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活_2010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月14-15日(星期四至星期五)

去年我听说最迟到年底将有最少三位华文讲师加入我们的阵容。一位来了,即黄碧云老师,一位来自芙蓉,另一位来自加叻。
因此,我计划今年开学后就来个在职培训课程(LPS),让所有新讲师熟悉IPG的所有华文课程。
结果,至今也只是黄老师一人加入而已。

我的课程是在校历之中的。
没想到才迟了一天,在职培训部(LDP)马上打电话来追问是否已经办了相关活动。工作还真高效率!
于是我上去询问详情。原来这个部门增加了三位全职文员,每人负责一个项目(KPKI,LPS,其它短期课程),难怪效率那么高。

既然被追问了,我就订下这两天进行LPS。
没想到,才进行了一天,黄碧云老师却把我感冒的病菌全部接收过去,以致她星期五早上不能到学院来,也要告假了……
还真惭愧!

结果15日当天,我有机会到PISMP班上课。


1月17日(星期日)

知道年头会有新生加入古文班的,所以要更加谨慎备课。
要谨慎备课,当然就得腾出更多时间。
时间哪里来?睡觉时间减少就有了。

10.30-11.30am:继续谈《大乘不共法》,今天谈大乘三系的性空唯名系。
11.30-12.30noon:讲《单刀会》,借机讲介唐前史书的撰写与唐后的不同,以及介绍谭其骧先生的《中国历史地图》。给大家提供这方面的知识是重要的。
我的课内容: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 ... &start=540

过后处理了一些会务便回家休息。
傍晚6时到会长家里去开会,谈论佛教会和洗肾中心的职员薪金和年终花红事宜。在那边用晚餐。11时才结束会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月18-21日(星期一至星期四)

星期一(18日)凌晨,一样是4点钟起床,半个小时后开车……
到了学院,忙着一些文件上的工作,才不一会儿,就到中午了。
于是,驱车到巴生开会。

图片

这几天,又是为了申请PISMP学士认证的工作而忙碌。
差不多所有时间就是在面对着电脑屏幕中度过……

图片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在巴生GoldCourse开会,我喜欢到附近的商店走走。
这是仅有的习惯。
到其它地方开会,通常连酒店大门都不想出去。
这是因为这里的服装卖得便宜。
这一回给自己买了一件衣服,一双新皮鞋,也给太座买了两件时装当生日礼物。

21日开完会,就驱车回关丹。
还好赶得上去维修车子。刹车器出了状况,花了三百多元修好。
也在附近的西饼店买了个生日蛋糕。
回到家里,刚好太座不在家,就和智慧观串通好,晚上12点由他们把蛋糕捧过来。
嘿嘿,老夫老妻有时候也要搞些花样的。

图片


1月22-23日(星期五/星期六)

22日凌晨,驱车回立卑。
星期六上课天,补假,先苦后甜。
这两天在学院,都是在面对着电脑屏幕,处理那天在巴生开会未完成的工作。



1月24日(星期天)

昨天接到通知,早上10点钟要到OUM去,因为院长要和所有兼课老师交流。
不想取消古文班,所以没有取消上课。
其实星期六补课,星期天是很累的。
昨晚回到家里已经是9点多了,看看切尔西的球赛,没有什么看头,便上楼备课去了。
两门课,还真耗时,所以晚上只是睡了3小时。

10.00-10.45am:出席OUM的汇报会。看着许多出席者开溜,我也跟着提早离开了。这个学期上两门课,其中一门课竟然只有一位学生。不禁想起余秀玲。
11.00-11.40am:将《成佛之道·大乘不共法》。今天介绍大乘三系的“虚妄唯识”。没有讲完,下周再继续。阿赖耶识都还没有出场。
11.40-12.30pm:继续讲《单刀会》。这一次,可以真正做文学的欣赏,给大家分析关羽英雄形象的塑造。

过后,上楼去办公室处理会务。今天的事务特别多,一直忙到4点多才回家休息。
晚上,整理昨天印制好的法情T恤,准备寄出。这也耗了整个晚上的时间……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月25日(星期一)

回到立卑上班。
继续编辑MQA的文件。
说实在,要整理好这份文件真的很不容易。
当局也许是出于好意,去年曾经找过其他同道去编辑这份材料。但是,有关同道对我们的课程实在不熟悉,做出来的成绩差强人意,而且有好些错误。
要知道,真要获得MQF的认证,我们不能只是凭借书面报告,当局会根据我们的书面报告来查找工作证据。如果我们连这些表格也画得不清不楚,试问到时候该如何回答?
举个例子,我们有一个课目是多种文体阅读教学。在这个课目下,我们会要求学生评析教材。评析教材当然涉及高层次思维,按照布卢姆分类系统,已经是到了第六层次“评价”的水平。可是表里出现的第六层次思维竟然是〇,叫我郁闷不已。
当然,文件归文件,只要做得好看,是可以蒙过去的,可是熟悉的人一看,却知道那是不达标的。

要怎么修改?还真头痛。
但是,我的这一天接近20个小时的时间就是耗在修订这份文件上面。
做好了也没有成就感。

之前编写课程纲要,虽然过后发现还有可以改善之处,但是完成之后多少还有成就感,而今却不是……


收到一则手机短信:
前几天在KL,有因缘上贵佛教会网站,很惊讶你们邀请H禅师办活动。你是他的学生?每年都邀请?完全没有疑惑吗?也见到你的照片,原来变成那个样子了。
最后那句还真逗,我变成啥样子了?成魔了不成。
我回复说我不是H禅师的学生,也不曾参与有关禅修活动。但是作为一个佛团的领导,我得包容不同的修行方法,不能凭个己喜好给团体定位定向。佛教会是开放给大众的,大众的需求不同。

过后,我又收到这样的回复:
你没办法了解更严重的事,所以说包容。我的同学当中也有他的学生,也告知种种事,但是我没有办法言论之,迷执故、摄受故,业力不可思议,有什么办法呢?
这可是答哑谜了。
我觉得事态有点严重,便又回复他要求他把事情说清楚。我说如果涉及罪恶的,一定要具体说明。如果只是方法上的差异,我还是坚持包容。法律上,知情不报是等同罪恶的,佛法上当然也是如此。

我收到这样的回复:
佛法说业力,众生需要,挡也挡不了。XX年在XX禅修班见过此人,是R法师在不了解真相的情况下为禅修班聘请的老师。XX年我到XX习禅,听到他的学生说他到我国来了,心里焦急,怎么到我的国家来危害禅众了?XX年在XX中心见一位行为有异的小姐,有一回禅生带我去参加XX的活动,这个禅生心肠很好,不明白他的朋友为何好端端一个人,一向护持佛法,布施、持戒、禅修,特地的为事情问XX,得到的指示是到某寺,见某人,取得联络的方式,带患者到某地,会某人……其实之前他也问过……
天!我不自禁想起年前我就说过:如果有人在你面前“告状”,但是却不具体说明事情,故意把事情说得含糊,让你自己发挥想象力,那么请你不要费时费神去理会。于是,我就这样告诉他,并且要他具体说明事情。

结果,还是不甚了了,他还是用暗示手法。而且还给我扣帽子。这和当年一位当官的直接判断我“基本的道德守则都没有”是同出一辙的。对于这种人我是很鄙视的。换个说法,他们就是那种兴风作浪,好搬弄是非,但是又不敢承担的小人。但是,他们却又要把自己当成救世主,好意在劝谏,听不听在你。

如果转换立场,让我来“报告”,我一定把事情具体说明,判词由听者来判断。不是颠倒过来,我下了判词,证据你去找!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月26-28日(星期二至星期四)

这几天都是面对着电脑屏幕过日子,一直在使用Excel画表、改表、编辑……

吃素以来,多数时候都选择自己煮食。
在南京是如此,在立卑也是如此。
如果遇到学院有活动,当然他们该给我准备素食。
不过,如果他们不准备,也就算了。

昨晚大伙儿给副院长办退休宴,准备了丰富的素食,不过辣的食物居多,印度风味的。

图片

我还有剩饭菜,所以只是草草吃了一些,便回到办公室埋头苦干,没有参与节目表演。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月29日(星期五)

副院长正式引退,告别杏坛行政工作了。

图片

他的退休感言说得很长,他自己也知道。
他没有掩饰什么,但也没有把话说得太绝对。
他承认是因为近期的一些不愉快引爆他想提早退休的念头。
这些不愉快,包括他和院长闹的意见。
不过,所幸在一些讲师的斡旋之下,二人取得谅解,恢复和好。

他解释说其实问题的根源,还是因为他自己已经无法胜任这份工作。
身为学院第二号人物,他是应该全心全意在学院处理校务,包括周末。
但是他不能。
他的太太不愿意到立卑来,因为早已经习惯关丹的生活。
所以在不得已之下,他得往返立卑关丹,周五回去,周日回来。这样奔走的日子已经过了七年半。
他坦言,已经累了。
特别是离开家人自己独自在立卑生活的日子很不好过,加上他又不会煮食,封斋月期间更是无奈,早晨也得匆匆吃冷食,然后度过一天。

加上往返途中的风险,他是很害怕随时会有什么差错。
去年11月,他差点就遇上一宗车祸,隔几天,他的女婿便因车祸去世。
学院同事也遇上好几宗遇外了。
年纪大了,他说他无法再如此奔波。

这种心理的压抑,造成他心理上的不平衡。
还好他在工作上没有爆发开来。
但是最终还是因为几件事而爆发,不得不让他认真考虑该退休,告别这种把生命耗在赶路的生涯,认真去行宗教的教导了。

他的话,我当然会有感触的。
我也有提早退休的想法了。
最近,好几位学生都患上癌症,在艰苦搏斗之中。
有者传来信息说有人怪责他们学老黄,耗损太多能量,以致身体太弱。
他们是不是跟我我不得知,但是我的生活耗损能量太大却是事实。
不是如此奔走两地的人是难以体会的,最多只是同情我们要耗很多时间在车子上。
就像副院长所说,最近从关丹出门时,感觉背包特别重,虽然里头只装了几件衣服。
我也是这样的,每次出门,步伐特别沉重。
奔走在路上,往往也要考虑走哪条路,有时是出于安全考量,有时是想换换路线。
再有,当然是不舍得离开家人。
孩子长大了,不再是那种乖乖听话的稚童了。
我也想转换跑道。

副院长完成他的使命,可以光荣下台了。
他也宣布高级讲师罗斯兰先生将继续他的工作。

图片

我们又得重新适应新领导的作风了。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图片

相片取自:
http://glooomi.blogspot.com/2009/03/blog-post_8862.html


1月30日(星期六)

我知道这个周末的时间肯定会不够用。
要完成MQA的文件,要完成几份文件的翻译工作。
今天下午到星洲日报去,与几位同道一起审题,以备今年度的学海杯中学生辩论比赛用。
傍晚接待Dato' Ananda Kumaraseri,与他一同吃饭。
晚上本来要听他的讲座的,不过人在佛教会,却临时开会讨论了一些会务,讲座结束前才上去,过后又赶到会长家里去,继续会议。
欣慰的是,和这几位经验老到的领导一起,受益良多。
会长是企业家,副会长何居士的社团组织经验和视野更是不必多说,现在加上一位擅长公关和管理的曹先生,我们这些“后辈”是可以向他们学习良多的。

星期天要给OUM学生上4个小时课,佛学班2小时课,要备课……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034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1月31日(星期日)

要备6小时的课,而且是4种不同教材,忙碌可想而知。
所以,星期六晚上是不睡觉的夜晚。

10.30-11.30am:续讲《成佛之道》的大乘三系指虚妄唯识,带出了阿赖耶识的说法。
11.30-12.15pm:讲《史记》卷130《太史公自序》,提早15分钟下课,因为要赶场。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 ... &start=540

12.30-2.30pm:给OUM同学上课,讲语法。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7140
2.45-4.45pm:给另外一班OUM同学上课,讲语音。

过后赶回佛教会去处理一些会务,然后带同家人到Gambang去,与继兴法师、会长等人用餐。
10.00pm:从甘孟出来,到Just Relax“开会”,处理洗肾中心的一些事务。费了两个小时,大家都筋疲力尽。1.00am还接到C先生的电话,继续讨论了半个小时。


2月1日(星期一)

5.00am:比平时迟了一些出门,当然要耗费多一点汽油。到了学院一位马来女同事(不认识,大概是新人,奇怪她认识我)说:“Dr Wong,Tadi pandu laju betullah. Bahaya.”

还有更大的糗事。在办公室工作,却不小心睡了几回,连扫地的妇女也在后来说:“tadi dr tidur,tak berani masuk”。

终于把文件赶完交差。

傍晚回到宿舍就睡觉了。10.30pm起来做饭。
图片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3580&start=180

嘿嘿,做好饭当然要善后。

烧一壶热水,往地上淋,然后用拖把抹干。

图片

饭后,已经是11.30pm,在住处附近散步,走了一个大圈,帮助消化。
头像
瑞慧
帖子: 6
注册时间: 04-01-09 周日 10:58 pm
来自: 太平-槟城

老黄 写了:图片

相片取自:
http://glooomi.blogspot.com/2009/03/blog-post_8862.html


1月30日(星期六)

我知道这个周末的时间肯定会不够用。
要完成MQA的文件,要完成几份文件的翻译工作。
今天下午到星洲日报去,与几位同道一起审题,以备今年度的学海杯中学生辩论比赛用。
傍晚接待Dato' Ananda Kumaraseri,与他一同吃饭。
晚上本来要听他的讲座的,不过人在佛教会,却临时开会讨论了一些会务,讲座结束前才上去,过后又赶到会长家里去,继续会议。
欣慰的是,和这几位经验老到的领导一起,受益良多。
会长是企业家,副会长何居士的社团组织经验和视野更是不必多说,现在加上一位擅长公关和管理的曹先生,我们这些“后辈”是可以向他们学习良多的。

星期天要给OUM学生上4个小时课,佛学班2小时课,要备课……
您很像它 :lol:
您活着多么有意义,“活”而无憾。为佛教、为华教、为众生。。。 有多少人真正能办到?
头像
微沁
帖子: 1021
注册时间: 09-11-05 周三 9:58 pm
来自: MPTAA

也许这就是您的使命吧??
微微沁出的芳香
PC/MT1 2001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