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修顿悟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回复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6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45】
法师会被机器人取代吗?


我常在讲座中询问:“人工智能时代来临,教师会被取代吗?”

“大数据”(Big Data)时代,凡重复性操作的都可以转换为数据,并让机器通过“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后表现出来。人工智能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是2014年阿尔法围棋(AlphaGo)战胜韩国棋手李世石。围棋变化大,不像其他棋类可以通过寻找最佳棋步来下;游戏一盘约有150步,每一步又有约200种可选的下法,这意味着有太多需要解决的可能性。在过去,很难想象电脑可以“自主”下棋,并超越人类的棋艺。阿尔法围棋做到了!这个突破,提高了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长期面对的局限,将会发展为连续性的决策能力。

这项突破,也让人们意识到很多领域的工作,将被人工智能取代,尤其是那些经常性反复的工作,如电话接线员、收银员、快餐店員、保安人员、记账员、市场研究员等①。李开复比较乐观地说“教师”是“高枕无忧”的行业,但却也提出教师得把智能机器当成“老师的左膀右臂”,“学习如何运用AI作为工具,把AI视为帮助而非竞争”,这样才能提高教学力,不会被淘汰。

反之,若教师的教学是重复性的照本宣科,只图“按课程教完教材”,那么智能机器就要成为竞争对手,并对传统教师“取而代之”,到时恐怕很多人会选择像李世石般退役了。

简而言之,“教师会不会被取代”是不能一语概括,还得视我们立志要当怎样的老师。跟得上时代,懂得利用科技辅助,教师的能力将大大提升;若只是重复性的工作,则将要被取代。“法师”是不是也该如此看待?

且看一些关于“佛化机器人”的新闻报道:

2019年2月23日,日本京都高台寺向传媒展示智能机械观音Minder,他能模仿真人的表情及举止,包括合掌、张开双臂、张合嘴巴等动作,并在音乐衬托下以日语诵经。②

2017年,路透社报道日本的软银机器人 Pepper进入了一个新兴行业——丧葬。Pepper可以一边按照节奏敲击木鱼,一边从嘴里喃喃地发出祷告的经文,它的胸前挂着一个平板,上面的内容是诵读出来的经文,为往生者超度。③

2015年,北京龙泉寺研发“贤二机器僧”④。它的主体功能包括语音交互、视觉感知和自主学习能力,可以和信众交流佛学知识。早前这个机器僧不过是以微信群为平台研发⑤,进而提升为“小和尚”,并立愿日后成为“得道高僧”。

我觉得前两者未必就是人工智能下的产品,一般机器人就可以操作有关事项。日本佛教界顾虑民众是否可以接受“没有感情”的机器人诵经,但我们也该反思现代丧葬仪式的主持人可真有感情?君不见现今丧礼,电子念佛器也广受欢迎,一样起着庄严仪式的作用?

贤二机器僧是真正懂人工智能的群众的发明。他们以万卷佛经为大数据,试图让贤二机器僧通过深度学习分析,以通晓佛法奥秘,给信众开解人心的秘密,解忧排惑。

出家人在教内具有崇高的地位,他们象征着佛教的兴衰。如果未来法师善于利用人工智能辅助,对浩瀚如海的佛经做更好的梳理,对人们面对的种种困境做更有针对性的开解,我相信,法师的形象将进一步提升。反之,如果十年如一日,重复着宣讲三皈五戒、四谛八正道,自以为那就是“第一义”悉檀,却无法与实况对应,以自己的慧眼和智力为信众作“为人”和“对治”悉檀,那么我们相信智能机器人将轻易取而代之,宣讲佛法大意。

注:
① 李开复《哪些工作不会被AI取代》:

https://udn.com/news/story/7241/3931233
② 有关新闻报道(附视频):
https://news.mingpao.com/ins/%E5%9C%8B% ... 6%E7%B6%93
http://v.cctv.com/2019/08/14/VIDEwg28W2 ... 0814.shtml
③ 有关新闻报道:
https://www.roboticschina.com/news/201708251157.html
④ 相关报道:
https://chuansongme.com/n/1919805
⑤ 贤二公众微信号:xianerjiqiseng


22/11/2019
上次由 老黄 在 30-12-19 周一 11:20 p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6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46】
我们需要怎样的佛教教育?

前些时候,我在居士佛教论坛中以个案研究的方式,分享了文德甲佛教会以阅读为主轴改革周日佛学班教学的案例。反馈出乎预料,引发我更深一层对佛教教育的思考。

当时一群来自印度的比丘听后,便发出邀请,希望我到印度去讲课。他们说当地的佛学班也面对很大问题,不知道该如何带。现代青少年不像以前,没有多少人愿意来佛学班;来了也留不住。

此外一位韩国的佛友说:“你说得很对,佛教一定要努力推广教育。韩国佛教之所以没落,是因为我们国内只有弘法,没有教育。”

看来佛教教育该怎么做是全球化的问题,并不只是我国佛教界面对的挑战而已。

教育与弘法,虽然都是宣扬佛教道理,但同中有异。弘法是直接把佛教道理说出来,一般上,受众心理上本来就有需求,所以是对症下药。教育可不是如此,特别是现代的教育,更不能再把对象当成是欢喜受教的。教师不但要主动出击,而且还要想方设法让听众受教,启发他们的自觉力,主动参与学习。

以前我一直不能同情星云大师说的“我们是佛教徒办学,不是办佛教大学”,总觉得既然是汇集佛教的资源,为什么不能通过大专教育提升教徒的佛学知识和素养?后来眼界逐渐放大,才体会大师的高瞻远瞩。佛教不能那么被动,只等需要的人来学习;佛教徒必须更积极融入社会,以佛教的情怀为社会服务,才能彰显佛教的价值。

要加强佛教徒的宗教情操,儿童佛学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过去,大专学府一度盛行佛教,很多大专生都乐于接触佛法,但那是环境造成,是摆脱了应试教育后的一种内在需求。他们大多只是知性的探索,即使情感上认同,宗教情怀却不容易生起。毕业后,随着生活目标的转移,往往他们便放弃了。所以我们常听人说大专生学佛,会随着毕业而涅槃。

儿童时期的教育,却会让一个人饮水思源,对团体和组织产生非常深刻的感情,时刻想回报。这不是“行有余力”才为之的。佛团一定要重视儿童佛学班,让儿童自小有宗教意识。

现代生活与过去有很大的不同,我们不能刻舟求剑,用同样的方法引导现在的儿童。我是佛学班长大的,深知过去与现在的不同。当年的学生比较单纯,一本《佛学入门手册》都会读得津津有味。叫我们参加佛学考试,我们就应考,并以文凭为荣。佛学班除了传授佛学,也教学校科目,类似课后补习班,在那个时期,这样的佛学班就能满足学生的需求。

随着补习愈发普及,周末还要学生上学般上课,无异胶柱鼓瑟,逼牛喝水。再说,五花八门的虚拟世界,诱惑力何其大,学生宁可呆在家里滑手机玩游戏,也不想花费时间到佛学班听教。因此,佛学班要更契合学生的心态,既要吸引他们,又要引领他们学习,走向一个更好的成长道路。

佛学班不但是学生成长的地方,也是教师安身立命之处。佛学班提供的平台,该可以让教师做到正规教育所做不到的,这样才能吸引义务者在忙碌的工作之余,持续腾出周末时间教佛学。能让学生在佛学班学到和学校不一样的东西,诱使他们乐于投入时间和精力学习,以换取更大的心灵满足。这样才会促使他们对佛教产生感情,日后会以佛教的精神反馈社会。

29/11/2019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6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47】
个人与群体



06/12/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6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48】
Jom,去佛教会
——佛教社区化的思考


去年参加马佛青总会主办的“佛教当代关怀”研讨会。为了发表论文,检索了“佛教社区化”的文献。我发现台湾王顺民发表于《中华佛学学报》(1998)的《人间佛教的远见与愿景——佛教与社会福利的对话》一文是最早提出这个概念的①。

文章探讨了两个问题:一、人间佛教是否已经落实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二、人间佛教未来的可行之道为何?总结是:人间佛教未来的可行之道,必须将宗教团体视为一种中介结构,以形成社会整合的有机连带关系。也就是说要让寺庙、精舍动起来,以使佛教成为人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要做好这点,佛团应该是“定点”(有具体的建筑供信徒前来参拜)、使用的可近性(accessibility)、资源的可及性(availability),以及和外界对话的主动性。

作者显然认为台湾佛教的社区化工作依然做得不足。一些现象如道场的私有化,资源的专利化,财务的不透明等,该是作者认为佛教社区化首要去除的障碍。要不然,诸如大家熟悉的佛光、慈济等,哪个不是积极参与社会,一改过去佛教是出世不问世间的形象?

马佛青率先在我国提出“佛教社区化”是极有意思的。如何才能社区化?我觉得首先就是要建设庄严的道场,并让道场成为大众喜闻乐见、经常前往参拜的地方。“定点”很重要,也只有心怀社区的人才会那么想。如果只是注重个人的修行,是不会想到“建道场”这回事。道场仿如社区的北斗,让众星拱照,不断接引不同阶层、不同兴趣、不同想法的大众。

其次,道场必须拥有足够的资源,以开发不同性质的活动。资源包括硬体设备、软体和人力。硬体设备如庄严的佛像、清净的大殿、优雅的自然环境,乃至禅修中心、图书馆、视听中心、电脑室、医疗室、休闲空间等。有了这些设备,要有足够的人力利用它们展开各项有利社区人群的活动,如开办禅修班、读书会、电影分享会等。多元化的活动可以吸引不同的人群到来,充分利用“十方道场”利益十方人群,这才是王道。

我们常面对的一个现象是,要盖道场时,不断强调十方来十方去;但是盖好后却又成了某某人的专利,仿佛社会便该资助我“修行”一样。修行固然是神圣的,但不要徒有形式,不注重饶益有情的行动。

第三,佛教道场要积极与外界对话,以让社区真正了解佛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宗教。佛教道场不只是为“修行人”服务,也不是只为信徒服务。既然心怀社区,就要注意社区的和谐与安定。因此,在设施和活动不可不跨越宗教,与外界对话交流,促进彼此的了解。

佛教道场要为社区所接受,就得对社区有贡献,让社区的居民感觉佛教会的存在价值,成为一个他们乐于到访的地方。如果社区的人想进行什么活动,会想到“去佛教会”,这便是一个成功。如果佛教会开展多元的形象,“去佛教会”的说法越广泛,那就是大成功。

佛法不离世间法,离开了世间这个平台,佛教的价值在哪里?佛教徒不但应该积极走向人群,而且要在人群中展示佛教徒的不一样。

注:
① 全文点击链接阅读:
https://www.dropbox.com/s/a4ogjjc4bp4ir ... F.pdf?dl=0


13/12/2019
上次由 老黄 在 18-01-20 周六 12:15 am,总共编辑 2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6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49】
我的素食因缘


学佛不一定要吃素,这是自小就听弘法人员说的。佛教说别别解脱,您能修什么,就有那一方面的清凉。例如您能诚实说话,就有不妄语后的清凉。可不是吗?说了一个谎,就得不断制造其他的谎来圆护,总怕谎话被拆穿。不断圆谎,哪来清凉?

原始佛教时代,佛和弟子都不是素食者。何故?因为佛和弟子组成的僧团都是托钵维生。早上到陌生地方化缘随机说法,人家欢喜供养饮食也就欢喜接受。连去的地方都不可预约,饮食上又怎么会有要求?

僧团壮大后,提婆达多看准时机,要佛陀规定僧团必须素食——不吃鱼和肉。佛陀不从,他要的是慈悲度众生,该随顺众生的因缘,而不是要僧团的高尚。结果提婆达多带走500青年僧,这是佛教史上的第一次僧团分裂。

知道这些,有助我们理解素食的目的。我不强求转为素食者。

父母思想保守,不可能接受我全素的,有个经验肯定我的推断。侄儿出世时因黄疸病必须换血。救护车来到家门口时,哥哥不在,他们要一个“大人”跟随去怡保医院。18岁的我当时就跟着去。之后小侄儿恢复健康,我爸爸却不高兴,说换了血还算是黄家的孩子吗?所以后来我到21岁有自主权后才捐血,而且是“偷偷”做的。

但是,素食不能偷偷做。家庭的和谐,比自己的清修重要,更何况学佛不只是吃素。

后来认识我的爱人,她是素食者。爸妈都希望我快点成家,我便以妻子是素食者为由,也跟着素食了。他们接受,但却不希望我的孩子也素食。有一回,学智跟我们回家,姐夫带他去吃“烧卖”,结果孩子不但呕吐,还生了病。从此他们不再强求孩子吃肉了。

素食后的另一个麻烦是外头吃饭的时候,尤其是宴会。还好,我是因为不想吃肉而素食,不是教条主义者。所以我不避荤菜①,更不怕人家在我面前大鱼大肉。真不可避免,肉边菜我也接受。我从不会坚持他人一定要准备素食给我,更不因人家大鱼大肉而起烦恼。

饮食习惯是个人的选择,我不想吃肉,就是我转为素食的原因,没有什么大理由。我不说吃素可以救地球,也不说吃素就是修行。他人自可选择自己的饮食习惯,我都予以尊重,我不会因别人吃什么而起烦恼。

注:
① 佛教有五荤之说,葱蒜是不吃的。我查过资料,不吃这些,主要是因为吃后口气太重,群居特别是做早晚课时很不妥当。再有就是科学说法,荤食有刺激性欲的效果,出家人不宜,但我这有四个儿子的大男人,何必假正经?


20/12/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6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50】
观音名号非避讳


前些时候,友人在报章专栏写文章说中国皇帝很霸道,连神佛名号都得避讳,采用的例子是“观音”乃是避李世民讳而腰斩了“世”字。

这是不对的。我发我的文章给有关报章编辑,希望可以刊登。但他们的回应是报章不发学术文章,只不过是大众看着消闲的。潜台词是“这是各说各话的无谓争论”。

学术不是如此,学术可以有定论的,如果证据确凿,符合科学说法。读博期间,我读《高僧传》就常见“观音”一词,好奇下乃继续探索,故写下一篇短文《观音名号非避讳》。同学看了,很喜欢,说短文就把问题说清楚了;老师见了,帮我投稿,竟然刊在上海的《辞书研究》①,荣幸之至。

说观音名号是避讳还是有原因的。《汉语大词典》便说:“唐避太宗李世民讳,省称观音。”我以三个理由辩驳:

一、唐避讳令的重新认知。
按陈垣《史讳举例》所考,唐制本就“二名不偏讳”,如武德九年有“世及民两字不连续者,并不须避”之令。陈垣先生说:“唐时避讳之法令本宽,而避讳之风尚则甚盛。”官方没要求,民间主动避讳是当时的情况。彦悰和尚《佛顶最胜陀罗尼经序》记载一件趣事:“时有庙讳、国讳,皆隐而避之,即世尊为圣尊,世界为生界,大势为大趣,救治为救除之类是也。上(唐高宗)读讫谓行顗曰:‘既是圣言,不须避讳。’”(《大正藏》第19册)高宗因此令下诏“圣言不须避讳”。

二、唐前的佛教典籍,多有“观音”一词。
梁·慧皎《高僧传》用“观世音”有17处,“观音”则有7处。若说是后人校改,则其校改不彻底叫人怀疑。后秦·姚兴为《释摩诃衍论》作序云:“其为教也,于观音中乞眼手之暇,而瞩搜过恒之教门。其为义也,于尸迦中借珠网之功,而曜罗尘数之义理。”(《大正藏》第31册)这是讲究对仗工整的句式,“观音”对“尸迦”不是后世篡改。后秦·鸠摩罗什所译的《妙法莲华经》卷7(《大正藏》第9册)有一段长达520字解释观世音何以得名的偈文,其中用“观世音”3次,而“观音”则用了15次。偈是押韵的文字,更不可能被省略。

其三、翻译上的问题。
后秦·鸠摩罗什译《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中说:“若有无量百千万亿众生受诸苦恼,闻是观世音菩萨,一心称名,观世音菩萨即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大正藏》第9册)罗什高徒僧肇《注维摩诘经》中引鸠摩罗什解释“观世音菩萨”一词云:“世有危难,称名自归,菩萨观其音声,即得解脱也。”(《大正藏》第38册)罗什翻译并非采用直译法,由此推测,“观世音”的译法当是取菩萨的修行方法与其悲愿而作。

唐·玄奘《大唐西域记》卷三对“阿缚卢枳低湿伐罗菩萨”作注云:“唐言观自在,合字连声,梵语如上。分文散音,即阿缚卢枳多译曰观,伊湿伐罗译曰自在。旧译为光世音,或云观世音,或观世自在,皆讹谬也。”(《大正藏》第51册)玄奘大师所见的梵文当是Avalokitesvara一词,分由Avalokita(阿缚卢枳多)及isvara(伊湿伐罗)二词组成,根据梵文语法a+isvara 写成 esvara,所以他主张“观自在”才是正确的翻译。稍后的澄观在《大方广佛华严经疏》(卷57)中说:“梵云婆卢枳底,观也。湿伐罗,此云自在;若云摄伐多,此云音。”(《大正藏》第35册)澄观所指的二种梵本是Avalokitesvara与Avalokitasvara②,前缀Avalokita译为“观”没有争议,而后缀词当时即有二个版本:(伊)湿伐罗(isvara)译为“自在”,摄伐多(svara)译成“音”。由此得知,若从直译的角度看,“观自在”和“观音”才是正确的翻译,“观世音”反而是意译。

综上所述,非常确定的是观音一词早已有之,与观世音一词同时通用,并非是省略之称,更不是为避唐太宗之讳而产生。

注:
① 此文可以在中国期刊网(CNKI)找到:

https://kns.cnki.net/KCMS/detail/detail ... daWVI4ZVg=
② 根据Lokesh Chandra (1984)的 The Origin of Avalokita-svara/Avalokitesvara ,Avalokitasvara才是最早的梵文名称。此文收录在 Indologica Taurinensia,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anskrit Studies XIII (1985-1986),页190.
https://www.dropbox.com/s/aq8h0vy3jv7sk ... A.pdf?dl=0


27/12/2019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6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51】
慎防救世主心态



03/01/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6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52】
雪地撒种的痴汉


早期读江灿腾老师的著作,意外发现附录了印顺导师的一篇回应文章——冰雪大地撒种的痴汉①。导师对江文谈到“理想与现实的差异”深表赞同,并说:“(太)虚大师所提倡的佛教改革运动,我原则上是赞成的,但觉得不容易成功。出家以来,多少感觉到,现实佛教界的问题,根本是思想问题。我不像虚大师那样,提出‘教理革命’,却愿意多多理解教理,对佛教思想起一点澄清作用。‘理论和现实是有差距的’,写一本书,就想‘台湾(或他处)佛教界广为接受’,我从没有这种天真的想法。我只是默默的为佛法而研究,为佛法而写作,尽一分自己所能尽的义务。我从经论所得到的,写出来提贡於佛教界,我想多少会引起些启发与影响的。不过,也许我是一位在冰雪大地撒种的愚痴汉!”

读后心有戚戚焉。印老说“大师是峰峦万状,而我只能孤峰独拔”,太虚、印顺两位大师对佛教贡献很大,思想深邃博大,我辈难以企及。但“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②“雪地撒种”的坚持和傻劲,却是我辈不可不学的精神。

我14岁接触佛法,“蜀中无大将”的机缘促使我当了廖化。太平佛教会周日佛学班的运行,马大佛学会的宿舍弘法和学会的运作,大专佛青生活营和相关课程的创办,马来西亚佛教学术研究的努力,乃至彭亨佛教会的道场维持工作,我都亦步亦趋地学会了担当。

知天命后回顾,我还是觉得这些工作,如果换着别人来担当,应该会做得更好。我这廖化可贵的地方是在忠诚与不变的信念。当年读到圣严法师的一段话:“我深深觉得佛法这么好,然而知道的人少,误解的人多,非常可惜,于是我开始钻研佛经,而且照着去做,希望能多懂一些,并让大家分享,那是十四、五岁的事情。”③我便立愿效仿,希望能够把正信的佛教更加普及开去,利惠更多人。虽谓不自量力,却也不是螳臂当车,而是冰天雪地播种的那一股傻气。

曾有一位不同信仰的同事为我的努力发出赞叹:“先炳做事很坚持,十年如一日,所以这个活动我捐助一百令吉。”他的确看到我“十年如一日”的努力,但我的努力其实已经接近半个世纪。

“勇于承担,敢于负责”是何振森居士教会我的。这份勇气会付出很大的代价,您真会得罪不少人,众人皆睡你独醒的时光会很孤独难熬;当然您也学会妥协,如何更加圆融处世,否则偌大的一个团体要如何操作?

现实和理想是有距离的,我们在努力中会和现实妥协,却始终不会放弃那底线。如果回顾过去,不管是在佛教界或教育界,我都是雪地撒种的那个痴汉。

注:
① 此文收录在江灿腾《人间净土的追寻——中国近世佛教思想研究》,台北:稻乡出版社,1989。其后亦收录在印顺导师《华雨集》第5册。
② 原文出自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之太史公曰,“诗有之:‘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乡往之。”司马迁继承传统,曰“诗有之”,但《诗经·小雅·车辖》原作:“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四牡騑騑,六辔如琴。觏尔新婚,以慰我心。”是喜气洋洋的新郎官在快乐地吟唱娶亲之事。司马迁把它与德行挂钩,成了千古传颂之句。
③ 圣严法师《圣严法师学思历程》,台北:正中书局,1993


10/01/2020
上次由 老黄 在 05-04-20 周日 9:52 p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6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53】
修行莫向外求



17/01/2020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560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渐修顿悟”系列之【54】
禅悦从禅悦开始



24/01/2020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