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人饮水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回复
vivien
帖子: 1253
注册时间: 07-08-05 周日 1:51 pm
联系: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我学来的是:人生当思渐虑远,防于未然,则忧患之事不得近至。当时中学老师大概都是说要为未来做好筹备和打算,不然就会有麻烦。

现在读了黄讲师的篇章,竟给了我个意外惊喜,原来此名句还有另外的解说:人一定要有远大的志向,有志向的人,才不会为眼前的烦恼所困惑。我比较喜欢这个解释。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感谢vivien的回帖。
如人饮水,冷暖还真只有自知。
有人陪饮,感觉很好。

我的这番想法,最初是自己的感觉,后来再看看他人的注释,觉得所差不远。特别是这句“所谓远虑者,乃正谋,非私计。如古人戒蓄财多害,蓄财似亦为远虑,实则非”,甚有意思。
连“蓄财”都不当是“远虑”,这是一般人所不理解的。因为“蓄财”是“未雨绸缪”的“长远之计”。儒家否定这,实在是“忧国忧民”、“先天忧而忧”的情怀。
大乘佛教也是有这样的思想。
我承受这两种思想的熏陶,难免骨子里就是这样的硬朗。

宗教思想是啥?
一次空难事件后,电视台记者访问了死者家属。
戴着白帽的Pak Haji非常冷静的说:“孩子走了,他是我最长进的儿子,是我的希望。但是我更相信真主,真主的意旨,我会接受。真主自有祂更好的安排。”语气之平静,说话之从容,叫我毕生难忘。请问,多少位自命有信仰的人可以做到这点?

儒家知道在“正谋”与“私计”之间,是很难得到平衡的。所以孟子在《鱼,我所欲也》中会提出许多人在面对亲情时会“变节”。当老师的何尝不如此?没有成家前,把事业看得异常重要;成家后,温情消解了热情;有孩子后,亲情更要磨灭雄心壮志。当年是往抵抗力最高处走,现在却是避开一切抵抗力。“远虑”?那是什么东西?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 ... &start=345
(355楼)
上次由 老黄 在 18-01-08 周五 12:56 a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不要因为别人有,我们也跟着要有。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有来得更重要,否则索性就不要有。

80年代在中学教书时,学校便流行中学生拍拖。
当时有那么一名女生,是学长团的团长,也是学业成绩最好的。她的看法就很独特,不同于同龄的孩子。我问他如何看待中学生谈恋爱,她说:“很多都是跟风的,看到人家有,自己也想要有。他们都不知道爱情是什么,只是怕输而已。”

是的,很多人都是这样,看到人家有,自己便想要有,否则就觉得自己损失,或比别人落后了。
“潮流”就是这样的心态吵起来的。
星加坡人发明一个新词,管叫这种心态叫“kiashu”,即“怕输”是也!

10年前,我早期的师范学生开始进入大学深造了。
这股风也是一样刮起。
许多同学就是想方设法读大学,管它是个什么课程,什么学位。拿张大学文凭再说。
结果,千辛万苦如愿了,毕业后,却被派到中学教书,而且不是教华语,才每天唱起“怀念当年”。

学院有新生报到,迎新周的日程有项节目是“道德讲座”。
我每一届都难逃被邀请之幸。有时候是在大清早赶到礼堂,有时是在晚上电视黄金档的时间。
我总是认为道德若不结合信仰,道德是无根之谈。
所以,我往往利用这样的机会给同学们自己在各自的宗教圈子中进行交流。交换一下各自的宗教体验。

今天我也是这样做。
结果,有三位同学是基督教的,他们在礼堂的一个角落攀谈。
印度同胞绝大部分是兴都教的,让他们到礼堂一个角落去交流,不出两分钟,他们便围成一个圆圈坐好,等着我的指示。我见到他们的纪律,突地想起多个月前他们的同胞在吉隆坡的聚会。
至于信仰佛教的,却在那边坐着不动。叫他们动,却三五分钟才勉强围了个不圆的圈子。
我之前说了这么一番话——I am not going to give moral talk early in the morning. I want you all to sit in your gruop to share some experiences on your religion.
他们大概想这位讲师是“混饭吃”的,要蛇王了。
其实,我这么安排,是要他们反思自己的信仰,以及我们社会的信仰情况。何以华社总见怪力乱神之相,为什么神棍案件不绝?
也许我传达上有些错误。
我说:既然马来同胞都在进行他们的宗教祷告,为什么你们不也进行自己的宗教仪式?
这样的说法,的确要变成“别人有,我们也要有”的心态,这是一种错误。

为什么我们要有信仰?信仰在社会上扮演什么角色?
明白这些,比有信仰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信仰,抑或跟风的参与宗教活动要好多了!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参与佛教工作的人,一定要有宗教师的情操!

多年前我如是说过:
黄先炳:佛会领导层 应具宗教家气魄

〔关丹28日讯〕彭亨佛教会会长黄先炳指出,佛教是宗教,涉身其中的我们,必然要有宗教徒的情操与本怀,领导层更得有宗教家的气魄与修养不可。

他说,我们希望时刻不忘落实“担当他人所不敢担当,包容一切人所能包容”的宽广视野与胸怀。”

他今日在彭亨佛教会会议室举行的2002年度常年会员大会上致词时,这么表示。

他表示,佛教是宗教。“宗”是释尊的悟境,是不共于世间的微妙境界,文字上我们称之为涅磐;“教”则是释尊在世间45 年所作的种种开示,导引我们趋向与他同等境界的教化。

“我们坚信佛教徒的责任便是“通过佛陀的种种教化,趋向涅磐解脱之境”,我们不敢违背寻求内心净化的职责。”

他说,佛教流传世间已久,流传中的佛教化的内容,也随着时间而开花散叶,愈形宏大与复杂。众生根性不一,那套教法有助于何人,实是因人而异,不可一概而论。

尊重他人选修方法

他指出,只要不违背正法的活动,我们都乐于促成。希望会员们也凭自己的智慧作出选择,同时也尊重他人选修的方法,佛教会不宜局限为一宗一派,因为我们是“学习团体”。

他说,因为历史的悠久,流传中的佛法也必然有似是而非的成份,要能很好的辨认,而且能“以佛法研究佛法”,我们必须常向宗教顾问请教,同时自己也勤于修学,提升自己的判断力和智慧。佛教发展的历史是不可不知的。愿该会理事会与各组委员都勤修戒定慧。

他说,佛教是“教育”。教育的本质意义在于使人过更美好的生活。佛陀在世间教化的目的也为此,因此佛教会应该也形同教育机构,与社会诸单位紧密配合,共同为开创人类更美好的生活而努力。

“我们深感庆幸的是,关丹市民都有宽大的胸怀,不会因为宗教的不同、社团的差异,而为自己贴上标签,企图再分开。因此本会推行的一些教育活动,都得到各界的支持。我们希望往后该会仍继续努力开创更多的活动,并充份利用万佛殿的设备来提高我们处世待人的品质。”

他说,让人不敢忘记的是,当初创建万佛殿时许下的承诺;万佛殿不仅是一个宗教膜拜场所,更是一个教育中心,然而,要落实这一点,单方面的努力是不够的,我们希望有更多人响应我们的号召,加入我们的阵容,齐心合力打造一个“善思考、理性强、有爱心”的新社会。

他说,迈入新的一年,资源中心将会完成全面电脑化的筹备工作,并将开放给社会大众使用。我们也希望倡议的“社会大学”,会得到大家的支持。这两个重点事项,若得到良好的反应,相信有助于提升社区的学习率。

“我们诚恳希望各界可以给予我们一贯的支持与爱护,共同开创本区域更美好的环境。”

转摘自:南洋网 2002/04/29
今天,我还是要如此说。
投身佛教工作,为的是什么?
名成利就?日子无聊?修福积德?
不要忘记,一旦您当上领导,您就是那个组织的代表人物,人家看向的首先就是您这个人。
您的形象,您的言行,您的一切,都会成为人们论定成败的关键。

佛法可以说得很漂亮,但是若人无法表现出来,那么它就只是空谈。
所以,涉身其中者,一定要表现出宗教家的胸怀。

什么是宗教家的胸怀?
不为己,但为人!
不计较得失,但求能奉献!
只看到群体,个人实在微不足道。

当然您也可以按层次来做:
先做“不损人利己”的事,再做“利人利己”的事,最终提升到“利人不一定利己”的境界。

个人品德,我不敢夸口。
但是在涉身佛教工作上,我的确是以这样的心态做事!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睡眠的质量不在时间的长短,而是在是否能彻底的放松休息。

常听一些迷信科学的人说:“人的睡眠,每天一定要有八小时。”
我是不太苟同这样的说法的。
特别是遇上那些整天在计算睡眠有多长,担心自己睡不足八小时的人,我更是想上前揍他。

没错,人一定要休息。
然而,休息的质量是否好,并不在于时间的长短,而是心理是否可以彻底放松。
如果躺下休息后,心理却绷得很紧,心情异常紧张,那么即使让您睡上十二个小时,也是徒然。
反之,如果躺下休息后,却能放松身心,不胡思乱想,那么,即使只休息那三五个小时,也是足够的。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不要嘴里叼着一块,眼睛瞪着另一块,手上的筷子又夹了一块。

我要说的不是“劈腿”。
但却也是和三心二意有关。

有句俗话“做一日和尚敲一日钟”,意思是说如果您还披着袈裟,还是和尚,您就得扮演好和尚的角色,即使您已经准备好舍戒还俗。还俗的事,等舍戒后再说,只要身上还穿着僧袍,就得按所受的戒做好本分。

现实生活中,常常也会遇到类似的处境。
有些人对于眼前的总是有很多不满,希望日后会更好。
当学生的期待毕业,当老师的希望退休,拍拖的期待结婚……

其实,期待明天会更好的人,今天务必要加倍努力。
期待是很虚幻的,特别是没有行动支持的希望,更是虚无飘渺。
懂得珍惜眼前,把握眼前的人,才了解如何打造自己的明天。
佛教说三世,即是认清楚时间在延续之中有其相关性。因为相关,所以前缘影响后缘,后缘依附前缘。
断除掉这样的时间链,即等于否定了缘起。
看不清缘起的人,就只会把“寄托”放在明天,而今天却什么都不做。若然,王子和公主结婚后,是不会有幸福的日子可言的。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老黄 写了:不要嘴里叼着一块,眼睛瞪着另一块,手上的筷子又夹了一块。

我要说的不是“劈腿”。
但却也是和三心二意有关。
……
再多说几句:

在学院受训的,对于课程的频密,学生往往有应付不来的感觉。日子久了,便自我安慰:“再苦也没有关系,撑下去,再过一些时候就毕业了。”
——是这样么?学校教学工作就不会忙?

其实不正视眼前,调整自己的心态,却把希望寄托在未来,这是很不好的心态。
个人的能力是在面对问题之后才可以培养起来的,躲避绝对不能解决问题。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如果生命已经没有奋斗的动力,那么就是该走的时候了!

那天在课堂上冒出这句话,学生愣着,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对生命的价值是很执着的,对于臧克家说的“有些人活着,他却已经死了;有些人死了,他却还活着”是感同身受的。

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吃饭睡觉?
青年才俊林公子说是“吃喝玩乐”,详情您去问他。
但这种生活态度是我绝对不会苟同的。

曾经有诺贝尔奖得主说:“生命如果已经到了不能再做贡献,那就该结束它。”我是佛教徒,不会走向那样子的一个极端。但是,我却绝对支持活着一定要有价值。
如果活着只是行尸走肉,一天混过一天,那么活着等于死去了;如果生命曾经散发光辉,于人于己都有价值,那么即使死去,依然要活在人们的心中。

我是如此看待生命的。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学者功成名就之日,也正是他们学术生命枯萎之时!

这是我的老师的同门师兄弟蒋寅教授所说的。

他的分析如下:

无论我们承认不承认,在大众看来,学者还是很多。报章电视上出头露脸的都是博士、教授、专家,这些人难道不能说是学者吗?这个问题我觉得只有用传统学术观念对学术目的的分析才能说明。孔子说:"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论语•宪问》)此语古来解说不一,我的看法和朱熹一样,觉得程子的解释最简明扼要。他说:"为己,欲得之于己也;为人,欲见知于人也。"又说:"古之学者为己,其终至于成物;今之学者为人,其终至于丧己。"他将学术目的作为区分古今学者的准则,认为古人为学期于成就自我(用现在的时髦语言来说即自我实现),今人为学则期于成名于世。后来章世纯《留书》进一步申明其义,将二者的区别阐释得更清楚而具体:"古之学者为己,事归乎实,实归乎惬心;今之学者为人,事归乎名,名归乎缀利。"这实际上正是真学者和假学者的区别。

真正的学者,学术目的当然也并不纯是超功利的,它只是超越世俗的功利,而与人生的终极目的联系起来。人生最大的幸福,最根本的意义,不就是"惬心"--合乎自己意愿地生活吗?真正的学者,以追索真理为乐趣,颠沛以之,造次以之,学问作为生活方式就成了人生目的的最高实现。所以从根本上说,学问是和世俗的功利相冲突的,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决不能成为衡量学者的标准。君不见,许多学者的功成名就之日,也正是他们学术生命枯萎之时。等到主席台前就座,被掌声和闪光灯包围时,他们就和学术没什么关系了。惟一的关系是他们担任着学会的主席。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303

我对单纯的“追索真理为乐趣”这种境界,只能心向往之。
现实生活让我不得如此生活,虽然我很希望如此。
南京留学三年,我尝到这种滋味。回国前,我也预见回来后,我的学术生命可能也会干涸。干涸并非因为我追逐名利,而是工作环境使然。结果,正如我所预见的。

为探讨某个课题,全心投入其中,实在是很妙的一种境界。学者得以如是探索真理,学术的推进才有希望;如果中途下车,那也没有什么,毕竟这是个人的抉择。但是若真要探讨学问,那么即使有了成绩,也不要因此张扬,一时的成绩算不了什么,不需要因此浮夸。这是我深引为警惕的。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18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知识分子必须是“社会的良知”,不从个人利益出发,不为一党一团说话,其胸襟是宽阔的,其精神是独立的。

坦白说,当华社在热衷讨论文化、学术、研究的时候,我还是个只懂玩泥沙的初哥。对于这些筚路蓝缕的前辈学者,我是深为敬仰的。
我的起步慢,所以学术年龄和实际年龄实在不成正比。

所以当人家已经跑完全程了,我却还在后头慢跑,希望跟得上去。
对于以上一句话,我是深为赞同的,并希望自己做得到。今天、明天、一辈子!

这段话出自《马华知识界文化宣言》:
7、知识界的使命和信念

马华知识界在文化建设的大工程里,可以扮演研究、启蒙、批判和思想重建等工作。树立学术研究价值的重要性和庄严性,是他们责无旁贷的任务。知识分子是马华文化建设工程的继承者、缔造者和弘扬者。他们必须是
“社会的良知”,不从个人利益出发,不为一党一团说话,其胸襟是宽阔的,其精神是独立的。如果说政党的任务在于争取,而华团的文化任务在于推广,那么知识界的任务则在于钻研。马华知识分子的独立性、自主性也应该得到华社的肯定和尊重,这样才能发挥其传承、转化、批判和启蒙的功能。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