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教学生涯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回复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1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老黄自小就好为人师。
儿时,悬了个小黑板,放几张板凳,召集邻里伙伴,就可以过教书瘾了。盖因儿时玩伴大多进英小念书,老黄独尊一术,故有此荣幸。
不过以上毕竟只是“游戏”。

真正拿起粉笔教人读书识字,是在中二时。
时年15岁。
与潘医生一同到太平佛教会去给周末补习班上课。
我记得那时候是教国语和数学。
就是这个地方——
图片

最有印象的两名学生是萧月英和蔡美枝。那年她们四年级。
美枝后来举家搬入太平佛教会,父母担当佛教会的常住众,负责清洁与厨务。
后来周末补习班改在星期天上课,与周日佛学班合并。
我依然留在那边教学,学生与我只差那么两三年,但我的数学基础足于为人师。
就这样一直教到进大学,被迫离开太平为止。
上次由 老黄 在 07-09-17 周四 2:06 p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1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由于数学基础扎实,所以那时候就立定志愿,以后当数学老师。
从来没有想过要当华文老师,因为只会打喷嚏,却不会写“嚏”字。
当然,还有很多字都不会,所以实在不敢担当误人子弟的责任。
后来,上了继程法师的华文课,才一改想法。
原来华文课是可以上得那么有趣的。
那一堂课,虽然就只是那么一个半小时的课,却开拓了我的视野。
在学校,我们上华文课就是文言翻译白话,拿着铅笔拼命抄老师念出的译文。好闷!
继程法师则不然,他时而说古,时而论今;忽而诗歌,忽而散文的,把我们带入历史走廊,穿越时空,去体会中华文明的奥妙。
好棒!
我当时就想,如果要当华文老师,就要当这样的华文老师。
时年15岁!

后记:对于那堂课,依稀有的印象是有“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还有读了林怀民先生的“我的第一步”(这还是我初次接触现代散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1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在太平佛教会,我中华文的毒越来越深,越来越爱中华文化。
于是,我改变志愿,我要当华文老师,负起传承文化薪火的职责。
SPM成绩放榜后,我为我的计划开始部署。
我背叛了昔日同窗(包括潘医生),我逃离中六理科班。
我申请转入文科。

我这一决定,意外的却换来一位化学老师Ms Yong的赞美。
她对理科班同学表扬了我,说我眼光独到,会抓紧机会。
某天,她在学校走廊和我碰个正着,她先称赞我,说我made a very good decision。过后她问我的志愿是什么,我告诉她我要当老师。她很惊讶地重复了“be a teacher?”
呵呵,这以后,一切赞美回归真主,再没有老黄的份。
嘿嘿,都怪我当时选修的科目(经济、数学、会计)要让人以为我要从商讷!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1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苍天有眼,皇天保佑,1984年,我顺利地进入马来亚大学中文系。
第二年,又让我顺利地申请到教育部的奖学金(同时还申请到公共服务局JPA的奖学金,不过只能二选一),这可更加保障了我的前途。

1987年中文系毕业,同年进入马来亚大学教育学院读教育文凭班。
这是一年的课程,但实际上却只有9个月。其中还有3个月是实习。

我的实习地点是增江中学SMJK JINJANG,校长名叫“没发财”。
我被分派教中二的华文,两班,一班好班,一班较弱的;以及中四的商科perdagangan(这是我的副科)。
华文,每周就那么两节,说实在,还真难发挥。
但是,我相信我还是做得好的,好班的同学数年后依然跟我联系(其中一位叫叶小艳,多年后也进入马大深造)。
弱班的更加好玩——
有一回,许博文教授(当时是国内马来文文法nahu的权威人物)来视察教学。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我竟然搞到花容失色,还差一点在办公室晕倒了。许教授很关心我,他说如果身体不适,他可以下回再来。但我说没事,闭目养神,两粒头疼片panadol搞定!
进到班,我便来劲了。
我上作文教学,和学生讨论写作内容。这些学生都挺爱说话的。结果我们的讨论吸引了座上宾许教授,他也跳了出来,与我们一起讨论。
呵呵,他不是拔刀相助,是忍不住要发言。
具体内容我忘记了,只知道他离开前勉励学生要好好学华语,又说华语老师难求,现在有好老师要珍惜云云。
这番话,还真让我飘飘然。
可惜后来的成绩还是一个B+。
上次由 老黄 在 29-12-06 周五 12:28 a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1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给我留下印象的反而是我用国语进行教学的F4那班。
这班同学据说不好搞,但是他们却跟我很有缘。
我的教学,他们都给予非常好的配合。
我上课总喜欢与同学们讨论课题,不是只给他们笔记,帮他们应付考试的。
所以,课堂上,总是听到我们师生的讨论声音。
学生也会像我报告很多不相关的东西。
譬如班上其中一位很爱说话的男生,便受到大家的排挤。
他们说这个人“变态”的,什么都行。还举例说他要颠覆马来文文法,名词也可以加“di……kan”,例如“diKualaLumpurkan”。呵呵,这些怪问题,我是解决不了的。

和这班的同学建立很好的交情。所以他们知道我要结束实习时,竟然联名发信给校长,要求校长争取让我留校。
事前他们询问过我,是不是愿意留在吉隆坡才行动的。都市孩子就是早熟,他们连这也想到。
不过,我告诉他们这是没有希望的,因为他们学校并没有缺少老师。
最终,我们只能出外旅行来庆祝我们的相遇——
图片
上次由 老黄 在 07-09-17 周四 1:22 p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1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我们一起到邦咯岛去游玩。
图片

三天后,回到吉隆坡,他们还是依依不舍,于是我又带他们去参观马来亚大学,过后又随我回华雨学苑(我创设的第一所马大佛学会学生屋buddhist house)。
图片
上次由 老黄 在 07-09-17 周四 1:26 p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1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天下没有不散之筵席,最终我们还是byebye了。
十多年后,某天我在关丹一间饭店前遇到一位同学。
这位同学没有和我们一起去旅行,班上说话不多。
实习期间,我在增江遇过他,开着sport car,戴着墨镜,很有周润发的味道。
多年不见,他竟然还认识我,主动和我打招呼。还好,我也记得他。

于是两人就上演《老夫子》漫画的情节,彼此说没有空,但却站在走廊上谈了好久。

这是当老师的最大回报,也是最大乐趣!!
谁说教书不好?
bear

老黄 写了:天下没有不散之筵席,最终我们还是byebye了。
十多年后,某天我在关丹一间饭店前遇到一位同学。
这位同学没有和我们一起去旅行,班上说话不多。
实习期间,我在增江遇过他,开着sport car,戴着墨镜,很有周润发的味道。
多年不见,他竟然还认识我,主动和我打招呼。还好,我也记得他。

于是两人就上演《老夫子》漫画的情节,彼此说没有空,但却站在走廊上谈了好久。

这是当老师的最大回报,也是最大乐趣!!
谁说教书不好?
那天的生日,学生竟然给我一个意外的惊喜
-->那就是为我开生日会,还送了我很多礼物和自制卡。。
我感到很感动,眼泪也快要掉下来了。。。

不懂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或以后,我会不会像黄讲师遇到那样的情况呢?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19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楼上的熊加油。
只要用心,一定有回报的。

继续老黄的故事——

增江实习完后,我算是毕业了。
在等候posting(教育部委派)的当儿,我并不紧张,因为本就不太在意到哪里去。
但是,当知道被委派到彭亨州执教后,我却反被动为主动了。

我先联络一位常到来参加我们办的佛学课程的朋友——陈耀德,以确定他们学校(Sek Men Sultan Ahmad Shah,Tanah Rata)需要华文老师。这是因为之前听他说过他在学校教华文,而他原本的主修科是数学,后来又转为国语(参加了一个半年或一年的convertion课程),我想上去抢他饭碗。这家伙很大方,虽然他也喜欢教华文,但是还是愿意让给我这位“合法”的华文老师。他给了我校长的电话。于是我便打电话给何书镇校长(后来的文冬县教育局长),他当然早已听到陈耀德的介绍,所以我不必多说,他就表示欢迎我过去,他会向州教育局争取。

就这样,我有机会上山修炼去了!
碧蕊
帖子: 1357
注册时间: 26-10-06 周四 2:45 pm
来自: 珊瑚海角
联系:

老黄 写了:我先联络一位常到来参加我们办的佛学课程的朋友——陈耀德,以确定他们学校(Sek Men Sultan Ahmad Shah,Tanah Rata)需要华文老师。这是因为之前听他说过他在学校教华文,而他原本的主修科是数学,后来又转为国语(参加了一个半年或一年的convertion课程),我想上去抢他饭碗。这家伙很大方,虽然他也喜欢教华文,但是还是愿意让给我这位“合法”的华文老师。他给了我校长的电话。于是我便打电话给何书镇校长(后来的文冬县教育局长),他当然早已听到陈耀德的介绍,所以我不必多说,他就表示欢迎我过去,他会向州教育局争取。

就这样,我有机会上山修炼去了!
陈耀德讲师(我还是习惯称呼他为讲师)确实是一位好老师。在学院读书时,讲师教了我们四个学期,过后因为一些因素而转回太平的一所中学执教。

讲师真的很喜欢华文。以前上文学课时,总会滔滔不绝地说故事给我们听。课程里的诗词配上音乐,我们还有机会唱唱歌。讲师也精通各种乐器,所以我们有机会一饱耳福。
对自己选择的志愿,要甘愿地承担起来,以进取的态度去对待自己的生活。
图片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