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人饮水

人老了,越爱想当年,越爱吹牛皮。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1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没错这是唐代大诗人李白的诗句。
原诗是:

《早发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
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可是后两句后来却给人家一些很特别的启示。
两旁的猴子还在叫个不停,但是自己的脚步却没有因此停下,所以一晃就过了万里之遥。

是的,懂得生命的价值的人,不会把时间耗在没有意义的争论上面。
争论会有输赢?没有,绝对是两败俱伤。
最可悲的还是在争论时,双方为了斗赢,都耗尽青春去搜索斗的资本,浪费了宝贵的光阴而不自觉。
等到事过境迁,才发现自己做了无谓的东西,岂不要惋惜?

所以,我总是提醒自己,不要让自己卷入无谓的斗争之中。很多时候要抽身而出,真理不是辩出来的,也不需要去诠释真理。就让自己虚心的多做实事,多用时间做出有意义的事情就好。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1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施恩莫望报,受恩莫忘报!

图片

上面是福州鼓山涌泉寺的标语。
导游叫我们看看字有什么不同,我说,最后一个恩字写得特别大。
他说对了,那是要强调知恩报“恩”。

生活中,的确很多人会施予我们不同程度的恩惠。我们常常在受恩。
佛教说报四重恩,“众生恩”就是其中一项。因为有众生才有我们,有众生,我们的生活才充实起来。所以我们要感恩、报恩!

我们的福薄,报恩往往无法报在施恩者身上,因此只好用另外一种形式报答。
例如父母恩、师长恩,如何报?
我们只好让自己活得更好,以报答父母生育之恩;我们只能更努力做好自己的本分,为众人做出更多更好的贡献,以报答师长培育之恩。

施予人家恩惠,要忘记,不要存有要他人报答的想法。
但是,受人家恩惠,却不要轻易忘记,要适时报恩。

以上一段话,是因为我带学生到福州,佛教会执行秘书说他们很有福报,因此有感。我们在教育工作的成长,彭亨佛教会的确给予了很多恩惠!此恩不敢忘。
容淑维
帖子: 1689
注册时间: 08-01-06 周日 10:21 pm
来自: Malaysia
联系:

老黄 写了:施恩莫望报,受恩莫忘报!

图片
“知”字更大呀!
容淑维
帖子: 1689
注册时间: 08-01-06 周日 10:21 pm
来自: Malaysia
联系:

老黄 写了: 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国家为?

引这句名言与大家共勉,希望大家齐心合力,好好学习,不要分党分派,也不要孤立自己,鄙视他人。教育的工作,不是靠一两个superman就做得好的,一定要注重群治,一定要彼此合作。
淑维要努力,把心态调整好,待人处事的方式也要改进。

谢谢讲师的教导。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1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教育最终的功能应该是潜移默化的,而不是具体可感的。

潜移默化出自《颜氏家训·慕贤》,原文作“潜移暗化”,下面还有句“自然似之”。与孔老夫子的“见贤思齐”有异曲同工之妙,一个是从“因”出发,立志向贤者学习;一个是已成“果”,受到了贤者的熏陶而有了改变是也。

我常觉得,中国文化精深博大,要学习是得靠潜移默化的,不可操之过急。就是佛教的修行,也同样是如此。改变是在无常之中,当它积累到一定的厚度时,你才惊觉它产生了质的变化。

就因为这样的一种认识,有时候我还真会抗拒当今教育学中的“教学目标要具体”的说法。过于注重可观可测的预期学习成果,我们会不会因此把教育更重大的任务给忽略掉了?

越容易得到的,就越浅。这是在思考上的一个规律。如果不深思,就轻易做下结论,那么这个结论一定是肤浅的,经不起考验的。禅师说:“小疑小悟,大疑大悟”就是这样一个道理。

例如阅读教学,我们是要培养学生的文字敏感度,要让他们感受得到文字的魅力,具有审美意识。这是长远的工作。可是,如果操之过急,一定要早早看到成果,结果就要以“能够高声朗读”,“说出文中的关键句”为满足了。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1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要成大器,就先要学会耐得住寂寞!

很早就知道这个道理。
也很早就这么实践。

当然,真正把握好耐得住寂寞这个原则,还是在学习静坐法门之后。
年轻时,盘腿打坐,可以耐的上几个小时不动。
渐渐的,学会转移到其他事务上。

在读博期间,往往打开电脑写论文,一坐就是十余个小时,不眠不休,不吃不睡,也不成问题。这份能耐,还真不是盖的。不需要刻意,就是那么专注,一直到完成了任务,抬头才知道夜晚已经过去,太阳已上三竿。有时候,还真会遐想虚大师当年开悟后,一盘腿就是天亮的境界。

耐得住寂寞,不是勉强自己的,而是让自己投入在自己想着的事务之中。
譬如写文章,譬如阅读……
没有享受过这样的乐趣的人,恐怕还没有入门哪!

后记:近日看到学生因为寂寞而高呼难耐,尽做些无聊事有感。故回忆此话勉励!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1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没有群众意识的人,再强也不过是匹夫之勇!

好几年前,我还热衷打静七的时候,曾经为一桩小事恼火。
我在检讨会中也说过,但相信没有多少人在意。

事缘在大家用功期间,有位护七师兄喜欢按自己的习好开关风扇。
他如果觉得冷,他就会把风扇关了;相反的,如果他觉得热,他就会把风扇转速调大。

我当时在用功。因为天气热,加上禅堂内不通风,所以汗水一直冒出来,直接影响了心境。于是功夫用不下去了,烦恼心跟着升起。
我在检讨会提出,是因为希望大家关心这个问题,不要干扰群众的修行。这是“为民请命”,并非个人的事务。

我的看法是:“如果感到冷,披上毛巾或毛衣就好;天气热,总不成要把衣服脱了。”
可是,我挨骂了。因为他人吹皱一池春水,干我什么事?
是我自己烦恼心生起……

可是,这件事给我启示很大。

xxxxxxxxxxx

宏爷曾为了某个团体的活动收费太高而提出批评。
结果,主事者悄悄对他说:“别担心,我们把你列入工委,你不必缴交费用!”
这叫宏爷哭笑不得。
他提出批评是为了他自己么?

XXXXXXXXXXXX

师训学院曾一度办军训(KLMS),14天进行全部高体力的活动。
大部分的讲师都反对。
在一次交流会上,一位讲师说出他的心声:“我们看待问题该积极,不要往负面想。像这次我被选为教练团,但是我却不会游泳,于是我自掏腰包,去学游泳……”话还没说完,讲师们都耐不住嘘声连连了。
我甚至想揍他!

他看到的是个人的事。
要做到这点,我也可以。更何况当年老黄还是小黄,体力旺盛。要成为教练是绰绰有余的。但是我却力抗到底!
院长恐吓我要把我送回学校,我也不怕。
我坚决反对的原因,当然出于安全的考量——讲师和学员的安全。

最后在两名讲师在沙巴参加这个课程暴毙后,当局才取消这个活动。
证明我的“为民请命”是正确的,我具备宏观的视野!

XXXXXXXXXXXXXXXXXXXXXXX

1991年,我申请当师训讲师时,面试官认为我的马来文和教育观点都还行,授意我担任教育系的讲师。
我拒绝。
因为我要的不是讲师的职位,而是因为华文组严重缺乏讲师。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受马大聘请却去不成,我曾经一个人扛华文组的任务,我的薪金等级还在DG44……我甚少在掌权者面前求情,因为我觉得这是个人的事。
我不要在为群众请命时,被别人标签我是为自己争取。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辛苦栽培5年的学生毕业后不能执教华文,落得当cikgu,teacher,很多人说:“不要紧的啦,正常的,我也是这样。10年后,我没有放弃争取,终于还是可以教华文了。这10年来,我用心做好自己的工作,反而摸到很多的教学窍门。这是得,不是失!”
态度很积极,值得表扬!
可是,这是很个人的事。
要忍冷耐热,我个人也办得到。
但群体呢?

你们明白我要说的是什么吗?
去学游泳吧,您会享受泳池畅游的乐趣。
头像
老黄
Site Admin
帖子: 28131
注册时间: 29-07-05 周五 12:07 am
来自: 太平 --〉关丹
联系:

上帝最公平的举措,就是给人们一天24小时。

有人一天里面可以做很多事情,有人十天也完成不了一件简单的任务。
为什么?
前者一天有48小时,后者一天只有12小时么?
白痴也知道答案。

如何利用上帝给我们的24小时,才是关键之处。

做事情的时候可以专心一致,将收到事半功倍之效,时间在不知觉中就“省”了下来。
做事情拖三落四,马马虎虎,则变成事倍功半,时间尽消耗在自己手上。

在中国读博的那三年,是我最能投入学习之中的岁月。在那段时间,即连看报纸也觉得是奢侈,不敢把时间放在上面。
现在倒有刘备因大腿长肉落泪的凄凉感觉。
刘备某次如厕,看到大腿长肉了,不禁落泪。因为当年生活在兵戎之中,经常骑马作战,双腿结实。生活松懈下来,双腿竟然也长肉了,怎不叫一个将军唏嘘?

“珍惜时间”,入学后的小孩常要挂在嘴边,但是几人真正珍惜那宝贵的光阴?
五花八门的社会,眼花缭乱的科技,消耗生命的玩意层出不穷。您可愿意把自己的时间卖给这些产品,当个笨拙的时间消费人?
*小周
帖子: 2822
注册时间: 24-07-09 周五 11:44 am
来自: 农林园

今年毕业的教育学士课程师训学员中,主修华文的占了160位。
一个月过去了,不知有没有人收集资料,这160位主修华文的老师到底有多少位没有机会教华文?

谁的影响力最大?谁该带头追究这件事呢?下个星期的毕业典礼是最好的机会啊!

今年这一群老师因为迟一个月报到,有些无奈,但这些数据可以呈交给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或者通过报章言论版让更多人知道这课题(形成舆论压力?),但愿明年主修华文的教育学士老师不再是cikgu或teacher或执教其他非华文科目。
头像
kuanghong
帖子: 5916
注册时间: 22-11-05 周二 12:09 am
来自: Batu Pahat, Johor
联系:

我是cikgu。
回复

回到 “老黄讲古”