬过头,已经晋升为DG52的讲师,我还在DG48。

庆幸的是主讲人回答得很好!
她说:“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即使是少数民族也有学习母语的权力。我们断不可使用政策消灭少数民族的语言。我认为,我们应该采用公平竞争的方式,让学校在发展中比较高低,就像邻国新加坡那样。李光耀允许各种源流的学校存在和发展,但是由于英文源流的学校办得特别好,获得新加坡人的支持,结果其他源流的学校纷纷转型……”

************

晚上有个座谈会,由本学院资深讲师Dr. Rita主持。
三位主讲人分别来自UPSI、IAB和PPD Lipis。

我是筹委会主席,帮忙搬搬抬抬的工作。

有点奇怪的是,一天下来的活动,我常听到大家讨论出版行动研究成果,以便更多人受益。其实,这并不是行动研究的目的。行动研究主要的受惠者还是进行研究的那个人。行动研究主要的目的也是培养教师具有理性的精神,懂得构思解决问题的方法,并且付诸行动。更加重要的是有很强的反思力,可以准确判断和分析自己的研究成果。由于行动时的对象不广,因此成果不一定带有普遍性。真的出版,也“仅供参考”,不能作为一个理论去推广。

研讨会在晚上10点多结束。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0月11日(星期四)

听到一个坏消息:副院长说他申请提早退休获批准了。
哦,念头才听说他选择延长服务至60岁,怎么那么快又改变了主意?
这是第二位副院长选择提早退休了,原因都一样——道不同不相为谋。

副院长算是学院里头较为资深的老臣子,在阿富珊26年了。
他对许多行政工作都比较熟悉。
譬如前些时候,有泰米尔文小学校长投诉,有讲师去视察时要求学员用国语教数学(副科),副院长马上便采取行动,发出函件通知讲师不可以这样做,必须要照章行事。

其实,不只是副院长,许多位KJ都因服务已满6年(好快),将在年底升级为DG52的讲师。KJ一职也将来个大风吹,全由新人担任。KJ们组成学院最高行政机构(M3P),拥有很大的决策权。看来,明年会有很多“新”事物。

今天在学院处理文书工作。印象中上过几个小时的课,但是没有记录下来,忘记了。


10月12日(星期五)

本来答应给PISMP的同学上最后一堂课,但是假期班的委员会开会,耗了整个早上,结果课没有上成。

在学院搞文书工作。

终于看完学员的“儿童故事”创作,颇有惊喜!不管是DPLI的同学或PISMP的同学,好些都创作了不错的儿童故事。



10月13日(星期六)

上午给OUM的同学上课。
下午赶着写走近古人257:

最珍贵是不放弃理想

写的是鲁迅的《在酒楼上》。
说实在,写这篇文章时,我脑子一直浮现一个熟悉的影子——高教部副部长何国忠。



10月14日(星期日)

早上和何居士到佛教会去,原以为处理了一些事务便回家忙自己的工作,岂知到了那边,还是忙个不亦乐乎……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0月15日(星期一)

回立卑上班(这句话有点不必写了的感觉,可是我的上班却要在凌晨4点钟起床,然后摸黑上路)。

这一周应该是学员的复习周了,但是学院有太多活动,学生经常缺课,所以还是照常上课。

8-9am:给DPLI学员上最后一次的Tutorial。DPLI同学有两周的SBE,所以照常上课。

9-10;10.30-12.30pm:给DPLI的同学们做总结。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上课了。下个学期是实习,然后他们就将毕业。

2.30-4.30pm:给PISMP同学上课,听他们报告绘本。说实在的,我对他们无法编辑出上几个月举办的绘本导读和教学一日营的专辑是很失望的。如果他们一早就说不要办,我可以找其他同学,但是,临考试了他们才说做不成就很麻烦了。

8-10pm:给PPISMP Sem 2的同学上课,听他们谈鲁迅小说。




10月16日(星期二)

继续赶课。
总之,该上的都上了。
包括PPISMP Sem 3的《伤逝》和《离婚》。尤其是《离婚》,我的感触更加深刻,因为泼辣的爱姑竟然会因为七大人的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而退缩。我终于明白鲁迅所谓的“革命不彻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将在走近古人写出。
PPSIMP Sem 2的《阿Q正传》也顺利告一段落了。
PPSIMP Sem 1的学员,我对他们倒是不太担心,他们的背景应该足以掌握儒道的基本思想。



10月17日(星期三)

奔上奔下的,还真有点不亦乐乎。

今天下午应校长职工会的邀请,给全国约500名校长讲阅读教学。

图片

我的学生,现今的掌校者:

图片

场面很大(这只是其中一部分):

图片

这一场讲座,我尝试用较学术的方式来传达(因为主办方说是教育研讨会),而不是用说明阅读教学的方式来说。所以,一些例子我都省略了,主要只是让校长们了解阅读教学在语文教学的重要地位,并鼓励教师多注重阅读教学。

成也?败也?
不懂,因为讲座后我又驱车赶赴波德申,出席另外一个会议去了。



10月18-19日(星期四、五)

在波德申AnCasa Allsuite Resort开会,整理明年PISMP的课程。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