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活_2014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9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饭后,我们听酒店服务员的介绍,去游船河。
呵呵,雨中如此排队等候,还真有年轻人的朝气:

图片

不过,这趟船游还是值得的,40分钟,在马六甲河上看夜景。

图片

图片

回到酒店,在大堂可以无线上网,老师急着联系家人了。
时代不同了,现在信息爆炸时代,出国最重要的就是能够上网,可以免费和国内的亲友联系。以前,我可要准备手机和电话卡给老师呢!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9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1月29日(星期六)

与过去一样,我们请出德成老师出来带领老师参观古城。
一早,芊有、可慧夫妇,佳仪、秀鸾就联袂到酒店来。
我没有随行,留在房里写走近古人365:
走近古人完结篇

中午,佳仪、秀鸾到酒店来载我到街上和他们会合。
目的地是娘惹餐馆。
到了之后,我察觉是去年来过的。
顾客很多,餐厅里的服务员正眼都不会看你一下的那种。
我是很不喜欢如此花钱买气受的,再美味的食物我也想说抱歉。

图片

可是,这次要招呼的是远方来的吉老师,只好忍受。
等了好一阵子,出老师说对面有空位,不如到那边去。
呵呵,正中下怀。这家的娘惹可殷勤得很,耐心给我们介绍参观的食物。最重要的是,竟然有特别准备素食。

图片

娘惹糕:

图片

令人满意的一餐!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9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饭后,出老师带我们去客家会馆参观“古董”。

出老师给我们讲介八大老街;
图片

观赏影片,认识老行业
图片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9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会馆里头还摆设了一些“古董”,叫人唤起记忆:

图片

小时候,我们管叫这个是荷兰水。
说起荷兰水,来头可不小,它是荷兰四大发明之一,与中国四大发明并驾齐驱。

图片

小时候,这种荷兰水(F&N)垄断整个汽水市场。我们是过年才有得喝的,珍贵不已。过年前,妈妈办年货,最重要的就是叫杂货店送来一箱荷兰水。有三种口味——橙汁、沙士、梳打。一箱24瓶,我们一般选择12瓶橙汁,8瓶Sarsi,4瓶Ice Cream Soda。

箱子和汽水瓶都要归还的。箱子的设计还真棒!我们可以把箱子直立起来,要喝什么,就使用内功抽出来,其他瓶子安稳不动的。

还有这个,也会唤起我的旧记忆:

图片

打字机。当年我教补习,自编习题,要用上。妈妈给我RM200买了一台。后来发现其中有一角竟然断了,不过不影响打字机的运作。我告诉妈妈,妈妈竟然掉泪说:“花那么多钱买了一个有缺陷的东西……”

当年,就连使用这个东西也要学,还得参加考试,换取证书。
我是向姑姑学习的,到公公家里去。

客家公会的温古堂,唤起无限记忆。
我给留了4个字:继往开来!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9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去了陈金福买土产后,我们再到水上清真寺参观。

图片

这是马六甲行的最后一站。
过后我们回关丹。
在甘孟拿督的别墅住上一晚。


11月30日(星期日)

中午从甘孟回来,带老师回家参观我们的藏书。
下午我到佛教会去(光宏、泰忠都不能提早过来,得去那边打点一下)。看何居士带书法班。

图片

详细报道请看链接: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8638

晚上,召集前来参加研习营的学院讲师和吉忠兰老师共餐。
后来,泰忠等也从文德甲的阅读营过来了,一起吃饭。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9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2月1-3日(星期一至星期三)

儿童文学与语文教育研习营,吸引了150人参加。

图片

这已经是常年的活动了。
可是,我们感觉每一届都有新的心得,都在成长中。
这一届,朱自强老师的课正好提出我在思考的问题。
朱老师既否定了语文作为工具的论述,也否定语文作为人文载体的说法。
朱老师的语文建构论非常新颖,而且深具启示性。
感恩!

图片

光宏30日在吉隆坡接朱老师,在PJ过一晚,今晚载了老师、爱薇老师和宝丽过来。
老师才到不久,便说要去听吉忠兰老师的示范课。
午饭后,便给我们讲课。
这种精神实在叫人钦佩。

研习营的详细报道点击链接查看: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 ... c&start=30

2日,我和光宏生日,一早就有黄副校长的蛋糕庆祝。感恩!

图片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9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2月3日(星期三)

三天的研习营很快过去。
座谈会后,我们也像往年一样把麦克风往下传,谁有话的就拿起话筒说。
难得的是,这次发言的几乎都是比较少发言的。
有来了三届,第一次当众发言的;有来自没有华文系(哥打巴鲁)的学员(自己一个人闯来,实在棒);有不是教师的一名家长;有资深老师……当然,还有可爱的叶欣慧的逗趣发言。

还有几位是华文组学员众多,但却甚少来参加研习营的(如怡保师范,凿石城师范)同学的发言,也叫我们感动。

我们要做的,不只是办活动。
我们希望能够把教育工作做得更好(不是教学做得更好而已,因为我们探讨的不只是教学法的问题,还包括整个教育观念),不管是在职教师抑或行将毕业的师范生,都是同等重要。
吉老师曾说:“你们这儿班活动真好,有那么多年轻人,都是师范生。这一点很重要,学校老师比较难接受新事物,师范生比较有活力。”我非常同意这个说法。

研习营结束,大家趁机和老师们合影,也找朱老师签书的(他的最新著作是《黄金时代的中国儿童文学》)……

6点多,我载朱老师去八打灵再也。
一路上和朱老师言谈甚欢。我趁机再向他讨教语文教学的问题。
朱老师也不厌其烦地跟我细说工具论。
最难得的是朱老师和我分享了许多中国大陆语文教学的人和事。
这一点很重要。
我在读博期间,就是因为经常听余历雄师兄谈大陆的学界动态,在治学上才得到更大的进步。至少也比较懂得看哪些书,少走冤枉路。
我们从张志公、叶圣陶,谈到刘国民、温儒敏,乃至现今的吴忠豪等语文教育家。朱老师虽是儿童文学学者,但对语文教学的关注却非常深厚。从他的言谈,我获益良多。
还有更为叫人激赏的是朱老师为了对小学语文教育有更深刻的体会,准备到小学里头去给小朋友讲课。这和他两年前告诉我们儿童文学理论探索者,最好也尝试创作,这样将有更深刻的体会,评论不至于空中楼阁,无的放矢。

我们在武吉丁宜吃晚餐。
给朱老师叫了一叠鲶鱼,他吃得很香。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9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回顾一下朱老师早期的一篇文章: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67db1b01018px4.html

【转载】小学语文教育是语言教育还是文学教育
(2012-08-19 23:42:44)
朱自强

  本来语言教育与文学教育并不矛盾,但是,某些现行教材奉行的语文教育理念造成了二者的分裂,逼迫语文教学二选一。

  特级教师周益民曾在《小学语文教材七人谈》中指出:“现在小学语文界一个所谓主流的观点,就是小学语文课是语言文字课,以语言文字的学习为主。”可以看到,当前语文教育现场呈现出重视语言教育、忽视文学教育的倾向。

  虽然从比例上看,现行小学语文教材中文学作品占居了主体位置,但其所选作品的文学质地以及练习的理念和操作方式,都与文学教育有一定距离。

  文学教育应该是小学语文教育的主体理念。我曾做过一个教育部的教材项目《小学语文文学教育》,在该项目研究中我提出的“文学教育”这一小学语文教育的理念及其操作方法,得到了该项目的两位评审专家——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李吉林和中国教育学会小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理事长崔栾的充分肯定。在“审查意见”中,他们认为,“文学教育”理念的提出,具有创新性和科学性:“广大小学语文教师在阅读教学中普遍缺乏文学教育的理念和操作。‘文学教育’的提出,会引起小学语文老师对阅读教学的思考,形成新的认识。”“从‘文学教育’入手,可以在小学阅读教学中,有效地实施素质教育,因为‘文学教育’符合儿童身心发展以及儿童学习语言的规律,符合小学阅读教学的规律。”

  所谓文学教育,是指在语文教育教学中,将儿歌、儿童诗、童话、寓言、故事、小说、散文、古诗等文学样式所具有的语言教育价值和人文精神,转化为学生的语文能力和人文能力的一系列过程和行为。在小学语文教育中,文学教育与语言教育是一张纸的两面,它们相互依存不可分离。

  现行小学语文教材虽然从比例上看,文学作品占居了主体位置,但是,从所选作品的文学质地到组织语文练习的理念和操作方式,都与文学教育有一定距离。如果文学教育不能成为小学语文教育的主体性理念,问题重重的小学语文教材就不能回到它应该站立的坚实的根基。

  字词应当通过语境学习掌握。由于教材编写者忽视了语境的重要性,课文被简略、压缩。然而对于儿童来说,一个蕴含着丰富信息的故事是更容易感受、体会,也更容易理解和记忆的。

  识字、解词都应该放在语境中,在阅读中完成,而不能孤立地学习。每个字词的意思,要根据它在文本中不断出现的位置去揣摩、猜测,也就是在具体的语境里,通过阅读去学习,这是儿童学习字词的一种方式。可是,我们的一些教材,字词却不在阅读中去教。比如《秉笔直书》一文,本是不错的历史故事。但是,关于该文的教学又是怎么设计的呢?“比一比,然后结合课文谈谈你对下列词语的理解:美言、谎言、直言、谣言、忠言”。我到课文中查了一下,除了“直言”,其他几个词在课文里面都找不到,也就是说,“美言、谎言、谣言、忠言”和这篇课文没有什么关系。可是,教材编写者却要求学生“结合课文谈谈你对下列词语的理解”。还有的教材设计了“读读背背”这样的练习,孤立地让学生背成语,把白衣天使、玉洁冰清、处变不惊、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等等,一一罗列出来。有的教材甚至下力气教学生孤立地记忆词组的AABB(浩浩荡荡)、ABAB(溜达溜达)、ABB(黑黝黝)、ABCC(人才济济)一类结构。这真是在教无用的死知识,白白浪费孩子的时间。写文章时,需要先考虑我要用个AABB、ABB或ABCC这种结构的词,然后再写吗?如果是这样,我相信,所有的作家都不会写作了。无论怎样了解词组的结构,甚至把字典上的词全都背下来,如果没有在语境里理解这些词,还是不能获得阅读和写作的能力。

  离开了具体的语境,离开了具体的形式,离开了语言系统,孤立地教一些僵死的词语和无用的“知识”,这就是一些教材编写者所理解和实践的语言文字教育。也许他认为回到语境,那就是教文学了,把词提取出来单独教,这才是教语言,是语言文字教学。但是这种做法,是非科学的,也不会奏效。维果斯基在《思维与语言》中就说:“实践经验也表明,概念的直接教授是不可能的,而且也是没有效果的。一位试图如此做的教师,除了空洞的言辞和儿童鹦鹉式地背诵外,一无所成。”他还以列夫·托尔斯泰教授农民的孩子学语文为例,认同托尔斯泰的观点——“儿童需要的是一个从普通语言的上下文获得新概念和词语的机会”。沿着托尔斯泰和维果斯基的在语境的阅读中学习语言这一思路,我们必然会回到文学教育的立场。

  由于孤立地、机械地看待语言的存在,很多教材编写的做法是尽量使“语言”简单化、平面化、明晰化,反映到语文的文学教材上,就是将文学矮小化。语文教材在文学上出现了简略化、压缩化、概念化的倾向,把文学本来特有的一个复杂的演进过程,发展的曲折和波澜,细腻的心理描写,复杂的性格,等等,全都删掉,认为这样好把握。然后就剩下了非常简单化、平面化的语言文字。他们以为这样处理,儿童就容易掌握。所谓的容易,是我们教材编写者自己的感觉,可是对小孩子来说反而更难了。因为对处于文学期的儿童来说,一个故事里面丰富、细腻、具体的文学信息是更容易感受、体会,更容易理解、记忆的。不信,你可以做一个实验,将洛贝尔的《等信》缩写成200字的《小雨蛙等信》这篇台湾教材和1200字的原作都拿给二年级孩子,看看他们对哪个故事更有兴趣,对哪个故事有更清晰的记忆,从哪一篇里能获得更多的语言信息。

  文学教育是最能将语文学习落到实处的语言教育。就像幼儿学唱儿歌比学习日常交际语言更容易一样,教文学的阅读、文学的表达,小学生容易学。因为对他们来说,文学并不是高深的语言,而是他们的身边语言和生活语言。

  文学教育包含三个层面:文学语言教育、想象力的培养、健全人性的养成。这三个层面本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文学教育即语言教育。不仅如此,文学教育还是一种真正促进小学生语言发展的语言教育,最能将语文学习落到实处的语言教育。

  我把文学理解为依靠形象思维的语言,借助想象力来表现人类在生存中所体验到的思想和情感的作品。美国心理学家布鲁诺认为,我们用逻辑和抽象的规则来认识物理的世界,用故事来认识人文的世界,而体现人类智慧的这两种文化不只是应该相互补充、相互协助,其中故事(形象思维)的智慧还是整个智慧的芽苞或种子。

  有一种观点认为,文学是高深的,小学语文教育是大众教育,所以用一些日常实用语言,让学生学会对话、交际和简单写作就可以了,教文学也就是教教阅读就行了,不必教文学那种有创造性的表达。教文学的创造性表达的,是精英教育。之所以有这种观点,是因为论者不了解小学生处于文学期,不了解他们多么擅长文学性表达。对小学生来说,文学(特别是儿童文学)是高级语言,但并不是高深的语言,而是他们的身边语言、生活语言。

  1994年我到南戴河去开会,留住在一家海滨招待所里面。房子不隔音,就听到隔壁那边有人大声说话,一直说到很晚。一个小孩的妈妈提意见,说怎么这么没有教养啊,双方就吵起来了。这时,那个小学二年级的孩子说:“我们家的小狗,到了晚上都知道大家睡觉了,都不吵不叫了。”那边一听,马上就不出声了。这个孩子一语双关,但并不是在骂人,他只是运用情境联想,将他独特的感知用文学化的语言表达出来,表明他的观点。在儿童的生活中,这种事例不胜枚举。所以,教文学的阅读、文学的表达,小学生反而容易学,就像幼儿学唱儿歌比学习日常交际语言更容易一样。在小学阶段,文学教育不是精英教育,而是名副其实的大众教育,是应对儿童的文学能力,指向所有孩子的普及教育。只有到了缪斯能力退化了的成人阶段,文学教育才具有精英教育的色彩。

  文学语言的教育具有多元功能。虽然文学是整体感性的,但是文学也有理性化的东西。小说,故事,甚至诗歌都有理性蕴含其中。而且有些文学作品既有阅读的乐趣,又有思维的训练。比如《小蝌蚪找妈妈》,其中没有对事物认知的训练吗?它也是在讲事物局部和整体的关系,一个整体的事物不是每一个局部的相加。图画书《我们的妈妈在哪里》、《七只瞎老鼠》也都是典型的具有认知功能的作品,对培养孩子从局部到整体的认知是大有帮助的。包括儿歌,比如问答调《什么尖尖尖上天》,语句间的结构和场景都是重复出现的。看到重复出现的结构和场景,儿童的思维就会开始推论,就会利用前面出现的信息,猜出谜底。文学对思维是有引导性的,可以训练儿童联想、归纳、判断、推论的能力,而这些能力都与语言能力息息相关。

  总之,在小学语文教材中,存在着两种语言系统,那就是文学性教材所体现的以形象思维为主要形式的语言系统和说明文教材所代表的以逻辑思维为主要形式的语言系统(这一语言系统与初中之后的议论文或者论说文形成对接)。我主张文学教育是小学语文教育的主体性理念,并没有排斥说明文教学的意思。在小学阶段,通过语文教育,培养儿童的逻辑思维能力的工作也是不能耽搁的。本文所谓文学教育即语言教育等,均针对文学教材的编写和教学而言,这一用心还请读者明鉴。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9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2月4日(星期四)

怕堵车,一早和朱老师便出门。
办理好登机手续后,时间还早。
和朱老师在Old Town咖啡餐厅用早餐,继续论学。

图片

终须一别。

晚上,和吉老师一道用晚餐后,我们带她去cherating游船河,看萤火虫
图片


12月5-7日(星期五至星期日)

更多报道: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 ... c&start=15

图片

宏爷等人在佛教会办“第六届儿童阅读营”,我在家里无事忙。
5日和6日晚上去听了吉老师给小朋友带的读书课,两天各进行一场整本书导读(《青草国的鹅》)和主题阅读。

图片
上次由 老黄 在 12-12-14 周五 11:42 pm,总共编辑 2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97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7日中午不能再偷懒,到佛教会去。

儿童阅读嘉年华,小朋友非常积极,主动拉我去听他们介绍书本:

图片

本来有点懒惰,不想致辞的,但宏爷说不好,怪怪的,所以还是在他给家长介绍三天的活动重点后,说了一些话。

图片

图片

营会一结束,我们便准备和吉老师下吉隆坡,她明早的班机回国。
临行前,阅读营工委和吉老师合影留念:

图片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