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活_2014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把缺席学员的名字在社交网站发布,我知道会引起很大的回响。

有支持的,也会有反对的,还有一些是凑热闹、幸灾乐祸的。

支持的,他们马上在FB上回应,指责这些学员的态度。
反对的,有些是在背后骂(下来几天耳朵都会痒),当然有些会设法联系我。例如这位素未谋面的朋友就很有意思:
这位讲师,你好。你这样把缺课的教师名字公布脸书真的很极端咯!我身为学校行政人员也有遇到一些问题老师,我们选择私下与有关教师面谈,而不是这样公布脸书。至少给人下台的阶级。你身为大学讲师,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吧!你这样把名字列在脸书,给别人看到分享再分享除了诋毁有关教师名誉,你也间接影响有关学校名誉咯。我们在指导学生时都会顾及孩子的自尊,大人就不用自尊了?

我们都会寻求正确有效的方式处理教育问题,你是教育系的讲师,你是不是应该用更理智的方式处理?
后来和他一番对谈之后,彼此还是有共识的。他提供另外一个角度的思考面给我,感恩!

我不能接受的是有些人认为要维护教师和大学的形象,不应该“家丑外扬”。我们是对事不对人(当然人名出来了,一定会受到某个层度的“伤害”),教师首先不顾及自己的形象,我们又如何谈形象?至于大学……我相信10年后,大家提及大学生时,会跟着发问:你是哪所大学毕业的?毕竟,我国也将会诞生很多的“野鸡大学”了。

其实,目前的PPG课程,出现了很多的问题。“找枪手”做作业,已经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件。最近,有人竟然把信件直接发到别的大学联络站去:
i need help for the below two assignments due to time constraints and family works. Please help. If yes, kindly revert. Let's discuss further the fee as well. Thanks!!
您说,这样的事情都可以发生,还是什么形象可言?

形象不是他人给予的,是我们自己塑造出来的。
我在这方面比较执着,因为我总是觉得学术是很神圣的,不容许鄙视与糟蹋。这是书呆子的想法。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1月3-6日(星期一至星期四)

到立卑学院上班。
学生都在忙着准备考试了,所以没有再补课。
这几天上班时间就忙着文书的工作,包括开了一次语文系的会议,上了一次汇报会(教我们如何使用官方电邮)。
下班后就是忙着兼课的工作,评估学生的作业。
好几次想要认真修订论文,都宣告失败……



11月7日(星期五)

中午提早会关丹,准备参加“第10届汉学国际研讨会”。
彭亨佛教会是这次的联办单位,一切的会场筹备工作都由我们处理。感谢秀霞姐,大部分工作都是她处理的。
今午赶回来是因为学者专家是下午4点钟到佛教会报到。
6点钟给他们办个接风宴。

可是由于很多不可避免的原因,我们的报到时间挪后,6点钟才进行汇报。我们请继兴法师给大家开示15分钟,我给大家介绍彭亨佛教会。

图片

图片


7点钟才到美食家用晚餐。

9点钟,我们先回佛教会,交待在佛教会寄宿的工委一些事项后,大伙儿才开车去甘孟开会地点。
我没有随队,回家赶着写论文……

嘿嘿,很久没有那么用心翻书写文章了,紧要关头再重温旧梦。当然,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1月8日(星期六)

凌晨6点15分把论文写好,发到佛教会的邮箱,请他们协助复印。
然后继续写开幕词。呵呵,我竟然当起开幕嘉宾了。

7点半出门到甘孟拿督的别墅去。
和大伙儿一起用早餐。

9点半会议准时开始,先是开幕。这是第二天《星洲日报》的报道:

图片

这是开幕现场:

图片[/quote]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早上学会了72变,两小时内转换了几个身份:

先是开幕人:
图片

然后是研讨会主持人兼与谈者:
图片

最后是自己粉墨登场,发表论文:
图片

中午,我们过去关丹中华中学吃午餐。
午餐后继续开会,我一边听,一边写走近古人363:
梁武帝信佛亡国?

傍晚,我们到关丹市区的素食园吃晚餐,招待所有与会者。
晚餐后,我没有随大伙儿回甘孟。
回家睡觉。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1月9日(星期日)

今早要给UPSI的学生上课,儿童文学。
之前就向余历雄老师表示,我的论文报告尽量安排在星期六,因为星期天我恐怕无法出席。他也照我的意思。
如果今天再是出席率低的话,我就绝对不再给UPSI的学生上课。
还好,30人之中来了25人。没有来的,有些也预先告了假。
一些还是不来而又不闻不问的,没有关系,我会让他们因为没有上我的课而感到遗憾。

给大家谈儿童文学的体式。
从儿歌谈到童诗。
此外,也给大家谈了儿童观及其对儿童文学的影响,以及辨识传统儿童文学和现代儿童文学的枢纽。

后面的两个小时,我请太座帮忙给大家谈绘本。
我则驱车到甘孟参加研讨会的圆桌会议。

图片

会议后有个总结演讲,由余宗发教授主讲。稿是先写好的,是根据大家最初提供的论文摘要做概括演说,并将之分类和归类。

余历雄致闭幕词后,研讨会正式落幕。
大伙儿到关丹中华中学吃午餐。

饭后,和关中教职员交流。其实是副校长蔡若峰给大家汇报关中的风雨录。
其实,外面一直批评关中是“变种独中”,关中董事是汉奸、走狗的,应该直接到学校来拜访,实地了解关丹人的努力。比起那些处心积虑要置关中于死地而有许多小动作(投诉、告密、破坏),他们显得坦荡得多。

图片

之后,大家回到开会地点收拾。

4点多,送完最后一批与会者后,我才驱车回关丹。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1月10日(星期一)

清晨回到立卑工作。
就像Ms Goh所说,有年龄了(Aging),元气不像以前那么容易恢复。
前几天的忙碌,真让我感到累了。
今天大部分时间都是昏昏欲睡的,午餐时间回家里小睡了。
傍晚也是回家睡。


11月11日(星期二)

处理琐碎的文书工作……
晚上,语文系的讲师给泰米尔文组的马蒂先生饯行。
他将到中央就任,负责泰米尔文的考试工作。

图片


11月12日(星期三)

早上8点到图书馆的Bilik Seminar给Sem 6的同学进行实习交流会(反馈)。
先给他们分组,10位同学分享教学经验(阅读3人,听说、作文各2人,识字写字、语文知识、趣味语文各1人),其他同学分组讨论以下课题:
1)学院主修科讲师对实习生的帮助
2)学院副修科讲师对实习生的帮助
3)校方对实习生的帮助
4)书写教案的心得
5)书写教学反馈的心得
6)书写教学日志(Jurnal)的心得

我只和学员讨论到中午。
午餐后,我离开学院到波德申The Guest Hotel & SPA开会。
路途中多处下雨:
图片

晚上会议开始,与会者就开始激辩。
又要调整课程了,而且这次是大手术,MQA给予较明确的指南。
会议有6个院长,12位资深讲师(DG52以上),我是唯一DG48的。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1月13日(星期四)

MQA的指南(Education Program Standard,EPS)有这么一项:

图片

要如何诠释?
我们争辩了好久。
不过,普遍上都认为该加强师范生的主修科时间,强化他们对主修科的驾驭程度。


11月14日(星期五)

上半天继续开会。
中午结束。
感谢酒店为我准备丰富的午餐:

图片

饭后,驱车回关丹……

回到家,还得备课。


11月15日(星期六)

给OUM学生上课。
4个小时。

之后,去丰田维修厂取回车子,早上一大早就送去做第二次维修。

下午没有写古人了,上个星期的文章还没有刊载。
《星洲日报》也通知我这个栏位将暂停。
七年了,363篇,不容易。
将要求写足365篇。

《星洲日报》给我另辟一个教育专栏。



11月16日(星期日)

早餐过后就回立卑了。
今日监考,是主考官,所以没能和他人更换监考时间。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1月17日(星期一)

整理ISO文档……
下午,和同事们进行答卷分数协调工作。


11月18日(星期二)

早上8点就到伊斯兰教育师范学院。
入口处是宏伟的伊斯兰教堂:

图片

来到行政楼和课室,勾起MPTAA的回忆。这是当年世界银行资助下建起的学院之一,关丹、美里、怡保都是同一图测:

图片

开会的只有几人,她们也笑我躲在花丛中:

图片

检讨今年所办的师范讲师课程。

下午4点钟,会议结束,赶去PJ Crystal Crown酒店开另外一个会。
八打灵竟然大改道,转了几个圈才到达熟悉的目的地。

晚上8点半开LAB Kurikulum的会议,上周开的是第二回合,今天的是第三回合,基本上人数一样,涉及院长和资深讲师。和上次一样,才开始就激烈的辩论。奇怪,上周辩过了,还是要辩。

这是因为明天总校院长和副院长来,我们得汇报课程的纲要给他们听,所以今晚要对课程做最后的定案。

这一辩,一直到午夜……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1月19日(星期三)

今早龙大哥(Dr Naga)代表我们给两个大人物汇报新的课程建议。

图片

图片

过后,咱家龙头老大给我们汇报他在新加坡参加的一个课程,与我们分享如何注重“顾客的需求”,提醒我们要规划的是“我们到底要培训出怎样的教师,以应对市场的需求”。

图片

汇报了,当然要听取意见,然后做出调整。下午,我们又再商榷课程结构。
开这个会很有趣,经常要辩论。因为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说话要更加小心。所幸大家都很理性,可以用道理来说服人家。

傍晚,Dr Boon请我和炳易去Lukut市区吃饭。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1月20日(星期四)

今天给MQA的官员汇报:

图片

我问了三道问题。
其实是知道答案的,只是代问,以让一些同道厘清概念:
1)政府规定的必修课程(WAJ),是不是可以在预科班就完成?(答案:不是)
2)马来西亚以40小时为一个notional hour(过去说一个credit是15小时),那么有没有严格的规定face-to-fece的时间和Non F2F的时间必须按照一定的比例?F2F的时间较多是不是表示学生的学习负担越重?(答案都是否定的)
3)马来西亚教育课程标准(Education Program Standard)所列的教学建议,是不是一定要严格遵守?(答案也是否定的)

中午会议结束,回立卑。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