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老师,真好!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之十
都是要磨出来的

在网上看人讨论“公司为什么需要实习生”的话题,其中最为热议的字眼竟然是“廉价劳动力”。原来有很多公司的职员抗拒实习生,认为他们还不足于担当,到来只是添麻烦,因此公司往往把实习生推去处理杂务,让他们完成实习,大有“媳妇熬成婆”的味道。

当然也有不同看法,有人说:“没有实习,哪来日后的总经理?没有人天生就是总经理的料子,他们也是训练出来的。就好比康熙皇帝,八岁登基的他,谁能说他是称职的皇帝呢?但是,在做了十几年的实习皇帝后,成就了一代帝业。”

还有人说:“不是所有的公司都会那么想,尤其是对企业负责的公司。要知道,实习生是得安排专人带的,这些专人在某个程度上决定着实习生未来的工作态度。如果专人不专业,尽灌输负面的想法,批评公司的业务,这种负能量只会让实习生提早厌恶工作,日后学会混日子。”

“人家都说应届生是一张白纸,那么实习生就是白纸之前的原材料。相比我们这些‘老油条’而言,他们更具有可塑性以及发展的潜力,毫无疑问企业甚至社会的未来是他们的。发展中企业不也需要这样的新鲜血液吗?”

“招聘实习生对于企业而言会是是很好的口碑效应。当实习生实习完一段时间回到学校,他们会将在本公司实习的情况和学校的同学、老师、朋友分享,那么本公司的情况将会暴露无疑。人家说 21 世纪什么最贵?人才!那人才从哪里来?当然是学校。所以这不难理解为什么阿里、腾讯这样的公司很会在意‘校招’这个环节。”

看到这些评论,我不期然想到学校的实习,上面的讨论不也正是讨论着“学校为什么需要实习生”?

我在一次研讨会中倡导公开课,来自北京的何杰老师听了马上回应说:“我听了很兴奋,因为我们都是公开课磨出来的。”是的,名师是公开课磨出来的,教师也是在实习生涯磨出来的。我们该严正看待师范生的实习。

《星洲日报·东海岸》07/09/2015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之十一
不能要求完美


一次演讲后,有老师向我反映:“我很不高兴,因为您在台前那么落力讲演,后面却有那么多老师不用心,他们只顾着玩手机……”

我说:“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已经养成手不离机的习惯,只要一有机会,往自己的手机按三两下是必然的。玩手机不能算是不用心吧?”

那位老师不服气,他说:“不是的。我在讲座时也会用手机,那是因为要回复他人的信息。他们却不是如此,他们的眼睛没有离开过屏幕,手指一直在拨弄着,这是注意力已经转移的表现。我是老师,我知道如何判断学生是否用心。”

我不能反驳了。他继续说:“俗话说勉强是没有幸福的,我建议您的讲座要选择听众。不要让校方规定老师一定要出席,他们被强迫到来,就会有这样的反应。以您的名气,要吸引听众不难,就让那些真有心要听的老师来就好。”

这是一个好建议,但是我不会那样做。就好像课室里的学生,有好也有差,我们不能因为要自己的课上得顺利,就否定掉后进生上课的权利。后进生其实更加需要教育。

老师们经常受指示参加各类型讲座,好些已经麻木了,所以在讲座期间会自找乐儿。如果我们因此把他们排除在外,不再让他们参加,这只会让他们更加理所当然起来,更加不想吸收新知识。留他们在队伍之中还是有作用的。

我把我的演讲当成是“点火”的使命,目的是要重新唤起老师们的热情,投入教育工作。慕名而来的,基本上已经不需要我再点燃热情,反之,那些不在乎的更加需要鼓励。教育工作需要团队来造就,排除团队里的成员,只会影响我们的工作。接受不同表达方式的人在团队之中,乃至容纳异己才是正道。

《星洲日报·东海岸》13/09/2015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之十二
中国标准

小六考试是否太难?教育部副部长下了定论:“难!因为有关考题是按照中国标准出题。”

五个月前,首相署部长宣布我国教育文凭受中国官方承认,水平等同汉语水平考试(HSK)时,雀跃地说:“这可说是我国华文教育的一大突破,也是华文科考生盼望的春天!”

到底要听谁的? 身为马前卒的教师,恐怕要茫然。

什么是“中国标准”呢?

如果说我们的教学是依据中国的“课程标准”,而不是根据本地的,我想没有人会赞同。因为2001年开始,我们的教学依据便是“小学华文综合课程”(KBSR)。

如果说我们的考试是依据中国的考试标准,这也说不过去。管考试的部门称考试司(Lembaga Peperiksaan),有它一套执行考试的作业程序,其中包括先进的、科学的电脑考题难易度分析。

如果说采用了不符合本土文化的中国词汇就叫“中国标准”,老师们更加要惶恐了。因为所举的例子如“省城”在五年级课本第15页第一行便出现,“渣滓”在六年级课本第195页出现。课本出现过的词语也不能考?

我在想,如果学生写作用词“不规范”,考试局判错予于扣分,虽然有点苛刻牵强,还在情理之中。但是,如果是阅读他人的文章,却要求所用的词语全盘本土化,这种观点不但不能接受,而且大有削足适履之嫌。

我以华社的开放和兼容并蓄为荣。例如教育部全面接纳大陆的简化汉字方案后,依然接受繁体字的应用。报章和儿童读物,许多依然是采用繁体字印刷。反观邻国,自从接受简化汉字之后,高效率的全面采用简体字,结果儿童读物如果不用简体字,没有打上汉语拼音的,家长都不能接受。可是我们的儿童,依然可以进行早报晨读,打开台湾版的绘本和儿童读物,依然嘻哈笑绝,没有学习障碍。

请不要用政治干涉教育,也请不要站在大人本位低估孩子的能力,更不要倒行逆施,忽视中文的灵活性和张力。

《星洲日报 • 东海岸》20/09/2015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旧闻一则备案:
http://news.sinchew.com.my/node/418761?tid=1
中國承認SPM華文資格‧
魏家祥:赴華深造免漢語考試
2015-04-12

(吉隆坡11日訊)首相署部長拿督魏家祥指出,內閣已核准教育部與中國國家漢辦簽署承認大馬教育文憑(SPM)華文科與漢語水平考試(HSK)處同等水平的諒解備忘錄,以落實我國華文教育與中國漢語課程接軌的目標。

他說,一旦大馬教育文憑華文科的水平與中國漢辦的漢語水平考試(HSK)處同等水平,往後欲前往中國深造的大馬教育文憑華文科考生將可豁免入學漢語水平考試,並且能夠以大馬教育文憑華文科的優越成績,申請獎學金以入讀中國任何一所大學。

他指出,內閣是在4月3日的會議通過上述建議,並在昨日的會議上給予核准。

“這可說是我國華文教育的一大突破,也是華文科考生盼望的春天。”

他今日出席馬中總商會主辦的“文明磁場,海上絲綢之路”系列研討會之二後在新聞發佈會上指出,這意味著大馬教育文憑華文科得到中國國家漢辦的認同,希望藉此可吸引更多考生報考。

他也相信,我國是本區域中唯一與中國國家漢辦簽署諒解備忘錄的國家。

他說,在他擔任教育部副部長期間曾到訪中國,與中國教育部談及此事,也曾安排教育部和考試局官員等前往探討此事,在經過4至5年的爭取後終於獲得落實。

他說,如同通過報考大馬教育文憑英文試卷可獲得劍橋O水準文憑(GCEO-Level)等級一樣的方式,考生只須報考大馬教育文憑華文科試卷,也不需要再花錢報考漢語水平考試,一舉兩得。

他表示,大馬教育文憑華文科課程綱要無需因此而做出修改,同時考試的難度也將維持原有的水平。

詢及將會在何時開始落實時,他指出,內閣已同意教育部將與中國國家漢辦簽署備忘錄,目前就看雙方何時簽署。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主角的说法:

http://www.mca.org.my/cn/2015/09/18/youth-998/

张盛闻:考试局说法,“华文考题依中国标準”
On September 18, 2015

(雪兰莪‧沙登17日讯)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指出,根据考试局官员的说法,今年小六评估考试中的华文试卷考题是按照中国标準出题。

他今日在史里肯邦安中学电子纪律记录系统推介礼后召开新闻发佈会表示,他在两天前已召见考试局官员,并已指示考试局官员重新检讨出考题和批改的方式。

“考试局尤其华裔官员向我解释说,一切都是根据考试局定下来的模式出题,包括之前拿到各校去预考的回应是,学生有能力作答这些问题的。

“我严正地告诉考试局官员,一些校长向我反映,UPSR华文科理解题的字数逐年增加,因为在课本里,学生学习的大概是有500到600字,但是这次出题的却接近800字。”

张盛闻透露,他严正地问有关考试局官员,是否有需要出这么长的理解题?为甚么要用中国中学的题目来考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再加上,理解文章里面,有很多中国的词汇,包括“省城”,这都不符合本土文化。

他强调,所谓“中国的标準”,并不是世界的标準,因为在中国用的词汇,在香港、台湾等地区都不一样,在马来西亚也不一样,所以没有所谓的世界标準,反而更应该强化本土特色。

他说,整个考试局都非常清楚地知道,会把这件事情带回考试局里检讨出题和批改的方式。

“这次的事件绝对不会造成重考,而重考从来都不会在我们的考量范围内,请大家不要误传,因为只有在泄题的情况下才会考虑重考。”

来源:星洲日报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老黄 写了: http://www.mca.org.my/cn/2015/09/18/youth-998/

张盛闻透露,他严正地问有关考试局官员,是否有需要出这么长的理解题?为甚么要用中国中学的题目来考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再加上,理解文章里面,有很多中国的词汇,包括“省城”,这都不符合本土文化。
图片

图片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之十三
小学应注重文学教育

年前,华东师大倪文锦教授对环球语文教育的发展做了这样的概括: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现代语文教学模式,是由注重语言的实际运用开始,逐渐走上加强基础和文学教育的道路。原因是如果只注重运用语文,偏重于交流技能,学生语文能力的提高便成为无源之水,不能适应现代社会的需求。

我非常赞同这个说法。语文教学如果只落实在语言的实用技能上,那语文的学习将是贫乏枯燥,成为“无源之水”。要找到“源头活水”,则必须加强文学教育,因为文学承载量大,不管是古今中外都无所不包,兼收并蓄。

让文学教育和语文结合,并非美国或中国特有,日本更是这方面的先行者。日本的教育改革重点就是让儿童及早接触文学教育。马来西亚教育部在这方面也敏锐感受到的。2001年,我参加过一个课程,便是汇集各语文教师在一起,探讨文学教育如何纳入各自的语文教学之中。

不知情者提出反对意见,认为语文教育就应该恪守在语言文字的教学中,有别于文学教育。这不禁让我想到佛教中的“指月之喻”,《楞伽经》中说:“如愚见指月,观指不观月。”智者用手指指月,我们该顺着手指看明月,而不是傻不楞登地欣赏手指。

“指月之喻”说明佛经里的文字好比手指,真正的智慧则是月亮。如果一味执着文字,那就是错把手指当作月亮了。虽然如此,我们也不该抹杀手指的作用,因为若非用手指指月,一般人恐怕连月亮在哪儿也不知道。

所以,我主张灵活学习语文,不该执泥在语文知识和技能之中。我们要顺着手指观明月,也就是通过语言文字去感悟它所承载的智慧。

中小学是基础教育,语文更加不该当作一门学科来学习。且让孩子们更加自然轻松地学习语文,通过语文本身潜藏的机能,去感受语文的魅力,由此而爱上语文。

《星洲日报·东海岸》27/09/2015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之十四
华小的定位

当大家竞相展示华小有多少异族生,他们的学习又有多愉快之际,一位老师给我发了一个信息:“华小不是学华文的地方,而是用华语学习其他学科的地方。华小存在的价值不是因为有多少异族进入华小就读,而是各族有权利使用自己最熟悉的母语接受教育。盲点不除,是不是有天异族不读华小,华小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吗?今天异族报读华小并不是什么支持华小,支持华小应该是站在人权角度去看待,对吗?我们支持华教是支持母语教育,所以我们应该鼓励异族接受母语教育,而非本末倒置鼓励他们报读华小,是吗?”

我同意这位老师对华小的定位。马来西亚的华、淡小,应该被视为国家尊重国民接受母语教育的政策,在国际上享有崇高的地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向重视母语教育,强调母语对促进文化的多样性与传承传统知识的作用,并呼吁各国提高对语言、特别是母语教学的认识。母语教育也能促使国民接受高质量教育、建立终身学习的基础。可是,环顾全球,真正让一个居少数的民族在所在国采用母语自由学习的国家并不多见。由此可见,马来西亚在国际间的地位何其特殊。

如果不是这样看待华小的地位,而是以华小可以吸引不同民族的学生前来学习为荣,那又有何不同呢?其一,我们应该认清,我们在吹捧异族生在华小的成就时,有关民族是否会因此认同,并和我们一样以他们为荣?其二,强调华小的优越性,是否会使华小成为国家的主流教育模式?第三,众多的异族生到华小来,会不会冲击华小本身坚守的“母语教育”的特殊性?

我们并不是要拒异族生在华小的门外,因为他们也有选择的权利。但是,我们应该考量的是“华语不是母语”的学生到华小来,应该如何学习。我们断不可削足适履,因为欢迎他们的到来,而改变华小作为“利用母语学习的教育机构”的特有价值。

《星洲日报·东海岸》04/10/2015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之十五
捍卫母语教育


考试局的马来长官说:“我国华小的华文水平,不能以新加坡的水平作为基准,因为在新加坡,华文不过是学校里头的一个科目,我国华小却是以华语作为学习的媒介语。”

可见,教育部长官是很清楚华文在我国的地位的。华文在马来西亚,早在独立前的马来亚联合邦协约就注明不是官方语文。国家独立后,虽然常有传言要实行单元主义教育,但基于多种因素,华文还是保留了下来。以上官员的说法,更印证官方同意华人把华文作为母语学习。

其实,我国官方是颇重视“母语教育”的。例如师范学院在今年增加了两门新课程——小学卡达山、杜顺语教育和伊班语教育。立卑师范学院更重点培训原住民师资,多方探讨少数民族的母语频临消失的危机。

这或许与无边界的全球化概念有关。联合国一向倡导母语教学,认为利用母语学习,有助于更好地扫除文盲,提高教育质量。上述官员的说法,显示他知道华小不只是“学习华文的地方”,更应该是“用华文学习的地方”,华小是母语学习的场所。

反观华社,是否真懂“捍卫母语教育”的意义?上个世纪的教总、董总肯定非常懂。林连玉先生领导教总时旗帜鲜明的昭示两点:各民族教育以母语为媒介;各民族教育一律平等。

郭熙教授在2004年的一场研讨会中说:马来西亚的华语作为母语学习正走向弱势。原因是老一代对母语有强烈感情,所以乐意倾全力支持母语教育。新一代已显然不同,他们的母语意识正在淡化,加上多语环境下的冲击,母语学习的生态正发生急剧变化。十年后的今天,这种趋势更加明显。年轻一代的高官公然说我们的华文水平不必太高,不能媲美中台。

数十年来,华社历经外在的种种考验,华文还是作为母语学习,那是因为我们的领导对母语教育有深刻的认识。然而“物必先腐而后生虫”,今天华社领导的焦点模糊,会不会让华文只作为一个用第二语言学习的科目?

《星洲日报·东海岸》11/10/2015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5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当老师真好之十五
捍卫母语教育

郭熙教授在2004年的一场研讨会中说:马来西亚的华语作为母语学习正走向弱势。原因是老一代对母语有强烈感情,所以乐意倾全力支持母语教育。新一代已显然不同,他们的母语意识正在淡化,加上多语环境下的冲击,母语学习的生态正发生急剧变化。十年后的今天,这种趋势更加明显。年轻一代的高官公然说我们的华文水平不必太高,不能媲美中台。
郭熙:马来西亚:多语言多文化背景下官方语言的推行与华语的拼争
全文阅读:
http://www.huayuqiao.org/articles/guoxi/guoxi19.htm

华语作为母语可能会走向弱势:

首先是经济因素。母语教育得不到政府的经济支持。老一代有对母语的强烈感情,其中更不乏经济实力雄厚者,他们乐意倾力支持母语教育。但就我的感觉而言,新一代已经明显不同了。

其次是多语言多文化接触的环境的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马来西亚政府多年来倡导的马来西亚族的观念正在逐步形成(郭熙,2002),新一代母语意识正在淡化,加上多语环境下汉语汉字学习相对困难等等,母语学习态度发生变化。

三是人口因素。按照最新的人口调查数据,马来西亚华人人口占总人口的23.96%。但是,马来西亚华族人口比例自1957年马来亚独立后就一直往下滑,从1957年的37.2%减少至2000年的25.5%,目前华人的比例还在下降。一些人士预料,100年后华族将只占马国总人口的5.5%,并将在2020年时减少至18.7%。到了2100年,华族将只占5.5%。决定一种语言前途的是使用该语言的人,由此看这必然会影响到华语。

四是居住方式的改变。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华人已由原来的聚集型居住改为分散居住,内部语言交流少了,而和其他族群的接触多了,这对语言的影响是可以想见的。
上次由 老黄 在 23-10-15 周五 11:34 pm,总共编辑 2 次。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